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影/天份不值錢 專訪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下)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主持「中華人文經典文庫」,當年他一人翻譯了千首杜甫詩被學界譽為不可能的任務。他說,喜歡的詩人很多,但就是特別鍾情於杜甫,為何翻譯杜詩,部分原因是在於想改變外界對杜甫詩的面目。 外界看杜甫,多覺得他眉頭深鎖、成天憂國憂民,是個非常「儒家」的詩人,「很多杜甫全集只收集他的一個面向,但有另外的杜甫,譬如有喜歡吃飯的杜甫。」 過去寫詩是文人活動,杜甫卻曾幫自己的僕人寫詩,他在詩中提到酸菜、豆瓣醬,也曾寫到烏骨雞,杜甫其實是個會開玩笑、非常立體的詩人。 「現在沒什麼人想學中國古典文學,覺得無趣,還是有很有意思的中國文學,但有些當權者只想要儒家觀念。」課本寫的全是儒家思想,但中國文學不會只有儒家。 教育像是濾鏡,濾鏡底下只有扁平化的詩人,傳統教育告訴學生應該用什麼方式看待詩人,「但我沒有受過這樣的教育,也許可以看到得更多。」是一種旁觀者清的姿態。 也許是看得太遠、太深,中研院院士王德威和宇文所安在哈佛大學同事多年,他形容宇文所安有種敏銳的感悟、一種靈犀,「明知道有時代跟東西文化的隔閡但他就是能夠跨越,我也說不上來,但我同樣做文學也只能佩服。」王德威表示,文學需要審美向度,宇文所安正是一位有詩人氣質的學者,用西方式的感性角度討論中國文學,加上見人所未見,也是一種難得的天賦。 要論天賦,宇文所安不曾缺乏,二十來歲當上耶魯大學教授,在當代足夠讓人稱羨,外界稱他是人文學科裡難得的天才,他說父親曾經告誡他:「天份很廉價(cheap)。」 「有天份的人很多,所以天份並不值錢。但那些有天賦並且努力讓它展現的人其實很少,這才是真正重要的事,而非擁有多少天份。」 比起學術天才這種美譽,宇文所安認為自己是工匠,「米開朗基羅在雕刻時看著一塊石頭,想著裡面有什麼、我該如何讓它展現,這和我看待詩與散文很像,我想解析出裡頭到底要告訴我什麼寓意。」 他又自比像考古學家,散落一地的古代遺緒受到塗抹與污損,只是看不出原貌的斷片,也像乘載過多解釋的文學作品,但只要慢慢地擦拭、拼湊,總會散發出屬於那個時代的光輝。 若要問漢學真為人生帶來了什麼,宇文所安表示,很多人認為他是西方學者、受西方價值影響,但人看待世界的觀點取決於讀了什麼、身處在何種環境,「我不能說我是個西方學者,也不確定是不是東方學者。因此,我們總是在改變,我們不是被困在某個思維裡。我們能獲得的,就是用不一樣的價值觀去看待這個世界。」 話說,宇文所安今年四月於哈佛大學退休,百位東西方學者匯集於一堂,祝賀這位學者的人生歷程邁入下個階段。這是他退休後首次訪台,最近他跟助理一同逛書店,說三十年前台灣保存了中國傳統文化,這幾年卻發現書店架上關於中國文學的書籍似乎變少了。而他對台北的概念仍是那幾間大學,台大與台師大,出了學術圈,問他是否自己搭車出去玩,他顯得有些茫然。 王德威笑說,宇文所安今年退休但其實無時無刻都在做研究、是將生活跟學術結合,但說到底,他又不是那種閉塞、高不可攀的學究,校園裡的宇文所安時常抽著菸斗,幽默又平易近人,採訪拍照時他則主動拉開貴賓室的窗簾,想坐進葫蘆型的窗櫺裡。 這麼多年怎麼於生活中找尋靈感,他笑著說,「這是一個需要靈感才能回答的問題,我不知道,你沒辦法控制,他自己會來找你。」當年翻譯杜甫詩也需要靈感,靈光乍現就當作是上帝的餽贈,若要說有什麼找尋靈感的儀式,他說靈感的夥伴是煙斗,但近期他把煙斗給戒了、靈感斷了來源,「我現在很想念我的煙斗。」 他是哈佛大學講座教授、美國社會科學院院士,現在又多了個唐獎得主頭銜,寫散文、做翻譯與研究,幽默與認真並存,問他想以什麼身份被後人記住,他反問,「這是不是跟王維一樣只能被記住一件事呢?」 他嘆了口氣,說最早以前其實想當詩人,後來發現自己寫的詩不怎樣,改寫散文大家卻覺得不錯,摯愛是文學創作但也喜歡教書,「也許人不會只有一個面向吧。」他用自己的研究角度看待人生,想像那些和他在案頭前相處了大半輩子的文學家,以更多變的樣貌讓後人認識。

