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現最牛違建 主人回應:不是別墅是葡萄架

  • 樓頂「超級別墅」一經曝出,便在網上引起熱議,有網友稱它的主人繫張必清。在探訪中,鄰居提供了「別墅」主人張必清的電話,通過電話,張必清接受了京華時報的專訪。

    樓頂「超級別墅」一經曝出,便在網上引起熱議,有網友稱它的主人繫張必清。在探訪中,鄰居提供了「別墅」主人張必清的電話,通過電話,張必清接受了京華時報的專訪。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樓頂『超級別墅』一經曝出,便在網上引起熱議,有網友稱它的主人繫張必清。在探訪中,鄰居提供了『別墅』主人張必清的電話,通過電話,張必清接受了京華時報的專訪。

根據京華時報報導,他說,此前他也曾擔心陽光房會太招眼,但沒想到會造成現在的後果,如果相關部門有要求,他會拆掉違建。

我沒說過『敢蓋就不怕告』

京華時報:您看到網上關於『樓頂別墅』的熱議作何感想?
張必清:現在我在雲南出差,網上關於我在樓頂蓋別墅的傳聞,我都看到了。網上說我的房子是違建之後,各種評論也都蜂擁而至。本來,今天我是在給人家講課,看到網上的這些東西後,血壓一直高。所以,我講完上午的課以後,原定的下午的課就沒有去。

我只是一位行醫的人,我的點穴位治病法是祖傳的,平時我幹什麼事也都比較低調,像『你們去告吧,我敢蓋就不怕告』這類的話,我是不可能說出來的。我幹著這麼善良的職業,別人居然能把我說成像那種帶有『流氓氣』的人,我真的很委屈,有種牆倒眾人推的感覺。

京華時報:樓頂上的『別墅』是違建嗎?
張必清:我住的4號樓的樓頂,也就是大家在外邊能看到的樣子。其實那個並不是別墅,只是一個簡單的三層『躍層』,其中一部分面積屬於開發商贈送的。

不光4號樓是這樣,其他樓的頂層也都有一戶戶型和我家相似的房子。剩下有20多平公尺的陽光房確實是我自己私自蓋的違章建築,包括半圓形的那個陽光房。

如果大家有機會路過,都可以去現場看一下。贈送給我的陽光房距離樓房的周邊牆很遠,我也就私自蓋了點陽光房。一方面希望能夠『平衡』一下房子,另一方面是為了能夠占點空間來養養花之類的。也算是自己的一點私心吧。

京華時報:你說樓頂那個不是違建別墅,那為什麼從外表看那麼像別墅?
張必清:網上流傳的照片不知道大家是否仔細看過。如果仔細放大看的話,能清楚地看到,最像別墅的那個東西其實只是一排黃色木頭。好像網上很多人也都在說,那個黃色的位置最像別墅。其實那是我剛做的一排葡萄架。

住在頂層,夏天會感覺特別熱。所以,我就在今年又單獨加了一個20多公尺長的葡萄架,也算是形成了一個長廊吧。現在裡邊還有絲瓜、南瓜、爬山虎等植物,也是很漂亮的。

葡萄架原本是竹竿的,但容易被風刮走,後來我就重新改了一下。用木頭做好以後,把它們都固定在一起。也可能是因為木棍之間的距離太近,實際距離只有30公分,離得遠了以後,讓人看起來感覺密密麻麻的。若是我不住在這裡,我在看完網上的東西以後,看到那一排葡萄架也肯定會誤以為是別墅,因為它真的很像。這也是我不對,不應該弄這個葡萄架,搞得像是一個別墅。

京華時報:為什麼沒有被拆除呢?
張必清:當初蓋房的時候,城管部門也到現場了解過情況。之後城管可能通過走訪鄰居了解到,我這個人還不錯,因為我平時都在給鄰居們免費治病看病,包括給鄰居的朋友們看病。

而且我蓋的那點陽光房的影響也不大。陽光房的材質也都是非常輕的,對樓體的安全也不會有影響。城管工作人員和部分鄰居也都到樓頂上邊看過,最後也算是對我的一種理解,所以一直都沒拆。

 

