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織襪產業的危機與轉機

2009年 12月 03日  00:11

  • (●作者游俠,資深媒體人,目前在大陸經商。簡介表示,他曾任自由時報記者,台灣日報撰述委員,博新衛視中部新聞中心新聞部經理。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作者游俠,資深媒體人,目前在大陸經商。簡介表示,他曾任自由時報記者,台灣日報撰述委員,博新衛視中部新聞中心新聞部經理。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游俠

彰化縣社頭鄉的織襪產業,有著少見的區域集中形式,不管走在鄉間小道或者是各大街小巷,織襪機台日夜不停的滴滴答答運轉聲,半個世紀以來,已是經年打拼的社頭人最熟悉的交響曲。而社頭的襪子傳奇,一雙雙輕薄的襪子,不僅在台灣闖出一片天,進而走向世界,妝點全世界的每一雙腳,更是台灣經濟奇蹟的最佳寫照。

然近幾年面對產業結構變化,以及新興開發中國家的低價競爭,外加政府向來不重視中小企業,社頭織襪產業和台灣許多傳統產業一樣,對於現在和未來的生存產生極大的壓力,迫在眉睫面臨著嚴重考驗的問題是,究竟要外移追求低成本或積極轉型升級的十字路口,織襪業者可謂各個生活在徬徨中,無所適從。

尤其是,面對兩岸正在協商洽簽的經濟合作架構協定(ECFA)之際,更叫織襪業者人心惶惶,深怕屆時國產襪子將嚴重被大陸進口襪子吞蝕,因而,政府若再不重視關心,再不積極採取有效的危機挽救措施,這些直到現在還是在世界上創造極佳口碑的台灣織襪產業,亦恐將面臨消失的命運。

織襪業是台灣重要的傳統產業之一,以往全盛時期北美洲每兩個人之中就有一人腳上穿的襪子是台灣製造的;織襪產業聚集的彰化縣社頭鄉,更是台灣織襪業發展50年來的大本營。根據統計資料顯示,目前社頭鄉約有大小350家織襪工廠、代工廠,一萬多台織襪機台設備,織襪廠商數量便站全國總數的65%,產量約佔全台灣襪子總生產量的70%,織襪業在社頭鄉乃是一項相當重要的地方產業,不僅是織襪專業生產區,更是全台灣少見的單一產品集中生產區,產品品牌耳熟能詳,舉凡男女綿襪、童襪、嬰兒襪、絲襪、褲襪、流行網襪、醫療機能襪、健康專業襪,甚至洋娃娃的襪子,都可以在社頭鄉找到。也就是這樣,社頭鄉素有【襪子王國】之稱。

根據彰化縣社頭織襪產業發展協會調查統計,全鄉5人以下的小型工廠佔總織襪廠的比例,從1986年的32%,上升到1998年的53%,而且有90%是30人以下的小型工廠,4、50年來,這些還選擇留在台灣真正在【拼經濟】的小型工廠,有如【螞蟻雄兵】般進行彈性式的外包合作策略,當訂單需求量大的時候,立即組合有規模的分工合作,即時回應國外廠商的需求,所以台灣的襪子能在外銷市場闖出亮麗的天空,這批【螞蟻雄兵】功不可沒。

然而,面對中國、越南、印度等新興開發中國家,在近十年來快速成為全世界的加工廠,還有韓國在技術上快速的超越台灣,受到衝擊最大的,是台灣的中小企業,尤其是眾多傳統產業,社頭的織襪產業自是不能例外。根據海關統計,中國大陸每年出口到美國的襪類產品,可謂成長嚇人,而韓國每年也都有20%增長,唯獨台灣每年都在衰退。且外銷價格亦普遍下滑,平均下滑達15%至25%,這才是值得重視的警訊。

