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唐湘龍/轉型正義?轉移注意?是巧合嗎?

先講結論:在台灣,「轉型正義」不只是一個舶來品的政治概念,更是一個超級虛假的政治議題。不過是為了讓法西斯的獨裁幽靈找到一個可以附身的政治名詞。

名家論壇》唐湘龍/轉型正義?轉移注意?是巧合嗎?

文/唐湘龍
2016.11.30 / 08:39

先講結論:在台灣,「轉型正義」不只是一個舶來品的政治概念,更是一個超級虛假的政治議題。不過是為了讓法西斯的獨裁幽靈找到一個可以附身的政治名詞。

一夜之間,用法律上的花言巧語,包裝政治上的法西斯行徑,不當黨產委員會竟然就「解決了」國民黨長期糾葛難解的問題。

戴上「轉型正義」的莊嚴面具,複雜的歷史問題竟然變得十分寫意。看著國民黨被抄家滅族、零零落落的一門孤寡上街抗爭,除了讓人感覺力單勢孤的淒涼、悲憤,還要承受顧立雄語帶輕蔑的嘲弄。顧立雄認定國民黨法律上或有糾纏,政治上不得人心,順便還要吃吃國民黨的豆腐,以後,國民黨應該感激他。

立場或有不同,是非會有爭議,但言語輕浮至此,「一朝權在手,便把令來行」,政治風氣越來越囂張、越來越澆薄,法西斯的幽靈身影空前巨大。

我不為國民黨哭。我為台灣憂。

一個中央投資公司、一個欣裕台,國民黨黨產最核心的部分都在裡頭。150多億用金錢來看,當然是很大的資產;用政治來看,確是很大的包袱。10多年,國民黨面對黨產,人事、政策都搞不定。走到今天,樹倒猢猻散,牆倒眾人推,支持者見大勢已去,頂多,集體用「詠嘆調」表達一點無能為力的同情,同理的能量已經非常低了。

這150多億的企業型資產,竟然會用非常封建的「充公」手法就要完成轉移。許多的藍綠禿鷹都聞到了「錢」的味道,前所未有跨黨派共同分贓的興奮感已經快壓抑不住了。這種氣氛和歐洲中古時代的獵巫文化像極了。被獵殺的「女巫」各個百口莫辯、死不瞑目,獵殺者只不過冠上一個道德罪名,目的是要瓜分他們的財產。

寡人無罪,懷璧其罪。今天,不管如何羞辱、糟蹋、掠奪國民黨的一切,好像都不需要特別的理由。對國民黨的妖魔化,和巫化有什麼不同?

簡單陳述我的立場:黨產是國民黨的宿命和包袱。但是,不管國民黨黨產的性質、比例如何,都輪不到蔡英文政府用顧立雄這樣的角色,用「超法律」的手法進行清算。

不要把「轉型正義」和德國連結之後,好像一切的行為都正當起來、高級起來。古巴強人卡斯楚剛過世。美國為何制裁古巴半個世紀?難道是因為卡斯楚走社會主義路線嗎?那真是見鬼了。真正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卡斯楚用反殖民、反帝國的「轉型正義」的名義,沒收了許多美國企業的資產。

國民黨也不必因為顧立雄外省第二代的背景而覺得唏噓。蔣經國「吹台青」,和今天民進黨刻意「吹藍男」的邏輯都是一樣的。顧立雄、林全,都是政治上「補八字」的產物。表面上,族群、省籍不必特別強調,但在政治上,省籍、族群是非常好而且便宜的化妝品。有一種「以夷制夷」的正當性和政治快感。在政治對立的場合,很多人只要努力讓自己成為「有利用價值的夷」就非常好過日子了。

面對被充公的黨產,國民黨要如何據理力爭?這是一回事。要如何化悲憤為力量,在黨產歸零之後,以理服人,重新召喚政治熱情,這是另一回事。兩件事,哪一件比較重要?這是當下非常重要的判斷。

因為,在這五個月層出不窮的國家危機和政治動盪,所有政治的「周邊產業和從業人員」幾乎都在一個又一個政治事件裡頭趕場。這些,絕大部分讓民進黨政府既痛苦又難堪。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同志婚姻、核災食品...裡頭沒有一個是民進黨可以善了。這還不包括兩岸關係、國際經貿的重大衝擊,蔡總統的精神喊話已經安慰不了台灣的失眠、焦慮和恐慌。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