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日治政府毀廟燒神祇 城隍令范謝將軍嚇阻日本市長

日治昭和時期,日本政府執行眾神歸天政策,拆廢眾廟宇,眾廟慘遭浩劫,唯獨嘉邑城隍廟倖然留存,且收留各廟神衹,但背後過程及原因為何,歷史從未記載;城隍廟今(14)日公佈已故日據時代青年團義警劉福朝的口述影片,詳述這個中原因。 劉福朝在口述影片中表示,日本昭和16年(西元1941年),他到嘉義市學裁縫並受命擔任派出所青年團義警,負責巡邏工作,當時候的日籍市長中松乙彥下令將城隍廟裡的神祇載走燒毀,前一天他先跟其他2位青年團義警到廟裡清點神祇貼紅紙編號,那時為酷熱的六月且近中午時分,3人穿警衣進廟後竟同時全身感到寒冷,廟公卻老神在在坐在廟裡,嚇得3人毛骨悚然。 當下劉福朝腦中浮現靈感,跟廟公要一張金紙及筆,在金紙畫上中松乙彥的市長宿舍的位置圖,跟城隍爺稟報說,這是中松乙彥市長住的位置,懇求城隍爺顯神威,今晚一定得「出腳手」,否則明天早上九點就要奉命將廟裡的神祇載走燒毀;稟報完獲得城隍爺允筊祭拜後,再進入廟內就無異樣,也將標示貼好。 劉福朝在口述影片中指出,當天晚上市長中松乙彥在睡夢中,被持鎖鏈及火籤的范、謝將軍掀開棉驚嚇跳床,想跑到雞舍躲藏,卻又被黑白無常攔阻,讓他整夜一直衝進衝出閃躲到天亮,一早掃地的傭人到宿舍後,中松乙彥就跟傭人描述這個令他驚心動魄可怕的夢境,傭人立即想到一定是城隍爺顯靈,於是帶著中松乙彥到城隍廟要來比對夢裡出現的神祇,當進廟後就,聽到馬蹄聲、牛吼聲、鐵鍊聲、鈴聲等等不斷…。 中松乙彥來到范謝將軍面前時,馬上全身直發抖,口中直說「是、是、是!」立即下跪猛磕頭;中松乙彥接著來到黑白無常面前時,也是驚嚇到直接下跪磕頭,當天中松乙彥馬上下令撕掉紅紙標示,並禁止燒毀城隍廟神祇,且廣播令市民,必須到廟裡來拜拜,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經劉福朝口述才曝光。

政院通過 兩岸簽政治協議 要經國會監督及人民公投

因應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倡議與大陸簽署兩岸和平協議,行政院會今(28)日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修正案,增訂兩岸協商簽署政治議題之協議,應經國會雙審議及人民公投,建立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的民主監督機制。法案將函送立法院審議。 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表示,今年初大陸發布「習五條」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要求台灣方面各政黨、各界別推派代表進行所謂的「民主協商」,意圖統戰分化台灣社會,消滅中華民國國家主權。 陳明通指出,總統蔡英文今年元旦談話中,已明白揭示建立「民主防護網」,強化兩岸互動可能影響主權之政治議題配套監督機制。他說,兩岸政治議題協議攸關國家安全,其性質有別於一般協議,處理程序須受更嚴謹之規範,但對於政治議題協議,目前仍未訂定嚴謹的監督機制。 