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百齡寺說走就走 落難神明齊聚百齡橋下 

位於台北士林的百齡橋下(社子島側),有這麼一座特色廟宇,說它是廟宇,但又比較像攤車,小小的鐵製廟體下還有四個輪子,隨時都可以說走就走。 百齡寺。(圖/連宜方攝) 百齡寺祀奉的神明皆為當地民眾從一旁的基隆河打撈上岸的「落難神明」,1980年代,台灣社會風行「大家樂」賭博遊戲,夢想著一夜致富的台灣人,為了一躍而升成百萬富翁到處求神拜佛,除了我們常見的「正神」,像是財神、關公、太子爺等神明,大家更風靡向「陰神」求偏財,像是有應公、姑娘廟,甚至是石頭、青蛙等物都有人膜拜。 落難神明。(圖/連宜方攝) 許多賭徒賭贏了、賺錢了就大手筆酬神,請回家供奉或是請戲班、電子花車、脫衣舞團到廟內還願;但慘的是,有些賭徒賭輸後,欠下大筆賭債,便將怨氣出在神明身上,埋怨神明不靈顯、報的牌不準,一氣之下將神像隨意丟棄,甚至有的神像還被斷手斷腳、毀容,相當荒謬。 大家樂停止發行後,尚有香港六合彩的地下簽賭熱,賭徒們除了賠上自己的金錢,有的人甚至連家庭、人生都一同賠了進去,為台灣民間信仰史上寫下黑暗的一頁。 所幸,這個社會良善的人還是很多,許多人在撿到落難神明後,選擇繼續供養,為其找回尊嚴和地位,保庇NOW先前曾介紹過士林三腳渡擺渡口的天德宮(防颱準備做好做滿!天德宮升降台不怕水淹土地公)也是供奉落難神明的廟宇。 虎爺。(圖/連宜方攝) 百齡寺雖然不是宏偉氣派的廟宇,但其廟體一側仍清楚記載信徒們的捐奉金額,每尊神明的神明衣也相當細緻華麗,由此可見這些曾經落難的神明們,如今受到很好的照顧。一旁打球、練舞的民眾經過也都會雙手合十或是上香祭拜,在知道這些神明過去的故事後,看到這一幕分外有感。   延伸閱讀: 防颱準備做好做滿!天德宮升降台不怕水淹土地公 這個神明很少見/誰的旅蛙流浪到林園? 資料參考: Facebook-Willipodia 「大家樂」下的意外犧牲者──那些臺灣的落難神明 大家樂百齡寺百齡橋落難神明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怪談追追追/骨骸能治病?廖先生顯靈救人無數