當傳統不再是永恆 專訪唐獎漢學獎得主宇文所安(上)

宇文所安(Stephen Owen)對著鏡頭,大家都想聽他讀唐詩,好奇一位外籍學者怎麼讀出中文詩的韻律。他讀李後主虞美人,「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讀來全不費勁,倒有一種行雲流水的奧妙。 「那時聽他讀詩我心裡就爆出一串笑聲,這不是負面批評,是他又把我帶回若干年前的課堂上。」中研院文哲研究所所長胡曉真形容,宇文所安勞心勞力只為了在研究中尋找樂趣,「如果不覺得好玩又怎能做下去?我誠實地說,他在課堂上永遠都是have fun,他會講出很新穎的角度,我們像被唬得一愣一愣。」 宇文所安的確像個頑童,前幾天的記者會上,面對記者三番兩次提問如何在翻譯詩中保存原文音節與原意,他說要不失味只有一個祕訣-不翻譯。不翻譯就不會有後續煩惱,翻譯必有遺落但總比原地踏步好。宇文所安的回答自有黠慧,身為譯者,他只是欣然接受了翻譯必然帶來的缺憾。 面對外界老愛追著他問翻譯,大家想看到一個孜孜不倦、對翻譯中國古典文學有燒不完熱情的宇文所安,他卻說自己花了七、八年翻譯近1400首杜甫詩已經不想再碰翻譯,「我已經受夠啦!」乍聽之下不免有點言重,讓人懷疑這位深耕翻譯的老學者莫非真的厭惡起翻譯了? 宇文所安之於中國古典詩翻譯像是平地一聲響雷,但談起翻譯成就他還是露出苦笑,「我真的是做得太多了,現在只想專注於寫作。我以前翻譯杜甫詩覺得特別有意思,五年以後還算有意思,再往上加三年,已經覺得完全沒意思了,我只想著快點結束。」和喜歡的作者纏鬥八年,甜蜜終究和著苦澀。 翻譯終歸是一把最易取得的鑰匙,宇文所安十四歲那年接觸到中文詩也是得力於翻譯,「我高中時候讀拉丁語、希臘語,那時候沒人會想到去讀中國古典文籍。」 「我母親是醫生,父親是物理學家,但他們喜歡人文。」宇文所安回憶,1960年代他正要上大學,父母問他究竟喜歡讀什麼,他們會放手讓他去嘗試。當年美國大學生首選第一外語是西班牙語,那時後中國正在文革,研究中國文學的學者少之又少,中文實在談不上熱門,選了一條過於冷僻的路,宇文所安說,「我大學畢業時,我爸問我媽,你願意一輩子支持他嗎?」 那年頭沒有中文熱,讀中文形同前景黯淡,但身為過來人,宇文所安氣定神閒,「如果能把一件事情做好,你總會有出路。」他打個比方,選自己所愛便能把事情做到臻於完美;選父母強加的興趣或目標,最好的結果可能也只是平庸。 如果要說學者生涯有沒有一套可循的公式,他卻說學者這條路不是一種選擇,也從來沒有規劃,「這就是我喜歡的,忽然我就變成了學者。」 「我要強調,因為興趣我才去做,不喜歡就不免強,要不然你到四十歲特別不高興啊,後悔自己竟然浪費四十年。」一路當上美國人文科學院院士、哈佛大學講座教授,職涯只是源於喜歡,起心動念付諸行動便產生了結果,用東方思維來理解,也許所有了不起的成就也只是意外的機緣。 「我們較少專注於過程,而是關心結論,如果一直想從中獲取、得到認可,那事情就可能變得困難。」困難源於心境上的感受,跟怎麼面對事情有關。宇文所安強調,值得被關注的是所做何事、做了什麼,而非強求一定要達成什麼目標(getting somewhere)。當代很多人都是「結果論」者( consequentialism),想要當學者或出人頭地,但過分關心結果而忘卻過程只會把生活變得很無聊。 「有些學生常有些問題,覺得努力讀書就可以上好中學,在中學努力就能上好的高中,在高中努力用功就能上好大學,大學努力就能拿好學位,之後找到讓人稱羨的好工作,升遷之後能買好車跟大房子,你存了一大筆錢退休,你退休之後就死了。」 宇文所安笑說,「這就是結果論,這樣的人生有什麼意思呢。」 大半人生投身於職教,他說當年二十歲時讀詩讀不出意思,直到三十歲才有了更深一層的況味,讀詩這回事隨著年齡會有新的看法跟啟發,「你永遠會在詩中找到新的東西,足以啟發你的人生。」做研究永遠不無聊。 當上教授後他告訴學生該讀什麼,讀一位作者的作品要讀出別人看不見的一面,讀者多在王維的詩中找禪意,而王維當上宰相卻用了孟城「坳」這樣略為低俗的用字,宇文所安笑說,「王維其實是個壞小子呢。」 「有個學生問我為什麼必需讀《輞川集》而不是讀《名篇》。我問他,名篇是什麼時候誕生的?一星期後他回來告訴我是在明朝才誕生的。所以這不是傳統,這是兩三百年內才誕生的東西。」 明清時代的王維和當代需求有關,也許王維也被賦予了一種意識型態,「你必需讀全部,才能真正趨近於他的人。」 學者跟讀者卻傾向將詩人分類,杜甫是詩史、王維是詩佛,「但韓愈嘛,我不愛看他的詩。哈哈。」他笑說李賀又是個比較不幸的例子,處於晚唐時代,輪到他的時候就只剩下「鬼」這個字可以用。 「很多人相信我們是在找一種永遠不變的真實(fact),但做研究久了,這些解釋都會隨著時代有所改變。」他說自己最討厭的詞叫「傳統」,用一個詞將人說死並不公平,「我們只能說那是『傳』,但不是永恆(forever)。」 「我們和過去的關係都很豐富,但如果把過去當一件牢不可破的事你就會失敗。」 歷史一層一層堆疊而起,直到當今歷史已經是種權威,但宇文所安說面對傳統跟歷史最重要的在於通變,「通才能夠變,我們不能只保存文學,只保存它就會死去。」

