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就是要一起走 山邊媽與白沙媽的百年情誼

白沙屯媽祖已經啟程前往北港,今年36小時的急行軍是個挑戰。但如果熟悉民俗文化的朋友一定知道,粉紅色跑車上其實還有一尊較小尊的「山邊媽祖」,而兩位媽祖婆共同前往北港已經超過百年了。 白沙媽(後)與山邊媽(前)。(圖/山邊媽祖粉絲團) 「山邊媽祖」是臨近白沙屯的山邊庄所祭祀的媽祖婆,數百年來,「山邊媽祖」都是當地的守護神,由於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內「山邊媽祖」都沒有建廟,是由當值爐主輪流在家中祭祀。 白沙屯的粉紅色跑車一定有山邊媽祖。(今日新聞資料照/記者郭春輝攝) 而「山邊媽祖」與「白沙屯媽祖」為什麼會坐同一頂轎子呢?其實根據最廣為信眾接受的說法,是因為在古早時期神明要進香都需要一筆為數不少的花費,而且扛媽祖神轎的壯丁也不容易湊齊,所以白沙屯與附近的村庄,都會聯合舉辦進香活動,而在當時扛媽祖神轎也被視為類似「成年禮」。 兩位媽祖的情誼非常深厚,兩地的居民也有著深厚的感情,如果不知道山邊庄怎麼去,白沙屯當地的人一定都很願意告訴你。每當「白沙屯媽祖」要前往北港之前,「山邊媽祖」都會先搭上自己的神轎,到拱天宮與「白沙屯媽祖」合轎,再一起前往北港。兩位媽祖一起出發,代表的是雙方超過百年的深厚情誼,絕不是什麼「搭便車」。 「山邊媽祖」在出發前,一定會將山邊庄的前前後後先巡過一遍,確定都沒有問題了,祂才能放心前往拱天宮,由此可見,「山邊媽祖」也是一位十分疼惜自己信眾的神界母親。 而在兩位媽祖婆從北港回鑾,經過苗栗秋茂園附近時,兩位媽祖婆會「分轎」,「山邊媽祖」會搭上自己的神轎準備回山邊庄,而這個時候最常看到的情景就是兩位媽祖婆「十八相送」,互相送來送去,可見這兩位媽祖婆的姊妹情誼有多深厚。 過去的一段長時間內,「山邊媽祖」都沒有建廟,前幾年「山邊媽祖」在回鑾之後,神轎曾在一處農地走了很久,經請示後,信眾認為是「山邊媽祖」想在此建廟,居民組成了建廟委員會,並將廟名命名為「山邊媽祖廟」,但因為購地尚未完全成功,所以「山邊媽祖」目前安置於「山邊媽祖臨時宮」。 山邊媽祖白沙屯媽祖粉紅色跑車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粉紅色跑車啟動 白沙屯媽祖36小時急行軍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台灣知名的宗教活動「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在今日凌晨正式開跑,在眾多信徒的期盼之下,拱天宮白沙屯媽祖將與隨行信眾進行36小時到北港的挑戰。 白沙屯媽祖於凌晨起駕前往北港。(圖/王呈哲提供) 白沙屯媽祖在台灣的媽祖信仰中富有傳奇色彩,因為這位媽祖婆只會透過擲筊的方式告知大家出發日期、到達北港日期、以及回宮日期,而路線則由白沙屯媽祖自己決定,扛過白沙屯媽祖神轎的轎班人員都可以感受到白媽藉由神轎指示路線,令信眾嘖嘖稱奇。 也因為沒有固定的路線,所以對轎班以及隨行信眾都是種挑戰。而白媽常有半路替重病信眾治病的貼心舉動,所以常常看到白媽神轎高速的往某處飛奔而去,因為白沙屯媽祖的神轎以粉紅色為主色,因此也被稱為白沙屯的「粉紅色跑車」。 由於進香活動橫跨苗栗、台中、彰化、雲林四縣市,拱天宮與北港朝天宮的直線距離就將近130公里,還不包括白媽的臨時行程,因此這次的36小時急行軍被視為一大挑戰,預計明(18日)中午抵達北港朝天宮。 