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雄三飛彈誤射 因金江艦任務過多才闖禍?

海軍131艦隊金江艦7月1日誤射一枚雄風三型反艦飛彈,誤擊我國籍漁船,造成漁民1死3傷。國防部29日召開記者會公布檢討報告,指出全案有「人員未遵守標準作業程序」、「幹部督導不周」、「武器裝備控管不當」等缺失。 金江軍艦接受年度甲操測考前,實施雄三飛彈系統測試,系統督導員射控士官長陳銘修,未全程於部位(戰情室)執行系統設定督導,且未再次確認模式選擇。另飛彈中士高嘉駿未依系統督導員命令,完成目標選擇備便待檢,逕自於操控臺接續實施操作,造成3號飛彈在未裝設測試訓練模擬器狀態下,實際啟動發射。 金江軍艦執行飛彈射控系統檢整,在執行2部「測試訓練模擬器(TTS)」連接作業時,逕由飛彈中士高嘉駿及射控下士賴柏丞自行完成;甚至違反實彈不可接上火線安全接頭規定,由賴士及高士分別將火線接頭連接全數彈位,期間兵器長許博為中尉及射控士官長陳銘修等幹部均未在場督導。 金江軍艦在艦長林伯澤少校接任指揮權未滿3個月,即提出測考申請,與規定不符。另在接受年度甲操測考前乙日,仍執行105-1飛彈警戒任務預演,且測考當日艦長林伯澤參加105-1精準飛彈射擊警戒區隊航前會議,相關幹部趕製測考受檢缺漏資料,顯見海軍131艦隊、艦指部及教準部,對於單位測考申請審查欠週密,交付工作重疊,就任務分配之指揮機制及測考執行之輔管教育作為均有疏失。 金江艦軍官幹部均受有初級軍官班等教育訓練,且曾歷練同型船艦經驗,然對實務工作及武器裝備等相關規範並不熟悉。另查陳銘修士官長雖完成射控系統合格簽證(專長授予),但卻未能貫徹規範要求據以執行,衍生督管罅隙。

雄三飛彈誤射檢討 國防部:未依規定全程督導系統操作

海軍131艦隊金江艦7月1日誤射雄三反艦飛彈,誤擊我國籍漁船,造成1死2傷。國防部29日公布檢討報告,指出全案有人員未遵守標準作業程序、幹部督導不周、武器裝備控管不當等缺失。 國防部代理總督察長吳寶琨29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事發當時實施甲操測考前,系統督導員射控士官陳銘修未依規定全程督導系統操控作業,未全程於戰情室執行系統設定督導,且未再次確認模式選擇,違反訓練紀律。 金江艦在執行飛彈射控系統檢整,在執行2部測試訓練模擬器(TTS)連接作業時,逕由飛彈中士高嘉駿與射控下士賴柏丞自行完成,甚至違反實彈可接上火線安全插頭的規定,由賴與高分別將火線接頭連接全數單位,期間兵器長許博為中尉及射控長陳銘修等幹部未在場督導。 國防部指出,金江軍艦的艦長接任指揮權未滿3個月,就提出測考申請,與規定不符。金江艦軍官幹部均受有初級軍官班等教育訓練,且對於實務工作及武器裝備等相關規範並不熟悉。報告認為專業幹部專業訓練及督管強度不足,未遵守工作規範。

周玉蔻質疑:兆豐案造神彭淮南包庇 徐光曦自己查自己?

徐光㬢查徐光曦?這是什麼道理?誰會相信公正信啊? 更神奇的是,兆豐金董事長徐光㬢主管的業務出了嚴重紕漏,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得知內情後,不是立刻向金融主持人管單位金管會舉辦糾責查察,而是發動私人人脈去談判降低裁罰金。 真相交代不清財政部官員先忙著在記者會上「造神」,把彭淮南捧上天。 弄了半天,老彭先生的太太的妹妹的老公,「碰巧」就是出事了的徐光曦。 什麼的什麼啊!官官相護?私相授受?包庇營私? 林全院長看不出其中的詭異和不合常理的點點滴滴嗎? 所以說,蔡英文上任百日的最大「賀禮」,不是兆豐銀涉及洗錢案曝光,而是那些金融幫的醜惡嘴臉終於浮上檯面。 彭淮南鎮守中央銀行將近20年,博得12A總裁的美譽。但無論媒體如何造神,他都只是一介凡人,不可能永遠無私睿智。 彭淮南有位連襟,名字叫徐光曦,最近才從兆豐銀的總經理回鍋升任為董事長。這中間有沒有裙帶關係?如果單單從人事任命來說或許還可以說只是巧合。(雖然我從不相信巧合。) 然而,現在兆豐銀爆發洗錢醜聞,事情顯然就沒有這麼單純了。 回溯兆豐銀洗錢案發生的那一刻,正是徐光曦擔任兆豐銀總經理的時期。讓徐光曦赴美調查自己任內發生的弊端,像這樣「自己查自己」的荒謬情事,行政院、立法院居然沒有一個人有異議? 現在該做的,不是把徐光曦派去美國談判,而是讓他停職調職乖乖接受調查。這事情說起來簡單,但背後卻還有個更大的問題。 金融檢察是一個需要高度專業的工作,但是現在檯面上負責這件事情的人與被查緝的人之間,不是學長學弟關係,就是曾經共事過。像金融幫這樣子的裙帶關係,其嚴重程度不下兆豐金洗錢案本身。 蔡英文與林全若不正視這件事情底下系統性的問題,恐怕未來遇上的災難只會更大;最後演變成英全政府政治自殺,不是不可能。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周玉蔻。 ●本文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編按:央行29日發布新聞稿:本行彭總裁並未介入金融機構人事案,特此說明。