陳明通說,面對嚴峻的兩岸局勢,陸委會研擬兩岸政治議題協議監督程序之修法草案,包括兩岸間涉及政治議題之協議,須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以及憲政或重大政治衝擊影響評估報告,並完成事前、事中及事後民主監督程序,經國會雙審議、舉行聽證、全國性公民投票程序,獲民主充分授權始得簽署協議及換文。 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表示,今年初,大陸發布「習五條」,提出「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及「民主協商」,具體化統一台灣進程。面對大陸近年不斷對台政軍施壓、統戰分化、經濟利誘,嚴重威脅台灣國家安全與發展,政府有責捍衛國家主權,必須為維護國人自由民主人權的生活方式,建立更堅實的民主防護網,這也是台灣人民一致的要求。 他指出,這次修法明定兩岸政治議題協商談判,必須由行政院向立法院提出協議締結計畫,在開啟協商前及締約後,都須經過修憲高門檻的要求「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三之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之同意」,再由行政院將協議草案交付全國性公民投票通過,始為通過。 蘇貞昌說,希望以修憲門檻的國會雙審議,再加上公投程序,來落實談判公開透明、國會監督及人民參與。同時也明定,主權國家地位與自由民主憲政秩序之毀棄或變更,不得作為政治議題談判及協議之項目。 陳明通也說,這次修正草案是針對兩岸政治議題的協商談判,建立高標準、高門檻的民主監督機制,落實談判公開透明、人民參與及國會監督,以守護國家主權及維護臺灣的自由民主。

怪談追追追/先殺先贏!開漳聖王的石馬傳說

在台北士林芝山巖山道的入口處,有一座長形巨石,別小看它只是一座大一點的石頭,據說「這座巨石」過去可是開漳聖王的坐騎! 芝山巖山道入口處的石馬。(圖/網友黃菊枝上傳至史蹟生態粉專) 關於這座巨石,大家都稱呼其為「石馬」,石馬的傳說有許多版本,據傳,石馬為芝山巖上惠濟宮開漳聖王的坐騎。過去,居住於八芝蘭(今士林)一帶的漳洲移民,常與居住於艋舺一帶的泉州移民發生衝突械鬥,但每次發生械鬥時,開漳聖王便會騎著石馬顯靈,立於漳州陣營的頭陣,幫助漳州人屢戰屢勝。 後來有一位道士跟艋舺泉州人說了這件事,泉州人恍然大悟打不了勝仗的原因,但考慮到開漳聖王畢竟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便轉向坐騎石馬下手。於是,幾位泉州人在晚間潛入八芝蘭,以刀刺入石馬的側腹,一連鑿了十幾個洞,石馬被鑿洞後還流出汩汩鮮血。據說現在若認真看石馬仍能看到當初鑿洞的痕跡,以及淡淡的血跡。從此以後,開漳聖王沒了坐騎,就再也無法顯靈下山幫助漳州人,於是艋舺泉州人再也不會屢戰屢敗。 芝山巖惠濟宮開漳聖王。(圖/芝山巖惠濟宮粉專) 石馬的傳說的其他版本則和族群械鬥毫無關聯,而是石馬常會偷吃百姓的農作物,使大家十分困擾,又因其為開漳聖王的坐騎,實在是相當無奈。有天,一位青年終於忍無可忍,便決定要毀了石馬,便在其側腹鑿洞。這件事傳回到開漳聖王耳裡,愛民愛物的聖王公非但沒有怪罪該位青年,反倒是懲罰石馬,使其再也無法移動。 看似單純的一座巨石,原來背後有著這麼多傳說,傳說的真偽不重要,可貴的是台灣信仰與民俗的多元性和傳奇性,相當有趣。   延伸閱讀: 記得祝壽!開漳聖王聖誕千秋 怪談追追追/玄天上帝大戰泥鰍精!神明斷指護身 怪談追追追/輔信王公收妖!