做假山共花掉80萬人民幣左右

京華時報:如果不是別墅,那樓頂上的假山是幹什麼用的?
張必清:高出樓頂的陽光房位於樓頂中央,周圍還有很多煙囪(排氣管道)。每到做飯的時候,樓下各家各戶的熗鍋炒菜味兒就會順著排氣管道飄出來。我住在樓頂,晚上睡覺時,還會有濃烈的廁所臭氣飄出來,家雷根本沒辦法開窗戶。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就想把排氣管道加高,也就是想辦法把排氣管道給包起來,好讓它的排氣口能高出我的窗戶一些。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試過很多種辦法。以前曾用過鐵皮包裹,但是到了冬天,刮起西北風來,鐵皮的聲音非常刺耳。後來,我從網上了解到,可以用一種樹脂類的材料做成假山,然後再把排氣管道包裹好。但是想到如果只是單純做一些包裹的話,樹脂的假山可能會被風吹走。最後就考慮應該把多一些的假山石凝固到一起,還可以起到固定的作用。

可是做好了以後又發現四周都是光禿禿的,非常不美觀,後來就又給假山加了一些洞,讓它有了一定的凹凸效果,看起來就像真山了。其實假山的材質是非常輕的,和塑膠臉盆的材質是一樣的。

京華時報:假山能起到預期的作用嗎?
張必清:一塊一塊運到樓頂以後,通過拼接、黏合,把煙道口的位置全部留出來,最終形成了現在大家看到的樣子,總共花費80萬(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左右。假山做好以後,一方面能隔熱降溫,一方面還能排除味道的干擾,效果還是不錯的。

但是後來看著假山總感覺光禿禿的。我就又找了一些盆栽,放到假山的縫隙台階位置。畢竟北京市政府也是鼓勵樓頂綠化的嘛。植物的土壤也是非常輕質的,是一種叫『保綠素』的東西,一麻袋才一公斤重。

 

施工時花10多萬『平事』

京華時報:對於施工擾民,你是怎麼和鄰居們解釋的?尤其是那位已經搬走了的老人蘭月忠,有人說你曾找了一幫人打過這位老人?
張必清:施工擾民確實是我的不對。平時的電鑽聲音,電梯間樓道內搬東西的聲音,還有平時搬花運料的聲音。為此,在施工期間,我也多次和鄰居們打過招呼,登門拜訪過。尤其是居住在2608的嚴女士和居住在2067的蘭月忠老人,我還親自在過節的時候提著東西看望過他們兩家。

至於那位老人,其實是他在有意想跟我要錢。有人說我曾經找人去打過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我只是一位醫生,如果那樣找人打別人的話,那我豈不成黑社會了。

在裝修施工過程中,其實也是他們老兩口在家閒得沒事兒,就四處給各個部門打電話反映情況,然後還跟我開價要醫藥費。其實很多相關部門的人也都知道這位老人,他總是到處反映情況。最後沒辦法,為了不給各個部門添麻煩,我給老人十多萬塊錢的醫藥費,也算是做一件好事吧。

京華時報:現在很多鄰居都說你很凶,嚇走了一些鄰居?
張必清:關於鄰居們說我的那些話,完全是他們昧著良心在說的,我也沒辦法。

我行醫這麼多年以來,從部隊到地方,一直都在為老百姓做好事。也包括在屋頂做假山這件事,其實鄰居們也得到了一定的好處。比如嚴女士,她平時一個人帶著孩子很不方便。因為屋頂漏水的問題,她曾多次和物業協調解決未果。後來,我在頂層施工的時候,工人就找到了她房屋漏水的源頭,並幫助她解決了漏水的問題。其他住在頂層的鄰居們,本來頂層的房頂很薄,夏天容易熱。現在有了假山,也算是給房頂加了一層保護傘,能夠起到隔熱保溫的效果。

年輕人來訪高興了唱歌

京華時報:有人說你家裡總會排著隊進出一些名人和小姐?
張必清:我只是一個骨科醫生,醫術都是祖傳的。平時會有一些人到家裡來看病。這些前來看病的人,他們就可能會帶著家屬一起來。那樣的話,拖家帶口的,難免會有很多人。這其中就可能會有人看到有很多年輕人跟著一起來,其實那些都是病人家屬。有的時候,年輕人高興了還會偶爾唱幾支歌。不過在聽說打擾到鄰居之後,我也就不再讓他們唱了。

京華時報:你打算怎麼應對接下來的事情?
張必清:我現在還在雲南出差,可能需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回到北京。此前我也曾擔心陽光房會太招眼,但沒想到會造成現在的後果,如果相關部門要求我拆除掉違建,那我肯定會把它拆掉。

關鍵字:

最新

網友回應

NOWnews 推薦

NOWnews 精選

優質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