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怪獸表弟改名 不叫黃牛叫「少少」

黃少谷是強辯樂團主唱兼吉他手、龍之家族吉他手,過去歌迷都稱他「黃牛」,但他現在要歌迷改叫他「少少」。黃少谷在臉書貼文表示:「我現在希望大家不要再叫我黃牛,請叫我的本名黃少谷或是少少的正式公告。」他表示,以前自己確實叫「黃牛」,但因為有很多人覺得此名太負面,因此一年半前,他就決定棄用「黃牛」這個名字。 他是五月天怪獸的表弟,五月天成員冠佑也曾改名,把「諺明」改成「冠佑」,黃少谷說,他很佩服冠佑在最紅的時候改名,但他這次改名,因為五月天實在太忙,而且自己已經36歲了,並不需要連改名都問意見,所以沒有特別跟冠佑或怪獸聊過改名的事。 最近比較少在電視上出現的他,透露即將要在九月底發新專輯,內容將會是全創作,會收錄十首歌曲,將嘗試韓國電音曲風,同時也會有抒情歌曲。

陳昇寫歌靠A片紓壓 爆料蕭煌奇「A片用聽的」

陳昇發行新專輯《歸鄉》,14號也要在Legacy舉行演唱會,今天(11)他舉辦發片記者會,感性說出道來走訪許多國家,現在終於寫了家鄉的故事。但隨後他又不改搞怪個性,大爆自己寫歌累要靠「A片」紓壓,還說會冒用蕭煌奇的名字辦會員。 不愛用網路的陳昇,看A片選擇「實體購買」,他說跟好友去買A片,結果被店員問要不要「加入會員」,他大笑問:「看A片不是跟吃臭豆腐一樣嗎?順手吃一吃就好,幹嘛還加入會員?」但最後禁不起「打折誘惑」,偷偷辦會員,但這會員名字卻是簽好友「蕭煌奇」。 陳昇(右)發表新專輯《歸鄉》,並在現場演唱新歌。(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7.11) 偷用好友名字加入A片店會員,陳昇笑說他有老實跟對方講,沒想到蕭煌奇只跟他說:「看完要借我聽!」接著加碼爆料,蕭煌奇曾經跟他說:「色戒的床戲都不是真的,那個肉撞擊的聲音不真實!」搞笑言論笑翻全場。 談到新專輯,陳昇表示能寫家鄉的故事很感動,他還透露已經規劃「海拍台灣」5、6年,原本想跟已過世導演齊柏林合作,但現在沒機會了相當惋惜,他表示很佩服對方的空拍,他則想用帆船繞台灣方式,每個地區找不同的人上船說故事,計畫人選有鈕承澤、舒淇,還可能由吳念真取代齊柏林的空缺,預計要花費3000萬元拍出台灣的美麗。 陳昇發表新專輯《歸鄉》,並表示將籌製海拍台灣。(圖/記者林調遜攝,2017.7.11)  

蕭敬騰被罵敗類Yuki判賠50萬 經紀人:款項全捐出

藝人蕭敬騰和經紀人Summer2013年與粉絲Yuki隔空口水戰,鬧出軒然大波。Yuki不但在微博張貼他們的照片,還謾罵Summer是「台灣敗類」、「醜惡的女人」。蕭敬騰和Summer當時也向Yuki求償6000萬元、3000萬元,今天(11日)高院判決Yuki要賠償兩人分別50萬和30萬元,並在四報刊登道歉啟事。 此案一審時,法院原判決Yuki要賠償蕭敬騰100萬、Summer 50萬元,但今天高院改判,讓Yuki的賠償費用降低,只是要登報道歉,而全案還可以上訴。記者聯絡Summer,她也做出回應,她說:「謝謝法官的判決,5年了,我們的堅持只是為了尋求是非正義,不論判賠金額是多少,都將會全數捐出,繼續做對的事!謝謝大家的關心。」 Yuki在案件審理時表示,自己有自律神經失調症,已經不記得有攻擊過兩人,但法官認定她是出於自由意志,而且Yuki還影射兩人一夜情、用不堪字眼謾罵,確實損害他們名譽。只是法官也考量蕭、林合約並沒有因此遭受損害,因此才決定減少賠償金額。Summer表示賠款會全數捐出,但因為全案還沒要定案,等到一切確定,才會確定將把罰款捐給哪個單位。