貓精搶先一步索命 名廟打卡/「漳和」在哪裡?到廣濟宮找答案! 怪談追追追/水流仙姑找回生前身份引騷動! 資料參考: 維基百科-芝山巖惠濟宮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石馬的傳說 士林的故事—鄉土教材(二)施百練著 漳泉械鬥石馬聖王公芝山岩芝山巖惠濟宮開漳聖王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記得祝壽!開漳聖王聖誕千秋

開漳聖王是台灣常見的神明之一,祭祀族群以漳州移民後裔為大宗,經過這麼多年的族群融合,無論是否為漳州後裔都可以祭拜。各地的開漳聖王聖誕日期並不一定,但大多集中在農曆二月十五到十九這幾天之內。 開漳聖王本名陳元光,因此也有人稱祂「陳聖王」。陳元光是唐朝人,與父親陳政都是初唐時期的一代名將。陳政奉唐高宗之命擔任嶺南行軍總管,率兵至閩南平亂,之後卒於任上,正值弱冠之年的陳元光子承父職,承接父親的責任。 開漳聖王金身。(圖/黃彥昇攝) 陳元光認為僅以武力鎮壓是不好的,當時閩南地區民風剽悍,以溝通取代壓迫方為上策。陳元光請奏朝廷,在現今泉州、漳州一帶設置郡縣,朝廷准奏,又命陳元光兼任漳州刺史。在治理漳州的任內,陳元光引進當時中原地區的耕種法與水稻等經濟作物,為南方的農業與百姓生活打下基礎。 唐睿宗景雲二年(711年),潮州一地的民變再起,敵軍潛伏於漳州邊境的岳山,陳元光輕騎率兵抵禦,因援兵來不及會合,陳元光遭受敵軍重傷,在撤退中因傷勢過重身亡。 因為陳元光開拓閩南一帶確實有功,因此歷代王朝都曾不斷加封,潮州一帶的百姓亦從唐朝以來超過千年的時間都視祂為守護神,在明末清初渡海來台發展時也不忘帶著開漳聖王的香火與金身祈求一切平安,至今,開漳聖王的信仰在台灣十分普遍,祂也不分族群的保祐著這塊土地上的每個人。 延伸閱讀 開漳功臣 「武德尊侯」沈祖公 內湖灣仔庄福德堂 顧水口守財庫將近200年   開漳聖王開漳聖王聖誕陳元光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大里永隆宮主祀林太師公 考生求學業香火鼎盛

大里永隆宮位於台中市大里區,主祀少見的林太師公,是當地富有歷史的老廟,除了身為地方的守護神,也是許多考生祈求考運的必拜廟宇,那麼這位林太師公是何方神聖呢? 大里永隆宮的歷史可以追溯到清乾隆16年(1751年),由當時的林家先祖請來台灣,原本是在渡過黑水溝時保祐林家子孫,經過兩百多年來的發展,林太師公已經成為地方共同祭拜的神明,可見其靈驗與香火鼎盛。 大里永隆宮。(圖/WIKI庫,Outlookxp攝) 林太師公,亦有信徒稱為「太師公祖」,是明朝中葉的政治人物,本名林偕春,出生於福建漳州,在嘉靖44年中進士,被選入翰林院為尚為太子的萬曆皇帝講學,後累官至湖廣參政(參政為布政使副手),治績斐然。因在官場遭人中傷,遂辭官退隱。林偕春卒於萬曆年間,之後被當地人視為神明,也因此林家渡海來台時也奉請林太師公的香火,以護佑子孫。 大里永隆宮「林太師公」金身。(圖/WIKI庫,Outlookxp攝) 林太師公除了保護地方百姓,也是考生與學生的守護神,在古早時代能考上進士絕不簡單,需一路過關斬將,林偕春以28之齡考上絕非僥倖。因為這層因素,許多即將面臨考試的信眾都會祈求祂的護佑。永隆宮也供奉「五文昌」,希望能保佑考生更上一層樓。 大里永隆宮林偕春林太師公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頂街萬興宮 大肚飛媽傳奇