在苗栗縣苑裡鎮福田里,有一位眾人皆知的「廖先生」,總是穿著白色長袍處處為人醫病,甚至八八風災時,也不畏風雨走到外頭替眾人巡視災情,究竟這位熱心助人的「廖先生」是何方神聖呢? 苗栗縣苑裡鎮廖府先生廟。(圖/太上道宗掌門宗師府粉專) 根據耆老們口耳相傳,這位「廖先生」為清朝太醫,在船難中過世,之後就常顯靈救人。清朝時期,苑裡某戶有錢望族的獨子罹患怪病,不僅查不出病因,病情時好時壞、反反覆覆,大夫一位換過一位皆束手無策,在家人絕望又無助時,出現了一位穿著全白長袍的老先生登門拜訪,表示願意幫公子醫病,只見老先生用手撫摸其額頭後,病情竟奇蹟穩定、康復,讓全家人又驚又喜。 家人趕緊向廖先生打聽其住所,希望下次能親自登門道謝,廖先生表明自己住在田寮(福田里舊稱)的一棵大樹下,並提到自己的生日是農曆八月初八,歡迎大家在那天作客。到了農曆八月初八,該戶人家準備了多項大禮抵達田寮,也找到了廖先生所說的那棵大樹,卻不見任何住戶,只見到一罈骨骸,馬上擲筊詢問骨骸主人是否為那天的大夫,一連三個聖筊證明其就是廖先生,該戶人家隨即焚香、以牲禮祭祀。後來,當地民眾多次夢到廖先生入夢請託建廟,於是眾人發起募捐建廟。 廖先生金身。(圖/王俊凱發表於臉書) 廖先生屢顯神蹟,時至今日仍時有所聞,廖先生曾出現在一位長年在國外工作的台灣人夢中,廖先生向其表明來歷後,便提醒他身體上的問題,還點出其工作上的困境,沒想到後來竟一一驗證廖先生在夢境中說的話。這名台灣人馬上致電給在台灣的妻子,麻煩妻子代為到廖府先生廟還願答謝,據說其妻不是當地人、更沒聽過廖府先生廟,是搭著計程車沿途問路找到的。 廖先生除了醫病靈顯外,據說其愛看戲更是愛到多次顯靈自己去請戲班子,不同戲班描述的都是同一位穿著白袍、蓄白鬍的老先生親自預定的,常有戲班子到廖府先生廟前做前置作業時,廟方才知道原來廖先生又自己去請戲班子來演戲了!因此,廖府先生廟廟前常可看見戲班搭台演戲,就是因為廖先生最大的興趣就是看戲。 廖先生公。(圖/張宮徒發表於臉書) 因為廖先生的靈驗,廟方準備了多個以紅紙包覆的分靈神牌讓信徒請回家祭拜,據說這些紅紙內裝有廖先生的靈骨,為名副其實的「金身」。據說曾有信徒分靈帶走廖先生的分靈神牌後,因某些緣故竟將分靈神牌棄置於路邊,後來許多民眾夜晚路過該處都會看到奇怪的火光,眾人結伴過去一探究竟才發現原來是廖先生的分靈神牌。擲筊詢問廖先生要回到祖廟還是要留下?最後廖先生選擇留下,於是當地民眾便為其建祠祭祀。 當地信眾皆尊稱廖先生為「廖先生公」,雖然近代醫學科技已愈趨發達,民眾生病了會到診所、醫院看診,而不是到廟裡,但廖先生廟仍承載了許多信眾祈求久病痊癒、身體健康的冀望;此外,廖先生對信眾生活瑣事也自有一套辦法,像是房子租不出去、車賣不出去等煩惱,廖先生都會幫助信眾圓滿解決,也因此到了現在,當地信眾和廖先生信仰的結合仍十分密切。   資料參考: 顯靈治病 廖府先生廟求藥籤 台灣大代誌 數位島嶼 廖先生廖府先生廟苗栗苑裡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紙風車劇團與黎明表演學系合作 《巫頂看世界》好評不斷

新頭殼newtalk 日前,因選舉飽受砲火攻擊的紙風車劇團不畏風波,在12月8日於城市舞台首演全新創作《巫頂看世界》,當天票房100%,座無虛席,演出後,大受觀眾好評,當下直接宣布台中12月22日晚上加演一場。 在製作期間,編導及演員們往返劇團與黎明技術學院,不僅與學校表演藝術學群的學生排練,還有道具修改再重製,服裝和玩偶裝都是日夜趕工而成,終於在多方合作下,《巫頂看世界》票房開紅盤,甚至許多台中的民眾抱怨買不到票,於是劇團緊急宣布加演一場台中場,滿足民眾的心願。 總編導李永豐認為,臺灣的孩子是幸福的,在地球的另一邊,有許多人們的生活是很艱難的,孩子也無法平安健康長大。《巫頂看世界》希望藉由演出,讓家長與孩子們體認幸福得來不易,當珍惜擁有,也期許孩子們未來強大時,能夠多一份力量幫助別人。 演出結束後,民眾都給予高度的評價,紛紛表示,「原來我們國內就有這麼棒的劇團,太棒了」、「很好創意、很溫馨,能在劇中宣導不要戰爭給下一代真的很棒,很感動地掉下眼淚。」 此次表演紙風車劇團還和黎明技術學院表演藝術學系的同學合作,因為打造舞台,讓年輕人能夠認識接觸表演藝術,一直都是紙風車努力的目標,在黎明技術學院董事長許耀基及藝術學群群長利政南的支持下,提供了年輕學生第一次正式專業劇場工作體驗演出的機會。 紙風車認為,表演藝術團隊的核心還是創作及為孩子努力,如何將戲作好,帶給孩子創意與想像,傳達愛與關懷的信念給父母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事。 延伸閱讀: 驚世夫妻離婚兩年再同框!破冰背後原因是這個.... 私下飯局放消息給記者?呱吉點名嗆「簡直垃圾」 王浩宇回應了       