白沙屯媽祖白沙屯媽祖北港進香粉紅色跑車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展翅高飛去哪裡 台灣扶鸞文化特展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二人拿著木條在桌上似乎寫著什麼,站在桌子旁邊的人唸出書寫的文字,一旁則有二人正在記錄。身穿長袍的他們彷彿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們究竟在做什麼?扶鸞是什麼,這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來一趟蘭陽博物館台灣扶鸞文化特展,就知道囉。 鸞筆與鸞台(圖/林書竹攝) 說起扶鸞腦中浮現的畫面是否和上述所說的一樣,或者壓根就不知道這是什麼。其實扶鸞是一種占卜方式,請神之後由孿生扶著鸞筆,在鸞桌上寫字,以詩詞傳達神靈旨意。這項活動最早的記錄在宋朝,正月十五日迎紫姑神,以草人的跳動來占卜吉凶,後來成為讀書人的遊藝活動,而後逐漸發展成信仰。 鸞,是和鳳凰同類的祥鳥,鸞為雄性,和為雌性,合稱「和鸞」。《周書》、《說文解字》、《山海經》、《三才圖會》皆有記載。台灣鸞堂傳說神農氏時,有東方木公以一炁化出青鸞,青鸞擁有強大的靈通力,瑤池金母命令這隻青鸞下凡拯救世人,偏偏這隻青鸞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常常洩漏天機,就被鴻均老祖削去嘴巴,從此再也無法向世人傳遞訊息。 鸞筆&禁制牌(圖/林書竹攝) 鸞筆並非任一樹枝都能製作,而是採用向東日照的Y型開叉桃木,將頭雕成鸞型,鸞嘴則是接上柳枝,又稱做「桃枝柳筆」。柳屬陰、桃屬陽,蘊含陰陽之意。鸞筆的大小,依照取得的桃木枝而定,並未硬性規定尺寸,而是以使用者需求為主。大的攣筆會由正副鸞生共同扶持,現在多為小的鸞筆由單一鸞生扶持。 鸞堂的成員大多是知識分子,除了扶鸞問世之外,也是政府與百姓間的橋樑。清朝時期的政令宣導,康熙帝頒布的聖諭十六條,善書宣講等都在鸞堂舉行。生病拿藥、急需救命錢、清貧助學,甚至協助民眾戒除鴉片,鸞堂都參與其中。 喚醒堂條規(圖/林書竹) 談到鸞堂的發展就得提到創建新民堂的李望洋,宜蘭鸞堂由他開始傳播,但遍佈台灣則是頭城喚醒堂的盧廷翰與陳志德,一是宜蘭郊商,一是布商,隨著商業貿易的拓展,也將鸞堂傳播出去。目前台灣鸞堂的系統分為宜蘭喚醒堂系統、新竹復善堂系統、澎湖一新社系統等三大系統,但也有學者提出分為南北宗,顯示鸞堂在台灣發展蓬勃。其後楊明機嘗試將各鸞堂系統整理成「儒宗神教」,編著《儒門科範》規範儒宗神教的12條法規。,守護並推廣儒家文化。 鸞堂的盛行使得傳統文學不被政權更迭而影響,持續傳達忠孝節義的重要,為人們帶來內心的平靜。北部知名廟宇行天宮、指南宮前身也是鸞堂,即便沒有持續扶鸞,仍不改以文濟事代天宣化的初衷。關於鸞堂文化更多的細節,就請大家走一趟蘭陽博物館,台灣扶鸞文化特展將會展到今年9/4,不僅能了解鸞堂在台灣的發展,還可以順便到烏石港吃海鮮,充實心靈又顧飽肚子喔。 資料來源: 台灣扶鸞文化特展 全國宗教資訊網-鸞堂 全國宗教資訊網-鸞筆 全國宗教資訊網-鸞生 儒宗神教文學蘭陽博物館鸞堂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別人避之唯恐不及 但為什麼關公總是戴綠帽呢?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關聖帝君關公的英勇事蹟相信大家都略知一二,有在看歷史劇的關公迷們一定有注意到一件事,那就是,為什麼關公的帽子常常都是綠色的呢?