頂街萬興宮位於台中市大肚區,主祀天上聖母,建廟歷史有將近300年,從清雍正13年(1735)至今,是大肚地區極有歷史的老廟,也是當地人重要的信仰中心。 頂街萬興宮。(圖/WIKI圖庫,Suzuki1314攝) 大肚地區的漢文化移入莫約是在清康熙年間,當時渡過黑水溝來台灣的先人們,待地方的開墾告一個段落,家家戶戶都略有小成時,有感於地方需要有神明護佑,遂在商議後決定到彰化分靈一尊天上聖母至家鄉祭祀,就是現在的頂街萬興宮。 萬興宮有著一個神奇的傳說,這裡有一尊「老三媽」留下一段傳奇最為人津津樂道,祂的外號特別不一樣,是「大肚飛媽」,而故事是這樣的:萬興宮的媽祖是非常靈驗的,許多信眾都想請媽祖到自己庄頭坐鎮賜福,可以說一年到頭行程都排滿滿,也發展出下一個要恭迎媽祖的庄頭要自己到前一個庄頭恭迎媽祖聖駕的規則。道光年間,老三媽的金身就因為這個因素被請來請去,最終下落不明。 這件事自然轟動的整個大肚地區,全庄頭的人包括萬興宮的老住持都在尋找老三媽。此時,一位在外行旅的本地商人在噶瑪蘭(今宜蘭縣)發現老三媽的金身,遂默禱祈請老三媽回宮。當夜,老三媽金身便由噶瑪蘭的攆轎手恭送回宮。隔日一早,信徒們發現老三媽已經回到萬興宮,而輦轎手在廟內大睡。將輦轎手叫醒後問他們發生什麼事?又是如何一夜之內從噶瑪蘭回到大肚,沒有人可以說得出來。眾人心想,一夜之內從噶瑪蘭回到大肚,只有用飛的才有可能,因而稱呼老三媽為「大肚飛媽」。 萬興宮「大肚飛媽」。(圖/Flickr,xalekd攝) 萬興宮不僅是當地的信仰中心,廟內的眾神明這麼多年來也都默默守護這塊土地,我們已經無從得知當年老三媽是如何從噶瑪蘭回到大肚,但神明的慈悲與傳奇故事,永遠都會留在這塊土地上。 大肚萬興宮大肚飛媽老三媽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怪談追追追/水流仙姑找回生前身份引騷動!

台灣受漢人父系社會影響,認為女兒都必須出嫁,出嫁之後就是「別人家的」了,過世之後也是別人家的祖先;但有些早夭或是還沒結婚就過世的女生,就無法享有香火,成了孤魂野鬼。 這種孤魂野鬼有兩條路可以走,第一就是「冥婚」,讓尚未成婚的孤魂有個歸宿;第二就是立祀、蓋廟,使這些孤魂可以享有永遠的香火,這些廟通常稱為「姑娘廟」(但並不是所有的姑娘廟拜的都是孤魂)。 溪底村伸慶宮。(圖/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彰化的溪底村伸慶宮主祀「張玉姑」,又稱「水流仙姑」。未建廟前,在附近的樹林經常有人遇到靈異現象,甚至是被奇怪的鬼魂騷擾,後來附近的民眾更是常常夢到一位女子來託夢。民國44年(西元1955年)村民劉全的兒子被怪病纏身,當時劉全就常夢到一名女子,女子希望劉全可以為祂建廟立祀,這樣祂就會幫助劉全的兒子恢復健康。 劉全答應後,果不其然,不久後他兒子的病真的痊癒了,該名姑娘也在夢裡指示其真實身分為昭和14年(西元1939年)農曆四月二十八日出生於台中市水堀頭的「張金花」,因為在河邊打魚時洪水爆發不幸溺斃成了水流屍,得年14歲。 消息傳開後,位在台中張金花的娘家聽到消息相當激動,張金花的大哥更是馬上飛奔到彰化的張玉姑廟認親。民國48年(西元1959年)張玉姑首次「轉外家」(回娘家)引起中部地區大騷動,經過的區域無不擠得水洩不通,大家都希望可以親眼目睹張玉姑聖像。 水流仙姑。(圖/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張玉姑因其靈顯神蹟不斷,廟內香火鼎盛,許多信眾耳聞張玉姑的靈顯,不辭千里都要親自到彰化見上張玉姑一面。