社子島系列之七/沒人拜的廟還能存在嗎

逐水而居,是過去人類的發展習慣,河水帶來肥沃的沖積土壤,種植出來的農作物,養活了各式各樣的人,直到今天,走一趟社子島,仍能看到一塊塊農田坐落在路旁,維持著傳統的鄉村樣貌,當地的老人家,坐在門口的板凳聊天,而在面臨開發之後,這樣的部落面貌,會不會有所改變呢? ▲坤天亭是社子島當地的信仰中心。(圖/取自台北社子島坤天亭臉書) 位於基隆河與淡水河交會的下游處,社子島的居民世世代代都習慣與河共生,對河川或者水的力量,除了依賴,也多了一分敬畏。由於河流的沖刷,常會把上游的許多物品沖刷至下游,除了上游居民的生活物品外,也包含了許多流浪的神明、神像,抑或是一些無主的屍骨,與河共生的居民,將這些神像屍骨都撿起來供奉著,這也就造成社子島島上異常密集的廟宇分布,一站公車站的距離,就能看到2~3間廟宇。 只要是有人的環境,一定脫離不了信仰,社子島上,除了當地信仰中心坤天亭、威靈廟外,大大小小的廟宇串起聚落,除了供奉無主孤魂、落難神明外,還有許多南部北上討工作的民眾,在社子島當地建立起信仰中心,創造多元並立的信仰環境。 豐富的信仰也發展出當地十分特別的「夜弄土地公」傳統,元宵節當天,將會請出社子島百年來供奉的「無面土地公」,祂就像是抽象的藝術作品,到了夜晚,土地公坐椅轎遶境,從百福宮出發,沿途店家會準備好鞭炮熱烈歡迎,以及香案祭拜。過去沿途店家會從保安宮取回大大小小的蠟燭,分送給前來祝賀的民眾,到了今日,改成各式各樣的禮品,建立起特別的節慶文化。