高雄文藝獎獲獎者有這些!許立明大讚「實至名歸」

新頭殼newtalk 象徵高雄藝文界最高殊榮的「高雄文藝獎」,今(8)日下午於市立圖書總館舉行頒獎典禮,本屆得主有張新國、盧明德、王隆興、巴代及財團法人文學台灣基金會。高雄市長許立明親自頒獎表揚,他讚賞,文藝獎得主實至名歸,獻上最誠摯的祝福,同時感謝獲獎者長期對高雄文化藝術的卓越貢獻與付出。 高雄文藝獎今年邁入第10屆,許立明表示,文化的活力、生命力來自於民間,政府扮演協助與推動的角色,感謝所有社團、文藝獎得主以及文化界的先進持續深耕高雄,一起努力、打造高雄的知名性。 許立明肯定文化局同仁的努力,展現高雄在地文化深耕的豐碩成果,打造全台最夯的駁二藝術特區、舉辦春天藝術節、高雄電影節、戲獅甲等膾炙人口的活動、投入超過42億元挹注圖書館軟硬體建設等,洗刷高雄文化沙漠的污名。 文化局指出,自2016年高雄文藝獎開放團體參加評選後,今年首次有團體得獎,財團法人文學台灣基金會長期深耕台灣文學,培育文壇人才,是推動台灣文學的重要角色。 而隆興鋼鐵總經理王隆興則是文藝獎設立以來,首位因文化公益得獎的得主;永興樂皮影劇團藝術總監張新國,演出經歷超過四十餘年,將高雄特有的文化資產「皮影戲」發揚於國際舞台。 藝術家盧明德教授奉獻杏壇逾四十年,2006年於高師大藝術學院創立全台首所跨領域藝術研究所,為南台灣藝術相關科系開創新頁;卑南族作家巴代,則為近十年國內少見專攻歷史小說創作的好手,透過文學為部落保留自身文化精神與紀錄。 延伸閱讀: 懷念以前的生活嗎?馬祖新村給您回家的感覺 出門請注意!18縣市強風特報 北北基宜大雨特報

3大國際知名表演秀在嘉義!今隆重登場

新頭殼newtalk 嘉義縣政府近年致力推廣藝術文化,今年推出「全臺獨嘉.藝冠全臺」活動,共有3場表演大秀,讓民眾有不一樣的歲末佳節。今(8)首日在縣府前廣場登場,邀請知名的國際團隊「西班牙Flower Station花漾高空秀」為活動揭開序幕,高難度的肢體表演讓現場民眾驚呼連連,直呼表演內容壯觀、精彩。 今年台灣燈會在嘉義舉行,為延續推廣藝術產業, 嘉義縣政府邀請國外知名表演藝術團隊「西班牙Flower Station花漾高空秀」以「Voalá Station」為基礎,融入高空特技、視覺藝術與肢體舞蹈元素,演出全球僅有的「Flower Station視覺系高空音樂秀」。 第2場將在9日於民雄運動公園舉辦,邀請韓國Flying飛天秀登台演出,第3場則是15日於竹崎親水公園舉行,以韓國Fireman秀為主軸,此外,活動期間下午3點,都有地手作文創市集和優質團隊表演音樂會。 嘉義縣政府首度邀請三大國際知名表演秀,以「原裝進口、首度登臺,免出國、免機票、免門票、免費公演」為核心,為了讓鄉親有一個「藝」義非凡、不一樣的歲末佳節,邀請全國民眾相邀一起來嘉義感受「藝冠全臺」的演藝風華。 延伸閱讀: 粉紅耶誕好浪漫!國境之南白雪紛飛超驚喜 鳥迷別錯過!綠頭鴨、尖尾鴨可愛身影現身華江雁鴨季  