張玉姑在各地也擁有眾多分靈,甚至還有越南的信眾特地到彰化祖廟恭請張玉姑神像回到越南祀奉。 對大家來說張玉姑不像是「女鬼」般毛骨悚然,反而像是「母儀天下」般慈悲為懷,也算是顛覆眾人對「鬼故事」、「怪談」的印象了!   延伸閱讀: 這個神明很少見/蘇姑娘廟 姑娘廟沒那麼可怕 女屍逆流而上成九蓮姑娘 拒向觀音菩薩低頭 紫府姑娘顯靈救命 大刀一揮免於滅村危機 過年到了這種紅包別亂撿!冥婚SOP大解密 資料參考: 溪底村伸慶宮(張玉姑廟)-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女鬼不回家──姑娘廟傳奇 姑娘廟張玉姑水流仙姑溪底村伸慶宮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白沙屯媽祖有個性 堅持走自己的路

台灣人總是習慣「三月瘋媽祖」,在各地庇佑信眾的媽祖大多會選在農曆三月遶境、進香,若有一個媽祖人氣排行榜,拱天宮的「白沙屯媽祖」肯定能名列前茅。 近年來「白沙屯媽祖」往往都是信眾與媒體關注的焦點,說的誇張點,從拱天宮開始擲筊確認出發與回鑾的日期開始那一刻起,就被大家緊盯著,原因無他,因為這位媽祖婆太有個性,一切的事務都由祂老人家自己決定。 眾所皆知,「白沙屯媽祖」走的路線並不固定,而是透過神轎指示給當天輪值的轎班人員,想走哪、怎麼走、要做什麼、在哪裡駐駕,只有媽祖婆自己知道。 而這段旅程中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白沙屯媽祖」的聞聲救苦,哪裡有人需要祂的撫慰,祂的神轎就會往那個方向過去,如果你看到神轎走到一半忽然轉了一個大方向再加上一小段衝刺,那八九不離十,肯定有病人需要媽祖婆救治。有的時候也未必是病人,而是妨礙交通安全的路燈、電線杆,媽祖婆也會用神轎點個幾下做指示,或是進入校園看看小朋友,也因此有「白沙屯媽祖疼小孩」的說法。 若我們能將「白沙屯媽祖」擬人化,那麼這位哪裡有需要往哪走、路見不平要踩兩下、疼愛小孩如子孫的媽祖婆應該是位個性爽朗又擁有正義感的中年媽媽,容易跟人打成一片,獲得大家的愛戴。 也因為這些因素,「白沙屯媽祖」有著一個「愛管事」形象,也有些人是開玩笑的說祂很「雞婆」,甚至連信眾家中的香爐沒安好祂都會去幫忙處理一下。 某年「白沙屯媽祖」行經西螺大橋,媽祖婆卻放著橋不走,忽然就往濁水溪衝了過去,信眾們雖然覺得奇怪,但也知道媽祖婆做事必有祂的道理。後來大家才知道,因為濁水溪常因天災因素帶走了許多人命,陰魂卡在溪內受苦,媽祖婆為了度化這些陰魂,才帶著信眾往水裡衝去。當時媽祖婆帶著一群人直接橫渡濁水溪,抵達對岸後,媽祖婆還要確認跟著祂走的信徒都已經上岸了,才願意繼續往前走。 當然「白沙屯媽祖」的神蹟絕對不止這些,因為能說的故事太多,說個幾天幾夜也說不完,但也是因為這個「愛管事」與「親民」的個性,讓許多信眾都心甘情願地跟著祂走,即使路途再艱困,信徒們也會跟著走完。 在台灣的民間信仰中,神明與人是很接近的,有時甚至會覺得神明就猶如自家的長輩,雖然愛碎碎念但始終是為了自己好,隨著「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的日期越來越近,我們看到媽祖婆「聞聲救苦」的時間也不遠了,這就是宗教最純粹與虔誠的本質,請各位一起期待「白沙屯媽祖」會以什麼方式來疼愛祂的信徒,又或是媽祖婆會給我們什麼簡潔而有力的教誨。 愛管事媽祖白沙屯媽祖聞聲救苦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南瑤宮彰化媽「換娘傘」 傳承古禮溫柔敦厚

