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角力/下個任期更強硬!川普為中國準備的「手牌」

國際中心林孝萱/綜合報導-2020-09-01 09:28:28
▲川普競選團隊提出施政綱領,目標停止依賴中國。川普也在演講中表示,下個任期要對中國更強硬。(圖/翻攝自 CNBC )
美國面對中國強權崛起,發表標誌性演說將美中對立擴大至「自由世界對抗極權新暴政」。美中貿易戰至今 2 年時間,川普在經濟貿易上以關稅、限制關鍵技術出口制衡中國。同時,川普政府在南海、香港、台灣等議題上也握有不同的籌碼應對強權間的對抗。

美國總統對上中國制度

2008 年諾貝爾獎經濟學得主克魯曼( Paul Krugman )指出,美國主要行業和股市,大多不樂見川普發動貿易戰造成經濟動盪,但中國確實違反國際貿易規則,因此美國有充分理由向中國施壓,但川普似乎更在意讓中國購買農產品。

克魯曼指出,美國《國際貿易法》賦予總統徵收關稅的自由裁量權,而專制國家又有力量要求私營企業採購外國商品。兩者雙重加成,讓川普政府在和中共處理經貿問題時發揮了極大的優勢,但克魯曼也警告貿易戰會對經濟所帶來更多的不確定性。

▲前中共中央黨校退休教授蔡霞,曾評論川普搭配美國制度是「優優相加」,習近平搭配中共制度是「劣劣相加」。(圖/翻攝自 Reason Magazine )
中國輸美產品加徵關稅

川普自上任以來不斷強調要縮減美國對外的貿易逆差,而中國首當其衝,川普透過強迫人民幣升值、加徵關稅維持美國商品的競爭力,縮減對中國的貿易逆差。2020 年 1 月 15 日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簽署,美國維持對價值 3700 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徵關稅,而中國則維持對 1100 億美元美國商品的關稅。

綜合雙方統計,美國每年出口至中國約 1200 至1500 億美元的商品、進口約 5000 億美元的商品,這代表中國幾乎用盡「加稅」這個手段,而美國還有繼續加徵關稅的空間。

據中國官方統計,2019 中對美貿易順差為 2958 億美元,較前年減少約 400 億美元,整體順差為 4215 億美元,可見美國是中國主要的外匯收入來源。另一方面,中國的外債從 2017 年的 1 兆 7106 億美元上升至 2 兆 573 億美元,可見中國 3 兆的儲備「水分」含量頗高,北京為了提振經濟和貿易戰的壓力,放寬信貸限制暫時穩定國內經濟。

▲面對美國發起關稅戰,中國也以加徵關稅反擊,但美國握有的高科技關鍵技術,是中國戰略考量的重點。(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元 VS 人民幣

貿易戰期間,人民幣 2019 年 8 月一度跌「破 7 」,降至 2008 年金融海嘯以來新低,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後於貿易協定簽署前除名)。經濟學家認為,在貿易戰中貨幣貶值也被看作是一種武器引起國際對貨幣戰的擔憂。

川普曾不斷表示希望美聯儲降息,以增加美國產品的競爭力。在貨幣戰上,美國擁有 1000 億美元的儲備,可以大量拋售買進其他貨幣。因為效果可能不夠顯著專家一般不期望看到貨幣戰發生,但川普可以打破傳統、不按牌理出牌的行為,也不能排除他將美元作爲武器。

同時,美元作為國際化貨幣,全球儲備貨幣交易約 60% 以美元結算、歐元 21%,人民幣僅 2%。川普政府透過「實體名單」、取消香港特殊貿易地位,收緊中國使用美元的權利,長期可能影響中國整體經濟,甚至限制港幣兌換美元。

川普政府要求在美經營的中國企業財報必須經政府審核,最糟情況可能必須下市、不能發行新股、債券進行美元融資,外國企業也不能以美元資金離場,進而打擊投資中企的意願。如果美國切斷全球美元進入中國的管道,中國將被迫「鎖國」被排除在全球市場之外。