賴琳恩愛新歡惹怒老公! 陳乃榮醋PO老婆裸背照

名模賴琳恩和歌手老公陳乃榮因合作拍攝《幸福蒲公英》而相識,戀愛六年後步入禮堂,夫妻兩人感情好,常放閃曬恩愛,賴琳恩還透露會和老公玩cosplay增加閨房情趣,但8日陳乃榮卻在臉書怒吼老婆有新歡! 陳乃榮在臉書貼文,寫道:「自此有了虛擬女友之後,她每天都這樣。」原來是賴琳恩迷上虛擬實境遊戲,每天都沉迷其中「不理老公」,讓他超無奈,還寫下「也許我該買個虛擬老婆」,醋意大發笑翻網友。 賴琳恩迷上虛擬實境遊戲,讓老公大吃醋。(圖/翻攝自陳乃榮臉書 , 2017.07.10) 莫名被老婆「戴綠帽」,讓陳乃榮決定PO出她的辣照宣示主權,照片中賴琳恩頭戴VR鏡,微微回頭露出甜美臉龐,飄逸長髮垂落,但最讓網友「大吃冰淇淋」的還是她只穿細肩帶,露出大片美背,吃醋曬照莫名變成放閃照,還讓網友大呼這根本是「炫耀文」。

柯志遠劇評》我的前半生:舊哏新魂出人意表

對精緻「時裝劇」情有獨鍾的戲迷們應該會感到雀躍,在《歡樂頌2》圓滿收官後不到一個月,又迎來了另一個風貌、情境大異其趣卻同樣引人入勝的都會情感大戲《我的前半生》。會的看門道,不會看熱鬧,《我的前半生》可貴在通俗而深刻雋永,通暢卻不膚淺媚俗,十分出人意表的是居然能以這樣的筆觸來處理一個「外遇」的戲哏,能以這樣的tone調來經營一個「言情」劇碼,角色人設走的是「乍看不起眼,慢熱之後卻終於目不轉睛」的定位,以男女愛情串起「家庭」跟「職場」兩個相互衝撞、發酵的「世界觀」,題材、切入點都並不特別新鮮的一個作品,卻傳神、精準地做到了方方面面深入人心的「即視感」和「共鳴感」,整齣戲的扣人心弦不在妙筆生花,而在活靈活現有血有肉,整個故事的高潮迭起不在撲朔迷離錯綜複雜,剛好相反,是在於純粹,簡單,讓人身歷其境。 《我的前半生》拍攝質量講究,「電影感」水到渠成,劇本的功力非同小可,讓不論人物或劇情的諸多細節都一掃亦舒原著小說裡的陳舊刻板印象,被精煉打磨得熠熠耀眼,對白的神韻尤其鮮活生動,光聽對話都能聽出耳油,更何況戲中角色出演者無一庸手,個個演技出類拔萃,栩栩如生,逼近眼前。同一檔的好戲中,若能搭配著歷史大戲《軍師聯盟》一起看,那分享受,直似松露燻雞配頂級紅酒,是這一季不可多得的戲劇饗宴。(台灣觀眾已可於「愛奇藝台灣站」同步收看。) 八九零年代的華語言情小說,台灣有瓊瑤豔冠群芳,香港則是亦舒和李碧華平分秋色,亦舒是倪匡的胞妹,文筆清奇,產量甚豐,在三百多本小說著作裡陸續有《玫瑰的故事》、《流金歲月》、《朝花夕拾》…等多部小說被影像化,算是跟影視產業的食物鏈關係相當密切的名作家。她的小說家喻戶曉,在文學軫域的評價地位卻有點模糊,常有人覺得她筆下的人物「輕飄飄,軟綿綿,身處紅塵俗世,舉手投足卻不食人間煙火」,再加上某種有些偏執色彩的「符號」耽溺(例如她特別喜歡用「玫瑰」、「家明」來做為小說人物的名字),亦舒的獨特性是相當明顯的。若以這些過往的殘留印象做為直觀的「期待值」標準,對比於實際由沈嚴導演最終掌舵攝製完成的2017版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其驚喜驚豔的程度,著實非同小可。 這本出版於1982年的小說,算來已有35個年頭,多年前曾被翻拍成台語發音的台劇(江霞主演),單純集中在梳理一個「原本家庭美滿」的中年婦女面臨失婚的劇變而激盪出的「女性心事」(以及一定程度的「女性意識」),這次的翻拍,在人氣IP蔚為「主潮流」(main stream)的現時當下格外具備了啟發的意義,首先是故事軸線的拓寬,不再讓人誤判成是一個寂寞婦女的無病呻吟,多人物多storyline的敘事結構豐富了故事的可看性,也提供了觀眾看戲時在張力和懸念的伸縮間被「勾」得聚精匯神關切下去的節奏快感,而在故事的「視角」和主題呈現的「視野」上都順勢合理地產生了極其巨大的提升,不只是劇情素材的「量變」,更是以更深邃挖掘的企圖心來刻畫在這樣一個「外遇」(婚變)的事件(event)前後周遭相關人等的心理脈絡以及震盪影響,這樣一種「文學意涵」拔高的「質變」。此外,再加上「編劇語法」大刀闊斧的更改,馬伊琍一嘴一個「呀」的上海腔,每個角色喜怒哀樂七情上面的外顯演法…,無不讓亦舒筆下刻意營造得高冷、疏離但略顯空洞的華美氛圍,極大幅度地,改弦易轍轉換成為一個特別虎虎生風,「氣場」與「力道」都呼之欲出的,充滿體溫和人味兒的世界,氣息、神采、厚度,都完全不再相同了。 