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下)

在上一篇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中,保庇NOW編編採訪了《寶島搜神記》的繪者「角斯」,他向保庇NOW的粉絲分享了描繪台灣神明的初衷,以及創作的前置作業。 《寶島搜神記》一書中,角斯以逗趣、可愛的形象描繪出其心目中的台灣神明,透過翻查資料故事時得知的神明傳說與故事,創作出獨樹一格的台灣神明意象。接下來,編編想知道在角斯的創作過程中,神明的意象又是怎麼「從無到有」的呢? 《寶島搜神記》。(圖/曾鼎元提供) 創作神明的形象時是以什麼作為參考?神明的背景故事?還是以你心目中的直觀創作? 我先從土地公畫起,起先有察覺單純描繪神明對創作的整體企圖不夠,也期待能在畫裡多一些有趣的元素,而有了將神明傳說故事轉化成畫中元素的想法。 神明的面容與身型的設計是這次創作時最有趣的部分,不同於廟宇神像的莊嚴衣裝,我將神明傳奇的身世搓揉於畫面之中,以一神一配角的方式呈現,增加畫面結構上的層次。既往神像的相貌多從性情上揣想,我覺得在繪畫的表現上可以更加自由,以更原始的形態表現,例如:三山國王;也有非常幻想式的表現,如頭城貓妖附乩佔廟的故事,我便以黑白色面容的奇異樣貌來呈現對貓妖的想像。這一整個系列可以讓大家觀察玩味的是,如何設定五官與臉型的比例,如何藉此表現出神明的個性? 每尊神明的性格不盡相同,似乎無法以系統性、單一字型來呈現,於是在插圖完成的當下就有了「題字造神韻」的想法。因此,我運用圭筆、中/大楷毛筆、尼龍/貂毛水彩筆來書寫,以更開放的技巧,嘗試了不同筆鋒、走筆速度、各式筆型與非正統的筆類,書寫出符合神明性格的字體,再藉由宣紙與毛筆線條來保留傳統的風韻。與其說寫字不如說畫字呢!大家可以順著筆法揣想看看,我是如何呈現的? 關聖帝君。(圖/曾鼎元提供) 有沒有哪一位神明是你覺得跟自己最有緣的?有故事可以分享嗎?或是你自己最喜歡的一位神明? 不是很確定跟哪個神明是否真有緣份,但在繪畫神明的這一年中,曾有一日夢境中有一位神明現身,那位神明是『開漳聖王』。夢境中我眼前是一片漆黑,有感知在我正前方有一個名為開漳聖王的人與我對坐,沒有好與壞的感受,醒來我很清晰地記得這件事。 哪吒三太子。(圖/曾鼎元提供) 你覺得透過「插畫創作」可以為台灣在地文化注入什麼新的力量? 我覺得插畫本來是服務商業,推波商業價值、品牌而存在。但我覺得自己的作品介於繪畫、插畫與藝術之間。文化、民俗、因爲人產生各式樣貌,創作能圓融社會中過於獨斷的、單一的思考。或許站在我的角度來詮釋,能使讀者面對神明時,先越過信仰這道高牆(現在無神明信仰的人越來越多),先卸下厚重的宗教袈裟,讓喜愛看故事的朋友藉由這本書入門臺灣神明文化。 溫王爺。(圖/曾鼎元提供) 請跟大家分享展覽中你最喜歡的一幅作品 其實每一幅都有傳說生成的特色;真要選的話,保生大帝、溫王爺、土地公…,這三幅,但要擇一真的太困難了! 三山國王。(圖/曾鼎元提供) 角斯最後想跟保庇的粉絲們分享他去年於展覽中發生的可愛小故事,有名小男孩因為讀了《寶島搜神記》,不僅開始拿起毛筆習字,還親自到展覽現場,送上自己臨摹書中的觀世音畫像給角斯,這份「小禮」在角斯的心中生了根。 左為《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右為該名可愛的小男孩。(圖/曾鼎元提供) 小男孩自行臨摹的觀世音畫像。(圖/曾鼎元提供) 角斯期許藉由自己的畫作能引領許多台灣信仰、民俗文化的「門外漢」一同越過高牆,以較輕鬆和多元的方式幫大家找回生活和信仰的連結,並非期望大家投入信仰,而是能認識發生在自己生長的這片土地上的故事。台灣神明和傳說就像是灌溉這片土地的養分般,唯有真的理解才能找回認同。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即將於台中開展!(圖/曾鼎元提供)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將於2019/03/09-31於台中開展!展覽主要呈現角斯創作此書時的創作筆記,以及書中神明的原畫作品。