懷念以前的生活嗎?馬祖新村給您回家的感覺

新頭殼newtalk 以「家」系列為主題的特展今(8)日正式在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開幕,此計畫希望藉由古早時期的舊器具、老聲音喚醒家的記憶,讓民眾可以一同重溫家的聲音與溫度。 此次特展有兩大重點,包括「日常聲紋-家的聲音特展」及「家 溫度-桃印生活To live to feel」文創展。除了兩大常設展外,今天還有「重擊現實打擊樂團」的精彩表演、「新村古物市集」及「手作市集」的聯合市集活動,透過眷村美食、古物老書以及打陀螺活動,呼應以往「家」的生活風味。 「日常聲紋-家的聲音特展」以「聽覺」重溫家的生活,真實的物件與想像中的家交互呈現,增添空間趣味性,展覽中的聲音都是由日常搜集而來的。現場加入藝術裝置〈補天計畫〉、〈午後洗衣趣〉、〈生活大躍進〉等,重新詮釋昔日眷村小孩與媽媽們的日常午後,開啟新舊居民對於眷村記憶及文創園區的想像。 「家 溫度-桃印生活To live to feel」特展則是由園在地優質的文創、藝術創作者,以生活作為主題,還原「家」的原始意義,將馬祖新村眷舍規劃為:客廳、書房、臥室、廚房等七個展間,文創與生活相互結合,讓大家發現桃園在地的生活美學與文創設計。 此外,馬祖新村也引進新的文創業者,包括有溪房子手作坊、一耶小吃館、日常是生活企業社、饌食文創商號以及半隻羊設計有限公司,為馬祖新村注入新生命。 馬祖新村是由桃園市政府採分年、分期的方式進行修復活化工程,並且於今年4月正式以「馬祖新村眷村文創園區」為名開放營運。 延伸閱讀: 「陳其邁咖啡音樂會」直播看這裡!好吃好玩應有盡有 管仁健觀點》十年導演無人問 不舉成名天下知  

23米長鯨魚現身台南安平港 大魚的祝福變身感動新地標

台灣島嶼的形狀從高處俯瞰神似一條鯨魚,自古以來便有文人將台灣稱作「鯤島」,台灣小說家王家祥曾說「多雨的臺灣東北部,是鯨魚的噴水口;豐饒的嘉南平原,則是肥美的魚肚。至於花蓮和臺東,應該是乾淨漂亮的鯨背...」 藝術創作者楊士毅近日也以鯨魚的形象,在台南安平港設置了一座名為「大魚的祝福」的大型戶外光影裝置藝術。 「大家都說台灣是一條魚,但我總好奇如果台灣是一條魚,為什麼她不游走?我想,也許是她希望在汪洋大海中,讓我們有個立足之地,於是她放下自由,化身島嶼,乘載著在海上的我們。台灣是她的心,而我們就住在鯨魚的心裡面。」 https://youtu.be/CU4_NhgKph8 ▲創作者楊士毅藉著模擬影片分享創作理念 楊士毅在個人臉書,說明自己的創作理念。希望藉由藝術,提醒大家互相包容與彼此疼惜。「想法不同時,可以溝通而非爭吵對立;面對問題時,可以攜手合作而非互相打擊。」 楊士毅出生於雲林,童年時光過得並不幸福,大學時期開始學習藝術創作,年紀輕輕便嶄露頭角,曾在 2007 年以畢業作品《爸爸的手指頭》入圍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創作領域和素材多元,文字、影像、繪畫、剪紙、策展都留下耀眼成績,自許為「說故事的人」,將大自然及生命所帶來的感動及美好訊息,翻譯成可以跟大家分享的語言形式,用所學的媒材分享給更多的人。 這次「大魚的祝福」是台南市「光環境藝術策展」的主題作品,長 23 公尺、寬 10 公尺、高 8 公尺,預計今年底前完工。鯨魚造型上半部以 3714 支不銹鋼管焊接,沒有用到任何螺絲,呈現線條的純粹;內部則是 634 支不銹鋼管焊接構成,鑲嵌 448 片彩色釉燒玻璃,象徵因包容而豐富多彩的島嶼圖形。施工完成後,參觀民眾可以走入魚肚登高飽覽安平港海景,此外,夜晚還會配合點燈,讓遊客晚上也能欣賞到驚喜豐富的光影變化景觀。 許多網友看到消息紛紛表示等不及想去參觀,「有故事的創作總是讓人感動」、「台灣終於有真正的在地藝術」,預計待正式開放啟用後,將替台南市帶來一座文化新地標,大大提升安平港觀光人氣。