學者看民調 批蔡英文內政遇弱則強、騙選民、昏君

針對總統蔡英文上任滿百日,台灣民意基金會今(29)日發布最新民調;民調顯示,蔡總統與剛執政時相比,聲望大幅下滑了17.6個百分點。對此,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施正鋒直言,蔡政府執政後許多政見都「昨是今非」,且讓他不禁質疑有「選前騙選民」的情形,更痛批此舉「不要臉」,甚至稱蔡總統是「昏君」。 民調顯示,蔡政府執政3個月以來,雖仍獲半數民眾肯定,但若和3個月前剛上任時相比,蔡總統的聲望下降了17.6個百分點,且不贊同其處理處理國政方式的人更是大幅增加了24.4個百分點。 對於此民調結果,與會的學者施正鋒認為,其實在政黨支持度來看,仍有46.6%的民眾支持民進黨,僅有26%的民眾支持國民黨,這個基本盤從2014年九合一地方大選以來其實未有太大改變;因此在國民黨未提出完整論述前,為反對而反對的杯葛方式仍難獲得民眾認同。 不過在政黨基本盤未變的情況下,才使得蔡總統的滿意度仍能獲得50%的滿意度;施正峰指出,顯然蔡政府較有創意、區隔性的做法並未反映到民調上,例如解決華航勞權爭議、廢除特偵組議題,甚或是向原住民族道歉等做法,都未有太大加分。 施正鋒接著表示,因此重點就是中間選民如何看待政府施政;但目前看來這些中間選民的看法是負面大於正面,才會造成蔡總統負面評價。他接著說,蔡總統「不提九二共識」的做法也可以持續觀察,目前兩岸關係凍結的效果才逐漸浮現,將來若北京方面有意砍自由行人數,再加上遊覽車、旅遊業者倒閉的後續效應,恐怕也會牽連著蔡政府支持度。 施正鋒強調,目前民眾對蔡政府較滿意的國際外交、兩岸關係等議題,其實主導權都是掌握在別的國家手上,因此重點還是應該放在勞工政策、年金政策,或者是原住民政策等內政上;但他認為,蔡政府對於內政議題是「遇弱則強、遇強則弱」,像華航、國道收費員議題就很輕易退讓,原住民議題卻一步不退。 施正鋒接著批評,從蔡政府執政以來的表現,讓他不禁質疑蔡總統「是一個會對自己政見昨是今非的人」;他認為蔡總統在選後,屢屢「用一些小菜應付民眾」,甚至有些閣員會以「選前思慮不周、過去可能答應得太快太多」等說法回應的情形,簡直是「選前騙選民,選後要負責時卻把國王新衣拿掉,這算是不要臉的做法」並強調,民主政治沒有人這樣做的。 施正鋒繼續批評蔡總統的施政風格是「碰到事情時猶豫不決」,例如蘭嶼核廢料問題,竟說「要調查清楚過去怎麼會擺到蘭嶼」,這種時常會以「逃避問題」的態度應對民眾。他提醒蔡總統,無論什麼政策都不可能兩面討好,任何政策都要達成共識是不可能的,重點是如何去說服民眾接受。 在人事任用部分,施正鋒也直言,蔡總統在這部分有很大的缺失,雖然對外聲稱任用前朝的人是為了讓文官銜接,但文官本就不會隨著朝政變動,他指出,有些人事的任用是很嚴重的錯誤,例如鄧振中就是非常不適當的人選;施正鋒批評,現在民眾的感覺就好像「把馬英九變成蔡英文、男性變成女性罷了」,感覺政權並沒有更迭,最後他也直接痛批,「蔡總統的傲慢」甚至連地方都不放在眼裡,根本就是「昏君」。