為了讓畫面更有故事性,角斯將神明傳奇的身世搓揉於畫面之中,讓讀者可以在畫面中找尋故事裡的蛛絲馬跡,喜歡角斯作品的朋友們可千萬不能錯過了! 再次感謝 曾鼎元(角斯)先生於百忙之中抽空接受保庇NOW專訪!   延伸閱讀: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 宜蘭頭城貓將軍/貓妖作祟如何一躍成神? 用紙做的土地公?黑面土地公神蹟數不清 角斯角斯粉絲團 寶島搜神記插畫曾鼎元神明角斯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上)

2018年,一本書的出版攫取了保庇編輯們的目光,《寶島搜神記》為知名插畫家家「角斯」所推出的作品。書中收錄有28尊台灣神明的插畫精選,以及59則地方傳說、神明顯靈事蹟等小故事。 這位插畫家「角斯」是誰呢?角斯的本名為「曾鼎元」,大學時期攻讀傳播相關學系,對電影抱有狂熱的心,但最後卻誤打誤撞進入設計、插畫的領域。轉換跑道對他來說,也許是反思並重新定位自我最好的機會。2012年開始耕耘台灣在地故事,以出版品、跨領域合作、開發商品等不同方式,將台灣在第故事結合並推廣,其插畫創作中,常可見到傳說、神話、怪誕、奇想、妖怪、神明等元素。 《寶島搜神記》。(圖/曾鼎元提供) 在《寶島搜神記》一書中,大家可透過角斯的畫筆再次溫習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有趣傳說,像是:媽祖接炸彈、沉地傳說、騎龍觀音像、貓妖附乩建廟、牧童成仙、把碳洗白的小鬼、阻止原民出草的三太子、神木王爺、點龍眼醫虎喉……等故事。 角斯畫筆下的台灣神明多了幾分逗趣和可愛,編編將《寶島搜神記》中的神明畫像分享給朋友時,儘管是平常對台灣神明、民俗文化並不感興趣的人,在第一眼見到書中的畫像時還是會驚呼:「好可愛!」並認真閱讀書中內容。 角斯說自己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也沒有為了作畫勤跑宮廟,而是將蒐集到的資料、故事融會貫通於腦海中,並順從自己內心的感知描繪神明形象,因此其所畫出的神明並沒有被我們「傳統大眾認知」的神明形象牽著鼻子走,反而更多元、更自由地呈現出神明的不同風貌。以下,就讓編編來專訪這位「用畫筆敬神」的插畫家-角斯。 左為《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 在《寶島搜神記》一書中,你除了以神明為繪畫主題外,也從地方傳說著手,像是大家比較熟悉的「媽祖接炸彈」、「貓妖附乩建廟」等故事,為什麼會想以神明和地方傳說作為繪畫作品的主題呢? 會描繪神明是我從來沒想過的事情。 約莫在2012年,為創作台灣妖怪題目翻查故事資料期間,讀了鈴木清一郎的《臺灣舊慣習俗信仰》,對於他用台灣風俗與舊日慣習拼湊出台灣人的日常生活有著深刻的印象。書中第三編-歲時與祀典,依循著節令與神明重要日子來描述,想像著如果著實地按照書裡的方式過一個年,那會是如何的生活景象?這些台灣習俗對我來說,只留存於小時候鄰里親友拜拜的記憶……。 自己因為無佛教、道教的信仰,神明、宮廟對我而言是相當陌生的,當人抽離了佛道的宗教信仰,這些曾經存在於生活中的軌跡文化,是否就消失了?或許是想填補內在偏狹的認知,興起了創作神明的念頭。 我自己喜愛傳說故事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是在翻查故事的過程中察覺,台灣的傳說故事裡,只要有鬼怪出現,就容易有神明現身,不管故事的寓意如何、真或假、信與不信,讀了就容易沈浸在故事精彩或玄奇的橋段。我就是這樣:著迷於故事,於是想先從這塊切入,在神明神化之前,與神化之後的在地化是我這本書捕捉的焦點。 蒐錄在書裡的故事有:媽祖接炸彈、騎龍觀音像、貓妖附乩佔廟、牧童成仙、把碳洗白的小鬼、沉地傳說、阻止原民出草的三太子、神木王爺、治龍睛醫虎喉……。為了挖掘更在地的故事,也將目光投向移民、歷史、戰爭、文化等面向,例如:媽祖與玄天上帝之爭、皇民化運動下的神像命運、八寶村的石聖爺、工藝看桌、惜字亭、夯枷祈福、西皮福祿械鬥、西仔反事件、戴潮春事件等。 土地公。