這不免讓人想起楚浮、高達等法國新浪潮導演當年高喊的「作者論」,所謂「沒有爛電影,只有爛導演」,當年高達為了坐言起行,特地去買了本不暢銷的美國懸疑小說拍成了後來幾乎改寫電影語法在剪輯、攝影、構圖等「美學」和「思維」邏輯的經典電影:《斷了氣》;曾以《中國式離婚》、《手機》、《中國式關係》等大熱爆款劇風靡廣大群眾的導演沈嚴,對於《我的前半生》原著IP脫胎換骨的再創作再演繹,其值得肯定並推崇之處,足以差相比擬。 聊完原著跟戲之間有所「本」也有所「改」的關係,再來聊聊所謂的「劇型」。「類型電影」(類型戲)這樣的觀念,來自於好萊塢電影從「行銷」角度切入的看法,認為一個戲劇作品從「劇型」(喜劇、愛情、恐怖、戰爭、動作…)來分類,電影觀眾之前已經累積了足夠的「訓練」,所以一個戲劇作品的不論創作(拍攝)或接受(欣賞),都有清晰的「經驗法則」可以遵循,《我的前半生》也成功地又給了「類型戲」這個概念一個強烈的嶄新的案例。 例如大部分的「婆媽劇」(例如經典港劇《真情》,例如韓國一檔要演一兩百集的晨間劇),強化的是普羅大眾對「人情世故」的熟悉,卻常在製作質量上相對「陽春」很多(認為年長的家庭觀眾不挑剔拍攝的質感),《我的前半生》有「婆媽劇」讓不同年齡段的家庭觀眾都感同身受的情節和議題,在攝製水平上,卻講究到位璀璨奪目。再則,例如許多「言情戲」費盡工夫在於故事峰迴路轉的設計,卻可能忽略了這箇中角色情緒、情感「轉折」上的明確與合理,《我的前半生》不像《歡樂頌》系列還肩負了一個「鏡像現實人生的殘缺與扶持」這樣的精神主題,就戲論戲,比較算是一個「想把故事講得讓人欲罷不能」的「言情劇」,但卻能夠把情節起承轉合過程裡的人心人性交代得真實真誠,將所有人物特質雕琢得「存在感」十足,「辨認度」也十足;諸多橋段有似曾相識的親切,卻沒有「套路化」的痕跡,大小角色第一眼看去有貴婦有怨婦有閨蜜有小三有情敵,別的戲有的他也有,卻在處理上沒有任何「符號化」的嫌疑,角色的塑造立體而完整,有功利但護犢的母親,有順理成章日久生情的情婦…,扼要來說,《我的前半生》在戲劇元素的開拓上,沒有偏離「類型戲」的軌軸太遠,卻有可觀的創作能量給出煥然一新的呈現技巧,「小細節」組裝成「大精彩」(好比光罵人「你才是7-ELEVEN!」)都能罵得讓人會心莞爾,過目而難忘。 《我的前半生》中馬伊琍的旁白OS.貫穿全局,是一個發人深省的安排,不是言不及義地出售廉價的「文藝腔」,不是吊胃口地製作戲劇糾結或張力,也不是《歡樂頌》那樣有點類似「說書」或「章回小說」游移在「全知觀點」和「主觀視角」的「人稱切換」的效果,就跟觀眾對話的功能來看,更像是一種「態度」的表達。箇中訊息不完全是在交代情節發展的如何如何,而是在不至於曲高和寡的前提下去傳遞關於婚姻、關於女性成長、關於人生階段的價值調整…等等的觀點看法,時不時會剛好打在看戲的人的心坎上,看似信手捻來,其實別具匠心,相當值得一提。 《我的前半生》卡斯組合可說是高手如雲目不暇給,靳東在《歡樂頌》系列客串演「老譚」,形象無懈可擊得像一尊佛,這次演一個在職場、情場都翻手作雲覆手雨的厲害人物,個性鮮明,七情六慾的起伏也鮮明,演來行雲流水,卻又莫測高深,十分精彩。人設特質跟靳東產生明顯對比的男二雷佳音,演出了平凡男人的幽微層次,妻子和情人之間的抉擇,難得不從「感情VS.責任」這樣僵化的型式來做拿捏,我們看到戲裡的他任何矛盾、徬徨的「卡殼」點都能讓人感受到那分內在壓抑下拚命企求「兩全」的雷聲隆隆,演出了迥異於其他男演員可能會運用的演繹技巧,深厚極了,動人極了。陳道明客串演出的餐廳老闆,戲分不多,卻隱含與多位角色間化學效應微妙的關係,每一出場,都是磁吸力百分百的聚焦亮點。 女演員的表現也是光芒四射流光溢彩,馬伊琍開頭前幾場,怎麼看都像是縱情於庸俗物慾的腦殘貴婦,換了功力稍弱的女演員來演這個角色,可能都不無浮誇失真的風險,卻讓她演出了靈魂,讓人看到了(也關心起)那些矯作行徑下的忐忑與無助,絲絲入扣,吸人眼球,而隨著劇情發展,角色隨著際遇而蛻變、成長,是一次極有發揮也美不勝收的演出。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李玟高衩旗袍火辣開唱 「逼婚」林俊傑