習俗小百科/喜餅不是好吃就好?想吃還不能吃

「送喜餅」是結婚的新人向親友傳達喜訊、分享喜悅的好方法之一。相傳,送喜餅的習俗源自三國時代,孫權假意要將自己的妹妹嫁給劉備,並要求劉備過江來迎娶。眾人當然都知道這當中有「詭」,於是,諸葛亮便想出一奇策瓦解孫權的計謀。 諸葛亮請來許多糕餅師傅製作上有龍、鳳圖案的糕餅,分送給東吳的鄉親和孫權身邊的士兵,更故意創作歌謠傳唱民間:「劉備東吳來成親,龍鳳喜餅是媒證」。這樣還不夠!還在東吳境內放寫有「孫劉合婚」的風箏,昭告天下此件喜事,騎虎難下的孫權最後只好乖乖將自己的妹妹嫁給劉備,也開啟了後人結婚分送喜餅的習俗。 訂婚六禮。(圖/非常婚禮) 喜餅其實藏有許多眉角,例如喜餅不能烤過焦,顏色要剛剛好,因為有句俗諺說:「餅太焦,新娘恰北北」,所以製作喜餅的糕餅師傅都會特別注意火侯和時間的控制。 此外,男方迎娶時會帶兩套「六禮」到女方家,通常可直接請喜餅店準備,也有人是準備「十二禮」,但不管幾禮都一定有包含龍眼。男方會將一套留在女生家中,另一套帶回自家,但女方一定要記得在男方那套挖出兩顆龍眼,代表「顧好丈夫的眼睛、不能亂看」。且新娘千萬要記得不能吃男方送的喜餅,因為這樣等於是吃掉自己的喜氣,也有一說是新娘吃了喜餅,日後會厚臉皮、招人怨,但有人則認為男方送的喜餅拜拜過後就可以吃了,不用這麼嚴格。 有些較特別的喜餅禁忌像是在台中大甲,若未婚的男女吃別人的喜餅前,記得要先繞過膝下才可以吃;而在台中東勢,則是結婚的新人雖然不能吃自己的喜餅,但只要另外用小方巾包裹自己的喜餅後,就可以吃了。 各地有關喜餅的習俗、禁忌大有不同,但主要出發點都是討個吉利,不要過於鐵齒,但也不要過於迷信,結婚畢竟主角還是新人,以雙方能接受的方式最重要。   資料參考: 非常婚禮/一次搞懂訂婚六禮/十二禮 吃喜餅沾喜氣 各地習俗不同 喜餅禁忌習俗小百科龍眼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習俗小百科/私生活不檢點 小心「洗門風」

若說到台灣民間的各種習俗,有一項人見人怕的「洗門風」,在古早時期,如果幹下傷風敗俗的事被抓到,可能就要面臨這項精神上的酷刑。 「洗門風」其實是一種「私刑」的手段,是當年漢民族遷移來台灣時帶過來的習俗,但在現今社會已經不適當,甚至有違反善良風俗之嫌,雖然已經漸漸消失,但偶爾還是會在新聞上看到某某地區又有人「洗門風」。 洗門風是一種私刑手段。(圖/FOTER) 傳統社會的「洗門風」通常與女性的貞潔綁在一起,後來衍伸至男女之間的不正常關係、毀謗、傷人等事。作為一種賠償手段,被要求「洗門風」的當事人可能會以在廟口辦流水席、請戲班演戲、或是請全村的人抽菸喝茶等方式進行。而其中最「慘烈」的方式,是除了上述破費的舉動外,另外加上在公共場合下跪,甚至舉牌讓大家知道自己幹了什麼事,讓自己承受精神羞辱。 洗門風還要舉牌說自己做了什麼。翻譯:我尿在運轉中的電風扇上。(圖/網路) 但誰會這麼傻無緣無故答應「洗門風」?如果仔細分析,就會了解願意承受「洗門風」的當事人都是自認理虧,知道自己確實做不對,同時也讓受害方恢復名譽。換個角度來說,如果當事人真的自認沒做錯,大不了各自找律師,上法院講個明白。 因此在現代社會偶爾會出現的「洗門風」,通常被當作一種「調解」的手段,讓雙方在事情走到法院之前就做一個終結,但根據網路上找到的專業律師撰寫的文章表示,「洗門風」這種道德制裁的「私刑」,若以調解案的刑事送上法院,法官很可能不予核准。 近幾年因為不正常的男女關係而產生的「洗門風」已經漸漸減少,因為碰上這種事還是直接到法院最快,根據搜尋後的資料顯示,近期「洗門風」的原因大多是亂講話毀謗他人名譽,或是開車闖紅燈又對義交出言不遜之類的事件。 雖然「洗門風」已經越來越少看到,但在這裡還是要提醒大家,就算當事人自願「洗門風」以換取和解法院都未必核准了,如果是強逼他人「洗門風」,可能自己也會惹上官司,畢竟「私刑」的手段本來就不合法,還是請大家深思熟慮。 洗門風私刑精神羞辱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怪談追追追/三老爺顯靈血拼 討價還價不輸人 