(圖/曾鼎元提供) 通常創作的前置作業時,你是怎麼蒐集資料的?鄉野調查?還是翻找書籍? 我從鈴木清一郎的《臺灣舊慣習俗信仰》開始,在網路上搜查與神明有關聯的關鍵字,過程中其實有很多不確定性,得透過學者們的研究做比對、或從神明的相關書籍來確認。 例如:在查看感天大帝(許遜)故事的時候,就原本脈絡,他是一位親民愛民的縣令,也是一位術法高強的道士,曾制伏作亂的蛟龍。而後,在翻查的資料中,許遜的傳說與蛟龍的鏈結度很高,只要他出現的河域,就會有蛟龍的身影,也有他伏蛟龍的事蹟。原本不解為何如此,而李豐楙老師《宋朝水神許遜傳說之研究》給了我一個詮釋畫作能更踏實的一個看法,裏頭提到了蛟龍的原型可能是棲息在近水沙地挖掘洞穴的“揚子江鱷”,所以,雖然我沒有用鱷魚的形象詮釋,但我清楚知道我畫蛟龍的原因。 但是要怎麼描繪神明卻不受過往刻板印象和框架影響呢?這是編編最好奇的,究竟創作神明的過程中,是怎麼「從無到有」?在下一篇文章中,角斯將替《保庇NOW》的粉絲們一解心中困惑,請大家持續鎖定。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即將於台中開展!(圖/曾鼎元提供) 《寶島搜神記》原畫作品展於2019/03/09-31在台中開展!展覽主要呈現角斯創作此書時的創作筆記,以及書中神明的原畫作品。為了讓畫面更有故事性,角斯將神明傳奇的身世搓揉於畫面之中,讓讀者可以在畫面中找尋故事裡的蛛絲馬跡,喜歡角斯作品的朋友們可千萬不能錯過了! 再次感謝 曾鼎元(角斯)先生於百忙之中抽空接受保庇NOW專訪!   下一篇請看: 用畫筆敬神!《寶島搜神記》繪者曾鼎元專訪(下) 延伸閱讀: 用紙做的土地公?黑面土地公神蹟數不清 宜蘭頭城貓將軍/貓妖作祟如何一躍成神? 角斯角斯粉絲團 台灣神明寶島搜神記插畫曾鼎元角斯角斯角斯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我看神轎 不摸神轎!看熱鬧該有的禮儀別忘了

隨著白沙屯媽祖進香、大甲媽祖遶境時程越來越近,許多信眾也預先請好假要提前卡位一睹媽祖聖威!但這幾年有某一現象日益嚴重,讓許多人看得牙癢癢,難道大家都只知道看熱鬧卻不懂得基本禮貌嗎? 搶摸神轎示意圖。(圖/網友林晉任上傳至臉書) 每回媽祖神轎所到之處必會擠滿欲向媽祖祈求庇佑的信眾,但有部分信眾卻總是不顧勸阻逕自往前觸碰神轎,使得抬轎人員和一旁轎班人員相當困擾,畢竟抬神轎非常消耗體力,還要抵擋來勢洶洶的信眾,「搶摸神轎」成了每年廟方和轎班人員最頭痛的問題。 其實「摸神轎」是相當不敬的行為,就像是你走在路上突然被人家摸了身體,相信你一定也會不太舒服,神明當然也是!更何況,台灣許多廟宇廟史悠久,神轎、神像等文物都有一定年份,信眾們爭相推擠下,就怕一不小心傷到了,那可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信眾搶摸涼傘。(圖/網友李晶上傳至臉書) 因曾有媒體、民俗專家傳達了「摸神轎能獲得神明庇佑」這個錯誤的觀念,使得越來越多信眾對神明做出如此不禮貌的行為,甚至被信眾推擠扯下神明衣也時有所聞,上社交網站更可以看到許多人摸了神轎還拍照打卡,其實這都是錯誤示範。甚至,許多信眾因為摸不到神轎,改摸頭旗、鑾轎、香擔、涼傘等神明用具,使得廟方防不勝防,因此需要大家一起糾正此錯誤觀念,一傳十、十傳百,眾人一心保護我們的媽祖、所有的神明。 希望今年所有的神明外出都可以整整齊齊、放心出巡,不用擔心在哪裡被「偷摸」,或是神轎等用品遭受無辜破壞,大家其實只要在旁觀看、雙手合十給予祝福,一樣會得到神明的庇佑。就讓我們一年、一年將此陋習改掉,還給神明一個平靜、神聖的空間。   延伸閱讀: 習俗小百科/大甲媽、白沙屯媽 如何避喪家? 快請假!2019大甲媽祖遶境日程出爐囉 白沙屯媽祖/2019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日程出爐 白沙屯媽祖/潦過濁水溪 轎身強烈搖晃往河裡衝 大甲媽白沙屯媽神轎禁忌進香遶境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我看神轎 不摸神轎!看熱鬧該有的禮儀別忘了