難道關公特別偏愛綠色嗎? 關公怎麼總是戴著綠帽呢?(圖/每日頭條) 關公戴著綠帽的原因眾說紛紜,但可以肯定的是因為三國時期儒家也為階級制定了顏色分級,僅有皇帝可以使用黃色,關公在當時身分並不顯貴,因此只能配用綠色的配件;另外一說則是以角色設定推斷,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分別有各自的代表色,金為白色、木為綠色、水為黑色、火為紅色、土為黃色,而其中「木」因為象徵剛正不阿的形象,因此被認為最適合關公。 另外還有一說比較搞笑,因為關公以前是賣棗維生的,生活有一餐、沒一餐,當時經常入不敷出,所以只能跟現實低頭,有時不得不到別人的棗園偷採棗子,所以戴綠帽是一種保護色,讓主人比較不容易發現(咦?)。 雖說關公戴綠帽的原因已不可考,但我們仍能在歷史劇、電影上看到戴綠帽的關公,甚至有些廟宇的神像形象仍是戴綠帽的關公,大家對於戴綠帽的原因就輕鬆看待吧~   資料參考: 關羽為什麼總是戴著一頂綠色的帽子? 五行圖中金木水火土代表色 綠帽關公關聖帝君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海天福主 金門浯島城隍廟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浯島城隍廟位於金門縣金城鎮,主祀城隍爺,也是金門當地的重要信仰中心之一,最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康熙十九年,清朝的金門鎮總兵陳龍將金門的行政中心遷到當地後,就建造了浯島城隍廟。 金門浯島城隍廟。(圖/保庇) 現在的浯島城隍廟當然與清朝康熙年間的不一樣,也無法考證最一開始的浯島城隍廟是怎樣的架構與建築形式。而在康熙十九年建廟之後,史料中再次出現浯島城隍廟已經是嘉慶十六年,由當地仕紳文應舉等人募款修建浯島城隍廟,而這中間的一百三十年的空白究竟是什麼情況,還須等到新史料出土才能確認。 浯島城隍爺。(圖/保庇) 然而,史料上的空白並無損於金門人對於浯島城隍廟的堅定信仰,至少以目前浯島城隍爺的信眾而言,城隍廟是他們出生前,乃至於好幾代前的長輩出生前就已經守護當地的守護神。 浯島城隍廟馬使爺。(圖/保庇) 浯島城隍廟有過多次的修建,最近的一次是民國八十六年。浯島城隍廟的基本上就是古代的官署建築,城隍爺居中而坐,所有的司爺、判官、差爺、將軍、馬使爺羅列兩旁,廟中另有一位「解冤司」,被視為城隍爺的分身,據說是浯島城隍爺日理萬機,因此「解冤司」的角色非常吃重,也是浯島城隍爺最有力的右手。 浯島城隍爺的信仰在金門非常興盛,城隍爺被視為地方境主,每天去參拜城隍爺的信眾絡繹不絕,而其中最重大的盛典,就是每年農曆四月十二日的「迎城隍」,許多信眾都會自發性的參加,除了感謝城隍爺過去的照顧,也祈求位來的平安。 解冤司金門浯島城隍廟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不知道廁神沒關係 但你要知道管廁所的都很正!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我們都知道管廚房的是灶神,那你知道也有專門管廁所的「廁神」嗎?在「廁神」的背後有段辛酸又悲慘的故事,如果你沒聽過的廁神的故事,那就眼睛睜大好好看小編說故事。 「廁神」究竟是何方神聖?(圖/每日頭條) 「廁神」的真實身分有許多說法,目前最多人相信的是其中兩個說法: 根據《異苑》和《顯異錄》記載指出,大家通稱廁神為「紫姑」,紫姑姓何名媚,字麗娘,因此又被稱為何麗娘。