上一篇的怪談追追追/台南三老爺抓鬼 神威嚇跑日本軍魂讓許多讀者初次認識台南歸仁保西代天府的三老爺,也對三老爺的靈顯、神威興趣盎然。三老爺的神蹟故事當然不只有一件,今天保庇NOW就繼續帶著大家來認識三老爺的故事吧! 保西代天府三老爺。(圖/慈濟仙官府粉專) 當初建廟時,因民生匱乏,信眾東湊西湊也募不到足夠的經費建廟,卻也不願用劣等建材為三老爺建廟。三老爺深知信眾們的一番誠心和苦心,就決定化身為三位員外,親自到唐山選購建廟用的木材。 不料,到了唐山,當地商人卻獅子大開口開了極高價,並表示生長完整、品質較好的「有尾杉木」,當然比有損壞、品質較差的「無尾杉木」還要來得貴,如果三位員外要帶走「無尾杉木」就可以便宜一點。見商人不願降價,三位員外討論後決定先回客棧,明天再來。 當晚,原本穩定無風的天氣頓時風雲變色,颳起大風,就像颱風過境般。隔天,三位員外又到了杉木林找商人,看著被風雨襲倒的杉木跟商人說:「現在這些都成了無尾杉木,那應該都可以便宜賣我們了吧!」但商人這時卻開始猶豫、不想賣了,顧左右而言他。 三位員外告訴商人:「你隨便找棵杉木,剝開樹皮看看吧!」商人照做後,看到每棵杉木上都刻有「三老爺」字樣,他恍然大悟眼前的三位員外絕非等閒之輩,便答應全數杉木都便宜賣。同時,三老爺也降乩指示台南的信眾,在幾月幾號幾點到港口接收、搬運建廟用的木材。連建廟用的木材都親自出馬的三老爺,果然疼民如子。 保西代天府三老爺。(圖/卓家 濟公活佛粉專) 據說,西元1843年的郭光侯起義事件和三老爺也有些許關係,當時各庄頭若有要事商討皆在代天府討論,郭光侯決心要反抗清廷不合理的賦稅制度,起義前也是和地方耆老們在三老爺面前討論,並請示三老爺。當時,郭光侯在眾多耆老們面前,以兩個石作的小碟子請示三老爺能否進行起義活動,郭光侯將兩個小碟子向上拋竟卡在廟中屋頂,幾秒後再墜落竟是完好無缺的聖筊,郭光侯相信這是三老爺允諾的聖示。 起義活動開始沒多久,清廷官兵就挾人力優勢逮捕、殺害多名起義相關人士,郭光侯躲在港口邊見到一艘載滿糖簍的船隻正要起航往中國,便偷偷上船。清兵見到可疑蹤影便尾隨上船,但一看船上滿滿的糖簍,便決定用刀槍向每個糖簍猛刺,躲在其中一個糖簍中的郭光侯擔心這樣必會被刺中,可是就在清兵要刺向他的糖簍時,突然吹來一陣怪風,使得整艘船猛烈搖晃,清兵便罷手下船。 郭光侯相信那陣怪風一定就是三老爺暗中相助,啟航後他也一帆風順到達中國,並向朝廷成功揭發台灣地方官的惡行惡狀。 三老爺愛民如子、不忍百姓受苦的慈悲胸懷始終如一,每一次顯靈都是為了保護、捍衛百姓的權益,這也是台灣信仰中,信眾和神明共同寫下最珍貴的故事篇章。   三老爺保西代天府傳奇顯靈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嘉義縣治中心守護神 七主王爺坐鎮