隨著白沙屯媽祖進香、大甲媽祖遶境時程越來越近,許多信眾也預先請好假要提前卡位一睹媽祖聖威!但這幾年有某一現象日益嚴重,讓許多人看得牙癢癢,難道大家都只知道看熱鬧卻不懂得基本禮貌嗎? 搶摸神轎示意圖。(圖/網友林晉任上傳至臉書) 每回媽祖神轎所到之處必會擠滿欲向媽祖祈求庇佑的信眾,但有部分信眾卻總是不顧勸阻逕自往前觸碰神轎,使得抬轎人員和一旁轎班人員相當困擾,畢竟抬神轎非常消耗體力,還要抵擋來勢洶洶的信眾,「搶摸神轎」成了每年廟方和轎班人員最頭痛的問題。 其實「摸神轎」是相當不敬的行為,就像是你走在路上突然被人家摸了身體,相信你一定也會不太舒服,神明當然也是!更何況,台灣許多廟宇廟史悠久,神轎、神像等文物都有一定年份,信眾們爭相推擠下,就怕一不小心傷到了,那可不是用金錢可以衡量的。 信眾搶摸涼傘。(圖/網友李晶上傳至臉書) 因曾有媒體、民俗專家傳達了「摸神轎能獲得神明庇佑」這個錯誤的觀念,使得越來越多信眾對神明做出如此不禮貌的行為,甚至被信眾推擠扯下神明衣也時有所聞,上社交網站更可以看到許多人摸了神轎還拍照打卡,其實這都是錯誤示範。甚至,許多信眾因為摸不到神轎,改摸頭旗、鑾轎、香擔、涼傘等神明用具,使得廟方防不勝防,因此需要大家一起糾正此錯誤觀念,一傳十、十傳百,眾人一心保護我們的媽祖、所有的神明。 希望今年所有的神明外出都可以整整齊齊、放心出巡,不用擔心在哪裡被「偷摸」,或是神轎等用品遭受無辜破壞,大家其實只要在旁觀看、雙手合十給予祝福,一樣會得到神明的庇佑。就讓我們一年、一年將此陋習改掉,還給神明一個平靜、神聖的空間。   延伸閱讀: 習俗小百科/大甲媽、白沙屯媽 如何避喪家? 快請假!2019大甲媽祖遶境日程出爐囉 白沙屯媽祖/2019年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日程出爐 白沙屯媽祖/潦過濁水溪 轎身強烈搖晃往河裡衝 大甲媽白沙屯媽神轎禁忌進香遶境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南瑤宮「換龍袍」古禮 原來是這樣

南瑤宮主祀天上聖母,信眾稱「彰化媽」,歷史非常悠久,按照慣例,每年都要舉辦「笨港進香」,在進香的過程有一個「換龍袍」的儀式流傳了200年之久,這背後又有什麼故事呢? 「換龍袍」古禮。(圖/NOWnews資料圖) 南瑤宮的確切創建年代無法明確定義,藉由文獻資料與耆老口耳相傳,莫約是在清朝雍正到乾隆年間,有一位楊謙先生到彰化找工作,隨身攜帶媽祖的香火袋保平安(據說是笨港天后宮的香火袋)。楊謙先生將香火袋掛在工寮內,到了夜晚,香火袋就會發出光芒,許多人都認為是神明顯靈,眾人都看清楚香火袋上所寫的神明聖號為天上聖母,遂集資雕塑一尊媽祖金身,一開始供奉在附近的土地廟內,這就是南瑤宮的原型。之後隨著媽祖靈驗而信眾漸增,便有信徒獻地建廟,一開始稱「媽祖宮」,之後才正式命名為「南瑤宮」。 「換龍袍」古禮。(圖/NOWnews資料圖) 而在南瑤宮的百年香路之中,會有一個重要的「換龍袍」儀式,是整個進香之旅中的重頭戲,與當年的楊謙先生密不可分,因為楊謙先生帶來天上聖母的香火袋,才有今天的南瑤宮。早期,南瑤宮的隊伍在行經楊氏祖厝時,都會拜訪楊謙先生的子孫。但楊謙先生的子孫們認為,向來只有人拜神,甚少有神拜訪人的道理,於是請南瑤宮雕塑一尊媽祖金身給他們奉祀,而後南瑤宮往笨港進香行經楊氏祖厝時,就變成媽祖探望「自家姐妹」,而不再是「神探人」的情形。 而「換龍袍」的原因據說是楊謙先生的後代因經濟問題,無力更換自家媽祖身上的神衣,所以南瑤宮每逢拜訪楊氏祖厝,都會帶上一件新的龍袍給楊家的媽祖,就是沿襲至今的「換龍袍」。 而「換龍袍」地點也由楊氏祖厝改到水仙宮,再改到14年前建立的笨港天后宮,這也是有原因的,據說在日治末期,楊家的男丁被徵召到南洋當軍伕,未料一去不回,自此楊家子孫絕嗣,為了避免楊家奉祀的媽祖無人祭祀,遂將媽祖金身遷祀水仙宮,因此「換龍袍」改在水仙宮舉行。之後笨港天后宮重建,原本楊家祭祀的媽祖轉由笨港天后宮奉祀,「換龍袍」的儀式才又改在笨港天后宮舉行。 南瑤宮換龍袍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二月初二?八月十五?土地公聖誕是哪天?

