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皇民思想之來源--海角、色戒以及白毛女的隱喻

2009年 10月 17日  01:25

  • (●作者錢塘超人,重慶人,北京中關村IT從業者,簡介表示,他是內地知名大學畢業,夢想著去西方一流大學深造。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錢塘超人,重慶人,北京中關村IT從業者,簡介表示,他是內地知名大學畢業,夢想著去西方一流大學深造。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錢塘超人

最近很多人說的是臺灣的皇民化思想的問題,當然,國民黨不過一個228就讓臺灣人紀念這麼久,日本人在臺灣大屠殺,卻還有不少臺灣人懷念日本統治,心裏覺得不平衡,我這裏來探究一下「皇民思想」的來源。

《白毛女》的故事,在大陸家喻戶曉,地主黃世仁逼死佃戶楊白勞,霸佔其女喜兒,納為小妾,喜兒被迫逃入深山成了「白毛女」。最後八路軍來到了該地區,喜兒重見天日。這是過去時代的精神,一個窮困人家的女兒,被富貴人家搶去了,在福貴人家生活卻沒有淪落,堅持了自己的人格,確實難能可貴。想到今天,很多女人為了拉上一個大款,二奶3奶都願意。那麼,究竟是什麼心態呢?

臺灣正是一個被外國強盜搶去的女兒。日本用武力威脅,逼迫李鴻章割讓臺灣,對臺灣進行了殘酷的屠殺和鎮壓。應該說,臺灣在被日本統治期間還是有很多人堅持了自己的人格,但是還是很多人,卻對這個本來是仇人和壓迫者的日本還存有一絲依戀,究竟是為什麼呢?今天很多人願意當二奶三奶,不就是為了榜上一個大款,有面子嗎?

這種心態,在《海角七號》裏表現得最為明顯。電影裏沒有日本對臺灣統治的殘酷和壓制,只有漠漠的溫情和捨不得的依戀。這是臺灣對日本心態的最好表達。請問,如果在大陸,或者在朝鮮韓國,拍攝一個殖民時期對日本統治依戀不已的一個片子,會是怎樣的結果?美化那個時期的生活,僅僅回憶在「彩雲之南」,會是怎樣的形象?可以說大多數人的感情都接受不了那個被日本統治和屠殺的時代被美化,但是臺灣確實就是可以。

這正是我說的,就如同喜兒比黃世仁搶去做小妾,雖然有國仇家恨,卻甘於做有錢人的小妾,忘記了自己的所背負的仇恨和責任。正如同日本被美國炸得一塌糊塗,卻現在對美國沒有任何怨言仇恨一樣。

日本承認強者,甘願被美國當成小弟,對美國就是一種侍奉一樣的二奶心態。而因為現在日本發達,臺灣覺得靠一個邊,就是光榮的,這跟二奶的心態也是一樣的。

這種心態,如同「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斯德哥爾摩效應,又稱斯德哥爾摩症候群或者稱為人質情結或人質綜合症,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對於犯罪者產生情感,甚至反過來幫助犯罪者的一種情結。這個情感造成被害人對加害人產生好感、依賴心、甚至協助加害人。

日本對臺灣的鎮壓之殘忍,是國民黨難以相比的。但是國民黨認錯,而日本從來沒道過歉。一旦被壓迫得太狠,台灣人也就接受了日本的統治和鎮壓。

那麼,為什麼臺灣這麼容易就接受了日本,現在對日本還有一絲依戀?這跟自己祖國大家庭的問題相關了。喜兒之所以反抗黃世仁,是因為他家庭給了他的溫暖,而地主家只是把她當成發洩性欲的對象。臺灣在中國的歷史上就是一個邊陲地區,沒有受到特別的照顧,國民黨又對臺灣來了228的屠殺,一個在自己家裏處處被鄙視受氣的女兒,被強盜強去後反而有了穩定的生活,換了誰都會接受這種被強去的生活。

大家都看過《色戒》,為什麼最後王佳芝對那個他有國仇家恨的易先生真的有的感情,甚至背叛了革命?是女人的陰道通向他的心嗎?不是的,易先生只是發洩性欲而已,王佳芝只是工具,王佳芝自己也很痛恨這種生活,多次向領導抱怨。記得有一幕,王佳芝在特務頭頭老吳和鄺裕民面前,歇斯底里的大聲嚷著:「取得他的信任,不僅要讓他鑽進我的身體,更要讓他鑽進我心。」

而他的根本是因為他心裏所惦記的鄺裕民根本沒有給他真正的青春的感情,雖然鄺裕民其實可能也愛著王佳芝,她短暫的一生都在犧牲,她為愛撲火,始於鄺裕民,終於易先生。王佳芝如果說開始是忍受易先生的發洩,那後來就是享受那個過程了。他在鄺裕民那裏沒有得到的,他好像都在易先生那裏得到了。他最終終於有了那個錯覺,出賣了同志,救了易先生。

但是,你能怪王佳芝背叛革命嗎?不能,因為都是人,人就有人性,臺灣在清朝不被中央重視,被國民黨鎮壓和屠殺,而日本的時候也有屠殺,但是也有發展的進步,在中國身上沒有得到的關懷,視乎在日本人那裏反而有所顯現。正如果我說「喜兒被強盜搶去了,結果強盜洗白了成了大款,喜兒反而愛上了強盜一個道理」,所以,臺灣現在形成的這種心態,是不能怪臺灣人的,要怪就怪過去的中國太弱小不能保護兄弟姐妹,和國民黨的殘暴屠殺。在日本的統治下,反倒像王佳芝那樣「生出了一點快感」,回味無窮。

當然,歷史已經過去了,中國現在已經強大起來了,有能力保衛兄弟姐妹。我始終相信,兩岸就是再隔1000年還是一個民族,百年的分割不能取代千年的民族感情,臺灣的悲慘歷史,也是中國過去150年來悲慘歷史的一部分,究竟誰才是臺灣的仇人,誰是臺灣的父母之家,我相信是不難搞清楚的。甲午戰敗是中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解開的心結,而臺灣的這種皇民心態,正是甲午的一個後遺症,這還需要中國的進一步繁榮強大才可以消弭。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錢塘超人,重慶人,北京中關村IT從業者,簡介表示,他是內地知名大學畢業,夢想著去西方一流大學深造。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