嘉義縣的縣治中心太保市有一間「七主宮」,主祀「七主王爺」,是縣治中心一帶的守護神。「七主王爺」本為「萬善爺」,經過兩次升格成為「七主王爺」。 在「七主宮」建廟之前,廟地原本是一墳場,民國40年代開發時,當地民眾收集無名枯骨,建一「萬善爺廟」祭祀。而那些無名枯骨的說法有許多種,有說是抵抗荷蘭人而亡的義士枯骨,也有說是被王得祿率兵殲滅草莽聚落,但這些說法都沒能獲得證實。 七主宮位於嘉義縣的縣治中心太保市。(圖/WIKI圖庫,Outlookxp攝) 「萬善爺廟」建成後時常在地方上顯靈護佑鄉民,遂逐漸成為安仁里一帶的信仰中心,香火十分鼎盛。由於「萬善爺」多行善事、保佑鄉里,之後由東勢寮東安宮主神城隍爺賜封為「七主爺」,其聖號由來是感念當時協助處理無名遺骨的七戶人家。 民國80年,嘉義縣的縣治中心遷移到太保市,縣政府曾有意遷建「七主宮」,遭廟方反對。民國86年,嘉義縣承辦第27屆台灣區運動會(現全國運動會),「七主宮」廟地被劃為體育館場,但「七主爺」不願遷離現址,因而有諸多靈異。 為解決此事,時任縣長的李雅景在與地方耆老相談之後,決定請出笨港口港口宮的「開基三聖母」出面協調。「開基三聖母」到場後指示,「七主爺」多年來守護鄉里有功,廟地要原地保留。又指示縣治中心不可無正神鎮守,遂稟告玉帝,將「七主爺」賜封為「七主王爺」,成為現今嘉義縣治中心的守護神。 七主王爺。(圖/WIKI圖庫,Outlookxp攝) 「萬善爺」因自我嚴格修行又保佑鄉里,因而升格兩次,成為「七主王爺」,這類的故事在台灣其實並不少見,這告訴我們,只要嚴格自我約束不擾民,且護佑當地百姓,就算是路邊的無名小廟都有升為正神的一天。 七主宮七主王爺走過路過別錯過,快來請神明保庇一下:https://bobee.nownews.com/