今日(8)是農曆二月初二,被民間信仰視為土地公聖誕,許多人家與商家都會在這天祭拜土地公,祈求一家平安與財源廣進。然而在台灣人的習慣中,土地公還有另一個聖誕日在農曆八月十五,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士林神農宮土地公。(圖/黃彥昇攝) 農曆二月初二是「頭牙」,同時也是民間第一次祭拜土地公的日子,正月初二和正月十六還在春節範圍之內,因此不祭拜土地公。這個習俗據說是古代和文化圈軍隊祭拜軍旗而來,但實際情況還有待考究。從二月初二開始,每逢初二、十六,都是祭拜土地公的日子,由於這一天是全年第一次祭拜土地公,因此特別被重視。民間流傳的《福德正神真經》有記載「二月初二日是加昇,封為福德正神。」若由此記載來看,二月初二是土地公被封神的日子。 土地公。(圖/黃彥昇攝) 另一個日子是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當天也是祭拜土地公的大日子,亦有人說是聖誕日,據說這是古代舉行「秋祭」的日子,在「秋祭」這天,上自天子,下自庶民,都要祭祀土地神與五穀之神。方才提到的《福德正神真經》也記載了「八月十五神壽誕,農家魚民都歡迎。」 磺田福佑宮的五位「伯公」。(圖/黃彥昇攝) 總而言之,現在台灣祭祀土地公有兩個大日子,無論是哪一天,都是感謝神界里長伯對我們的照顧,沒有對與錯的問題。一位神明有好幾個重要的日子需要慶祝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土地公這麼照顧我們,只要心存感謝的敬神,每一天都是適合拜神的日子。 延伸閱讀 習俗小百科/想招財 土地公怎麼拜? 土地公聖誕頭牙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二月初二?八月十五?土地公聖誕是哪天?

今日(8)是農曆二月初二,被民間信仰視為土地公聖誕,許多人家與商家都會在這天祭拜土地公,祈求一家平安與財源廣進。然而在台灣人的習慣中,土地公還有另一個聖誕日在農曆八月十五,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士林神農宮土地公。(圖/黃彥昇攝) 農曆二月初二是「頭牙」,同時也是民間第一次祭拜土地公的日子,正月初二和正月十六還在春節範圍之內,因此不祭拜土地公。這個習俗據說是古代和文化圈軍隊祭拜軍旗而來,但實際情況還有待考究。從二月初二開始,每逢初二、十六,都是祭拜土地公的日子,由於這一天是全年第一次祭拜土地公,因此特別被重視。民間流傳的《福德正神真經》有記載「二月初二日是加昇,封為福德正神。」若由此記載來看,二月初二是土地公被封神的日子。 土地公。(圖/黃彥昇攝) 另一個日子是農曆八月十五,中秋節當天也是祭拜土地公的大日子,亦有人說是聖誕日,據說這是古代舉行「秋祭」的日子,在「秋祭」這天,上自天子,下自庶民,都要祭祀土地神與五穀之神。方才提到的《福德正神真經》也記載了「八月十五神壽誕,農家魚民都歡迎。」 磺田福佑宮的五位「伯公」。(圖/黃彥昇攝) 總而言之,現在台灣祭祀土地公有兩個大日子,無論是哪一天,都是感謝神界里長伯對我們的照顧,沒有對與錯的問題。一位神明有好幾個重要的日子需要慶祝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土地公這麼照顧我們,只要心存感謝的敬神,每一天都是適合拜神的日子。 延伸閱讀 習俗小百科/想招財 土地公怎麼拜? 土地公聖誕頭牙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快搶發財金!土地公明聖誕 新北各宮廟活動滿滿

明(8)日是農曆2月初2土地公聖誕,各地寺廟除了有法會科儀外,位在中和的南山福德宮將會發放發財金,板橋埔墘福德宮則提供平安湯圓、狀元糕和有緣(5元)」發財金,板橋北門福德宮21日可祈求平安發財龜、金錢龜。 民政局長柯慶忠今(7)日也前往板橋埔墘福德宮與中和南山福德宮參拜慶賀,並致贈「福澤佑民」匾額,感謝兩寺廟長期投入公益慈善,及協助市府推動老人共餐等政策;並表示,新北市登記寺廟971家,主、副祀福德正神的宮廟就高達415間,高居諸神信仰第一名,不但是撫慰人心的重要力量,更是協助市政的重要推手。 民近局說,例如板橋埔墘福德宮連續3年辦理老人共餐,鼓勵在地銀髮族走出戶外在地樂活,中和南山福德宮則是自100年起,每年都獲頒新北市績優宗教團體,且是公益慈善以及社會教化兩類別的雙料冠軍;另市長侯友宜明日也將親赴板橋深丘福德宮參拜贈匾,副市長謝政達則將代表致贈樹林潭底福德宮匾額,感謝廟方捐獻復康巴士。 民政局指出,國曆3月8日的土地公聖誕當日,各寺廟除了有法會科儀外,南山福德宮並發放發財金及素食點心供信眾品嘗;板橋埔墘福德宮則是在上午提供平安湯圓、狀元糕、「有緣(5元)」發財金及小紀念品,另板橋北門福德宮21日可祈求平安發財龜、金錢龜、還龜,並有布袋戲演出,歡迎民眾準備蘋果、鳳梨、香蕉、柑橘以及金桔前往參拜,寓意「平安旺招吉」。

習俗小百科/大甲媽、白沙屯媽 如何避喪家?