先前直播販賣 現在破壞棲地?瀕危物種與經濟利益的拉扯

像個彈弓的額頭,優雅的在水裡游泳,是許多潛水客爭相目睹的美景,牠是「丫髻鮫」,國際上瀕危的鯊魚種類之一。先前有商人在臉書直播販賣,當作一般的海產,而現在,台灣少有的「可能復育地」難道也要被破壞了嗎? 為了達到2025年非核家園政策、天然氣占整體能源配比50%的目標,中油預計在桃園的觀塘工業區建設天然氣接收站,但當地有長達7,000年歷史的藻礁生態,藻礁是藻類堆積而成,10年才能長1公分,若是開發下去,這天然的景觀將會受到極大衝擊。 除了特別的地景之外,也是許多潮間帶生物的棲息之處,在這片自然景觀裡,發現紅肉丫髻鮫幼苗的身影,3日,中油觀塘案將再闖環評大會,若是通過,環團擔心,藻礁的生態將無以為繼。 2013年3月在曼谷召開的華盛頓公約(CITES)第16屆締約方會議,將3種丫髻鮫科──紅肉丫髻鮫(scalloped hammerhead shark)、八鰭丫髻鮫(great hammerhead shark)及丫髻鮫(smooth hammerhead shark)列入CITES附錄二中。 其中,紅肉丫髻鮫已被國際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為瀕絕物種,由於魚翅被視為高檔食材,漁民主要是為了魚鰭而捕撈此鯊。因過度開發,全球各水域的紅肉丫髻鮫資源都已嚴重枯竭。 根據中研院生物多樣性中心所做的調查顯示,在桃園大潭藻礁中,發現「雙髻鯊」的幼鯊。而在觀音、新屋沿海一帶,台北大學助理教授陳湘繁過去也對當地漁民進行訪談,漁民表示,當地捕捉到鯊魚是常事,也常常與土魠魚一起混捕到雙髻鯊與真鯊。 目前國際學界初步認為岸邊且具有一定濁度的地帶,最有可能是鯊魚的復育地,大潭藻礁也恰恰好符合這個原則。 這片藻礁還有什麼呢? 除了鯊魚之外,藻礁位於潮間帶,豐富的物種居住在此地,「潮間帶蟹類的族群豐富度讓人感到驚訝。」陸蟹工作者劉烘昌曾在臉書上分享,潮間帶蟹類豐富度遠遠超過恆春半島的珊瑚礁海岸潮間帶,且他過去曾走遍世界各國的海岸線超過5,000公里以上,他認為,藻礁是國寶級海岸,具有列入世界遺產的潛力。 過去都市計畫學者楊重信致力推行「綠色基盤」的概念,也就是不能只看經濟效益,生態與綠地其實有許多隱藏的價值,也需要被好好估算。「藻礁」是不是也有這樣的價值呢?除了生物鏈外,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政忠長期關心藻礁保育,他提到,由於藻礁是由鈣質構成,有吸附二氧化碳的能力,也能多少改善空汙。 為什麼一定要選這裡開發呢? 藻礁爭議吵吵鬧鬧了好多年,許多環保團體都有提出看法,認為台北港海象較穩定,較適合建立第三天然氣接收站,且過去中油高層也說過,觀塘海象不穩,不適合進行開發,但為何現在又一定要堅持在觀塘呢? 針對3日登場的環評大會,由於有7名官派委員,若再加上4名委員就能達成會議人數,目前許多學者派專家都決定不出席,希望讓會議流會,但今日的會議仍有許多未知數。 而在前幾次會議中,由於專家學者認為對環境影響重大,於是在7月的會議中,做出退回目的事業主管機關的決定。而後續中油的開發計畫變更,從面積232到23公頃,前後減少了9成,在後面幾次會議中又繼續退讓,但在9月26日的環評會議中,學者與中油依然「喬不攏」。 為什麼中油一定要選擇觀塘港作為基地?由於觀塘工業區的一階段環評早在1999年通過,且如果選址在台北港,必須花費填土、環評的時間,所以觀塘港是唯一的選擇,而先前行政院長賴清德表示要在9月底之前過關,也讓環團聯想其中是否有官商勾結的成分存在。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瑩說明,現在中油提出的方案,已經與過去專案小組討論的方案差異很大,且現在中油想改變位置,移置兩座16公秉儲槽到工業港,但此區是沒有辦過環評的,中油應該要再度辦理環評,不能這樣蒙混過去。

社子島系列之六/台北潰堤不是不可能

人類所有的文明發展,都離不開大河,河水的氾濫沖積帶來肥沃的土壤,也讓農作物得以成長茁壯,位在台北市士林區的社子島,是一個由基隆河與淡水河交匯而成的沖積平原,由於位於兩河交界,地質不穩定,且地勢低窪,過去常有淹水等問題,雖然現在淹水的問題已趨緩,但社子島真的能承受住大規模的開發嗎? 台北市政府目前提出的社子島開發方案稱作「生態社子島」,主要內容是將社子島的地基填土墊高4公尺,並將堤防加高至與北市其他區域一樣的9.65公尺,相較於過去郝龍斌所提出的「台北曼哈頓」計劃,減少了填土量,但填土後的社子島真的有「生態」嗎? 「淹水問題永遠不可能解決。」臺北大學都市計劃研究所副教授廖桂賢指出,隨著城市發展,人口越來越多,高樓一棟棟的蓋,政府單位為了防止水患,漸漸築起高聳的堤防,堤防能擋住水,但河流的水還是一樣多,淹水減少只是淹小水的機會變少,若堤防撐不住了,大水就會直接傾瀉下來,因此,把堤防築高也只是一種治標不治本的方式。 ▲目前社子島的堤防,許多人能在堤防上騎腳踏車,成為另一種觀光方案。(圖/記者陳俐穎攝) 7月時,鄰近台灣的日本發生潰堤事件,過去,岡山縣倉敷市是西日本地區最有名的水道城市,由於7中旬的連日豪雨,造成小田川潰堤,根據日本放送協會(NHK)統計,單單就倉敷市就有至少51人罹難。而在7月底,寮國東南部的阿速坡省由於受到風暴襲擊,也傳出水壩潰壩意外,下游7個村落遭淹沒,死亡人數至少26人,還有上百人失蹤。

社子島系列之五/誰能承擔社子島的未來?