南瑤宮彰化媽每年都會南下與北港朝天宮、新港奉天宮、笨港天后宮三間媽祖廟進行會香,走出文化的「質感」與「觀感」的彰化媽,有著一個溫柔敦厚的古禮,就是「換娘傘」。 彰化媽「換娘傘」古禮。(圖/彰化市公所) 有在關注台灣傳統廟會以及喜歡看熱鬧的朋友一定都了解,神明在出巡時所走的路線都會盡量雨露均霑,希望在有限的時間範圍內走完所有庄頭,各地的信徒也都希望神明能在自己的居住範圍與在地宮廟能停留得久一點,有時信徒太過熱情急著「搶轎」,一不小心就會發生衝突,甚至演變成負面新聞。 南瑤宮彰化媽為了避免「搶轎」的情況,發展出一個溫柔敦厚的古禮,就是為人津津樂道的「換娘傘」。 娘傘,也稱涼傘,是古代帝王所使用的儀仗之一,也稱華蓋,是廟會出巡時不可缺少的物品之一,代表神明的權威,同時也有引路的功用。出巡與接駕的隊伍在相會時,雙方的持傘者要踩著規定的步伐相會,是彼此之間的禮貌。 彰化媽的「換娘傘」習俗是這樣的:在彰化媽行經某個庄頭時,該庄頭廟宇的執事就會與南瑤宮的執事互換娘傘,直到離開庄頭前才會換回來。這個禮儀是為了確保彰化媽一定會走完這個庄頭,所以由當地宮廟「暫時保管」彰化媽的娘傘,等到彰化媽行經該宮廟並繞完庄頭,雙方再將娘傘換回來。 這是一項有趣又溫柔敦厚的古禮,先人為了確保彰化媽雨露均霑,又不想傷了彼此之間的和氣,因而有了「換娘傘」的禮儀。不得不說,以「文化」為標榜的彰化媽,傳達給信徒的理念也有著滿滿的書香與文化氣息。 彰化媽換娘傘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男仙都聽祂的話!二月初六東華帝君聖誕

東華帝君又稱「東王公」、「東方木公」、「東華少陽帝君」,傳說東華帝君俗姓王名玄輔、號少陽,生於戰國時代,有道士認為東華帝君即為東王公(或稱東皇公),為少陽派開山正宗祖師;東華帝君師承太上老君之道,並夢得「 黃庭經 」,是為道家的養生術,並以此道濟世救人,因其堅持道家信念,最後如願得道。 東華聖宮東華帝君。(圖/連宜方攝) 金朝末年全真教傳說東華帝君授道鍾離權,鍾離權再授道呂洞賓,呂洞賓再授道劉海蟾,劉海蟾再授道王重陽,這五個人是為全真五祖,並奉東華帝君為「全真第一祖」。元代則褒封東華帝君,贈號「東華紫府少陽帝君」,後再加封為「東華紫府少陽大帝君」。 在《三教源流搜神大全》中提到,東華帝君在仙界負責管理「男仙」的登錄,所有到仙界的男仙們須先拜見東王公、後拜見西王母,最後才能見天仙,因此東王公常與領導女仙的西王母並稱,早在東漢文物上就可看見東王公和西王母並列的紀錄,不管是銅鏡、磁磚、或是墓室裡都有東王公和西王母並列的造像。 東華帝君在仙界的職等非常高,除了是眾男仙的領班外,也掌管多事,所以有任何疑難雜症、大小困難,來找祂聊聊天絕對沒錯!若是想成仙的,更要來拜見東華帝君!別忘了農曆二月初六,東華帝君的聖誕。 東華聖宮。(圖/連宜方攝) 新店無極東華聖宮主祀東華帝君盛名遠播,這裡的「五星級風景」更是不能錯過!站在東華聖宮外就可遠眺翡翠水庫、台北市區,101大樓也可看得清清楚楚,夜景更是一絕!編編研究過這裡還沒有太多人知道,只有一些攝影愛好者會特別上到這裡拍夜景。別說保庇NOW沒跟你們說,下次參拜東華帝君時,記得待晚一點啊!   延伸閱讀: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下) 我看神轎 不摸神轎!看熱鬧該有的禮儀別忘了 南瑤宮「換龍袍」古禮 原來是這樣 資料參考: 全國宗教資訊網-東華帝君 誠心慈惠堂 新店東華聖宮東王公東華帝君東華木公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五條港安西府 張李莫府千歲坐鎮庇佑

