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經濟現拐點? 專家:時隔3年GDP增速破8

  • 應該如何正確認識大陸經濟增速回落至8%以下的現實?大陸經濟下半年將如何運行?貨幣政策和結構性減稅,哪種方法才是穩定大陸經濟增速的良方?

    應該如何正確認識大陸經濟增速回落至8%以下的現實?大陸經濟下半年將如何運行?貨幣政策和結構性減稅,哪種方法才是穩定大陸經濟增速的良方?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中國經濟下行的擔憂日益加劇。7月13日,大陸國家統計局發布今(2012)年上半年經濟資料,初步測算,上半年大陸生產總值(GDP)22.70萬億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同比增長7.8%。其中,二季度GDP增速7.6%,創13個季度的新低。

根據華西都報報導,截至今(2012)年第二季度,GDP增速已經連續六個季度放緩,並且在時隔3年後再次跌破8%。

應該如何正確認識中國經濟增速回落至8%以下的現實?中國經濟下半年將如何運行?貨幣政策和結構性減稅,哪種方法才是穩定中國經濟增速的良方?

華西都市報記者連線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郭田勇、西南財經大學金融學院金融系系主任解川波、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為您深度剖析中國經濟走勢。

精彩觀點

從消費來看,難以通過短期的刺激提振,國際經濟形勢也注定中國進口增速低於出口增速。現有條件下,如果經濟出現大幅反彈,只可能是投資拉動。預計下半年GDP增速會在8%左右。 ——郭田勇

長期來看,無論是貨幣政策還是財政政策,過多使用這兩種手段來刺激經濟,最後都可能給經濟帶來更大的陣痛。但就目前而言,適當實施結構性減稅,確實能夠讓利於民,對內需擴大產生直接的促進作用。——解川波

30年的粗放式、外延型、總量擴張的經濟增長,已走到了極致。GDP增速破八後,不存在『觸底』問題,我們必須重新界定經濟增長的『適度區間』。6%-8%,將是中國未來一段時間經濟增長的『適度區間』。——董登新

Q1跌破8%意味著什麼?

華西都市報:截至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速已經連續六個季度放緩,並且跌破了8%,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解川波:中國經濟長期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這種增長方式本身就缺乏持續性,每一個高增長的背後都暗藏危機,這種經濟增長模式本身就存在問題,因此經濟增速出現回落本身並不意外。

經濟增速長期低於8%之後,將會面臨更多就業率下降等方面的壓力,因此保『8』被賦予了重要的意義。但要想改變依靠投資和出口拉動的方式來促進經濟增長的情況,不是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的,這就注定了中國經濟在未來一段時間的轉型期內,必須面對經濟增速下滑的情況。

董登新:GDP增速破八或成未來常態,這是歷史選擇的必然。30年的粗放式、外延型、總量擴張的經濟增長,已經走到了極致,不可能再持續。50萬億的GDP總量是一個龐大的基數,要想再保持8%以上或是10%左右的增長,已不太可能了。

因此,GDP增速破八後,不存在所謂『觸底』問題,而是我們必須重新界定經濟增長的『適度區間』在哪裡?我認為,6%—8%,或者說7%左右的GDP增速,將是中國未來一段時間經濟增長的『適度區間』。只有確定了新的適度區間,我們才能坦然地去面對並接受GDP增速下滑的現實。

郭田勇:中國經濟增速沒有必要一直保持那麼高,GDP適當放緩有利於通脹等問題的解決,因此應該適當提高對經濟增長速度放緩的容忍度,但也不能任其自由落體。

GDP增速應該有一個最優值,中國經濟增長的最優值在7%—8%,我認為只要經濟增速仍然維持在7%以上的區間,就不必過分擔憂。經濟的適度減速造就了時機,可以推進結構調整,爭取GDP增速降低而質量提高。經濟增速下降的時期正是調整經濟結構的視窗期,調整經濟結構不像投資那樣立竿見影,但成功後會使中國經濟得到質量上的提升。

Q2下半年經濟靠什麼來提振?

華西都市報:下半年經濟增速會不會回升?如何正確看待投資、消費、出口三駕馬車?

郭田勇:從消費來看,難以通過短期的刺激提振,國際經濟形勢也注定中國進口增速低於出口增速。現有條件下,如果經濟出現大幅反彈,只可能是投資拉動,因為消費和出口提振不是短時間內能完成的。投資拉動包括政府加快固定資產投資的審批,同時也包括放鬆房地產調控政策,但這不利於結構調整。我預計,下半年GDP增速會在8%左右。

解川波:產業結構轉換是一個漫長的過程,目前出口對中國經濟的拉動作用十分明顯,但中國市場龐大的內部需求無疑有更大的增長空間,因此刺激消費仍然是經濟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方向。

董登新:下半年,中國經濟增速將穩定在7%至8%之間或8%附近,這都是正常的。因為外需不足,投資萎縮,消費基本穩定難擴張。不必害怕經濟增速適度放緩,關鍵是要追求有質量的經濟增長。拿進出口來說,如果以出口退稅及財政補貼為代價,出口大量低附加值廉價產品,同時卻進口高附加值產品,勢必不能長遠。

投資方面,如果投資中低端的工業加工與製造業,過剩的產能與落後的產能並存,是重複建設與投資浪費的表現。在消費方面,如果沒有城鄉一體化的現代社會保障福利作後盾,沒有完善的社會公共服務體系作基礎,僅依靠消費補貼拉動的增長,也缺乏內生動力。

Q3未來穩增長財政政策更重要?

華西都市報:對於未來一段時間的穩增長來說,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哪一個更有效?

郭田勇:與貨幣政策相比,財政政策在穩增長、調結構的過程中,作用更大也更為明顯,因為財政政策是結構型政策,而貨幣政策是總量型政策。

包括結構性減稅在內,寬鬆的財政政策能夠切實減輕中小企業負擔,將中國經濟從政府花錢促進投資的增長方式中釋放出來。讓利於企業,增加企業自主投資,同時讓進出口業務最大限度地按市場需求進行;讓利於民,促進社會消費。這樣才能從根本上解決投資、消費、進出口方面存在的問題。

但結構性減稅討論了很久卻沒有進展,短期內也難以實施,因此貨幣政策必須擔當更多。透過寬鬆的貨幣政策保持市場流動性,擴大企業信貸的需求,減輕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董登新:在產能過剩與資本過剩的年代,市場不缺錢,更不缺流動性,也許我們缺乏的是創新、轉型,尤其是結構調整、產業升級。因此,在未來的日子裡,財政政策將比貨幣政策更重要。結構性減稅就是一個不錯的選項,它會更廣泛地發揮作用。

解川波:長期來看,無論是貨幣政策還是財政政策,過多使用這兩種手段來刺激經濟,最後都可能給經濟帶來更大的陣痛,不應該過度依賴這兩種手段。

但就目前而言,適當實施包括結構性減稅在內的減稅政策,確實能夠讓利於民,增加居民收入和企業利潤,對內需擴大產生直接的促進作用,以此增加消費在經濟增長過程中所占的比重,調整經濟增長的方式。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