綠光世界小劇場推出首部作品《THE BEE狂蜂》

新頭殼newtalk 綠光劇團自2003年起開創『世界劇場』這個戲劇品牌,至今已改編過15部膾炙人口的作品,於2008年成立「世界劇場委員會」,集合多位戲劇學者與資深劇場人定期開會,以「把世界帶進來,讓台灣走出去」為宗旨,秉持讓國內觀眾不用出國,也能欣賞國外精采劇作的理念,持續引進國外當代的舞臺劇作品。 自2014年開始,『世界劇場』分為《世界大劇場》與《世界小劇場》,《世界小劇場》主要製作小規模的作品,演出大膽、實驗性質的劇作,期以讓國人接觸更多元面向的海外戲劇。《THE BEE 狂蜂》是《世界小劇場》首部小劇場作品,有別過往綠光的作品風格,走感動、溫暖路線,本戲講述更多喧囂殘酷的社會現象與嗜血瘋狂的人性,以沉重、極端恐懼、近乎瘋狂的心理層面呈現給觀眾,即將顛覆國人對綠光的既定印象。 《THE BEE 狂蜂》來自日本鬼才劇作家野田秀樹與愛爾蘭劇作家Colin Teevan共同改編日本科幻小說家筒井康隆的短篇小說《THE BEE》。野田秀樹因受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所啟發,以日常的社會事件為故事題材,探討現代人生活隨處可見的暴力行為,一位平凡的上班族被捲進一起綁架事件開始,過程卻以極具衝擊的情節讓觀眾陷入抑鬱窒息的壓迫。 《THE BEE》2006年於英國倫敦首演,2007年起英文版及日本版相繼巡迴紐約、香港、巴黎、韓國、東京、大阪...等地;《THE BEE》作品也獲得日本朝日表演藝術獎和讀賣新聞劇院獎等戲劇大獎,堪稱日本演劇史上的偉大傑作。2012年在日本上演時,即是由知名女星宮澤理惠飾演女主角。 導演柯一正表示,「看到戲中的角色,彷彿看到現在的自己,就像一面鏡子一樣。」演員羅北安也表示,「喜歡到無法做出評論,只能說實在太有趣了。」羅北安跟柯一正在排練場看完戲之後,對於四位演員的誇張卻細膩的演出與荒謬的黑色喜劇情節,讚不絕口。柯一正說, 「看到戲中的角色,彷彿看到現在的自己,就像一面鏡子一樣,讓我反思自己,上半場我還笑得很開心,但下半場陷入沉思…」羅北安也表示,「這是《THE BEE》第一次改編成華語演出,真的非常變態、非常有趣、非常好看!但看完戲我還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感覺講什麼都不對,真的要觀眾自己看了才知道。」此外,導演李明澤也說,「當初劇作家的原始構想來自911恐怖攻擊事件,我在重新處理時,想要表現一個點,就是恐怖分子可能本來不是恐怖份子,他本來可能曾經是個好爸爸,是個受害者,在一連串相互交鋒、報復後,被逼到極致而喚醒內心最黑暗的一面,變成名符其實的恐怖份子。這個演變的過程,讓這部戲呈現挖掘人性的黑色幽默。」 《THE BEE狂蜂》乍看是社會寫實的故事,再看是荒謬誇張與毛骨悚然,最後卻歸於寂靜無聲。故事中的主角或許是我們自身的縮影,而作品在提問的同時,也將問題丟向觀眾,由觀眾去挖掘、探詢內心屬於自己的答案。《THE BEE狂蜂》是由吳念真最信任的副導演李明澤執導,全場僅四位演員,一人分飾多角,全程75分鐘,無中場休息,《THE BEE 狂蜂》由擅於黑色幽默喜劇的李明澤執導,搭配喜劇小天王黃迪揚及劇場年輕優秀演員林聖加、劉胤含、高基富共同演出。李明澤畢業於國立藝術學院 (臺北藝術大學),編、導、演兼具,在綠光劇團他是吳念真導演人間條件的副導演,也是綠光《幸福大飯店》、《外遇,遇見羊》、《押解-菜鳥警察老扒手》、《CLOSER情迷》完愛版的導演,李明澤表示,自己對於荒謬、黑色喜劇的作品一直都帶有濃厚的個人特色,擅長於通俗喜劇中暗藏人性諷刺的刻畫及社會的警世寓意,幽默處理帶刺題材。 本劇僅四位演員共同撐起75分鐘的演出,四位皆是綠光合作過的對象,不僅各個劇場經歷豐富,也跨足影視圈。飾演平凡上班族的黃迪揚,已完整蒐集綠光劇團作品《人間條件》《台灣文學劇場》《世界劇場》《都會生活劇場》作品,黃迪揚表示,這不是完成願望,而是再蒐集一輪。另一位演員林聖加也參加過多齣綠光舞台劇及紙風車兒童劇,他熱情奔放的表演方式,深獲大人與小朋友喜愛。除兩位綠光劇團長期合作的演員之外,本次也網羅了劇場新秀劉胤含、高基富。劉胤含這幾位演員不僅演出多部劇團作品,也曾演出公視迷你劇集。而身為工程師的高基富,由於對舞台的熱情,認真於本業之外,也犧牲業餘時間兼職劇場演員,雖四位演員學經歷不同,卻一同在本戲激盪出精彩的火花。 有別於香港、日本的舞臺,採用極簡式的設計,綠光這次將舞臺與劇名直覺式連結,舞臺設計概念以數個蜂巢堆疊而成。猶如旋轉木馬的六角型空間彷彿是觀賞昆蟲的飼養容器。究竟是六角形框架外的世界才是真實,抑或是在那僅約5坪空間的空間才是真實呢?綠光劇團將以六角蜂巢的舞臺囚禁觀眾的情緒,並藉由本戲帶領觀眾探討是非良善的社會定義為何,如何從中找到突破,留待觀眾到實驗劇場自行找尋解答。 綠光劇團製作人李永豐堅持以「把世界帶進來,讓臺灣走出去」的理想,持續製作《世界劇場》系列作品,期望讓臺灣觀眾不用出國就能看到世界的優秀作品。身為臺灣資深編導及劇場人的李永豐也希望藉由《世界劇場》的製作模式,提供給臺灣的年輕劇場創作者一個發揮的舞臺,不僅導演、編劇、舞臺燈光設計或演員等都可以藉此累積實力,並獲得新的挑戰及創作能量,為臺灣培養新一代更多有潛力的劇場人才。本劇導演李明澤即是透過《世界劇場》這個平台累積導演實力,更為大開、大風音樂劇場等劇團導戲,此外吳定謙、傅裕惠、林于竣等人也陸續擔任世界劇場作品的導演。綠光劇團至今仍努力耕耘《世界劇場》這個品牌,藉由國際優秀作品來培養國內年輕劇場人的實力,對觀眾、創作者及綠光劇團來說《世界劇場》是最幸福的劇場。《THE BEE狂蜂》12/7-12/9實驗劇場,2018年全台僅四場演出。 延伸閱讀: 北台灣藝術新地標!新北市立美術館今日開工 重建石板屋再現歷史!拉庫拉庫溪流域布農族舊社重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