▲美元被認為是穩定的強勢貨幣,人民幣嚴格的資本管制造成中國貨幣國際化程度難以和其他硬通貨相比。(圖/摘自pixabay)
香港問題的不確定性

香港 2019 年爆發反送中示威運動,2020 年北京全國人大推動《港區國安法》,引起國際社會對香港自治的擔憂。美國根據 1992 年《美國香港政策法》承認香港在金融、移民、經貿上的特殊地位,在國安法實行後,川普根據 2019 年 11 月簽署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取消其特殊地位,並對 11 名中港官員實施制裁。

雖然這些官員先後聲稱自己在美沒有置產、不會前往美國,因此不甚在意。但分析指,就算這些官員不會直接受到影響,許多在美有業務,或業務過程需以美元結算的金融機構,不管香港本地或是中國,很可能會考慮配合美方政策,拒絕向這些受制裁官員提供服務。

▲香港政府依《港區國安法》設立「港區國安委」負責香港國安事務,並接受國務院監督問責。(圖/翻攝自《香港01》)
Facebook 早前就宣佈禁止被制裁者使用任何付費服務,代表港府無法透過買廣告推廣林鄭月娥的臉書;制裁名單出爐後,《彭博社》指花旗銀行已經凍結一些被制裁人士的銀行帳戶,英國渣打銀行也在檢視與中港官員的業務往來;包括中國 3 家國銀,中國銀行、中國建設銀行、招商銀行等在美有業務的中資銀行也在加強對受制裁官員的評估。

由於特殊地位,港幣可以無限制兌換美元,一旦被取消代表港幣失去其在國際市場的優勢,美國若將其比照中國其他城市,貿易戰中的關稅也將波及香港,對投資中國企業的審查也可能驅使更多美國企業撤出。

今年中共北戴河會議期間,習近平、栗戰書、汪洋等高層親屬被爆出在香港擁有豪宅,《紐約時報》8 月 12 日報導披露,不只是房地產,中共高層在港大量投資與香港金融系統密不可分,觀察人士指,這代表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共高層在香港、海外資產有所掌握,制裁香港也會向上影響至中央。

▲中國全國人大會通過「港版國安法」,加強管控香港社會。(圖/翻攝自《新華社》)
在美中衝突之間的台灣

美中關係急速惡化至新冰點的同時,美台關係似乎顯著提升,海軍艦巡弋台海周邊、官員參訪,以及加強夥伴關係,成為美國探測中國紅線、對北京施壓的方式之一。《紐約時報》指出,美國正全面加強與台灣的關係以反制中國,因為正式建交代表與北京決裂,鷹派鴿派都叫支持,在不承認主權的情況下盡可能與台灣接近國與國關係。衛生部長阿薩爾( Alex Azar )訪台即是傳遞一個強烈訊息,但同時也激起台海局勢緊張,解放軍、美軍頻繁在台灣周遭海域軍演巡弋、互相牽制。

但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川普在美台關係上不夠了解,因為過去川普的外交政策著重在北韓、伊朗核武問題上,中國更多是環繞經貿問題而起,因美中在科技戰上比拼關鍵技術,進而拉近與台積電合作在亞利桑那州設廠,後期爆發 COVID-19 疫情,逐漸轉向加強美台關係。

對於中國武力侵台,美國軍事專家認為,中國攻打台灣的最大考量是美軍是否會介入。知名民主理論學者戴雅門( Larry Diamond )提出警告,中國武力統一不只是虛張聲勢,美國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意識到中共「顛覆西方民主」的藍圖,又在外交政策上大幅低估未來 5 至 10 年中共可能帶來的威脅。戴雅門以香港自治逐漸被削弱為例,西方民主社會很可能在台海衝突上「無能為力」,呼籲美國加強鞏固亞太同盟關係。

▲台灣議題也是美國與中國周旋的問題之一。(圖/翻攝自蔡英文官方臉書)
 

NOW民調中心

  • 共機頻擾台,您擔心嗎?

    很擔心,覺得有可能開戰。
    不擔心,中共只是想恫嚇台灣人。
    不知道、沒意見。
  • 《綜藝玩很大》恐順勢停播引論戰,您怎麼看?

    不要
    不知道/沒意見
  •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姚淳耀,《鏡子森林》
    張孝全,《誰是被害者》
    莊凱勛,《噬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