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精選》林建山:兩岸爭鋒看我是歌手的市場經濟效應

  • 我是歌手--羽泉(圖/翻攝自網路)

    我是歌手--羽泉(圖/翻攝自網路)

文/林建山

最近中國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節目的異軍突起,引起全球華人世界的莫大注目,因為最後決賽階段入圍競爭的,以多位臺灣知名老歌手與新歌手為主,正受到許多老歌手鹹魚翻生,乃至新歌手嶄露崢嶸頭角,且大藉話題炒作,而引起媒體極度注意,以至出現新聞台競相全程轉播的熱潮與爭議。

特別是湖南衛視對《我是歌手》節目賽制設計的秀異特出,益發使得從評審、觀眾、參賽者、贊助商,到比賽規則、過程、製作、轉播,都成為整個華人社會的普遍話題;尤其是,《我是歌手》節目的所有參與者,都無一不因此獲利,使得歌唱比賽,在中國經濟社會,儼然成為商機無限的新興創意經濟市場(creative market economy),也讓世人看到中國文創經濟軟實力的前瞻性未來潛力。

「我是歌手」的竄紅,更重要的是引起了大家對於兩岸創意產業經濟的未來,究竟會是彼此共生競爭(co-optition)?彼此互補協力合作成長發展(collaborative development)?抑或是零和競爭或競合對抗發展(trade-off competition or zero-sum competition)?產生諸多遐想與夢幻。

當然,對於兩岸歌藝市場在廿一世紀未來發展前景展望,乃至兩岸創意經濟(creative economy)與創意產業(creative industries)的可能各憑特色殊異而分立發展,或者是將因此而交互融合形成「創新華人歌藝產業典範」,而得以在全球創意經濟社會,占有新的一席地位,則是另一角度前瞻看待未來前景的一個面向。

《我是歌手》節目的崛興,並引起全球華人社會的共同關注,從個體經濟學的角度看,其實也不啻映現了三十年來中國崛起之後,除了製造業工廠的硬經濟部門之外,在服務業軟經濟部門方面,中國也在加速往前往上突進之中,尤其是在休閒娛樂關聯的歌藝產業市場,竟能以數十倍速的成長發展效率,與過去三十年間製造業萌發成長到壯大競爭力與吸引力的情境態勢,根本就是不遑多讓,尤其歌藝產業需求市場的進步發展,與在過去三、四十年前,其與國際市場及國際情境完全隔離或脫軌的狀況,早已截然兩樣,特別令人刮目相看。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