台灣的民間信仰流傳已久,發展出許多不成文的禮節,這些細節看似難懂,但在了解背後意義之後卻能了解其中的人情味。大多數的神明出巡都會有「避喪家」的方式,只是各有巧妙不同。 白沙屯媽祖鑾轎。圖中非「避喪」。(圖/NOWnews資料圖) 人生在世必然會經過生、老、病、死,四個階段,有時候人的生命消逝完全無法預期,所以在神明出巡的路上難免會遇到剛好在辦喪事的喪家,神明慈悲,當然不會將喪家趕離原地,因此「避喪」的禮節就成了必然的現象。 下個月就要出巡的大甲媽與白沙屯媽,在路途中遇到喪家都有各自的「避喪」方式,因為兩尊媽祖的行進方式不同,「避喪」的方式也不同。 西螺福興宮儀仗隊。示意圖,非鎮瀾宮。(圖/保庇NOW資料圖) 走在大甲媽祖之前的是三十六執事,手執各式木牌與兵器,是大甲媽祖的儀仗隊,可以說是行進隊伍中離媽祖最近的隊伍,如果在行進途中遇到喪家,三十六執事會在一個定點等待媽祖鑾轎,待媽祖鑾轎抵達後三十六執事就會將媽祖鑾轎團團包圍,接著再快速通過。 白沙屯媽祖的行進路線都是由媽祖自己決定,也因此這位最有個性的媽祖婆在遇到喪家時的「避喪」方式也不太一樣,若媽祖神轎的前方有喪家,廟方隨行的大貨車會先往前開,白沙屯媽祖的鑾轎再貼著緩慢前進。 神明或陣頭「避喪」的說法有很多種,這裡整理出兩種較為常見的說法供大家參考: 一、人死為鬼,剛過往的人也被歸在鬼類,由於新喪亡魂大多會停留在喪家,為了避免這些新喪亡魂受到神明的驚嚇四處亂跑,所以要藉由「避喪」的方式通過。 二、同理心,神明出門大多是辦喜事(當然有時候是維持治安加強取締),快快樂樂的出遊,與一些有交情的廟宇聯絡感情,如果喪家正在辦喪事,看到外面有一群人敲鑼打鼓熱鬧吆喝,心中肯定不好受,所以神明在經過喪家時也要考慮到對方的難過之情。 「避喪家」可是說是台灣民間信仰中富有人情味與同理心的舉動,有時候人與人之間、神與人之間的感情就從這些小地方透露出來,若沒有特別注意可能就不了解其中內涵。在看完小編的介紹後,各位是不是又對台灣民間信仰有想更加了解的興趣呢? 大甲媽白沙屯媽神明避喪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南瑤宮笨港進香 走出文化「質感」與「觀感」

台灣每每到了「三月瘋媽祖」的季節,大多數人的目光都會放在大甲媽祖、白沙屯媽祖之上,因為這兩尊媽祖的出巡已經建立起專屬的鮮明形象。其實台灣各地仍有許多媽祖廟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彰化南瑤宮的笨港進香就是一個絕佳的轉型案例。 南瑤宮笨港進香青花圖。(圖/南瑤宮笨港進香送免費咖啡臉書專頁提供) 南瑤宮的媽祖十分靈顯,有「彰化媽蔭外方」之說,是彰化市的信仰重鎮,其「笨港進香」有悠久歷史,但缺乏宣傳較罕為人知。莫約在50年前,因應時代變遷,南瑤宮以搭車進香的方式造訪中南部的三間媽祖廟,在6年前才改回傳統的徒步進香。 按讚送咖啡的活動在笨港進香前一個月就開始。(圖/南瑤宮笨港進香送免費咖啡臉書專頁提供) 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南瑤宮的「笨港進香」有著自己特色,就是與文化藝術的結合,以青花圖、咖啡、輕旅行等方式,走出專屬南瑤宮風格的香路,在這背後的重要文化推手是一位出身彰化的醫生陳俊德先生。 2015年的青花杯。(圖/南瑤宮笨港進香送免費咖啡臉書專頁提供) 陳俊德醫師出身彰化,在台中行醫,2015年開始以「按讚免費送咖啡」的方式推廣南瑤宮的「笨港進香」,原因無他,就是想讓更多人以不同角度認識南瑤宮。在「笨港進香」啟程的一個月前,在彰化大戲院斜對面會有一個咖啡台,只要用手機按讚就可以換免費咖啡。 有許多人認同陳醫師的理念,自願擔任沖咖啡的志工,而咖啡杯也是被關注的亮點。