在客戶訂單價格往下掉的情況下,近幾年出口美國卻出現反常的成長情形,但事實上,社頭生產的襪子外銷並沒有增加,而這是否意味著有【中轉】外銷美國的情形?政府應該深入探討調查,才能真正挽救危機,否則惡性循環結果對社頭織襪產業發展非常不利。要防止中轉外銷情形再次發生,政府應該要有配套措施,例如制定產地証明,打出真正【台灣製造】品牌,以防止大陸、越南等地生產襪子進口台灣後,再假【台灣製造】之名出口外銷的所謂【中轉外銷】。

臺灣市場有限,完全靠內銷市場是不可能的,而造成外銷年年減少,除了中國、韓國等快速崛起,競爭力遠遠超越台灣,搶走了台灣的外銷接單外,缺乏合法廠房,亦是造成外銷訂單減少的主要因素。事實上台灣的織襪技術和水準在國際上是深受肯定的,但因為社頭織襪大多屬於專業分工,以致工廠規模不大,相對產能無法提升,進而無法接到外銷大單,這與社頭長久以來沒有織襪專業區,沒有合法工廠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唯一解決之道,唯有早日設立織襪專業區,進而展開整合工作,讓代工業、小工廠搖身變為合法的大工廠,才能通過國際大品牌的查廠,接到國際大單。有業者就曾感慨的說,迪士尼、NIKE等國際大品牌原本要在社頭下訂單,最後卻將訂單轉下到大陸去,原因是社頭織襪廠沒有一家是合乎標準的合法工廠,沒辦法通過這些國際大品牌的查廠、驗廠,這是很現實也很無奈的問題。

因此,當務之急,就是儘速設立社頭織襪專業區,由接單大廠出面購地建廠,進而整合下游代工業成立合乎標準的合法的整套工廠設備,以備國外客戶的查廠之需。這些動作都是要由政府主動出面來做,如果連政府都不做了,可預想而知,台灣織襪產業到底有沒有遠景? 也將影響業者是否繼續留在台灣投資的意願。事實上,織襪專業區最佳開發模式,就是將土地以租賃方式租給中小企業,以降低企業投資成本,以利接單廠商整頓協調聯合代工業者進駐,集中生產才有力量,然後再由政府積極對外爭取外銷配額,積極帶領業者向國外開發市場,建立外銷市場,協助業者接單。

危機就是轉機,面對新一輪國際金融危機的衝擊,各國產業結構都在重新洗牌之際,如果台灣在短期內還無法成立織襪專業區,無法提供便宜的工業用地,讓業者找到合法工廠土地進行遷廠、擴廠、擴充工廠規模,工廠硬體設備無法升級,則其它都不用談了,否則等產業沒有了國際競爭力,到時就算用地問題解決了,再也沒有任何意義了;因為只有合法的工廠,完整的生產線,才能接到外銷單;只有創造良好投資環境,才有機會爭取到國際大品牌的授權生產。一個社頭鄉每年的出口量全國最多,但到現再卻連一個工業區都沒有,豈不太說不過去,也太可笑了,政府難道不應該好好反省檢討嗎? 大家都知道社頭織襪生產環境品質極差,代工業者也不想影響到鄰居,影響他人的生活作息,但就苦於找不到合法的工業區用地,沒有一個專業區可以提供業者使用啊! 拼經濟是要實際行動的,不要只是口頭上在拼經濟。

至於外銷市場所以節節敗退,政府也要負很大責任,有業者就表示,市場在哪裡?長久以來都是要靠業者自己去投石問路找資訊,政府根本使不上力,也從來不關心。一位長期在俄羅斯的台商進一步說,在多次參加俄羅斯產品展,結果看到台灣駐俄羅斯辦事處人員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甚至漠不關心,對台商根本沒有一點幫助,事實上,針織類產品在俄羅斯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而東歐是個很好的市場。如何掌握並開發新的市場,協助產業產品走出去,這點政府就從來沒做。所以說,政府應輔導接單業者如何走出去,補助產億到國外參展,讓產品有效力走出國門,替傳統產業找到市場。更進一步,政府除應協助業者開發新市場,亦應致力台灣品牌【MIT 】的建立,並在業者致力提升品質的配合下,雙管齊下,【MIT】品牌在世界上才具有競爭力,唯有讓【MIT】 品牌成為全面性的,成為象徵進步國家的國際形象,才能代表台灣生產的襪子是【世界一】的好產品。

