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影評/《天才的禮物》在世界之巔尋找平衡支點

奧林匹斯山的天神無他,祂的面貌只是一連串的數,近似雅可比的名言:「上帝即是數學家。」祂便是用數字勾勒這個世界,化作形體,隱身在拔地而起的各種建物,或自開自落的花朵中。當這套建構宇宙的奧祕落入凡塵,也許

NOW影評/《天才的禮物》在世界之巔尋找平衡支點

文/許維寧
2017.04.29 / 00:10

奧林匹斯山的天神無他,祂的面貌只是一連串的數,近似雅可比的名言:「上帝即是數學家。」祂便是用數字勾勒這個世界,化作形體,隱身在拔地而起的各種建物,或自開自落的花朵中。當這套建構宇宙的奧祕落入凡塵,也許就是愛因斯坦與高斯,或是片中缺牙的小可愛──瑪莉艾德勒(麥肯娜葛瑞絲飾)。

生於平凡中的不凡

《天才的禮物》溫情滿溢,卻是出自對高智商菁英的憐惜。天才孤單又寂寞,先於眾生之前,從上遙遙俯瞰,卻又對世間充滿嘲諷與憐憫。如同片中的主人翁瑪莉,抗拒上「笨學校」,意興闌珊看著眼前的同儕如何耍笨。瑪莉的高智商讓她在學校格格不入,這時卻有一雙平庸的手拉著她,讓她不至於成為他人眼中的怪咖。

舅舅法蘭克(克里斯伊凡飾)與瑪莉住在鄉間小屋,環境不甚理想但至少很快樂。法蘭克跟天才沒半點關係,他不相信全然的不凡,而是篤信不凡與平庸仍可以共存,「不需要強調瑪莉和別人有多不同。」「如果愛因斯坦可以騎腳踏車,那她也可以。」這位「文組魯蛇」舅舅不願將瑪莉送到菁英學校,箇中原因無他,只在於他許諾過世的妹妹,要給外甥女一個「正常人生」。


▲法蘭克堅守與妹妹的諾言,即便知道外甥女是萬中選一的數理天才,仍希望給她一個「平凡的人生」。(圖/福斯提供,2017.04.27)

天才的困惑 比數學難題更深邃

「正常人生」某方面難以和天才畫上等號,各種非凡事蹟堆砌出天才的型態,成就越高距離平凡越遠。瑪莉的母親是差點名留青史的天才,在「萬神殿」麻省理工學院裡,祖母伊芙琳帶著瑪莉遙望牆上的空缺,那裡本該掛上母親的照片;如今7項千禧數學難題之下,「龐加萊猜想」處只掛著俄國數學家裴瑞爾曼的肖像。伊芙琳的缺憾如同待解難題,其中一個空缺本該放上愛女的照片,但她卻在最後一刻選擇自我了斷,造成的疑惑比千禧難題更深邃。

瑪莉的母親眾星拱月般站在世界的頂端,用理性和高智商權衡世界的細節,卻高處不勝寒。當她所向披靡時,摧折她的不再是外力,而是內心最幽微的陰影。如同《模仿遊戲》中的天才數學家圖靈,解開了二戰最精密的Enigma機器,但人性卻背叛了理智,摧毀了一世英名,於是天才只能孤單詰問:「你可以告訴我,我是機器、人類,或罪犯嗎?如果沒辦法定義我,那你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

當他貼近了這個世界的奧祕卻失去了人性基點,如同瑪莉的母親在解開了千禧難題「納維-斯托克斯」後選擇一死,人生被自身的才華剝奪,也被母親公式般的成功之路所吞噬。天才的身影如在懸崖邊回眸,他要展翅飛翔,卻像伊卡洛斯(Icarus)因太接近太陽而融化了雙翼。也如同尼采那句:「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同時望向你。」


▲瑪莉7歲便能解開高等微積分,但法蘭克無意將她放置在世界之巔,深怕瑪莉會步上母親的後塵。(圖/福斯提供,2017.04.27)

當庸才幫了天才一把

《天才的禮物》一片充滿對天才的憐憫,外界渴望他們榨乾才華為文明點燃星火,所有掌聲的背後天才卻孑然一身;如果沒有沒有出眾的才華便一無所有,但才華又是霸道的占據了一切。瑪莉的孤單便是那句:「我喜歡他,他愛我先於知道我很聰明之前。」而法蘭克愛她,是先於聰明才智前的平庸,與有血有肉的童趣。

除去才華不談,法蘭克的愛讓瑪莉感受到自己仍「存在」。於是法蘭克就這樣拉住了她,讓她回歸到又吵又鬧、有貓和蟑螂、鄰居卡拉OK的日常,即便站在世界的尖端,卻仍找到了與凡俗共存的完美的支點。像是數學家斐波那契的黃金比例螺旋,完美數列隱身在最平凡的物件中,唾手可得,卻仍自顧自的展現與這個世界的和諧。


▲法蘭克與瑪莉的日常有著陽光沙灘與貓,一切都是如此的「剛好」。(圖/福斯提供,2017.04.27)

【 NOWnews 今日新聞 】 提醒您: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勇敢求救並非弱者,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透過守門123步驟-1
問2應3轉介,你我都可以成為自殺防治守門人。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網友回應

NOWnews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