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唐湘龍/八田與一怎麼跟蔣介石比

討論一下八田與一。這個人我有點研究。誰說八田與一跟蔣介石沒有關係?

名家論壇》唐湘龍/八田與一怎麼跟蔣介石比

文/唐湘龍
2017.04.19 / 08:55

討論一下八田與一。這個人我有點研究。誰說八田與一跟蔣介石沒有關係?

八田與一是誰殺的?當然不是李承龍。

八田與一是美國人殺的。跟李承龍沒有關係。那時候,李承龍還不知道在哪裡,他有充分的不在場証明。八田與一是在二戰後期,被日本政府派往菲律賓途中,船被美軍炸沈,死在太平洋上。他的妻子後來跳烏山頭水庫自殺。這故事有點戰爭美學。

怪的是,真日本人、台籍偽日本人,沒有人怪美國人殺了他們心愛的八田與一。但卻非常責怪殺了八田與一銅像的李承龍。怪的是,日本人挺感激蔣介石,感激蔣介石“以德報怨”,沒有複製日本人大規模殺戮中國人的殘酷歷史。但台灣卻又有很多腦袋被日本洗得太乾淨的“偽日本人”非常感謝日本,非常痛恨蔣介石。這種關係好亂對不對?

希望你的腦袋沒有被“台籍偽日本人”洗壞掉。希望你能稍微理解八田與一在這種好亂的殖民與反殖民情愫裡被神格化的八田與一。

任何被神格化、被妖魔化的人或事,大概都有點過激。神不會是真神。妖不會是真妖。神和妖都是一種人性的需要。誰需要神格化的八田與一?誰需要妖魔化的蔣介石?大概都是同一掛人。有病。超級有病。

八田與一如果沒有死,他會在菲律賓或是南洋其他國家繼續做有利於大日本帝國“南向政策”的事情。蓋很多不叫烏山頭水庫的其他水庫,不叫嘉南大圳的其他大圳。如果時間夠久,不知道包括菲律賓在內的其他國家人民,會不會這麼懷念八田與一?這麼懷念日本殖民母國?這麼有病?

不好意思公開媚日,就用迂迴轉進的方式媚八,八田與一,何必?

20多年前,我關心水資源問題,我跑了很多水庫,寫了很多水庫的故事。我寫了八田與一。對這個人,不必從殖民史的角度侷限他。他是國族情感和工程師性格都很鮮明的人。為了大日本帝國的光榮經略台灣,積極“建設”台灣,希望早日完成台灣內地化的馴服之路。不只烏山頭水庫這個當時的遠東最大庫,台灣多數水庫的庫址都是八田與一親腳踏勘出來的。

我大概是台灣最早訪問八田與一故事重建的人之一。20多年前,他故鄉的後人、民代開始來台灣追思先人。我訪問過他們,還曾經短暫通訊。我把報導寄給他們,他們還回送了小禮物。

多年之後,卸任的李登輝開始大談特談八田與一。接下去的幾位領導人都拿香跟拜,八田與一走上神壇,走進教科書。

八田與一對台灣農民有貢獻?這我就笑了。忍不住。把話講精確一點:八田與一對台灣的“農業”是很有貢獻的。對“農民”? 沒有。不要把農民和農業混為一談。在日本殖民時代,農業不是屬於農民的。絕大多數的農民都是佃農,講更白一點,不過是農奴。

台灣農業開始屬於農民是因為蔣介石。因為國民政府。國民黨笨。笨透了。如果我寫教科書,我不會只寫什麼三七五減租、公地放領、耕者有其田,這種語言實在無感。其實國民政府到台灣後最大的貢獻是:解放農奴。大量的苦難台灣人因此獲得自由,這是台灣戰後復興最重要的政治基礎。

不必回到這種超級正確的歷史理解去感謝蔣介石。他已經死了。他以前被神格化的歷史也結束了。現在,基於歷史事實感謝蔣介石是一件非常政治不正確的事。這是台灣所有政治問題的核心:為什麼歷史下正確的事實,在政治上都不再正確了?而台灣人被教育成“相信政治,懷疑歷史”。有病。病得太深了。

我相信八田與一愛台灣。八田與一對台灣的愛是為了日本。是為了愛日本治下的台灣。他所做的一切,是為日本做,不是為台灣做。當時的每一個“真日本人”都是為了愛日本所以愛台灣。今天的每一個“偽日本人”都是為了愛台灣所以愛日本。十多年前,日本右翼漫畫家小林善紀寫“台灣論”,他驚人發現“真正保留了日本傲骨精神的日本人”都在台灣。禮失求諸野,失去的皇民要到台灣找。

這幾十年,台灣對日本而言最重要的文化意義就是:台灣是日本帝國文化的保種中心。很多在日本都絕種的文化基因,在台灣竟然找得到,而且,這些年“復育成功”,開始野放。自然繁殖得非常厲害。

我不認識李承龍。以前不,現在更不了。多白目的一個人。不過,現在大家都愛殺八田與一的美國人,卻痛恨殺八田與一銅像的李承龍,這種心理構造是個待解的謎。

把李承龍的行為講得這麼可怕?這麼驚悚?何必呢。如果你把李承龍當成泛藍代表人物,那更不必擔心。我是藍的。我告訴你一個大秘密:藍軍絕大部份都是綿羊。溫和透了。孬透了。他不是周星馳。李承龍就只有一個。沒有千千萬萬個。李承龍沒有了,就後繼無人了。

這跟深綠不一樣。在深綠這個政治集團裡,“李承龍”是成千上萬的。要出名是要快的,要比賽的。因為,蔣介石的銅像快被砍完了。所剩不多,要砍請早。成千上萬“深綠李承龍”,痛斥孤鳥的”深藍李承龍”,這是什麼心態?這實在也是個難解的謎。

蔣介石的銅像被砍,然後去砍八田與一的銅像,這是什麼邏輯?李承龍真的有病。不,這個社會病是有點道理的,值得同情的。砍蔣介石,不過是一種“反中”的時代行動劇。李承龍受到啟發,要表現“反日”的時代行動劇,就挑了八田與一。這應該合理。這應該能被“偽日本人們”理解。

不過,我還是要肯定一下李承龍,他沒有蒙面。他自首。他沒有蓋頭蓋臉拍照打卡。這就比較像傳說中對抗日本人的廖添丁。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新聞工作者,政論節目資深評論員,同時為電台節目主持人。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