CoCo李玟「18」巡演8日在北京開唱,JJ林俊傑站台力挺,合唱歌曲《月光愛人》和《不潮不用花錢》,兩人玩「freestyle」秀好默契,最後她還替歌迷「逼婚」林俊傑。 這次是李玟和林俊傑2017年央視春晚之後再度合作,私下也是好友的兩人開起玩笑沒尺度,李玟大方調侃他:「我相信你的父母、家人和歌迷,都有催過你,那今天我也要當著一萬人的面替他們著急你何時成家立室?」讓林俊傑害羞表示一切只看緣分,笑說要趕快找到「對的人」。 李玟身穿改良式旗袍開唱,好身材一覽無遺。(圖/萬力達娛樂提供 , 2017.07.09) 兩人這次也在舞台上合作獻唱,李玟以一襲深藍色、開高衩的改良旗袍,與林俊傑合唱《月光愛人》,隨後也選唱林俊傑的《不潮不用花錢》,她解釋選這首歌曲是因為歌詞中一直唱到「叩叩(CoCo)」,當林俊傑一唱「請你不要到處叩叩」,她馬上回唱「JJ」,林俊傑也立刻回應「CoCo」,大玩現在超夯的「freestyle」。

Ella當媽還是超大膽 玩海盜船也沒在怕

Ella陳嘉樺是眾所皆知的「辣媽」,懷孕時不改搞怪作風,曾大跳熱舞「嚇壞」親友和粉絲,今年4月生下勁寶後,依然常常在臉書和粉絲分享「當媽心得」,最近她又上節目大玩極限遊戲,坐海盜船也嚇不倒她。 今天(8)Ella又在臉書貼文,分享她上大陸節目《帶著音樂去旅行》的花絮,照片中她大玩海盜船等遊戲,當了媽媽依然大膽,完全沒被「可怕」的遊戲嚇到,反而超開心,還貼文表示「好久沒有玩的那麼開心了,沒想到當了媽還是可以像孩子般的享受簡單的快樂!」最後還搞笑標記「不要懷疑我是一個孩子的媽」。 大膽的Ella讓粉絲都說她超勇敢,留言要她「辣媽好好玩」、「美麗到沒有朋友」、「可以想像勁寶未來的童年應該會很快樂,因為有個心像孩子的媽咪。」大讚她是「熱血媽咪」。

嚴爵對戲李毓芬好害羞 大聊拍戲甘苦談

嚴爵最近參與東森《我和我的四個男人》拍攝,飾演婦產科醫師,7日他終於「脫下醫師袍」,重回音樂懷抱,回到家鄉高雄舉辦「聽‧見 律動鄰間」音樂會,但卻被粉絲發現「變瘦了」,他說自己變瘦4公斤、現在只有體重只有62,分享演戲甘苦談。 忙著拍戲的嚴爵,他說工作時會處在緊繃狀態,總要等到工作結束才願意吃飯,分享有次拍「吃飯戲」,竟然因為肚子太餓,很認真地邊拍邊吃,不知不覺就把義大利麵都吃光了,讓劇組還得再叫一盤,讓他非常不好意思。 這次嚴爵在劇中演出李毓芬前男友一角,兩人第一次見面就得「情話綿綿」,讓靦腆的他好害羞,尷尬到頻笑場,NG三次才OK。嚴爵力求完美,笑說每天都逼經紀人和他對戲,還會對著鏡子猛練習,但他開玩笑表示,還好台詞不太多,才能讓他安全過關,把台詞背超熟。