開發社子島,總是每任台北市長的政見之一,而台北市長柯文哲在2016年時透過ivoting,決議以「生態社子島」方案進行開發,6月時,內政部有條件通過,但由於計畫中需要填土墊高地基,各界對生態保存、水患與聚落保存方面都有疑慮,加上居民安置的處理方式,也讓當地住民有所不安與反彈,其他有意參選人又有什麼好辦法呢? 「居民的安置將排在第一優先。」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說,他支持社子島需要開發,且建立在郝龍斌市府與柯市府的開發基礎下,他提到,由於自己是民意代表出身,滿足居民的心聲是第一要務,而柯市府目前的安置計畫,要有條件能購買安置宅,住家必須有獨立衛浴、廚房才符合購置一戶的資格。 他指出,社子島許多家戶都是三代同堂,只有購置一戶的資格,其他家人該何去何從?且雖然坪數為58坪一戶,但扣掉公共設施,實際居住坪數僅有28坪,公設比高達5成,比建商的成屋比率高得多。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認為,未來要將社子島打造成「科技島」。(圖/記者陳俐穎攝) 丁守中認為,「用錢能解決的都不是難題」,市政府又不是沒有經費,應滿足居民居住的權利,不應「占居民便宜」,未來應降低公設比例,提高實際居住的坪數,且應對當地家戶進行調查,讓居住在當地的民眾皆有權力購屋。

社子島系列之四/想回家也是一種貪婪

從劍潭捷運站坐著公車,慢慢的從繁榮的士林市區一路來到相對純樸的社子,隨著路程的推移,樓房也從高樓大廈,變成兩三層樓的低矮建築。公車駛進洲美快速道路旁的道路內,「歡迎來到社子島」的告示牌映入眼簾,而這同時,街景也開始改變,除了鐵皮屋頂遍布、傳統三合院居然還能存在於台北市,這裡是社子島,禁建將近半世紀,街景看似破敗,但卻是許多家族世居的家。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上任後即開始推動社子島的建設計畫,6月底,內政部修正後通過社子島主要計畫變更案,副市長林欽榮說,目標明(2019)年中第一期整地先動工。 目前通過的「生態社子島」計畫,是2016年2月透過i-voting機制選出,計畫內容為「全區區段徵收」,且為了防止社子島的洪患,採取填土加高的方式,並希望將原先六米高的堤防繼續加高,將水隔絕在外。但這項工程要進行,當地居民勢必要搬遷,搬遷之後的安置問題,市政府卻還沒有詳細說明,讓當地居民產生許多質疑與不安。 踏進福安里辦公室,就是里長謝文加世代居住的房屋,雖然正處於酷熱的夏日,但一樓的大門永遠敞開,就是為了能跟外面的里民互動,採訪的過程中,附近居民時不時就會進門寒暄。 「社子島就是有區域性的,像我們這邊姓謝,後面那區姓王。」這就是許多家族世居社子島的證據,堂兄弟可能都住在隔壁。這樣大家族的血脈相連,還有緊密聯繫的社區感情,在現在的台北大都會可能很難想像。 「我是比較幸運的,祖父那代就留下來的厝,有土地也有房子。」謝文加說,目前市政府規畫能安置4,500戶,而社子島登記的戶數為4,258戶,乍看之下好像綽綽有餘,但實際上,社子島有許多家庭是許多戶住在一起,共用一套衛浴與廁所,且有的居民只有房子沒有土地,政府購買條件又十分嚴苛,家中要有獨立的廁所才算一戶,謝文加說,這難道要讓「兄弟互砍」搶房子嗎? 除了分配戶數的安置問題,房價也讓人無法恭維,謝文加說,市政府規畫的住宅,一戶58坪,一坪賣20萬,但扣掉公設與停車位等,最後僅有28坪的實際面積能夠居住,總價超過千萬以上。而市政府卻只想用3.5萬到5萬的收購價格收購社子島居民的房屋,根本就是要居民拿著錢離開。

社子島系列之三/最期待開發的到底是誰?

