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工程師患精神病 母親淚訴自責、女友不離棄陪伴

記者劉雅文/專題報導-2020-08-12 15:10:00
▲思覺失調症病友同正,親身分享發病與治療過程。(圖/攝影記者朱永強拍攝)
「我的兒子沒有病,他只是壓力大!」這是每個病友父母最直接的反應,從小帶大的孩子,父母都堅信他們會健康成長,但命運之神總愛開玩笑。

同正,一個看起來一切正常的青年,卻因環境壓力罹患了「思覺失調症」,也就是過去常說的「精神分裂症」。

回想當時第一次發病的場景,同正的媽媽提到,同正本來是維修部的工程師,要開車到處維修,但後來跟同事發生摩擦,常抱怨同事把他當司機,工作情緒越來越差,後來輾轉得知,原來是感情受到創傷,同正當時的女朋友想要跟他分手,感情跟工作兩頭燒,讓他情緒相當不穩定。

某天下午,同正媽媽就接到一通電話,是同正當時的女友很焦急的打來,她說:「同正媽媽,你趕快過來,同正抓狂了!」不滿女友提出分手,同正拿著菜刀,在女友家門口失控踹門,同正當時的女友一直勸同正爸媽帶他去看醫生,但同正爸媽當時對精神疾病一無所知,只想著「收收驚就沒事了。」

但沒想到同正情緒激動的狀況,不但沒有改善,甚至曾多次衝動往屋外衝,還有過差點跳樓的經驗,嚇得同正爸媽趕緊將他帶去醫院。原以為同正只是憂鬱,但沒想到竟然是「思覺失調症」。

回想那段時間,同正媽媽淚訴,兒子只要激動就在家摔椅子、收音機,看到鉛筆就拿起來想要自殘,帶他去運動也會突然暴走,嚷嚷著:「我要跟人家拚了!」最後束手無策,才忍痛將他強制送醫。

▲同正在聯合醫院松德院區足足待了一個半月,他的媽媽天天探望他。(圖/記者劉雅文拍攝)
同正在醫院足足待了一個半月,這段期間他的媽媽總是天天帶著淚眼探望他,還留在醫院過夜陪伴他,在醫生的勸阻下,同正媽媽接受了衛生所的心理諮商,甚至開始接觸像精神健康基金會這類的團體,從兒子的發病到治療,同正媽媽的人生,也重新上了一課。

她說:「以前對同正常常不自主會是命令,以前是我說什麼就是什麼,沒有聽他的意見,他生病後才讓我學會傾聽。」

問同正媽媽如果有機會重來,會想彌補什麼樣的遺憾?她一時情緒湧了上來,眼淚潰堤、兩手緊抓著我們說:「他(同正)會這樣我也很自責,當時我們父母之間的互動,可能造成了他的陰影,因為原生家庭對孩子影響很大,我們過去都會在孩子面前吵架。」

看著同正媽媽流淚、顫抖,心疼這位母親的情緒油然而生,她一邊哭著,嘴中還不斷喊著:「同正對不起、害你生病...」同正的爸爸也很懊悔,當初對他沒有多些陪伴、關懷。沒有人希望自己的孩子生病,他們也是。

▲同正的爸爸嘆著氣表示,如果有機會重來,希望自己能給孩子多些陪伴。(圖/記者朱永強拍攝)
除了父母是關鍵角色,同正能從發病走到穩定,還有個關鍵人物,就是他的女友。

結束了第一段波折的感情,同正離職後,在家吃藥、休養了半年,也遇到了現在的女友,她的陪伴帶給同正生活上更多的勇氣,於是同正決定再次回到職場上。

但命運之神又開了一次玩笑,才回到工作崗位沒多久,「他又發病了。」

這次發病讓同正被強制送院治療,也跟女友斷了聯繫,不只同正爸媽擔心耽誤了她的人生,同正也希望給女友再次選擇的機會,但是他的女友選擇「用愛陪伴」。在同正住院這段期間,他就像人間蒸發一般,跟外界失去了所有聯繫,但他的女友不放棄,每天對著沒有回應的手機發訊息。

她害怕打針,但為了同正,她開始嘗試捐血,捐完血後就發訊息、照片告訴同正:「我雖然害怕打針,但我在努力學習、突破自我,希望你也能堅持下去,好好治療、康復回來。」這場景換作其他人,可能早就分手、轉身離開了,但同正的女友即使聯繫不到他,也在原地為他加油打氣,從未離開過。

一直到同正出院後,兩人才恢復聯繫,現在的同正靠著手做饅頭自己創業,生活和病情都趨於穩定,而這一路支持著他、很大的力量來源,就是他的女友。

▲同正的女友,是支持他面對病情、重新生活的重要支柱之一。(圖/記者朱永強拍攝)
面對鏡頭、接受訪問,對病友和病友身邊的親友,都是一件需要極大勇氣的事,最後說服他們的關鍵,就是希望社會上對思覺失調症多些認識,也對身旁的人投注關心,也許就能減少身邊親友發病的可能。


NOW民調中心

  • 《綜藝玩很大》恐順勢停播引論戰,您怎麼看?

    不要
    不知道/沒意見
  • 金鐘55大預測!您覺得誰會是本屆視帝、視后?

    姚淳耀,《鏡子森林》
    張孝全,《誰是被害者》
    莊凱勛,《噬罪者》
  • 依依不捨、捨不得!一起懷念黃鴻升小鬼,您最愛他的哪部作品?

    《角頭》
    《陣頭》
    《想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