膝關節影評》29+1:所有女人的30惡夢

「土星回歸」是占星學上的專有名詞,那,什麼是土星回歸呢?土星2年到3年走完一個星座,所以走完12星座大概就是30年。而人一生大約至少會遇到兩到3次土星回歸,也就是土星會走到人出生那刻的土星位置,第一次土星回歸會發生在28歲到滿30之前,多半會發生在29歲(視土星逆行速度而定)。   也因為土星是磨難我們身心靈的一顆行星,是上天派下來的嚴厲家教,它會審視我們過去的行為而決定端給我們什麼樣的「報酬」(不像木星會送你禮物),這也是為何古訓「三十而立」,30歲似乎就是我們的人生第一道關卡,特別是對當代女性,30歲不光只是拋離2字頭的寂寞起點,更會是背起社會眼光、自我成長,甚至是得面對親情2.0的階段(親人告別或是家庭重組等)。 由香港舞台劇編導演的才女彭秀慧因為自編自導自演了劇作《29+1》,在多年巡演下來累積了一定聲量之後,幸運地交出了電影版本。並且找來曾以性感身段博取媒體版面的周秀娜與鄭少秋之女鄭欣宜演出,本來舞台劇就讓彭一人分飾兩角,但電影版本顯然要擴散不同角度,並且落實了兩個角色更鮮明的對比。兩種政經位階截然不同的女子,面對30歲之前的焦慮感,其實都是相似。   周秀娜飾演的上班族剛被女強人主管提拔,被問及年紀時,周秀娜只是回應30歲,而女主管則順勢答了句「土星回歸」,從這句就可知道彭秀慧用了占星語言來把女性30歲議題做了些差別化角度。第一次土星回歸令人害怕,而女主管則像是正值強勢職場之姿迎接她的第二次土星回歸(60歲)。一來一往之間,若單純用30 vs. 60,好像寫實了點。拿占星語言進來,一則可浪漫化年齡的驚悚打擊,二來可讓觀眾讀出彭秀慧的巧思。 周飾演的上班族如同多半職場打工族的縮影,我們努力拚鬥,為的就是求上位,但當真正上位時,你是否失去了什麼?是否世俗定義的成功都只能屬於全心全意拚工作沒人性,還非得失去親情與愛情的雙重打擊?而鄭欣宜則是某種典型人生失敗組縮影,沒有出色外型,工作也不是什麼高收入,想拿興趣當飯吃卻也不一定會吃飽,滿懷希望想出國看看這世界,但老天爺就是愛對這種天真浪漫的人給點打擊。 兩個角色都面臨年紀轉換所帶來的壓力就算了,更痛苦的是,周秀娜的角色還是跨入3字頭而什麼都失去,鄭的也差不多,還好她身邊有個類似青梅竹馬的角色,陪她克服很多現實殘酷。   可以看得出來編導彭秀慧退居幕後是合理的,畢竟年紀有別於3字頭時後的她,交出來的視野也不盡然相仿,但周與鄭得利於年紀相似,表演這類「輕熟女」年紀時的種種矛盾格外寫實。 特別是周秀娜交出一張令人驚嘆的成績單,靠著身材得到多少目光,但如今則是以幾幕訴苦談心橋段,證明了她那雙眼不再只是性感發電機,而是女孩們的心慌泥淖。正因此讀到另一個女主角所寫的日記本,被那天真善良重新梳理了一次,周秀娜的角色恐怕會更走不出來。   《29+1》是周秀娜出色的轉型之作,也因為劇本磨了成千上萬回,女孩們的成長心事與壓力如此沉重地逼迫我們面對土星的現實面。更因如此,於是《29+1》的結尾帶了點魔幻色彩的樂觀成分,無需給足自己壓力,故事裡周秀娜不斷地打破第四道牆對觀眾說話,最後則是推倒了卡住自己的一道牆,總算是真正的打開心房。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        