禁限建到「台北曼哈頓」再到現在的「生態社子島」,兩河沖積的沙洲社子島,一直在防洪與建設間拉扯,但建設是好事嗎?社子島當初又為什麼禁建呢?禁建的背景問題能夠解決了嗎? 社子島,位於台北市士林區內,是兩條河川衝擊而成的沙洲島,由於當地容易遭受洪泛,且為土壤液化區,自1970年開始禁建。許多任台北市長都曾揚言要開發社子島,前台北市長郝龍斌過去也曾提出「台北曼哈頓」計畫,希望將社子島打造成水岸城市,但最後卻無法成行。 由於過去的「台北曼哈頓」需要填土墊高地基,當時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就批評,郝龍斌這項計畫等同於「滅村」,但目前北市府的「生態社子島」計畫,也規畫要填土墊高地基,只是填土量減少,但仍屬於「砍掉重練」的規畫模式,也讓實際居住於當地的居民拉起白布條抗議,痛批「滅村是柯禍」。 颱風是台灣常見的天然災害,居住都市中心的人可能不痛不癢,但兩河沖積的社子島,可是首當其衝,1963年,超級強烈颱風葛樂禮襲台,造成台北地區大淹水,社子島災情更加慘重,整整淹了三天三夜,224人因此喪命。在1970年時,經濟部水資源規劃委員會完成「台北地區防洪計畫檢討報告」,社子島列為限制發展區,也就開始了近半世紀的禁建。 禁建是禁建了,但當時生長在當地的居民要怎麼辦呢?當時市政府並沒有要求居民要撤走或是提出其他安置計畫,想當然爾,祖先住了一、二百年的地方不會說搬就搬,也就繼續住下去。隨著家族的開枝散葉,原先的房屋也住不下了,但因為禁建的關係,只能用鐵皮的方式加蓋,也就形成了違建林立的狀態,且由於禁建,許多居民的房屋壞了也無法整修,讓居住環境的安全亮起紅燈。

社子島系列之二/聞得到的人情味

從延平北路六段連接到七段,隨著公車路線慢慢行駛,街景就開始改變,延平北路七段、八段、九段,是社子島的範圍,越往裡走,就能看到越來越多的農田浮現在眼前,平房、三合院、鐵皮屋工廠充斥在這片土地上,有些人家的屋簷上,甚至還爬滿了絲瓜的藤蔓,光看這副景象,還以為是哪個鄉下的農田,但這確確實實是位於首都台北市的轄區內。 看看台北市區,高聳的水泥建築加上玻璃帷幕,就連捷運線或許都在大樓的縫隙中求生存,許許多多的台北人,或許已經想不起來,上次看到遼闊的遠方風景是什麼時候。實際踏上社子島的土地,許多居民都坐在家門口外的長椅聊天,說說笑笑,鄰里間互相認識,閒話家常關心彼此生活,或許這就是城市裡少有的歇腳處。 ▲許多居民會聚集在河岸旁聊天。(圖/記者陳俐穎攝) 由於禁建將近半世紀,社子島上沒有超商,沒有時髦的店鋪,有的是許許多多的小雜貨店,多半是家族經營。走進一家路邊的雜貨店「買個涼的」,顧店的是白髮蒼蒼卻十分有精神的奶奶,她要記者猜猜她幾歲,意外的是,看起來頂多70多歲的奶奶,已經高齡90,卻還是固守著這家小雜貨店。 「老人家加減做啦。」奶奶說,這家雜貨店已經開了50多年,房子一落成時就有了,樓上是住家,平常就是賣些飲料、小點心跟菸給住附近的人,從年輕的時候就開始顧店,現在年紀大了,媳婦也會幫忙。提到家裡人,奶奶難掩笑意的說,大女兒在美國當教授,已經70多歲了,說美國人還不讓她退休,提到女兒的成就時,滿是驕傲,或許在這樣的小村落,有個前往海外深造的後輩就是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社子島系列之一/什麼造就了落後、破敗、鐵皮工廠充斥?

社子島不是島,它是基隆河與淡水河沖積而成的沙洲,由於長年的禁建,上面充滿違章建築、鐵皮工廠。在許多媒體的報導或是社會大眾的眼光中,社子島是個落後、破敗的地區,在首都台北,會存在這樣的區域讓許多人「無法置信」。 開發整頓社子島,已成為多任台北市長的政見。就在今年6月,內政部有條件通過社子島的開發案,這禁建近半個世紀的區域似乎有了新發展,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動作頻頻,各項細部規畫都在進行,也表示審議通過就動手。 隨著都市發展,為什麼社子島沒有劃入都市計畫的範疇裡呢?為什麼這個地區會有「禁建令」?開發真的就比較好嗎?社子島上的居民期待開發嗎?而這起開發案對於整個台北市又會有甚麼影響呢?就讓我們用接連幾天的系列報導來釐清這些疑問。

烤海鮮還是烤塑膠? 中秋節你吃了多少塑膠?

