「金廈大橋」與「金門大橋」

2009年 02月 09日  00:22

  • (●作者營志宏,法學博士,前新黨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代表,現於洛杉磯任美國聯邦及加州律師,自稱是「律師樓上的藍調歌手」。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營志宏特區)

營志宏

金門我一共去過四次。

頭一回是在政大讀研究所時,寒假參加救國團舉辦的「金門戰鬥營」。是乘坦克登陸艦去的,甲板上每個人都暈得東倒西歪,外面是灰蒙蒙的海與天。

到了金門,印象最深的有兩件事。一是那天晚上,對岸忽然開起炮來,我們又緊張又刺激,領隊官帶著大家到防空洞去躲,他自己卻笑嘻嘻的不當一回事。原來當時金廈已無戰事,對方只是定時的打宣傳彈,除非瞄不凖才會打到民房上。

另外是,我們登上太武山,瞻仰了炮戰殉職官兵的靈堂。我看到牆上的黑白照片,上面一張張充員戰士年輕的臉,第一次深深地感受到戰爭的殘酷。他們本來各自會有豐富的一生,卻在遠離家鄉的金門送掉了性命,而生命才剛剛開始。爲什麽,爲什麽中國人彼此以性命相殘?這個問題從此藏在我心中(當時還是戒嚴時期,沒人敢問這個問題),數十年來不時浮上心頭。

第二回去金門,已是舒適地坐民航飛機去了。那是二十年後,我擔任新黨籍的立法委員,到金門去為新黨的地方民代候選人助選。夜晚,我們在街頭與候選人一起掃街拜票,接觸到的是金門老百姓一張張純樸憨厚的臉。

第三回到金門,是為李炷烽兄競選縣長站臺。

第四回,李炷烽當選縣長,我當時擔任新黨的全國委員會召集人,去參加他的就職典禮。新黨多年來在金門的播種與耕耘,終於有了收穫。一大批新黨人與我自臺灣搭機同去,那真是載欣載奔,每個人都掩不住喜悅之情。雖然不久前新黨在立委選舉中全線潰敗,只是在金門一枝獨秀。

卸任後,我雖然回到了美國,卻時時注意炷烽兄在金門的消息。炷烽與我,自國民大會一直同事到立法院,我對他有相當的瞭解。他是一個充滿了鄉土之愛的人,在立法院發言的議題,永遠繞著金門打轉。當時臺灣是綠色執政時期,作爲金門縣長的炷烽,必須獨自解決許多問題,還要對抗來自中央的壓力。只見他經常走訪大陸,為金門用水問題尋找出路,為金廈小三通開通道路,喜慶節日並與廈門同步施放焰火,讓美麗燦爛的焰火一同照亮金廈的夜空。

我還記得我在金門時,炷烽兄曾帶我到金門島西端臨近小金門處,那裏高高的豎立著一個牌子:「金門大橋預定地」。炷烽說,中央每逢大選來金門爭取選票,就大開支票,說要為金門人興建連接大小金門的「金門大橋」,免得金門人受搭渡船顛簸之苦。等到選完就不見下文,中央就是這樣唬弄金門老百姓。炷烽說,金門人故意留下這個牌子,作爲中央説謊的證據。

我也聼炷烽兄高談修建「金廈大橋」的夢想。我說金廈之間修海底隧道就好了,以免影響金廈水道的來往船隻。炷烽卻説,唯有修建金廈之間的大橋,才能有兩岸人民密切相連不再分開的象徵意義。我還記得炷烽兄說這話時,臉上煥發的神采。

隨著國民黨執政和兩岸局勢的緩和,「金廈大橋」之議終於開始打雷,雖然雨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會下下來。馬英九總統最近要行政院提出修建「金廈大橋」的研究報告。

我看報紙上顯示的金廈大橋的初議,是由金門的東北角,經小磴大磴通往廈門。大磴小磴我們早年經常在新聞報導上聽到這兩個島嶼的名字,那是在金廈炮戰時,對方發射砲彈的基地。若是金廈大橋由這裡修,金門人經此赴廈門,對照今昔,必有感慨而覺得有趣。

但我的想法還是,在大金門和小金門之間修建「金門大橋」,再由小金門修建通往廈門的「金廈大橋」。我曾到小金門參觀,那裏比大金門更受到戰爭殘酷的洗禮,唯有讓它成爲金廈之間的中站,才可能帶給它繁榮。

我又想到,立法院已通過法案允許離島成立賭場。其實最適合設立賭場的地點是金門,因爲金廈大橋建成後,廈門就在咫尺之外。閩南一帶的人,會蜂擁入金門的賭場,直如澳門之於香港和珠江一帶。以爲臺灣賺錢的角度看,莫若設賭場於金門。如果小金門成爲金廈的中間站,則設賭場專區的最佳地點,就是小金門。

隨著駐軍的大量減少,影響了生意商家,金門人必須有求生之道。而金門人的求生之道,只有仰賴它與廈門鄰近的地理位置。多年的戰爭與軍管,臺灣的確虧欠金門人許多。不要再拖延敷衍了,趕快修建「金廈大橋」吧。我們多麽希望隨著大橋的完成,能出現「大漠無兵阻,窮邊有客遊」的情景,而繁榮也將降臨這個多少中國人曾經染血犧牲的地方!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營志宏,法學博士,前新黨立法委員,國民大會代表,現於洛杉磯任美國聯邦及加州律師。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營志宏特區)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