柯志遠劇評》偽婚男女、替身:彩虹真正的體溫

周美玲導演的《六城彩虹》系列,是個格外引人矚目的嘗試,有限的製作預算,雄壯勃發的創作企圖,帶著濃厚「苦行僧」的自焚和無畏色彩,從起心動念到一步一腳印地付諸實踐,都讓人看到那娟細身影背後的巨大使命感,包括對自己的以及對同志的。   橫跨亞洲六個華人城市(台北、北京、成都、香港、新加坡、檳城)的《六城彩虹》目前已完成以成都為舞台的《偽婚男女》,以及情節背景串聯北京和台北的《替身》,從整體拍攝成績來看論影片藝術面的「主題性」和技術面的「完成度」,都遠遠超乎預期(預算投資的CP值極高),短篇迷你連續劇的編制,意外卻呈現出完整電影規格的飽和、豐富,綜括視野、格局、卡斯組合,都說得上讓人眼前一亮。《六城彩虹》系列在同一取材領域中如此區隔鮮明地(包括敘事調性,包括視覺畫風)成立六個不同「情境」和「探討」的故事,這除了是影視市場一個標誌獨特的作品,對於周美玲這個「創作者」在「作者論」茁長過程裡的自我提昇,不論是「創作能量」的豐沛蓄積,或者個人自成一家的「風格純粹化」等重要量表上,都讓人極其欣慰地看到她具體跨出了相當巨大的一步。   過往的作品裡在電影語法跟美學主張上周美玲說得上是不畏不懼,勇於嘗試,而從接連完成的這兩個作品裡,我們看到了她逐漸在導演技法上的圓融,看到了她終於展現的豁然貫通,不受羈絆。周美玲這位導演在台灣影視環境極難被取代的一個位置意涵,在於她對「同志議題」的永不懈怠,(其實還有「生命議題」,例如《漂浪青春》裡的「老年失智症」,《搏浪》、《失去你的那一天》的「小腦萎縮症」,都有細膩真實的描述),在這個主題範疇中,她不復刻雷同面向,不耽溺於某種自戀的表象或風情,她能廣泛超然地切換於這個系統裡的不同立場去做易位思考,她的情感和關切是澎湃的,處理的手法卻是宏觀而公允的,《偽婚男女》裡,她用喜劇來烘焙禁忌之於傳統的沉重,《替身》裡,她用浪漫來辯證愛與生命的「真與假」、「虛與實」,或許,早些年她的初期創作是青澀的,但,我們逐漸從她不曾止歇地對於同志命題以及她自己的創作可能性的挖掘,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這位導演的自我粹煉與壯大,這整個過程是值得觀眾去支持並等待的。 《偽婚男女》講的是一對同志兄妹分別假結婚,在兼顧孝道和真愛的尷尬中手忙腳亂的輕喜劇。喜劇不好拍,由於節奏太快,畫面裡的細部設計、訊息含量,都會消耗得更多,一旦後繼無力,戲就會乾掉,一齣戲的「主題」也可能會因而模糊掉;周美玲在身為導演的「創作能量」與「駕馭能力」上,就戲論戲,層出不窮的喜劇戲哏,豐富,生動,目不暇給,還可貴在熱鬧中的「自然」與「節制」。至於故事的主題,辯證了世人奉守「形式」的意義,也淋漓盡致地呈現了為了維繫這個表面形式上的「和諧」幾個不同角色所分別承受的壓力與犧牲,這幾個很有思考啟發價值的主題,都能在喜劇蹦跳的主tone調裡成功地從頭hold到尾,在處理手法上,是不簡單的。(故事最後,從媳婦母親這「另一張嘴」原封不動地講出「和諧社會」的同一套官腔官調,讓言猶在耳的母親王琄自己領悟到自己的迷思,以及迷思裡的荒謬,這個轉折乾淨俐落,特別高明。)   近兩年來,同志議題被帶入影視戲劇老早已經司空見慣,然而這個issue被「消費」得多,被「關注」得少,難得美玲導演誠懇經營了這個故事,不論「廣度」,從男女同志兩種視野去推演同志領域的真愛原型,不論「深度」,同志話題造成家庭震撼的切入點並不罕見,但能在兩代立場由淺入深,然後「換位思考」地激盪出結論的,不多。《偽婚男女》的故事結尾收得尤其漂亮,算是近年來類似題材的作品裡傳遞出的訊息「涵蓋面」最完整的一個句點:四平八穩,卻不見生硬教條,勇敢包容,卻毫不矯情鄉愿;至於為何一個喜劇看到最後會讓人淚流不止?那就真地如人飲水,大家必須親自去用心體會了。 本劇演員的風格、背景都沒太大的一致性,卻在王琄深厚的演技氣場「鎮場」功能發揮下,被兜出了毫無違和感的整體性,好幾場戲呼之欲出的真情流露,讓人感同身受。