這些咖啡杯上每年都有描繪媽祖主題的青花圖,每年都會請不同的畫家來創作,因此風格年年不同,但這些是想買都買不到的,只有親身去參與這些活動,才有收藏的機會。 陳俊德醫師受訪時表示,傳統的信仰文化有所謂的「基本盤」,但若將全部心力放在「基本盤」之上,反而會忽略了「中間群眾」這一塊,其實「中間群眾」是非常值得推廣的一部分。因為時代的變遷,傳統文化會隨著老一輩的逝去而逐漸沒落,若要鞏固傳統文化,勢必與現代潮流結合,因此陳醫師以藝術、文青風格、輕旅行的方式與之結合,在廟方的支持與協助下,將傳統的信仰文化轉型。 「南瑤宮的笨港進香要有自己的特色,我們在乎的不是排場,而是專注在文化與藝術的領域。」由陳醫師主導策畫的「出彰化城」的藝術展覽今年已是第三屆,展出地點就在南瑤宮,「人人都看得懂,但人人都沒看過」這是陳俊德醫師提出的理念,由於參展作品大多以現代手法表現傳統文化,陳醫師認為「這些作品都可以進美術館展覽」。 今年陳醫師一樣以送免費咖啡、青花圖為「笨港進香」做宣傳,並將心力著重在提升傳統文化的「質感」與「觀感」之上,以自身對媽祖信仰的虔誠,陳醫師不求回報,只希望能在推廣傳統文化之上盡一己之力,讓更多人認識南瑤宮,更多人願意信仰彰化媽,一起走入既前衛又傳統的「笨港進香」。 延伸閱讀 南瑤宮笨港進香送免費咖啡 南瑤宮南瑤宮笨港進香南瑤宮笨港進香送免費咖啡彰化媽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這個神明很少見/遠渡重洋尋愛人 荷蘭八寶公主

這是一段以悲劇收場的愛情故事,故事的兩位主角都不是台灣人,據傳,明末清初時,荷蘭一年輕人「威雪林」聽聞台灣有豐富的金礦,特別組了一支淘金隊到台灣卑南,卻不幸遇害。荷蘭公主「瑪格麗特」因為遲遲等不到愛人回國,只好坐船遠渡重洋到台灣來尋找愛人。 瑪格麗特並不知道她所深愛的人已遭遇不測,浩蕩從荷蘭遠渡重洋到台灣,船隻卻在今墾丁大灣一帶遭逢颱風,導致船隻擱淺。船隻擱淺後,船上的船員們試圖施放煙火來求救,卻意外被當時墾丁附近的原住民(舊稱龜仔角番)發現,不幸慘遭襲擊,船上六十多人全數罹難、無一倖免,瑪格麗特也在其中。 八寶公主。(圖/網友李昌鴻上傳至臉書) 龜仔角原住民帶回了瑪格麗特公主的荷蘭木鞋、皮箱、絲綢頭巾、珍珠項鍊、寶石戒指、寶石耳墜、羽毛鋼筆和紙張等八樣物品,這也是瑪格麗特公主為什麼之後會被台灣民眾稱為「八寶公主」的原因。 到了日據時期,約民國二十年(昭和六年),墾丁一位張姓居民在大灣海邊的石縫中發現了八寶公主的骨骸,遂將骨骸裝入甕中,並安放於當地的萬應公廟。而這也是一連串光怪陸離事件的開端…… 先是這位張姓居民的親戚突然發瘋,找來了乩童想要求神問卜,誰知道乩童竟然開口說英文?!一口流利的英文將居民嚇得一怔一怔,趕緊找來當地曾擔任過英文翻譯的柯姓居民,才知道該名冤魂就是被殺害的八寶公主,因為不甘被殺害、心有怨念,所以在這裡作亂,居民和八寶公主達成協議,燒了一艘紙船助其出海,八寶公主才同意不再作亂,該位發瘋的張姓居民也在此事件後身心痊癒。 八寶宮。(圖/網友蔡承憙上傳至臉書) 沒想到在張姓居民痊癒後的一個禮拜,他又再度發瘋了,家人們只好再次求神,才知道八寶公主在海上因為風雨無法順利返回荷蘭,祂認為這是上天要讓祂留在台灣的天意。且八寶公主進一步要求村民們要將萬應公廟的三分之一挪出來定時祭拜祂,如此祂便不再作亂。然而,卻在村民答應比照辦理後,發瘋的張姓居民竟然在今墾丁國家公園門口附近自殺身亡,也讓八寶公主的傳說更增添一層神秘面紗…… 據傳,民國五十年,當地警察主管林連丁因為久病未癒尋求神明協助痊癒後,為報答神明打算重建萬應公廟,且另外加蓋一間八寶公主廟給八寶公主,但其實「八寶公主」這個稱號是一直到這時候,八寶公主降乩後自稱自己是「八寶公主」才確認,並且祂要求村民們將當初從船上搜刮走的八樣物品交出,村民們才趕忙四處拜訪先人將物品全數奉還,就怕八寶公主又開始作亂。 但八寶公主真的變乖了嗎?