何麗娘因為外表豔麗讓壽陽縣李家公子李景一見傾心,便納其為妾;不料,李景的正宮妻子心生不滿,對何麗娘處處打壓,後來更因為嫉妒心作祟開始虐待何麗娘。 何麗娘被李景的正宮妻子逼得天天打掃茅房,且不准奴婢幫忙,何麗娘對這一切忍氣吞聲,直到有一年元宵節,她依然很認命在打掃茅房,但李景的大老婆又來找她麻煩了,這次更變本加厲動手毆打何麗娘,最後因為手勁無法克制而將何麗娘活活打死在茅房。 但有另一派的人認為紫姑是虛構的故事,紫姑只是真正的廁神「戚姑」的相似音,而這「戚姑」即是大名鼎鼎漢高祖劉邦的寵妃-戚夫人。在《史記·呂太后本紀》中也記載劉邦曾多次試圖廢除呂后所生的太子,改立戚夫人的兒子為太子,雖然未果但也種下呂后對戚夫人的深仇大恨。 在劉邦過世後,據說呂后斷了戚夫人的手腳、挖掉雙眼、熏聾耳朵,再將戚夫人關在廁所裡面慢慢等死。和紫姑的故事結尾相當雷同,因此兩個故事才會被混淆在一塊。 「迎紫姑」民間傳統已漸漸失傳。(圖/每日頭條) 除了紫姑、戚姑外,廁神還有子姑、廁姑、茅姑、坑姑、坑三姑娘等稱號,據說常有人半夜時在茅房聽到紫姑的啜泣聲,認為是紫姑死不瞑目、心有怨懟,因此陰魂不散在茅廁中,所以才有了祭祀紫姑的風俗。 且在《異苑》中有提到,在南北朝時人們祭拜紫姑時還會嘴邊唸:「子胥不在,曹姑歸去,小姑可出。」意思就是你的老公不在,大老婆曹氏也回娘家了,紫姑你可以出來了!後固定在元宵節這一晚「迎廁神」,方法根據清朝黃斐默所著的《集說詮真》描述為:「今俗每屆上元節,居民婦女迎請廁神。其法:概於前一日取糞箕一具,飾以釵環,簪以花朵,另用銀釵一支插箕口,供坑廁側。另設供案,點燭焚香,小兒輩對之行禮。」迎紫姑時,大家習慣向其祈求收成豐碩、家庭關係良好、婆媳關係和睦。 但迎紫姑、祭廁神的民俗已漸漸失傳,現在很少看到有在元宵節迎紫姑的人家,這一習俗也只能在古書中看到記載了。   廁神戚姑紫姑迎紫姑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關渡玉女宮 玉女娘娘濟世救民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去過關渡宮參拜「關渡媽」的朋友一定都知道玉女宮,第一次到那裡一定會感到非常微妙,因為玉女宮緊鄰關渡宮,是真正意義上的「緊鄰」,從關渡宮廟埕就可以直接走到玉女宮。 關渡玉女宮。(圖/WIKI圖庫,Outlookxp 攝) 玉女宮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清朝道光十七年,之後經過多次的整修,最近的一次修建工程是民國五十六年。玉女宮的主神是玉女娘娘,背後流傳著一個神奇故事。 清朝嘉慶年間,林姓家族渡海來台,定居在關渡一帶。林家主人林善道在婚後數年都沒有子嗣,所以與妻子每日都會到關渡宮焚香膜拜媽祖,初一、十五更會齋戒沐浴,只希望媽祖娘娘能賜一子傳遞香火。 之後不久,林氏夫婦果然獲得一女,據說這位女孩子出生時充滿異象,家中充滿芬芳之味且滿布彩霞,附近的鄰居都嘖嘖稱奇,認為這位剛出世的女孩子絕對不是簡單人物。林善道夫婦欣喜萬分,將其取名為林玉女,認為是關渡宮媽祖所賜的孩子。 這位林玉女姑娘的確天賦異稟,據說從三歲時就自主茹素,凡有葷腥入口隨即嘔吐,且時常跟著父母到關渡宮參拜。在家的時候則常常獨自靜坐,爾偶口中唸唸有詞,父母詢問後,林玉女的回答是,那是媽祖娘娘在傳授她道法,因而被當地人視為媽祖派來的靈童。 十六歲時,台灣北部遭遇大旱,地方官員夢見有一位「玉女」向天祈雨,在四方打聽之下,得知關渡林玉女的故事,認為她就是夢中那位祈雨的「玉女」,遂派人禮聘林玉女到縣衙作醮祈雨,果然林玉女道法通神,沒多久就天降甘霖,解除旱災危機。 