出道多年一直沒有夠分量代表作的唐振剛,意外地發揮了縱橫全場的「表現力」,肢體運用的活靈活現看得人目不轉睛(還不覺得造作浮誇),情感戲的「穿透力」也甚有可觀,喜劇不好拍也不好演,因為節奏過快,容易讓一場戲的主軸失焦,節奏紊亂,這部作品裡有幾場喧鬧熱烈得瀕臨失控的戲,但凡王琄不在場,你會發現其實是他在發揮「控球」的功能,是他在拉出那場戲「亂中有序」的「線條」來;喜劇還容易因為跳躍而讓情緒傳達過於表相,兒女們在文琄病床前哭成一團的那場戲,他在快速的對白來去交錯間不易察覺地雙膝一跪,一個沒有被導演刻意放大的動作,我解讀成一個「狀態內」的演員,水到渠成的「自覺演技」,那場戲,看得人揪心,那個一閃而過的細節,那種自覺,卻讓人著實動容。演技模式free-style的周厚安,看似沒有章法,但見招拆招,真摯無比,也值得一提。 《偽婚男女》的播映相關訊息: ★7/1周六晚間6點 Vidol ★7/2 周日午間12點半 公視 ★7/2 周日晚間5點 CHOCO TV、愛奇藝台灣站、Gagaoolala ★Coming soon 緯來電影台   《替身》的開場幾分鐘就有力地建立了獨特的影像風格,和同一系列的《偽婚男女》連在一起看,一時竟看不出來是同一位導演的手筆。《偽婚男女》以近到連魚尾紋都無法遁逃的超近距鏡位,廣角到有些變形的鏡頭,彰顯了人物處境的「荒謬」與「喜鬧」;《替身》在北京部份的整個前半段,幾乎完全沒有一個固定鏡位的鏡頭,手持攝影的「搖晃感」籠罩全篇,立意鮮明地突出了主題(替身)的「虛無感」與「距離感」,運用靈活的諸多元素,例如:頻繁出現的鏡中倒影、夢裡的哥哥、母親的失智…,乃至柔道的對打戲,場外圍觀者看的是劍拔弩張,實際上發生的卻是對打的兩個人言語間微妙的另一層逐漸加溫的化學變化…   「替身」這兩個字的意涵,頻繁地被以具象的視覺構圖在強化、放大,所謂「虛VS.實」、「主VS.輔」、「真VS.假」、「遠VS.近」的辯證,形成一種吊詭、纖細但卻又揮之不去的「主旋律」(「網紅」這個人物設定的元素,尤為神來之筆,網際網路世界所建構出來的「雖近實遠」、「互動熱列,卻可能稍縱即逝」的充滿「過度包裝」和「片面解讀」的虛擬生態,最是教人不由得心中一憬,怵目而驚心)然後,落實在兩個女主角現實人生裡的擦肩而過和陰錯陽差(妳是我的替身,一變而成我當了妳的替身),這樣的看戲經驗是相當獨特的,由拍攝手法「立體化」了對故事主題的體會,再由故事主題衍生成情節的戲肉與波折,這個結構處理的嚴謹,讓《替身》不會流於一個通俗言情的戀愛故事,也不會因為過濃的文學調性而顯得曲高和寡,兩者之間的成熟拿捏,讓這個橫跨兩個城市的愛情遇合扣人心弦,也讓這個探索「真實VS.替身」的主題顯得言之有物,特別擲地有聲。 《偽婚男女》以同志議題在傳統家庭引爆的衝突、糾結,延伸去思索世俗社會裡的框框架架;《替身》則先已設定從一個「被當作哥哥投胎而來的女生」做為骨幹,來爬梳人生裡「虛VS.實」、「真VS.偽」角度懸殊的定義,再在這個題旨前提下,把「性別看待」、「同性戀情」的元素包涵進來;這兩部作品在創作上走的是兩種不同的發想邏輯,都不是為了取悅同志族群所草率完成的膚淺之作。在有限的製作預算下,周美玲導演兼顧了風格和主題的完整,以及故事結構的引人入勝,就整體拍攝成績來說,《替身》是一個「完成度」十分高的作品,相當值得推薦。   鍾瑤在《替身》裡的表現光芒四射,是繼《白蟻》後再一次攫奪人心的,充滿性格和靈魂的精湛演出;台灣影視產業近兩年多來出現幾位份外振奮人心的「天才型演員」:《醉。生夢死》的李鴻其,《獨一無二》、《天黑請閉眼》的曹晏豪,女生則以《白蟻》裡的鍾瑤最是讓人歎為觀止,當其他年輕演員猶自還在摸索著搞懂什麼才叫「演戲」,這幾個年輕人卻彷彿有著娘胎裡帶來悟性與戲感,一往那個位置放,瞬間就能精準地體現出那個作品那個人物在那當下所需要的種種一切,包括思維,包括性格,包括氛圍,你不妨去試著比較她前後兩個作品裡的氣息,在《白蟻》中思毫沒有溫度的線條(五官的,肢體的),在《替身》裡卻是蘊含著情感的,沉靜但豐沛,以一種與角色融合為一的姿態,值得人去細細品味。假以時日,鍾瑤在戲劇上的耀眼成就,將是不可限量的。   《替身》的播映相關訊息: ★公視7/9 周日午間12點半 ★Vidol、CHOCO TV、愛奇藝台灣站、Gagaoolala 7/10 周一午間12點半 ★Coming soon 緯來電影台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蔡逸帆自責「沒出席結業式」 女兒驚喜現身攝影棚

