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怒斥製作人是傀儡! 央視主播邱啟明:為社會出走!

  • 3月23日,央視主持人邱啟明在微博上怒斥製片人是傀儡,一時間引起廣大網友及眾多媒體的關注。最近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專訪談及離職,他表示央視給了自己名和利,要摸著良心回報一些正的東西。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有社會擔當的人,但面對體制不能硬碰硬,只能匍匐前進。

    3月23日,央視主持人邱啟明在微博上怒斥製片人是傀儡,一時間引起廣大網友及眾多媒體的關注。最近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專訪談及離職,他表示央視給了自己名和利,要摸著良心回報一些正的東西。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有社會擔當的人,但面對體制不能硬碰硬,只能匍匐前進。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邱啟明言論:如果沒有人的安全,這樣的速度我們要不要?當前中國的發展速度就和高鐵一樣令全世界羨慕。然而,我們在滿足速度追求的同時,我們在滿足速度激情的同時,我們可能會拋棄很多,忽略很多。比如說,能不能讓我們喝一杯放心的牛奶,能不能讓我們住一套屹立不倒的樓房,能不能讓我們城市裡條條大馬路不要出現突然的坍塌,能不能讓我們坐一趟安全抵達的列車,能不能在發生重特大事故的時候先別把車頭埋掉……能不能讓人們的幸福享有最基本的安全感?中國,請你放慢腳步。走得太快,不要把人們的靈魂落在後面。

——2011年7月26日,針對『7·23甬溫線特別重大鐵路交通事故』,邱啟明的一連串詰問(責問)後,被網友評價為『最具性情的央視新聞主播』。

3月23日,央視主持人邱啟明在微博上怒斥製片人是傀儡,一時間引起廣大網友及眾多媒體的關注。最近他接受《南方人物周刊》專訪談及離職,他表示央視給了自己名和利,要摸著良心回報一些正的東西。他認為自己是一個有社會擔當的人,但面對體制不能硬碰硬,只能匍匐前進。

3月24日之前,他的評論是你半夜裡能從CCTV裡聽到的這一天最爺們(有情有意的男人)的聲音——他是央視新聞評論部《24小時》節目主播,邱啟明。

3月23日,邱啟明發了一條微博:如果自己的權益都保護不了,評論部我要你何用?傀儡製片人,我活得比你們自由!再見了!無數人錯愕。邱啟明解釋道,自己不是『突起』,而是『長期壓抑,瞬間爆發』。

記者:在《24小時》,你的空間大嗎?

邱啟明:節目組的人都知道我的性格,在一些重要評論或者活動時,他們會善意地提醒,『啟明同志這方面稍微把個關』,這更多的是對我的一種愛護,但我沒有接到任何說『你今天不可以這樣』,不然的話,我早就反感了。

記者:但你心裡是有跟『紅線』的。

邱啟明:除非你真的不想在規則內混,或者說有可能會犧牲更多的東西,我這個叫改良;那個叫翻天覆地,我這個緩步推進、循序漸進。

做新聞20年,我敢說自己是一個有社會擔當、有職業情操的人,但有時候去硬碰硬,真的不行。我曾經很困惑一個問題:每一個人都不去做,每一個人都把責任推給體制,我們的明天究竟在哪裡?一個沒有監督的社會,該是多麼恐怖的一個社會。原新聞評論部負責人告訴我:不要著急,其實你的周圍有許多人在匍匐前進。

匍匐意味著腰不會彎,頭也不會低,整個人躺在地上,一步一步地往前爬。後來我理解為『毫厘主義』。我們哪怕一毫一厘地往前走,也得走,千萬不要止步不前,止步不前就是倒退。這個時候需要一些措施和智慧。

 

記者:你的智慧體現在《24小時》裡嗎?

邱啟明:我是莽夫。當年的CCTV,尤其是孫玉勝那10年,真讓人興奮,敬一丹、白岩松、崔永元、柴靜,這些人真的值得尊重,他們有更高的智慧,可以通過更多的方式去做更大的事。但我則是『別繞了,咱直接點吧』,我有一個非常單純、幼稚的想法:每個人都不繞,這社會就好了。但不可能。我也無比崇敬這些迂回、匍匐、爭取毫厘最終還能幹成大事的人,但我能力不夠,索性就不繞了。

記者:新聞評論部是CCTV轉變的中堅力量嗎?

邱啟明:換個角度,看這十幾年的迂回、匍匐到底為CCTV做了什麼、作用幾何?看看我們的《每周質量報告》就知道了,我在微博裡說了:接到舉報、派出記者、長期潛伏、捕獲証據、編輯成篇、頂住壓力、堅定播出。

CCTV畢竟是一個國家台,國家台是幹什麼的,就是幹這個的。幹多了我永遠是崇拜它、效忠它。為什麼?它是正義、是公平。一個男人要想盡一切辦法養家糊口,如果同時又能得到開心,沒有任何自卑,這就是我嚮往的地方。白岩松把所有的官全辭了,在自己的平台上做事,他圖什麼?在中國的評論舞檯上,尤其是在影響力巨大的CCTV這個平檯上,他是個了不起的人物,他可以在這個平台上說一些別人不敢說的話,而且說得讓你心服口服,最重要的是他還不濕鞋(未受影響)。我和他差太遠。

記者:難道是差在『濕鞋』上?

邱啟明:我也沒濕鞋。我的底線非常清楚:不反黨、不反政府、不三俗。我還敢更多地說出問題:有五千多萬留守兒童、醫保社保、民眾的幸福感、食品安全、教育制度。你能說我提出這些問題就是不愛它嗎?我恰恰是希望它越來越好。

我永遠不跟風,不做牆頭草。我的精神領袖是陳少敏(1968年第八屆十二中全會上,惟一一位不舉手表決開除劉少奇黨籍的人),獨立思想、獨立作為、愛土地、愛國家,在太多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她堅信自己的信念。我們現在最大的毛病就是隨風倒,太嚴重、太可怕了。這種病禍國殃民。怎麼辦?邱啟明敢站出來嗎?NO,NO。我得先看清楚界限在哪,但我絕不會原地不動,更不可能倒退。

記者:你一直沒有失望過?

邱啟明:我一直不失望。我在做《24小時》的時候,要求就是只要是這個社會的事情,都能在《24小時》看到,即便沒有觀點,我都客觀評述。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