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無反顧!90後女孩的傳奇故事 「死飛」騎著競輪進西藏

  • 90後的北京姑娘蘇靜說。死飛,這個當下在年輕人中最IN的交通工具之一,部分表達了他們對生活態度——執著與堅韌。蘇靜,便是這樣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女子。

    90後的北京姑娘蘇靜說。死飛,這個當下在年輕人中最IN的交通工具之一,部分表達了他們對生活態度——執著與堅韌。蘇靜,便是這樣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女子。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杭州首次開通了飛往拉薩的航線,10月31日航線的開通讓人再一次關注這個傳奇般的地方——『快去吧,一生能有幾回義無反顧』。90後的北京姑娘蘇靜說。死飛,這個當下在年輕人中最IN的交通工具之一,部分表達了他們對生活態度——執著與堅韌。蘇靜,便是這樣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女子。

據中新網報導,31天2000多公里,無數的地方留下了她的車胎印、她的笑容和她的經歷。這個90後的北京姑娘,踩著死飛,獨自背包,帶著最美的年華,朝著西藏,出發了。一路上,她從憧憬到激動,到後悔到無奈,到堅持再到無怨無悔……。

夢的起源騎著死飛進西藏,源於玩友一句話

從小就愛騎車的蘇靜,夢想著與愛車一起直達西藏。平日裡,她總和一些朋友,背著單反,騎著心愛的車,穿梭在北京城的大街小巷,他們管這叫『刷街』。 『爸媽一開始並不支持我的這個夢想,甚至還因為我的山地車報廢而暗暗欣喜。』蘇靜說,『但是,這阻止不了我想去西藏的決心。我開始找兼職,暗地裡打工,為自己的夢想做準備。』

原本,蘇靜想到攢錢再買輛山地車去西藏。當她的想法被一位玩了十幾年自行車的車友知道後,一句無意的話,徹底改變了她的想法,也為這個故事拉開了序幕:『騎車去西藏的人多了去,可還沒聽說過騎著死飛上西藏的呢!』於是,死飛成了蘇靜進藏的選擇。當蘇靜在今年5月獲得了北京自行車周野貓賽女子全程冠軍後,就更堅定了她騎死飛進藏的決心。

無法遏制的後悔高山症,永不停止的踩踏

之後,蘇靜把死飛的車架改成山地車架,翻閱了《騎車去西藏》,雖然有過緊張和擔憂……但是,無論是誰都無法阻止她出行的決心。7月8日,蘇靜出發了。

真正開始上路後,高山症是她遇到最大的麻煩。而情況遠比預想的糟糕許多,身體上的難受程度,是蘇靜未曾估計到的,一邊騎,一邊頭疼,一邊想吐。『當時可糾結了,想吐的時候懶得下車,糾結半天還是下車吐了。』回想當時,蘇靜居然笑了。

雖然之前有人騎死飛進行過長途旅行,但一般人懂車的知道,死飛是不太適合進行長途旅行的,因為飛輪是死的,騎車者一路上必須不停地踩腳踏板。即便是下坡,也需要不停踩踏。

 

『當時真的想把車給砸了。』當被問及上路後的感受,蘇靜說了這樣的一句話。當時,她正準備上海拔3800公尺的橡皮山,那裡不僅坡陡,而且還下著山雨,伴著冰雹。她遇到了四個騎車的男生,其中一個發現蘇靜的死飛,想騎上試試,300公尺後,男生停了下來,再也無法前行。在陡坡的路段,死飛根本無法騎上去,唯一的辦法就是推車。那時,她越發覺得騎死飛進藏是個糟糕的決定。

感動下的堅持一碗粥一壺水,一種淳樸一份情

身體的難受,糟糕的天氣,不算適合的交通工具,最終,蘇靜還是完成了自己騎車進藏的夢想。除了堅持,還是堅持。要說堅持下來的動力是什麼——除了『拉薩』,別無其他。對於蘇靜來說,拉薩不是一座城市,而是她的一個夢、一種磨滅不掉的信念。

