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從陳其邁「終於贏了」看台灣邁入民粹不歸路

記者 陳弘志 / 特稿-2020-08-15 20:40:22
▲高雄市第3屆市長補選於15日開票揭曉,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以 67 萬 1,804 票大幅領先,取得勝選。(圖/記者張文晃攝)
高雄市第3屆市長補選於15日晚間開票揭曉,投票率41.83%下,民進黨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以 67 萬 1,804 票大幅領先,取得勝選,國民黨的李眉蓁只拿到 24 萬票,民眾黨的吳益政 3 萬票。陳其邁在參選高雄市長落敗後,終於在補選獲勝,重回高雄市政府。從罷免韓國瑜開始,到陳其邁終於入主,這樣繞了一大圈,台灣的選舉究竟邁入了什麼階段?

會有這一次的高雄市長補選,起因是國民黨籍的韓國瑜被高雄市民罷免成功。儘管罷免韓國瑜有100種理由,但最大的共識應該是「市長剛選上,就跑去選總統」,當然,「討厭韓國瑜」也是推波助瀾的極大支撐點。

陳其邁這次補選大獲全勝,拿下七成得票率,李眉蓁只拿到兩成五,比外傳的「國民黨在高雄有三成基本盤」還要低,顯示當初的「韓粉」這次沒把票投給藍營,韓粉是否煙消雲散?尚未可知,但藍營在高雄的氣勢與群眾基礎,在韓國瑜被罷免後,似乎已各自歸隊,這也顯示「討厭韓國瑜」是日正當中,與部分選民認定李眉蓁還無法承擔市長的位子。

▲前高雄市長韓國瑜14日出席李眉蓁選前之夜,他喊出口號「買一送一!」,票投給李眉蓁,「讓陳其邁去當行政院長照顧高雄」,比蘇貞昌給四千億元,對高雄更好。(圖/李眉蓁競選總部)
平心而論,政治人物轉換跑道其實並非十惡不赦,若說轉換跑道是「大惡」,若國家有難,以後有能力救亡圖存的人,卻因為「其原本職位尚未坐到滿」,提早一天離開都不行,就必須放棄參選,一個國家可能因此就滅亡,更不要說有人「投筆從戎」,擴大解釋下,以後連民眾臨時轉換職涯都可能是罪大惡極。

真正發自內心的原因,應該還是「討厭韓國瑜」,也可能包含了「討厭對岸」因素。

民主社會自由選舉,人民有參選自由,也有投票自由,選民想把票投給什麼人,就投給什麼人,不一定要有冠冕堂皇的理由。平心而論,韓國瑜不是因為爆發貪腐弊案被罷免,或是做出對高雄市政極大傷害才下台,而是選民「開始討厭他」,就要市長在法定任期前下台。

或許有人會提到「韓國瑜進入香港的中聯辦」,這其實也是潛藏在內心深處的「討厭」占了較大因素。姑且不論是否為「賣高雄水果,需與中方基本的禮尚往來」這點,或許還有人記得南北韓雙方領導人文在寅、金正恩在2018年於北緯38度的世紀之握吧?

當時金正恩跨越了38度線,前來與文在寅見面,原本是象徵性來到南韓,但金正恩不按牌理出牌,握手時,臨時把文在寅拉過去線的那端,讓文在寅「也來到北韓」,這超乎外交劇本的安排,真會有人認為,文在寅跨越了38度線,就該槍斃?

因「討厭」或「喜歡」去投票,其實也不違法,不過原本的民主政治投票設計,構想與核心可能不是以這兩點為出發點。「討厭」或「喜歡」會衍生民粹政治,也會出現盲點。

電影鐵達尼號沈船時有一幕,傑克與蘿絲在密閉船艙中,要找出通往甲板求生的路,在走道看到一群人,同樣找不到出口,傑克向他們揮手指走這邊,但那群人看到傳道士,眼見傳道士一身道服,即使傳道士並非造船專業,但都跟著他走另外一條路,最後那群人是生是死,觀眾應該都清楚,畢竟「喜歡」或情緒上的「信任」,不是真正理智的判斷。

當然,韓國瑜不是傑克,高雄選民「繞了一大圈」再次選了陳其邁,也並非一定為錯誤,但選民把「討厭」和「喜歡」情緒極大化,讓台灣選舉環境走上「民粹」的不歸路。

NOW民調中心

  • 依依不捨、捨不得!一起懷念黃鴻升小鬼,您最愛他的哪部作品?

    《角頭》
    《陣頭》
    《想見你》
  • 空姐制服大PK,您覺得哪家航空公司的制服最好看?

    長榮航空 EVA Air
    中華航空 China Airlines
    阿聯酋航空 Emirates
  • 票選您心目中最好吃的中秋月餅

    王師父
    台北犁記
    雪花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