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柯志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目眩神馳還虐心

趙又廷詮釋「夜華」的演法,全然不若表面看來那樣簡單:那分「淡定」的底層是凝聚著無數微妙訊息的,堆疊著這個人物迥異於任何人的成長歷程所孕育的特殊性格特質,面上波瀾不驚,內裡卻波濤洶湧,那不只是貴為「天孫

名家論壇》柯志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目眩神馳還虐心

文/柯志遠
2017.02.14 / 00:00

由網路女作家「唐七公子」超高人氣的長篇原著改編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挾排山倒海的「矚目度」於春節期間轟動上檔(台灣觀眾可於「愛奇藝」視頻平台收看),曾以《花千骨》締造「仙俠劇」里程碑的女導演林玉芬,在拍攝「困難度」、「完成度」上都明顯地更上層樓,劇情磅礡纏綿兼俱,製作精雕細琢,拍攝流暢靈動,劇本的字字珠璣戲味豐穎,視覺的恢弘瑰麗天馬行空,方方面面的諸多環節無不璀璨奪目,是金雞年開春電視螢屏上絕對不容錯過的巔峰好戲。

尤為珍貴的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成功示範了一次大IP影像化「精髓互通,卻獨立發展」的神奇案例,唐七公子筆下的「三生三世」不同於其他雷同題材一世完了再來一世的「因果循環」、「姻緣輪迴」,彼此之間其實有著糾葛不清的烘襯關係,不同「故事線」主、客觀視角幾度易位的設定技巧高明不俗,電視劇的改編,卻從戲劇的立場出發,至少完成了以下幾個有著極高參考價值的可觀成就:

深入人心的「世界觀」還原(建構)

在戲劇理論裡頭,一個戲劇從無到有臻於成熟的過程裡,「世界觀」(所謂「故事背景」)、「角色設定」、「人物關係」的設計是三個最基礎卻也最關鍵的元素,打好「地基」,然後才能真正進入情節的發展。「世界觀」貌似不是戲劇結構起承轉合的一部份,卻真正在最開始便決定了一齣戲劇作品的調性、氛圍與主體氣息,例如《功夫熊貓》裡的每個角色恍似都不拿「地心引力」當回事,《阿凡達》裡的大小人物全都不可能有「恐高症」,而進入古龍的世界,便被說服了相信有個以使毒縱橫武林的「蜀中唐門」,進入金庸的世界,「華山論劍,20年一次」那是每個人都該懂的common sense;一個獨特、原創的「世界觀」直接成立了這個作品旗幟鮮明的「辨認度」,也間接主導了人物塑造、情節鋪陳的種種核心特質。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個故事的「聚焦力」、「後座力」都特別強大,有極大比重的原因來自於「世界觀」的與眾不同。憑心而論,這戲裡的戲感、戲味不乏遍識於「偶像劇」、「宮闈劇」裡的「基本款」套路(階級阻撓真愛、情敵刀刀見骨的追殺、失憶、誤會、陰錯陽差…),然而得力於這個讓人耳目一新的「世界觀」的栩栩如生,這些似曾相識的戲哏,有的更顯得詭譎難測,有得更顯得惆悵糾結,在觀影當下的如癡如醉,在看過戲以後的蕩氣迴腸,都因此而深刻了體會,也拔高了記憶存留的力道。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世界觀」的「還原度」超高,說只是一句話,具體擴大來看,從具象到意涵,從視覺到諸多細節,其用心之投入、講究,其呈現的成績之出類拔萃,著實讓人歎為觀止。所謂「四海八荒」的這個神仙世界在觀眾眼前心裡的真實成立,來自於表相的構圖、特效、造形、佈景,來自於與人物神韻息息相關的肢體設計、禮儀規制,在「空間感」的營造上,天宮、凡間、仙山、魔界、海底各具過目難忘的特色,在抽象的「特徵生態」上,脫離現實想像的時間概念(劇裡人物,動不動就幾萬歲)、虛構的種種神仙階品的飛升、歷劫過程,被刻畫得歷歷清晰,入木三分,強弱各族、上下仙品間的階級統御、利害關係,儼然一個架空於歷史卻自成歷史的無邊社會,乃至這個大幻虛空裡不同族裔的性格特質(狐族的心境澄澈,天族的沉穩端凝,翼族的狠戾直白,都不只是集中在某幾個特定角色做描寫,而是在該族人物身上都投射了足夠強烈的「統一性」),其該有的塑造與強調,一無遺漏。