根據社頭織襪產業發展協會總幹事陳聰結指出,自2006年以來,中國大陸外銷美國襪子的成長率,每年都維持在高達26%以上,這是個很驚人的數據,反觀台灣卻是不升反降,而且還落在韓國之下,實在令人擔憂。面對這樣的情況,陳聰結就很感慨的指出,韓國在亞洲金融風暴後中小企業能很快復甦,並且遠遠超越台灣,這不是沒有道理的,那是因為韓國非常重視中小企業,台灣卻只挺大財團,任由中小企業自生自滅,在政策上從來沒保護中小企業,進而無法提升對外競爭力。陳聰結不斷的反問,韓國能,台灣為何不能?

另外,內銷市場也潛藏很大危機,尤其在談到制定產地証明方面,不少織襪業者更強烈要求政府確實執行,尤其在面對大陸產襪子大量進口回流台灣,內銷市場已漸淪陷,政府應強制業者做好產地標、成份標工作,以便讓台灣產和進口或有所區隔,並不定時抽查大陸、越南等地進口襪子有無仿冒【台灣製造】的情形,以保護本土業者。因為,產地標、成份標同時牽涉到信譽問題,不容等閒視之,政府應該確實執行這項工作,絕不能讓大陸出產的襪子冒充【台灣製造】來欺騙消費者,間接或直接影響台灣襪子的聲譽。

經過深入調查不難發現,業者抱怨最多的,是政府政策往往跟不上時代,讓業者無法掌握,無所適從,以目前來講,內銷方面最嚴重的問題應屬大陸襪子回流台灣市場的問題,但很遺憾的是,到現在還看不到政府有任何良好的對策。事實上,台商到大陸、越南等地投資無可厚非,這是大環境使然,但有辦法走出去投資,就應該要有辦法把產品外銷到其他國家,不應該回流台灣衝擊留在台灣的業者。當然,在台灣加入WTO 後,站在自由貿易的立場,台灣是不能不讓大陸產襪子進口台灣的,但是政府也要有好的配套措施,不能任其發展下去。

政府政策搖擺不定,是造成產業出走不可否認的因素之一;社頭部份織襪業者所以會到大陸投資,有很多也是被客戶逼迫的,不能怪他們,但政府在處理大陸、越南進口襪子的問題上,實在看不出有什麼良策,更看不到有任何具體成果。像眾所皆知的高價低報進口闖關、傾銷情形,非常嚴重,更造成課稅上的盲點,衝擊之大可想而知,這是個很嚴重的問題,政府實不能再等閒視之,必須拿出魄力嚴格執行,有效遏止。

由以上明顯可以看出,社頭織襪產業目前面臨的最大危機和困擾,就是合法工廠用地取得不易,內外銷市場又均受到大陸、韓國的激烈競爭,導致外銷量大幅下滑,內銷價格明顯降低,而國內物價、油料、電費、原物料等又普遍大幅上漲,結果相對成本增加,利潤減低,今年以來已有很多代工業者出現半停工狀態。許多代工業者紛紛不平指出,投資了3、4百萬元的結果卻變成只是在賺微薄的工資,不如上班族,但不投資又面臨失業沒有收入,陷入兩難。由此不難看出,織襪專業區不設置,社頭織襪產業就沒有明天;外銷再不起色,內銷又受到進口貨衝擊,加上物價上漲成本增加,在三重打擊下織襪產業又哪來的明天?所以,現今只有讓製襪業者看到明天在哪裡,業者才會有再投資的意願。