五條港安西府位於雲林縣台西鄉五條港西北方,主祀張府千歲、李府千歲、莫府千歲三位神明,是「張李莫府千歲系統」的重要廟宇之一,其香火鼎盛,據說海內外的分靈廟宇有三千多間。 五條港安西府。(圖/黃彥昇攝) 五條港安西府的建廟歷史可上溯至清乾隆六十年(1795),據說當年農曆的三月十日夜晚,適逢海水漲潮,漁民正在附近海域進行捕撈作業。此時,忽然見到五條港外有萬丈金光,漁民隨著光線來源而去,看到一艘竹筏,上有一隻香爐與三炷清香,另有一牌位刻著「張李莫千歲」的聖號。漁民認為這是神蹟,便將神明牌位與香爐供奉在海豐島上。至此,漁民只要出海捕魚前祝禱,無不靈驗,三位千歲的香火日益鼎盛。 五條港安西府內景。(圖/黃彥昇攝) 到了嘉慶十一年(1806),因為三位千歲供奉在海豐島上,信眾參拜較為不便,信眾們便決議遷建廟宇,在獲得神明同意後,由張府千歲親自擇地,選定五條港「鳳凰活穴」建廟,就是現在五條港安西府的現址。之後有過多次的修建,但在廟地上卻沒有太大的更動。 五條港安西府「張李莫府千歲」。(圖/黃彥昇攝) 五條港安西府主祀的「張李莫府千歲」據廟方記載,分別為張巡、李泌、莫英,都是唐玄宗年間之人,張巡在安祿山之亂中死守睢陽城;李泌曾擔任宰相,輔佐唐朝四代天子;莫英本名蓋陀,為安祿山底下的番族大將,之後受張巡忠誠所感動,乃投降唐朝,並與張巡結拜為兄弟。 「張李莫府千歲」的神蹟很多,在台灣廣為人知的「朱秀華借屍還魂」事件就是「張李莫府千歲」所為。在金門被害的朱秀華表示,祂遇害後魂魄無處可去,某日遇到「張李莫府千歲」,三位千歲同情祂的遭遇,便讓祂的魂魄暫居於五條港安西府,之後才借陽壽已盡的吳林罔腰的肉身還魂。還魂後的朱秀華也改念神明之恩,到往生前都盡力為神明服務。   五條港安西府張李莫府千歲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下)

在上一篇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中,保庇NOW編編採訪了《寶島搜神記》的繪者「角斯」,他向保庇NOW的粉絲分享了描繪台灣神明的初衷,以及創作的前置作業。 《寶島搜神記》一書中,角斯以逗趣、可愛的形象描繪出其心目中的台灣神明,透過翻查資料故事時得知的神明傳說與故事,創作出獨樹一格的台灣神明意象。接下來,編編想知道在角斯的創作過程中,神明的意象又是怎麼「從無到有」的呢? 《寶島搜神記》。(圖/曾鼎元提供) 創作神明的形象時是以什麼作為參考?神明的背景故事?還是以你心目中的直觀創作? 我先從土地公畫起,起先有察覺單純描繪神明對創作的整體企圖不夠,也期待能在畫裡多一些有趣的元素,而有了將神明傳說故事轉化成畫中元素的想法。 神明的面容與身型的設計是這次創作時最有趣的部分,不同於廟宇神像的莊嚴衣裝,我將神明傳奇的身世搓揉於畫面之中,以一神一配角的方式呈現,增加畫面結構上的層次。既往神像的相貌多從性情上揣想,我覺得在繪畫的表現上可以更加自由,以更原始的形態表現,例如:三山國王;也有非常幻想式的表現,如頭城貓妖附乩佔廟的故事,我便以黑白色面容的奇異樣貌來呈現對貓妖的想像。