往後幾年一直到近十年,墾丁大灣地區、社頂部落依然陸續會傳出許多有關八寶公主的奇聞,像是有老奶奶被「魔神仔」牽走,根據老奶奶描述,這個魔神仔是紅毛長髮的女子……更有乩童預言,八寶公主會從社頂地區帶走十人……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鄉野傳奇,無法證實,大家也不用太過於擔心、憂慮,相信有了信眾的香火奉祀,八寶公主定會庇佑鄉里、護民護土。   延伸閱讀: 這個神明很少見/東螺番老太祖 平埔族的祖靈? 這個神明很少見/青蛙神鐵甲元帥 這個神明很少見/蘇姑娘廟 姑娘廟沒那麼可怕 資料參考: 墾丁三神合一廟宇 八寶公主萬應公土地公 八寶公主八寶宮荷蘭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跟著李大府千歲趕鬼 過溝建德宮火燈夜巡

台灣的傳統廟會依據舉辦的時間是白天或夜晚的不同,分為「日巡」與「夜巡」,大致上來說,「夜巡」是比較嚴肅的,位於嘉義過溝建德宮的「火燈夜巡」就是一個例子。 建德宮火燈夜巡。(圖/嘉義縣文化觀光局) 過溝建德宮位於嘉義縣布袋鎮北部,主祀李府千歲,歷史可追溯到清朝嘉慶年間,信仰圈擴大後也從原本只有一尊的李府千歲,擴展成「李大府千歲」、「李二府千歲」、「李三府千歲」,是當地的信仰中心。 建德宮火燈夜巡隊伍。(圖/過溝建德宮臉書專頁) 在台灣的民間信仰裡,農曆七月神明不辦事,為的是給放假的好兄弟方便,由建德宮李大府千歲率領的「火燈夜巡」就選在農曆六月結束的前三天舉行,讓境內的家家戶戶都能在農曆七月平安度過。 「火燈夜巡」的由來據說是這樣的:清朝時期「過溝」和「布袋」兩地發生過械鬥,有不少人因此喪命,再加上有不少人失足溺斃在庄內的魚塭,一時間人心惶惶,看到樹影都害怕。 李大府千歲身為當地父母神,當然不忍信眾過著如此恐慌的生活,就降駕指示要在農曆六月結束的前三天舉行安營、夜巡,藉以安撫人心與保持百姓生活平安。 現代社會若在晚間舉行廟會是很簡單的,但在古早時期夜間照明不普遍的情況下,別說夜巡,要在夜間好好走路都是個考驗,也因此當地百姓以手邊的材料自己做成「火燈」,「火燈」就是以竹子、玻璃瓶、泥土製成類似火把之物,由參加繞境的信眾拿在手上,隨著李大府千歲繞境,走遍庄內每個角落。 接近黃昏時,境內各廟宇的神轎與各式陣頭都會集結在建德宮的廟埕,當眾神與眾人都準備好後,等待李大府千歲下指示出發。隨後大隊人馬會經過當初發生械鬥的「冤家港橋」(現已改名為「布袋鎮團結橋」),途中若某處有孤魂野鬼聚集,神明會先予以驅趕,畢竟神明慈悲,不會一開始用強硬手段執法。若遇較頑固或真有冤情的無形眾生,當晚回廟後李大府千歲會在指示處理方式。 「火燈夜巡」的活動共有三天,其手段的強硬是漸進式的,用比較現代的話來說,第一天是開勸導單,第二天是強制驅離、嚴格執法,第三天則是地毯式搜索看有無漏網之魚,而且要趕在農曆七月鬼門開之前入廟,畢竟該給好兄弟的假期還是要給。隨後李大府王爺會開出令符讓眾信徒化水飲用,庇佑信徒們在農曆七月的平安。 公元2000年後,因為當地的人口外移,建德宮廟方在不得不的情況下將三天的「火燈夜巡」改為一天,結果有許多反對縮減天數的信眾自發性地舉行前兩天的「夜巡」,硬是將「火燈夜巡」的傳統保留了下來。這件事也激起了許多人保存傳統文化的意識,也打破以往參加「火燈夜巡」成員的性別與年齡限制。 因為當地信眾的強力維護,「火燈夜巡」在民國100年被嘉義縣政府登錄為文化資產,至今由李府大千歲帶隊的「火燈夜巡」仍是當地的一大盛事,不少外出打拼的子弟都會回鄉幫忙,這不僅是傳統文化與信仰的保留,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 李大府千歲火燈夜巡過溝建德宮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