林玉女十八歲那一年,某日早上沐浴之後,隨即天有異象,彩雲密布並散出虹光,林玉女就這麼白日飛昇,功德圓滿昇天而去。跑來看熱鬧的鄉民都看傻了眼。 參加關渡宮年例繞境的關渡玉女宮神轎。(圖/黃彥昇攝) 林善道夫婦在與鄉親們商議之後,決定替林玉女裝塑金身,稱為「玉女娘娘」,並將自家家宅改建為玉女宮,後來因為「玉女娘娘」屢現神蹟,灣敗的信眾也日漸增多。玉女宮與緊鄰的關渡宮關係緊密且良好,每年關渡宮的年例繞境時,「玉女娘娘」的神轎也會參與繞境。 玉女娘娘關渡宮關渡玉女宮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小琉球王船祭請水儀式 迎王要先猜對王!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小琉球是台灣的美麗外島之一,也因為遺世獨立的地理特性,使島上文化不易被同化、沖淡,甚至是消失。講到小琉球就不能不提已經流傳百年的王船祭! 小琉球王船祭中的「請水」儀式。(圖/屏東縣政府) 已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小琉球王船祭絕對是小琉球每三年一次最重要的廟會活動,每每到了這個時候許多在外打拚的小琉球民眾都會特別回到島上,參加三年一度的盛事。王爺為唐太宗貞觀時的三十六位進士,在奉命出巡民間時卻不幸遭遇海難喪命,後追封為「代天巡狩王爺」。 今天我們要介紹的是小琉球王船祭中的「請水」儀式,玉皇大帝會在每三年的王船祭前夕從三十六位王爺中挑選五位王爺來代天巡狩,請水儀式就是要恭迎這五位「代天巡狩王爺」。儀式會在小琉球的海灘上進行,因為信眾相信王爺們是乘船而來、乘船而去,法師們會在海灘上進行一連串的迎王儀式,來自小琉球各地的神轎、乩童都會在海邊向海面行禮致意,恭候王爺降臨。 但最緊張的莫過於接下來的「猜王」環節!所有的神轎、乩童們會守在岸邊努力感應今年的大千歲是由哪位王爺擔任,共有三十六位王爺,所有神明、乩童都使出渾身解數想要「猜」出王爺的姓氏。 因為每年都只有「大總理」一個人知道當科的大千歲姓氏,大總理就是在該科王船祭中負責人界、神界溝通的最高指揮官;每次會在王船祭正式結束的隔天擲筊選出下一科的大總理,被選出的人必須從當天開始吃素到三年後、下一科王船祭結束的當天;此外,大總理也必須在王船祭開始的前一個月開始睡在廟裡,因為神明會託夢告訴他當科大千歲的姓氏,大總理知道後就要將姓氏寫下放進錦囊中,等到請水儀式當天由各方神明開始「猜王」,猜對了大總理才會公佈。 小琉球王船祭中的「猜王」儀式。(圖/屏東縣政府) 但猜王過程中,也不是想猜就可以猜的,各方神明在台下虎視眈眈要上台答姓氏,但唯有被觀音媽的神轎邀請的神明才可以由轎班抬轎答姓氏;答姓氏時須先寫下「奉玉旨壬辰科代天巡狩王駕」再寫下大千歲的姓氏。一旦答對了就代表此科王爺們駕到了!便會大鳴鞭炮、敲鑼打鼓恭迎聖駕,請到王爺的那頂神轎(答對姓氏的神明)也會被授予寫有「神威廣大」的錦旗繫於神轎上,這是無上的光榮,代表自家神明的靈顯可是受大千歲肯定的。 一般請水儀式整個結束約莫是傍晚五、六點,但也曾經因為「猜王」環節卡關,一路猜到晚上十點,雖然轎班們都來來回回猜王猜到有些疲憊了,但真的迎到了王爺那一瞬間所有的辛苦和疲累也都煙消雲散了!王船祭正式開始!   資料參考(多看多保庇!): 百年島文化-小琉球之王船祭 哇靠小琉球旅遊資訊網 屏東縣政府-南州鄉溪州代天府 乙未正科迎王平安祭典請水儀式 小琉球猜王王船祭請水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池府王爺不一定姓池 原來是這樣