這一整個系列可以讓大家觀察玩味的是,如何設定五官與臉型的比例,如何藉此表現出神明的個性? 每尊神明的性格不盡相同,似乎無法以系統性、單一字型來呈現,於是在插圖完成的當下就有了「題字造神韻」的想法。因此,我運用圭筆、中/大楷毛筆、尼龍/貂毛水彩筆來書寫,以更開放的技巧,嘗試了不同筆鋒、走筆速度、各式筆型與非正統的筆類,書寫出符合神明性格的字體,再藉由宣紙與毛筆線條來保留傳統的風韻。與其說寫字不如說畫字呢!大家可以順著筆法揣想看看,我是如何呈現的? 關聖帝君。(圖/曾鼎元提供) 有沒有哪一位神明是你覺得跟自己最有緣的?有故事可以分享嗎?或是你自己最喜歡的一位神明? 不是很確定跟哪個神明是否真有緣份,但在繪畫神明的這一年中,曾有一日夢境中有一位神明現身,那位神明是『開漳聖王』。夢境中我眼前是一片漆黑,有感知在我正前方有一個名為開漳聖王的人與我對坐,沒有好與壞的感受,醒來我很清晰地記得這件事。 哪吒三太子。(圖/曾鼎元提供) 你覺得透過「插畫創作」可以為台灣在地文化注入什麼新的力量? 我覺得插畫本來是服務商業,推波商業價值、品牌而存在。但我覺得自己的作品介於繪畫、插畫與藝術之間。文化、民俗、因爲人產生各式樣貌,創作能圓融社會中過於獨斷的、單一的思考。或許站在我的角度來詮釋,能使讀者面對神明時,先越過信仰這道高牆(現在無神明信仰的人越來越多),先卸下厚重的宗教袈裟,讓喜愛看故事的朋友藉由這本書入門臺灣神明文化。 溫王爺。(圖/曾鼎元提供) 請跟大家分享展覽中你最喜歡的一幅作品 其實每一幅都有傳說生成的特色;真要選的話,保生大帝、溫王爺、土地公…,這三幅,但要擇一真的太困難了! 三山國王。(圖/曾鼎元提供) 角斯最後想跟保庇的粉絲們分享他去年於展覽中發生的可愛小故事,有名小男孩因為讀了《寶島搜神記》,不僅開始拿起毛筆習字,還親自到展覽現場,送上自己臨摹書中的觀世音畫像給角斯,這份「小禮」在角斯的心中生了根。 左為《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右為該名可愛的小男孩。(圖/曾鼎元提供) 小男孩自行臨摹的觀世音畫像。(圖/曾鼎元提供) 角斯期許藉由自己的畫作能引領許多台灣信仰、民俗文化的「門外漢」一同越過高牆,以較輕鬆和多元的方式幫大家找回生活和信仰的連結,並非期望大家投入信仰,而是能認識發生在自己生長的這片土地上的故事。台灣神明和傳說就像是灌溉這片土地的養分般,唯有真的理解才能找回認同。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即將於台中開展!(圖/曾鼎元提供)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將於2019/03/09-31於台中開展!展覽主要呈現角斯創作此書時的創作筆記,以及書中神明的原畫作品。為了讓畫面更有故事性,角斯將神明傳奇的身世搓揉於畫面之中,讓讀者可以在畫面中找尋故事裡的蛛絲馬跡,喜歡角斯作品的朋友們可千萬不能錯過了! 再次感謝 曾鼎元(角斯)先生於百忙之中抽空接受保庇NOW專訪!   延伸閱讀: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 宜蘭頭城貓將軍/貓妖作祟如何一躍成神? 用紙做的土地公?黑面土地公神蹟數不清 角斯角斯粉絲團 寶島搜神記插畫曾鼎元神明角斯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