《健康NO.1》主持人蔡逸帆與藥理教授潘懷宗,兩人生日僅差1日,為此節目製作單位提前為他們慶生,而蔡逸帆的老公與女兒驚喜現身,讓她好感動,潘懷宗的老婆也特別前來送祝福,還難得公開表白,讓攝影棚現場甜蜜指數破表。   蔡逸帆的老公帶著女兒驚喜現身,讓她感動到差點哭出來,原來蔡逸帆的女兒今年即將升小學,而今天(30日)正巧是幼稚園的結業典禮,本來還為不能參加女兒的結業典禮感到失落,沒想到反倒是女兒現身祝她生日快樂,還親手寫卡片,讓蔡逸帆相當感動。   她老公穿一身帥氣白襯衫出場,感謝老婆辛苦的付出,卻被蔡逸帆直虧:「幹嘛衣服穿那麼緊。」還爆料老公私下自稱「GQ男模」,讓現場笑翻,不過,蔡逸帆的生日與女兒僅差三天,因此老公每年都會藉此帶一家人出國度假,顯見一家甜蜜的感情。   潘懷宗老師疼老婆眾所皆知,沒想到她竟神祕現身慶生會,開口對潘懷宗表白:「我愛你。」讓老公笑容滿面,原來兩人結婚29年,從未聽過老婆說過情話,反倒潘懷宗遭老婆爆料:「他私下是甜言蜜語型的男人,我都聽到要他換講其他句。」此外,因為潘懷宗與女兒生日僅差一天,所以每年生日也都只是「順便」幫他慶生,但今天老婆卻為了出席潘懷宗的慶生會,必須假裝如常的出門,然後在圖書館躲兩個小時,老婆的用心良苦讓潘懷宗聽得好開心。《健康NO.1》平日22:00於八大第1台播出。

王少偉抽10籤求姻緣 神明指示「2019年會出現」

王少偉日前到小琉球出外景,拜訪當地歷史悠久的碧雲寺求籤,盼能從觀音佛祖的指示中覓得良緣。只是王少偉抽了十幾支籤,卻屢擲不出代表神明應允的聖筊,過程讓旁人捏把冷汗,他數度苦笑想放棄,但廟方鼓勵王少偉:「好事多磨,不要功虧一簣!」要他持續擲筊求籤,最後總算得到觀音佛祖的指示:「2019年的二月會有姻緣,切記要好好珍惜!」 碧雲寺是小琉球的信仰中心,舉凡婚喪喜慶,各種人生大小事,居民們都會到廟裡求籤請示神明。這次來到小琉球,讓單身多年的王少偉也希望能透過求籤問事,早日找到真命天女。此外,好友謝忻成為節目開播以來的首位外景嘉賓,沒想到她居然突發奇想,用雞排告白,慘遭王少偉當場「割愛」拒絕。 謝忻近期為新書走宣傳,以好友身分推薦王少偉前往宜蘭,品嚐當地的珍珠棉花糖雞排,以及豪華龍蝦雞排。謝忻藉機在DIY料理美食時,把雞排做成愛心形狀,並向王少偉示愛,沒想到遭男主角狠心下手「切割」,硬是把愛心雞排切成兩半,王少偉還故意賣萌笑稱:「這愛心好快就碎了耶!」更多《台灣第一等》內容於7月4日22:00八大綜合台播出。 謝忻(左)推薦宜蘭有名的雞排。(圖/八大提供 , 2017.6.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