(文/黃彥昇 民俗陣頭深度中毒者、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碩士)池府王爺的信仰在台灣流傳的非常廣泛,但許多人不知道「池王」其實根據不同的系統,身分也未盡相同,而這也透露出台灣民間信仰存在著「神職」系統。 池府王爺的信仰在台灣流傳甚廣。(圖/中草坔代天溫王(溫府千歲、王爺公)神威顯赫Wen Wang部落格) 之前在介紹南鯤鯓池王的時候曾經寫到,南鯤鯓池王本名池夢彪,與其他四位王爺結為異姓兄弟,除了保護討海人,祂的戰鬥力其實也不遜於吳三王。 蚵寮保安宮深山尉池王。(圖/中草坔代天溫王(溫府千歲、王爺公)神威顯赫Wen Wang) 而在蒐集資料時,發現了一個有趣且值得探討的現象,原來台灣的池府王爺的系統很多,並不是每一間廟的池府王爺都叫池夢彪,例如台南蚵寮保安宮的「深山尉池王」名叫池金煥、苓子寮保濟宮的「池王」名叫池然。這種同姓氏但不同人比較容易解釋,畢竟同一姓氏的人數以萬計,神明之間的姓氏重複也是可以理解的。 馬兵營保和宮池府千歲。(圖/八吉境 檨仔林朝興宮 馬兵營保和宮臉書專頁) 然而,在台灣也常看見以下的情況,例如台南普濟殿的池府王爺叫陳文魁、馬兵營保和宮池府王爺叫荊雲騰、東門大人廟的池府王爺可能是鄭經(尚有其他說法),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要分析這個現象,其實可以很簡單,也可以很複雜,若要以最簡潔有力的方式說明,就是「池府王爺」是一種「神職」,任何一位生前有功於社稷的人,或是往生後努力修行的陰神、小神,都有機會擔任這種「神職」,楠梓東門王爺就是最好的例子。 台灣的神明系統其實來自於帝王封建時期的朝廷想像,人間的皇帝對照玉皇大帝,那朝中的文武百官自然也有各種相對應的神明,但由於過於複雜且各系統說法不同,在此先按下不表。 由於王爺信仰是個龐大的體系,數百年來有各類信仰不斷納入其中,像這種「一職多人擔任」的情況其實很常見,例如之前提過的萬和宮「老二媽」,就是類似的情況。 那為什麼這些神明會領任「池府王爺」而非「李府王爺」,其實並沒有一種統一的說法。但無論如何,這種「神職」的領任制度,展現了台灣民間信仰的多元性,以及先民在面對神明「撞名」的自我詮釋。而在眾多系統的「池王」之中,並沒有地位高低與強弱的問題,因為這背後支持的,是信眾們數百年來的信仰。 池府王爺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文武雙全多功能 流浪神馬到宜蘭文昌廟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宜蘭文昌廟主祀文昌帝君與關聖帝君,自古以來就是重要的文化教育發展地。仰山書院培育了許多文人,更是北管福祿派重要的推廣中心。現在則是當地學子的守護神,每到考季就能看到滿桌的礦泉水,還一匹日本籍的赤兔馬一起守護居民。 宜蘭文昌廟的影響力有多大,光是廟前這條路被命名為文昌路就曉得它的重要性。1812年噶瑪蘭廳通判楊廷理見宜蘭城,也在文昌廟創立仰山書院,成為東部地區首座書院。由於崇敬南宋理學大師,也是福建儒學開山鼻祖的楊時,加上宜蘭外海有龜山島,而將書院命名為「仰山」,並擔任山長,開啟仰山書院帶動宜蘭文教發展的第一步。 牌位滿漢同文(圖/林書竹攝) 1818年新任通判高大傭擴充書院,從四川梓潼迎回文昌帝君供奉,並樹立宋代五位理學大儒牌位,及倉頡夫子神位陪祀,取名文昌宮。1845年通判朱材哲擴建文昌宮,並增祀關聖帝君,由於是官方設立,因此可以看到文昌帝君與關聖帝君的牌位同時有漢文和滿文,且分別立於主殿二側,與一般廟宇主祀神明於大殿正中央有所不同,形成一廟雙主祀的現象。 