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音樂/《不標準情人》:雀斑樂團的老派溫柔

當年〈朋友之歌〉、〈阿呆〉、〈太陽餅〉、〈愛的大逃殺〉等洗腦旋律,搭配主唱斑斑獨有的稚氣童音,2007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擄獲不少日系粉絲的心。期間經歷解散又復出,10年過去,雀斑樂團再度推出新專輯,仍

NOW音樂/《不標準情人》:雀斑樂團的老派溫柔

文/潘才鉉
2017.03.21 / 00:00

復刻90年代浪漫又酸甜

一看見〈不標準情人〉,直覺是想起金城武1994 年唱的〈標準情人〉,腦內自動撥放著「陪你歡笑/陪你嘆氣/陪你風和雨」的旋律,對於〈不標準情人〉產生了無限的好奇,風鈴畫破了歌曲,顆粒分明的tone調,帶著90年代City Pop風格,不管是曲風還是歌詞都和「青春」脫離不了關係。

City Pop牽動著90年代日系少男少女們的青春回憶,像是回到了哈日的時代聽著音樂,幻想著銀座風味或是東京風情,歌詞一開頭就和大家細數青春,一邊感傷著過去的遙遠,一邊又覺得好像是昨天,特別的是找來Leo王加入饒舌,即使說著已逝的青春,Leo王唱得也一點都不厭世,有人說彷彿是雀斑樂團舊作〈朋友之歌〉的成人版,同樣講述著年輕往事和單純友誼,酸甜的復古浪漫。


▲〈不標準情人〉特別的是找來Leo王加入饒舌。(圖/翻攝自雀斑樂團,2017.03.20)

逃避雖可恥但有用

如果看到〈標準情人〉想起了金城武,那麼看到〈愛的逃兵〉千萬別想起譚詠麟,顯然兩者沒有太大關係。〈愛的逃兵〉光是前奏就足以幻想出一部90年代日劇,輕快的節奏就像東京夜晚的街頭,層層疊疊的樂器就像整齊閃爍的かんばん(招牌,音譯:kan ban ),說盡都會裡的人來人往,進入主歌旋律故意重複的音調,聽起來不覺得機械化,彷彿歌詞也變成樂器一起打著節拍。

「現實裡的人喝醉再相吻/認真的想過/組團彈個電吉他/怎能夠說我這樣是逃兵」原以為是指凡事回避的消極作風,這時才驚覺是一種反諷,連微醺的世界都可以當真,認真的決定豈能當作逃避,喊出音樂人心中的疑問。

「逃兵」就像是近期因為日劇而爆紅的匈牙利諺語,「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逃避不是因為退縮,而是留下一線生機,繼續嘗試直到找到適合自己的舞台。

我們都老了 雀斑卻還年輕

〈我想養流浪狗〉每次開口說要養寵物的下場,就是得到爸媽狠心地拒絕,當我們還在懷念主唱斑斑稚氣童音,終於又聽到兒歌式的嘶吼聲:「為什麼不能養狗。」〈巴西〉曲風就像南美洲一樣熱情奔放,隨著詞曲憶起夏日戀情,年輕男女愛在心裡口難開,「你臉紅說了聲嗨/卻不想說拜拜」彷彿少男少女的戀愛心事,融化了夏日的滯悶空氣。

當年〈朋友之歌〉、〈阿呆〉、〈太陽餅〉、〈愛的大逃殺〉等洗腦旋律,搭配主唱斑斑獨有的稚氣童音,2007年發行第一張專輯,擄獲不少日系粉絲的心。期間經歷解散又復出,10年過去,雀斑樂團再度推出新專輯,仍舊清新、懷舊、復古,就像開著一部花草樂派的時光機帶我們回到青春,釋出一首首老派溫柔。

懷舊指數:★★★★☆


▲〈不標準情人〉靈感起源於金城武1994 年作品〈標準情人〉。(圖/翻攝自雀斑樂團,2017.03.20)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