雖然社頭織襪產業現況,面臨種種困境,用【危機四伏】四個字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不過,換另一個角度思考,台灣襪子做了50年,為何世界上還沒有人知道社頭是【襪子王國】,主要是沒有專門培訓人才的單位,生產者專業知識不夠,尤其代工業者十個有九個缺乏專業知識,像韓國男襪的生產者都具有高中以上學歷,台灣呢?所以說,要振興社頭織襪產業必須先從體質的改變著手,第一步提升代工業者的素質非常重要。現在的社頭織襪業就像一盤散沙,缺乏整體性的觀念,更別說與國際接軌的觀念。產業是需要整體提升才有前途,製襪工程也要有整體性方能致勝,只有建立品牌才有利潤,唯有建立整體企業形象,下一代才有永續經營的機會。

也就是說,競爭邏輯要跳脫思考模式,需要不斷擁有新的思考邏輯,而製襪工程基礎建設固然很重要,雖然說沒有專業工業區、沒有合法工廠登記,發展上遇到很大的瓶頸,接不到國際大品牌的訂單,但軟體設備亦不可或缺,就像襪子的配色需要電腦化,才能事半功倍,國外買商認清的是你這個國家的製襪水準,而不是認清個人技術,這也就是整體企業形象的提升,只可惜大家傳統觀念太重,代工業者的觀念更是有待改變。

自創品牌,將台灣優質襪子打入大陸市場,是另一營銷趨勢。大陸內需市場每年維持8%的成長率,市場之大可想而知,在面對大陸低價襪子傾銷台灣的同時,反過來將台灣高品質襪子外銷到大陸市場,不也是另一項跳脫思考模式,還可為社頭襪子找到另條出路。當然,競爭的策略要講究的是品質、差異性和存在的價值,唯有不斷的知識創新、價值創新,找出產品或經營的獨特價值,自然而然就能提高產品價錢,這正是所謂的【價值的創新】。

大家只知道中國大陸已是世界最大的生產工廠,可是卻鮮有人去認真看待,今天的中國大陸,在以香港成功的經貿經驗為基礎而逐漸發展之下,已然成為襪類產品最具潛力的消費市場,在逐漸建構完成的銷售網絡和通路的助長下,更是全球製襪業目光焦點所在。無論百貨公司、超級市場專賣店,或商場、各步行街之精品店,均已成為襪類產品主要的銷售地點,各國進口商也紛紛採取行動期待在特殊功能性產品上,特別是中高檔襪類產品市場,能夠佔有一席之地,一舉創造傑出的銷售業績。

長久以來,製襪產業一直是台灣在國際市場上較具出口競爭優勢的傳統產業,市場的發展一直都是以出口為導向,其次才是內銷,為台灣賺取不少外匯。而社頭織襪產業發展歷史悠久,曾是台灣最具國際競爭力的產業代表,擁有堅實的生產經驗和技術,在將近四百家織襪廠商中又以中、小型企業體居多,擔任適合發展少量、多樣化生產需求的高科技紡織品產業。但隨著時間的變化,在2005年以後,因為受到國內生產成本愈來愈高的影響,特別是大陸襪類產品的傾銷,大陸、韓國大量搶走外銷訂單,社頭織襪產業面臨空前未有的極大的生存關鍵。

因此,現階段除了要積極規劃設立織襪專業區,提供優質的生產環境,促進上、中、下游產業群的聚落整合,加強開發新技術與新材料,打造台灣優良製品品牌,就像談到手錶就想到瑞士一樣,讓世人皆知,要買襪子就想到台灣。同時,現今更必須加強將產業價值鏈結合,發揮共同開發新產品,尋求新市場的開發,發展高附加價值如健康功能襪、無縫內衣褲、醫療用襪等相關襪類製品,加速與中國大陸及東南亞地區生產之產品區隔,並且拉大和中國大陸產品的距離,打入歐美市場,唯有在政府與產業界共同攜手下,方能開創台灣製襪工業的新契機,再造社頭織襪產業的第二春,再創社頭鄉【襪子王國】的美譽。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游俠,資深媒體人,目前在大陸經商。簡介表示,他曾任自由時報記者,台灣日報撰述委員,博新衛視中部新聞中心新聞部經理。本文為NOWnews.com網友投稿,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