北管福祿派祖師爺西秦王爺(圖/林書竹攝) 舉人李逢時借文昌廟的廂房創辦北管福祿派總蘭社,鼎盛時期社員高達百餘人,旗下分設北管部、神將會、高蹺陣等。福祿派祖師爺為西秦王爺,廟中至今仍供奉西秦王爺。在宜蘭孔廟尚未竣工前,文昌廟具備文廟、武廟的雙重地位。 隨著時代變遷,過去提供考生住宿的廂房、考場早已拆遷,但不影響文昌廟對當地居民的重要。祭祀文昌帝君除了蔥、芹、包子、粽子、各類糖果餅乾,當地考生還會特別準備礦泉水。因為這是考試唯一能帶入考場的東西,帶著拜過的礦泉水就如同文昌帝君陪著你一起考試。 宜蘭文昌廟赤兔馬(圖/林書竹攝) 文昌廟的關聖帝君雖然從清道光年間就來到這,但是祂一直都沒有赤兔馬。1947年政府全面改建日治時期所留下的神社,神社附屬建物、塑像都遭到毀損丟棄。宜蘭神社的神馬幾經轉折來到文昌廟安身立命,身上的台字紋為其正字標記。當地居民相信,拜拜後摸摸馬頭馬尾就能讓考試順利。宜蘭神社改建為忠烈祠,但鄉公所重新整理努力恢復過去神社的模樣,曾詢問廟方是否能將神馬請回,神馬已在文昌廟多年彼此都有感情,在無法決定的情況下,眾人決定擲筊請示神馬,結果神馬還是決定留在文昌廟,所以現在宜蘭員山公園的神馬為文昌廟神馬的復刻。 來到文昌廟除了拜拜,別忘了廟口的阿南米粉羹也是必吃的好味道,只是宜蘭的朋友都是賣完收工,基本上中午之後就會賣光光,貪睡的話可就吃不到囉。 資料來源: 【巡田水遊記】宜蘭碧霞宮、文昌廟和楊士芳紀念林園 文昌廟 仰山書院宜蘭文昌廟文昌帝君楊廷理關聖帝君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那些電影沒教的事/秋生不能亡!人鬼戀究竟行不行

(文/連宜方 客家和泰雅混血、熱愛旅行的民俗文化見習生)還記得小時候看了十遍也不膩,就算轉台又看到還是要再看第十一遍的經典殭屍電影《殭屍先生》嗎?保庇NOW在《那些電影沒教的事》單元中,也曾經透過《殭屍先生》告訴大家為什麼殭屍怕糯米(那些電影沒教的事/殭屍為何怕糯米?),以及用另外一部殭屍片《靈幻先生》教大家什麼是「油炸鬼」(那些電影沒教的事/油炸厲鬼真有解?),今天我們一樣要用殭屍片來告訴大家,究竟「人鬼戀」行不行? 鬼新娘美貌令人屏息。(圖/《殭屍先生》電影劇照) 我們都聽過「中邪」,但你有聽過「中妖」嗎?妖怪因為想要加快修道的速度,最好是能張開眼睛就成仙,所以有些鬼魂和精想要耍小聰明、走捷徑的話,就會跟《殭屍先生》裡面的鬼新娘一樣。這位鬼新娘因為秋生好心祭拜了祂,就因此動了妖心(所以真的不能亂拜),決定要跟秋生來場轟轟烈烈的「人鬼戀」。 秋生和鬼新娘。(圖/《殭屍先生》電影劇照) 其實不管是動植物所修煉成的妖,或是最常見的鬼魂,只要一心向善修道的話,都是有機會可以成仙;但如果修道過程中誤入邪道,或是使用小聰明、用錯方法,則有可能發展成「魔」。《殭屍先生》中的鬼新娘,就是想利用美色誘惑秋生,再把他騙上床,以此方法來吸取秋生的「精氣」,我們都知道「精、氣、神」是人類身體運作的根本能源,不管少了哪一個都有可能使人喪命。 被九叔逼出原形的鬼新娘。(圖/《殭屍先生》電影劇照) 所以電影中,鬼新娘將秋生騙上床後,就開始吸取他的精氣,鬼新娘也在床上一次又一次的翻雲覆雨中越來越接近成妖,法力跟過去只是鬼魂時完全無法相提並論;秋生的精氣越來越少後,他的神(魂魄)也漸漸被鬼新娘勾走了,就在整條命都要賠進去給鬼新娘時,幸好秋生的師父九叔察覺了異狀,將秋生從死亡關頭給救了回來,否則他就真的要精盡人亡了。雖然鬼新娘因為吸取秋生的精氣法力大增,但終究不是最強道士的對手(眼冒愛心)!鬼新娘馬上就被九叔逼得現出了原形,在和九叔鬥法的過程中不慎受傷,和鬼新娘已培養出感情的秋生最終還是決定要放鬼新娘一條生路,就希望未來祂能一心向善修道,別再貪快、圖輕鬆了! 