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唐湘龍/道不同,可相為謀

記下一個道不同,可相為謀的朋友。我說的是汪笨湖。你可以把它當故事聽。但一定真實。我從來不公開談,免得害了人家。明年,再也不會收到汪笨湖寄來的土產了。這些年,每一年,汪笨湖大概都會寄一些土產給我。有時候

名家論壇》唐湘龍/道不同,可相為謀

文/唐湘龍
2017.02.17 / 12:22

記下一個道不同,可相為謀的朋友。

我說的是汪笨湖。你可以把它當故事聽。但一定真實。我從來不公開談,免得害了人家。

明年,再也不會收到汪笨湖寄來的土產了。這些年,每一年,汪笨湖大概都會寄一些土產給我。有時候是水果,有時候是香菇、黑麻油什麼的。

不是錢的問題,不是維繫關係,比較像一種“信得過我”的訊息。我最誠意的表達就是把它們吃得乾乾淨淨。

他是深綠。很綠。他說我是深藍。很藍。他還挺扁挺到世界盡頭,尤其在319槍擊案之後,兩個人的政治立場,對人、對事,那更是南轅北轍,我當然不可能跟汪笨湖有什麼氣味相投的共同志業。坦白說,跟汪笨湖也沒什麼會讓我此刻落淚的私交。在他政論節目最紅火,收視率動不動就破3的年代,我接過他幾次通告,但我從來沒上過。這是我和他個人接觸的源頭。

我聽過一些同業為了搶上他節目賺通告費的“真情告白”。他自己最紅的時候,給來賓的通告費也比其他政論節目大方一些。有些名嘴本來深藍,為了“生活”,由藍轉綠比光還快。那是名嘴大亂鬥,生態系重新調整的“年代”。名嘴卡位戰,也是暗潮洶湧。我冷眼旁觀。慣看秋月春風。今天回想起來,對於這些轉彎都不打燈的名嘴們,我依然只能暗暗“佩服”。

2011年的某一天,我接到汪笨湖電話。不是通告。他請我去見一個人。一個非常多金的金主。那時,政黨輪替的氣氛已經非常濃。汪笨湖正跟著這位金主要籌辦新電視台,他說新電視台希望可以在藍綠之間平衡一點,他問我可不可以去和金主聊聊想法。我去了。在民生東路的一棟辦公大樓。

這位金主頗有志於政治和媒體,要見的人顯然不少。不過,我去的時間很湊巧,在我前頭離開金主辦公室的,正是當時苦尋副手與金主的宋楚瑜先生。 宋剛走,我進去,這位金主難免要跟我解釋一下讓我“久等”(其實沒有太久)原因。那段對白很有意思,以後有機會再說。重點是這位金主手指著敦化南路方向,陳述他的電視夢,我知道,以他的財力,這一點都不難。

我離開時,汪笨湖追出來送我。電梯裡,他請我給他一個銀行帳號。我開玩笑說:這樣聊天也有通告費嗎?他說,是他的金主朋友很愛才,想交個朋友,每個月會提供一筆顧問費給我,沒有什麼對價關係,要我不必有負擔。我問他:有多少媒體人接受這樣的資助?他說,要夠份量才有資格,所以也不算太多。隔一天,我用簡訊回覆他,無功不受祿,好意心領。

我和汪笨湖 ,和金主的金錢關係沒有發生。但對於每天坐在攝影機前罵東罵西的名嘴們到底有多少人收了這種“顧問費”?心裡問號不小。如果有機會檢視名嘴們的財務,裡頭應該有很多故事。

不過,我和汪笨湖的緣份倒是從此開始。之後,他在台南的台灣蕃薯台重開政論節目,他找我去。一對一對談。我問他談什麼?他說,統獨、藍綠、政治,什麼都可以。我開玩笑說:那是你的地盤,不公平。但我還是去了。他在節目上開宗明義用閩南語說:這個唐湘龍是深藍的統派,台北天龍國來的,今天,讓大家見識一下統派和本土獨派大車拚,燒戰...。那是我跟汪笨湖鬥嘴的開始。 他後來很高興跟我說,那集收視率很好。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