中秋佳節剛過,除了團圓賞月之外,與親朋好友烤肉同樂當然不能少,除了肉片、香腸等肉類製品之外,牡蠣、蛤蠣、扇貝等等貝類也都是饕客的盤中飧,但你知道,你吃了多少塑膠進肚子裡嗎? 根據行政院農委會漁業署公布的2017年漁業統計年報顯示,2017年總體貝類產值高達100.83億元,顯示國人對貝類海鮮的需求量十分龐大。由於貝類採用「濾食」的方式進食,以吃水中的浮游生物維生,但這一吃,也把海洋中的塑膠微粒也一起吃到肚子裡。 過去國外曾做過研究,在比利時、德國與北海進行抽樣實驗,15克左右的淡菜與牡蠣中,都驗出每公克就含有0.2至0.51個塑膠微粒,而許多老饕最愛的法國養殖生蠔,也驗出每公克0.47的塑膠微粒,一年下來,人們從貝類上攝取到的塑膠微粒可能高達10,000顆。 ▲國內的抽查中發現,許多貝類都含有塑膠微粒。(圖/pixabay) 塑膠微粒是否對人體造成危害?環保署環境檢驗科組長楊喜男說,由於對身體的影響需要長年累月的觀察,目前國內外正在研討並持續進行研究,還沒有相關結論產出。 但化工產品進入人類身體仍然讓人擔憂,除了國外的案例外,台灣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根據環保署公布的調查報告顯示,抽樣了台灣7個貝類養殖區,包含養殖重鎮的王功、東石等地,發現台灣人愛吃的扇貝中,每公克就包含了3.1克的塑膠微粒,而在野生牡蠣裡也驗出5.2克的塑膠微粒,養殖的部分也驗出每公克3.5個,也就是說大家在烤肉時,可能也吃進了一肚子塑膠。 ▲扇貝中查到的束狀塑膠纖維。(圖/環保署提供) 報告資料顯示,貝類中所含的塑膠種類為PP、PE、PET與Nylon,總占比達92.7%,這些最可能來自於瓶蓋、塑膠袋、吸管、寶特瓶、纖維布料或洗面柔珠。環檢所所長顏春蘭說明,由於許多塑膠廢棄物飄流到海上,經過日照、海流風化分解成碎屑,於是進入生物鏈。 這難道沒有解決方法嗎?楊喜男分析,由於塑膠微粒太過細小,可能會黏著在貝類表面,或進入其消化器官,無法用廢棄物處理的方式彌補。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則說,就算過去很多化妝品標榜採用生物可分解塑膠,但實際上環境還是需要數十年才有辦法分解,現在最好的辦法只有採取源頭管控,讓塑膠減量,流向海洋的機會就會變少。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https://sight.nownews.com/