其實像是九尾狐也有吃掉100個男人的肝臟就能成仙的傳說,可見從古代到現在動植物或鬼魂修鍊成道的過程中,難免還是有一些「老鼠屎」壞了整體秩序規則,只能期望這些「妖」、「魔」們能盡快被收掉,但可以保證的是,未來不管是在電影、電視中,我們還是會常常看到祂們的存在(不然故事就演不下去了)。 人鬼戀仙妖殭屍先生鬼魂魔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宜蘭古城慢慢遊 生活就在廟宇市場中

(文/林書竹 民俗文化一年級)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的宜蘭城,符合清朝城池最小規模,直徑180丈,周長約565丈,只要步行30分鐘就能走完。由現存的道路名稱就能一窺古時民間信仰中心,以及宜蘭城的遺跡。 城隍爺守護城池(圖/林書竹攝) 舊城東西南北路、聖後街、文昌路、城隍街、碧霞街,外地人看到這些街道名稱,肯定一頭霧水,但是對於宜蘭人來說,卻是再熟悉不過。1812年楊廷理建立宜蘭城,以昭應宮為中心,將城池劃分東西南北。清朝時期建立的城池一定能找到城隍廟,「城」為城牆、「隍」為護城河,建廟祭祀期望城隍老爺守護城池。護城河雖已不復見,但宜蘭演藝廳旁的渠道,就是過去護城河的分支。 文人雅士匯集之處(圖/林書竹攝) 要了解一個地區的族群組成、生活習慣、口味喜好,首先是廟宇,再來是市場。文人雅士匯集的文昌宮,是清朝時期東部地區首座成立的書院-仰山書院所在地,以及北管福祿派總蘭社的會所,可說是當時宜蘭藝文發展的重要據點,北管的發展也成為日後歌仔戲發展的基石。 南館市場金紙鋪擺滿各式金紙蠟燭,民間信仰相信香火不斷才得以延續,香為了因應家庭與廟宇的需求,發展出燃燒時間長短粗細不一的樣式,同樣給予先人或神明的金銀紙、供品等也越來越多元,例如讓祖先周遊列國的各國紙幣、人手一支的紙製智慧型手機,這些都源自於人們以自身想像祖先需求,這也是民間信仰中的特色之一。 碧霞宮為當時讀書人抗日聚集地(圖/林書竹攝) 碧霞宮也稱岳武穆王廟,清廷將台灣割讓給日本,當時宜蘭地區的讀書人正在考慮是否要返回中國,但在扶鸞之後得到「宣揚忠孝不必回鄉」的神諭,且在進士楊士芳發起下,設鸞堂奉祀岳飛。同時設立勸善局、樂施社,教育大眾、濟世助學等,私底下則為讀書人抗日密謀的基地。 宜蘭美術館的前身為台灣銀行宜蘭分行,館中仍保留當時銀行金庫大門。厚重的金庫大門原封不動地融入美術館,並未像古蹟般陳列於玻璃箱中,只要來到宜蘭美術館就如同在日治時期的台灣銀行。走到頂樓平台,鳥瞰整個宜蘭市景,雖然矗立的高樓大廈無法讓人飽覽蘭陽平原,但仍可以在此想像古時繁榮景象。 宜蘭城隨著政權更迭而改變,日本政府以衛生為由,執行「市區改正」計畫,拆除城門與城牆,護城河視為水圳處理,並於上方拓寬為道路,這就是為什麼現在看不到護城河。但近年來人們深感於文化流失,各地政府極力復興在地歷史,已找出不少拆除城門的遺跡。 文化需要日積月累,講求速度的時代,技藝、工藝、傳承的凋零成為不得不接受的事實。於是我們只能從前人留下的東西尋找失散的碎片,或許除了保存之外,人們是否正視自己失去文化這件事,也是我們需要討論的議題。 延伸閱讀: 宜蘭大拜拜/復興傳統火炬 東嶽仁聖大帝暗訪紀錄 每個人都要跟我報到 東嶽大帝好忙碌 報告神明我有罪 夯枷除罪行不行 2018宜蘭東嶽文化祭 戲曲廟會一次滿足 資料來源: 宜蘭演藝廳 台北城市散步 Stay旅人書店 古城宜蘭宜蘭演藝廳宜蘭美術館導覽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