這些有關「世界觀」諸多層面擲地有聲的「到位」,背後透露的其實是這齣戲主創團隊在美學、戲劇的「品位」,在製作質量標準管控的極高端水平,創作能量驚人,鉅細靡遺的「企圖心」也令人折服。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浩瀚巨大的改編工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膾炙人口,小說的「影像化」幾年來始終都是詢問度、關切度最高的人氣大IP之一,這次電視劇的成就斐然有目共睹,說他是一項「浩瀚巨大」的改編工程,說的不是原著小說的格局或篇幅(唐七公子的小說22萬多字,其實並不算特別磅礡龐大),而說的是電視劇除了成功掌握到原著的況味、精神以及原著讓人目眩神馳的非凡想像力之外,針對「由文字,到具象」過程裡的「同」與「異」更做了一次全面、精準的,從戲劇角度出發的「再創作」。保存了神髓,純粹了精神,明確了結構,豐潤了細節,是這一波波大IP搬上影視屏幕的熱潮中一次罕見而珍貴的示範,非常具備參考價值。

扼要來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改編,一則沒有被原著盛名壓得喘不氣的,僵硬死板的「照本宣科」,二則沒有「為了顛覆而顛覆」的「譁眾取寵」,所有的調整、增補、濃縮都是看得出理由的,都有具體加分效果的(例如:楊冪、趙又廷俊疾山相識相戀的過程,趙又廷隱瞞身分天上、凡間兩邊跑的一大段戲,在書裡出現在「番外」章節,有不少內容甚至只以「暗場」交代,但其實是整齣戲前半段相當迷人的段落;這段過程裡的細膩敘述,在電視劇裡被補足了)。原著以「第一人稱」行文的書寫筆觸,行雲流水寫意瀟灑到幾近「詼諧」,連描述生離死別、椎心劫難甚至筆鋒都還帶著「幽默」,這個特色被局部保留在某些人物身上,但全局的情感氛圍、戲劇調性被做了更吻合戲劇鋪陳節奏的調整,立竿見影地放大了場景中的感情(戲味)濃度,和角色心靈的轉折刻劃,這些都是一個干冒廣大「原著黨」覺得「不順眼」大不諱的冒險抉擇,然而就戲論戲,眼見為憑,這個「調整」本身是明智而必要的。

原著,給了個別開生面,驚世駭俗,曲折離奇的情節架構,然而比較類似「說書」的第一人稱敘事法,固然流暢,固然牽引得人欲罷不能,但一旦拍成影像戲劇,就戲劇的角度來說,戲骨精奇,戲肉卻委實單薄了,這次的改編在不違背原著的題旨、情韻、風格的前提下,以更澎湃的想像力和更厚實綿密的內在情感,扎實徹底完整地補齊了故事發展的無數細節,不論是角色的心理幽微,或者情節跌宕的添加與啣接,原著的龐大人氣做為「保護傘」,難得他不曾因此取巧偷懶,大IP的天馬行空珠玉在前,可喜他猶能自在揮灑,在情感書寫、描繪上更上層樓,參照小說,才知「瑤光出戰」、「令羽陣亡」這些都是原著沒有的,短短幾場戲加了進去,卻畫龍點睛得讓人看著更加動容;二皇子跟小巴蛇鬧出的一番公案,書裡也只是一筆帶過,然而鏡頭下竟被演繹、呈現得轟轟烈烈。(夜華元神,以類似「意識流」的手法,幾度穿插陪伴在司音身畔,舉重若輕,意領神會,以頂級技巧烘襯情境題點主題,深化「三生三世」的意涵於結構上的重疊,更是凌駕於原著筆觸的極其「文學化」的手筆,品味與「電影感」皆不同凡響),至於將小說自由得有些紊亂的「時間軸」依據戲劇發展的著眼,極大幅度地重新排列,又不損原著引人入勝的懸念與張力,說來容易,越看卻越覺得這個「翻拍」過程之浩大,用心之深刻,在在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諸如開場第一幕「玉青崑崙扇」替墨淵選了司音做為關門弟子,暗伏了兩人幾世盤根錯節的因緣糾葛,其實別有深意,這已經是一種獨立的創作思考,不只是「翻拍」那麼簡單了。或許可以這樣說,緊密、繁複、華麗、千錘百鍊如金庸,後人搬上屏幕,至多做到其精彩處的六七成(多半還更低),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林玉芬這位導演手上,卻顯然由八分成熟、飽和、提昇到了十二分,真乃巨匠也!!!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