癌症將成可控制慢性病?唐獎得主靠「偷懶」找出抗癌關鍵

二十世紀初感染傳染病是足以致命的慘劇,當年不論在美洲或亞洲,高居死亡排行者多為肺癌、肺結合,隨著公共設施修繕與抗生素發明傳染病受到控制,但千禧年後,致死率排行洗牌,癌症成為致命病因首位,國際抗癌聯盟(UICC)更指出,未來二十年,每年將有一千兩百萬人死於癌症。 癌症注定成為本世紀醫學界的一大難題,但也因為標靶藥物的出現,癌症可能由絕症被轉化為可控制的慢性病。 偷懶用舊溶劑 他意外找出抗癌關鍵 第三屆唐獎生技醫藥獎得獎人東尼‧杭特(Tony Hunter)為酪胺酸激脢抑制劑研究鼻祖。激脢是一種可將磷酸基轉到特定胺基酸上的酵素,在傳統認知中,只有絲胺酸、蘇胺酸兩種胺基酸可被磷酸化,直到杭特發現酪胺酸可被磷酸化,透過調節激脢活性,便能阻止癌細胞增生。 杭特表示,當年已有學者發現酪胺酸激脢會導致癌細胞增生,團隊為了研究癌症從何而起,並將造成腫瘤增生的多瘤病毒加以分離、培養,發現其中確實存在激脢,「激脢突變會產癌細胞,而多瘤病毒的中間T確實具備激脢活性。」 杭特於1979年發表論文,卻遭評審單位質疑「是培養液遭到汙染的錯誤結果」。杭特不死心,他於同年六月進行實驗,持續找出哪些胺基酸可以被磷酸化,進而在X光實驗中發現實驗組上出現異常黑點,其結果可能為蘇胺酸或酪胺酸。 杭特猜測黑點是酪胺酸,但必需找出證據。為此,他放了自己一個長假靠泛舟尋找實驗靈感,之後回到實驗室,卻誤打誤撞找到結論,「我因為偷懶沒有調配新的實驗緩衝液,舊緩衝液內的酸鹼值較低,反而讓我看到幾枚酪胺酸磷酸化結果。」研究團隊使用V SRC當對照組,證實黑點確實為酪胺酸而非蘇胺酸。杭特為此笑說,「有時候偷個懶也是一種美德。」 ▲第三屆唐獎生技醫療得主德魯克爾博士出席演講,分享開發藥物基利克的心路歷程。(圖/記者許維寧攝) 標靶藥物基利克 白血病變慢性病 國內外研究團隊至今持續發現新的蛋白質激脢,數量已達535種,在完成人類基因定序後目前已有幾十種酪胺酸激脢,超過一半和疾病尤其與癌症相關。藥廠傾向開發抑制劑來抑制激脢突變,目前有32種酪胺酸激脢抑制劑(KTI),各種癌症標靶藥物因應而生。 唐獎生醫獎得主布萊恩‧德魯克爾(Brian Druker)根據KTI研究開發出藥物基利克,並應用於慢性骨髓性白血病(CML)。德魯克爾表示,針對CML目前已有四種抑制劑且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核准,患者能如常人般生活,白血病將同慢性病一般獲得控制。 當年根據「費城染色體」研究結果,德魯克爾發現BCR-ABL融合基因會活化致癌的酪胺酸激脢,「如果我們把它剔除也許就可以抑制CML。」但當年外界皆不看好德魯克爾的研究,在於研究預測激脢可能高達一千種,藥廠必須做出近一千種嘗試,研究經費龐大,更在於CML疾病市場規模有限,藥商一年可能只有百萬美金收入,和開發經費不成正比。 「但我身邊很多病患需要,我遊說製藥公司做臨床實驗,我們只需要一個成功病例就可以了、就能看到希望。」德魯克爾成功說服藥商開發出小分子抑制劑伊馬替尼-基利克(Gleevec),成為當今最廣泛使用的白血病標靶藥物,已讓病患五年內存活率提升至90%。 ▲約翰・曼德森由其子傑夫・曼德森代表受獎。(圖/記者許維寧攝) 二十年製一藥 煉出大腸癌福音 根據酪胺酸激脢研究標靶藥物因應而生,唐獎生醫獎得主約翰‧曼德森(John Mendelsohn)則提出另一種策略,選擇用抗體阻擋肺癌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他著手開發「單株抗體」阻斷細胞表面的酪胺酸激脢,C225抗體鎖定表面因子降低癌細胞活化,最終研發出抗EGFR藥劑昔妥席單抗-爾必得舒(Erbitux),目前已用於大腸癌和頭頸癌治療。 談起曼德森的研究成就,中央研究院院士洪明奇表示,當時學界普遍認為KTI可能有毒性、無法當做藥物使用,單株抗體也遭受同樣的質疑,曼德森甚至曾經告訴洪明奇他的研究案無法獲得補助,為了證明單株抗體效用,曼德森不停實驗提出各種機轉,實驗證明單株抗體是標準做法,能夠成功阻斷EGFR受體,「花了二十年,FDA才核准該藥物。」 洪明奇表示,單株抗體結合化療效果更能看到治療成效,單株抗體也對化療抗藥性腫瘤細胞有更好的效果,然而醫學界之所以能開發出標靶藥物、單株抗體,最終都必需歸功於杭特博士發現酪胺酸磷酸化。目前FDA核准的癌症藥物中,超過一半都是應用於酪胺酸激脢,「如果杭特沒做出這項發現,至今可能一大半的藥物都不存在,幾千萬的病患都將受到影響。」 杭特則謙虛表示,癌症標靶藥物在2000年後才逐漸問世,醫學要進步到研發出標靶藥物這條路非常漫長,在於研究耗時又孤單,突破終歸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他仍鼓勵年輕人投入研究,期望未來能完全根治癌症。 德魯克爾提到,目前團隊正在針對急性白血病做實驗,過去一百年人類已經藉由疫苗防止諸多疾病,醫療仍然持續進展,也許一百年後癌症將不再成為問題。未來抗癌的關鍵仍在於事前預防和事後「對症下藥」,如今有了標靶藥物,德魯克爾認為,癌症於未來也能如同慢性疾病一樣獲得控制。 《今日觀點》開拓不同的視野:https://sight.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