說到出發前最無用的想法,那就是怕遇到壞人。淳樸的當地人,一度讓她感動落淚。一路上人煙稀少,蘇靜和朋友往往吃過早飯出發,中午基本不吃飯,大約騎了一百公里左右就會在某個不知名的小鎮住下,然後如此迴圈。

從昆侖山到不凍泉,蘇靜住在一個附近有狼出沒,夜裡要靠柴油發電的旅店。第二天一早,看到旅館婦人為她端上一碗溫熱的米粥,在那一瞬間,蘇靜的眼淚掉了下來。

收拾好東西,蘇靜檢查了自己的車,然後站在路邊等朋友攔車。這位旅館婦人又走了出來,看她面色蒼白就拿了把椅子讓她休息。當時因高原反應嚴重,昏昏沉沉的蘇靜又一次忍不住哭了。『在這樣一個物資匱乏、生存條件糟糕的地方,一路上疲憊、昏沉。當遇到如此樸實、善良的藏民,喝到了不是最好,卻是這輩子喝到的最溫暖的一碗米粥,還有他們無微不至的關懷,也許任誰,都會留下感動的眼淚。』蘇靜說。

感動她的不只有這對母女。從格爾木出來過第一個檢查口的時候,一個戰士攔住了她們,不僅讓她們停下休息,還給她們瓶裡裝滿了開水。原來,只有在親自走上一段未知的路時,才能深刻體會到一種不易、一種淳樸、一種感動。

不悔的選擇一生能有幾回義無反顧

一個人有了堅定的信念,便所向無敵,當布達拉宮就在眼前時,蘇靜坦言,可能因為之前期望太大了,以至於第一眼看到布達拉宮有些失落。一直到走進布達拉宮內,她才發現自己錯了。在裡面,她被震撼,用她的話來說,『就像找到了歸宿,內心無比的寧靜、平和』。

在她看來,布達拉宮的偉大不在於外表有多高大,是裡面可以容納太多我們看不見,卻要用心去感受的東西。之前再累、再苦、再難都過去了。從一開始恨自己選擇了死飛,到路上一度要砸了死飛,在經歷一系列的身心疲憊的過程,感受到了不曾有過的感動後,死飛的一路陪伴,讓她把死飛當成了心頭寶。

 

回想這一路,似乎一切的苦難都是值得的。在羊八井,泡著溫泉、看著遠處的雪山、頭上下著雨,這樣特別的經歷多少人會遇到呢?在拉薩找到歸宿的感覺,一生又能有幾回呢?認識那些給自己説明、給自己感動、給自己的人生帶來色彩的人,看過自然的奇妙,那些廣袤的土地,巍峨的高山,之前的一切苦難變得值得。

如果讓她重新選擇,蘇靜笑著坦言,她依然願意義無反顧的選擇死飛去完成這段路。如今,蘇靜已經回到北京,這輛陪伴了她騎過2000多公里,上過唐古喇山,到過布達拉宮的死飛將會被她珍藏,而在她攢夠錢換下一輛的時候,這輛死飛還會陪她穿梭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陪她去『刷街』……。

死飛:英文叫Fixed Gear,中文又叫競輪。所謂『死飛』,字面解釋就是飛輪是死的。普通的自行車,飛輪是『活的』,這樣,人踩的時候輪子跟著轉,但輪子轉的時候,人可以不踩。而死的飛輪,將鏈條與後輪固定起來,輪子轉鏈條必須轉,人也就必須要踩。所以在死飛騎行過程中,人必須一直不停地踩——除了刹車的時候。也正因為飛輪是死的,騎行的人便可以通過腳踏來控制後輪從而減速和刹車,也可以很好地控車,從而玩出多種花樣。死飛講究簡約,沒有刹車,沒有變速,也因此重量很輕。死飛全身19個零配件,個性化色彩與眾不同,往往每個人的車顏色都有所不同。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