立法院9月13日開議 立委磨刀霍霍

立法院長蘇嘉全29日召集朝野黨團研商,決議第9屆第2會期於9月13日開議。 開議日將邀請行政院長林全率同各部會首長列席進行施政報告並達復質詢,報告後隨即進入政黨質詢,質詢人數由民進黨團推派4人、國民黨團推派2人、時代力量黨團及親民黨團各推派1人進行。 當日質詢順序由國民黨、民進黨、親民黨、時力黨團之順序輪流交叉方式進行。 9月19日選出各委員會召委。 蘇嘉全受訪表示,包括總預算案、特別預算案、國營事業預算案還沒完成的,大法官司法院長、副院長的同意權行使,都是下會期要處理,所以下會期會是非常忙碌的會期 。 至於預算案的協商時間及進度,蘇嘉全表示,如果讓預算全數通過,對人民不見得是好事,所以必須討論預算的刪減,協商時間要等開議後才能確定。

書摘/花亦芬: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下)

讓我們再回到5月8日。在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東德的新發展。1950年,東德政府宣布將5月8日訂為「解放日」(Tag der Befreiung)。東德共產黨將自己歸為戰勝國蘇聯紅軍陣營的一員,因此,對於終戰紀念日,東德政府選擇以戰勝方的觀點來紀念「英雄」,彰顯自己的立國基礎在於「戰勝法西斯與帝國主義」,並強調東德與蘇聯的緊密關係。然而在此同時,東德卻迴避所有與納粹屠殺以及二戰相關的戰爭責任。儘管這個紀念日在東德只持續到1967年,但在這十七年間,因為東德從蘇俄共產黨的角度視這天為「解放日」,遂讓西德很難從「解放」的角度來談終戰對他們的意義。 1955年,正值冷戰高峰期,第一個終戰十週年紀念日將屆,當時西德的艾德諾政府面對社會澎湃不安的情緒,決定迴避在5月8日這天舉行任何儀式;改將紀念活動提前到5月5日,並將這天訂為「重拾主權日」(Tag der Wiedererlangung der Souveränität)。20 因為這一天,西德與過去十年來軍事控管他們的美英法三強簽訂的「巴黎和約」(Pariser Verträge)正式生效(圖9),西德從這三國手中重新獲得作為主權國家絕大部分的權力,而且將在同年5月9日(亦即5月8日隔一天)正式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由此來看,艾德諾政府為了迴避直接碰觸第一個終戰十週年紀念的敏感神經,事前與事後做了非常縝密的政治鋪陳。 為了向民眾解釋何以政府對第一個終戰十週年紀念保持緘默,當時的西德國會議長(Bundestagspräsident)Eugen Gerstenmaier 還特別利用艾德諾總理前來國會報告「巴黎合約」正式生效的機會,向國人說明,與其思考5月8日該怎麼過,不如好好看重5月5日:「因為德國人在1933年失去了法律可以提供的安全保障,在專制獨裁政權下,同時也失去了心靈自由。數年之後,也就是在1945年5月8日這一天,德國人還失去外在環境架構可以提供的自由。」表面上來看,西德好像擺脫了英美法三強的控管,也迎回最後一批戰俘返家;但實際上,當時西德政壇大家心知肚明,西德之所以能在冷戰高峰時刻重拾主權、並被允許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拿出來做交換的,正是以全力配合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需求為最高指導原則,至於西德究竟可以民主化到什麼程度,毫不重要。 1955年5月 11日出刊的《明鏡週刊》(Der Spiegel)便清楚指出,艾德諾總理在5月5日那天興高采烈到國會作報告,但卻出乎他個人意外地面對了寥寥可數出席者的冷淡場面。他最後只好悻悻然回到自己的總理府,宣布那天是「重拾主權日」。 西德社會對納粹罪責的認知,隨著艾德諾執政越久,越走向集體沉默。然而,如此自甘於沉淪在深不見底的沉默迷宮,也間接讓人看出,納粹時代德國人涉入希特勒政權所做種種罪行的規模的確不容小覷。 1961年耶路撒冷舉行審判負責起草「最終解決方案」(Endlösung, "Final Solution")的納粹高官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審判庭。以色列能順利逮捕到躲藏在阿根廷的艾希曼,主要歸功於當時任職於西德Hessen邦的檢察總長弗利茨.包爾(Fritz Bauer, 1903-1968,即改編史實的電影《大審判家》主角)所提供的重要線報。包爾的雙親都是猶太人,但他自己是無神論者。他從年輕時,就非常關心政治,並於1920年加入社民黨(SPD)。1933年他參與全國大罷工,結果被送進賀依貝格(Heuberg)集中營八個月,接著再被送到戰俘營監禁,直到那年底才獲得釋放。隨著德國對猶太人的迫害日增,他先移民到丹麥,後來又移民到瑞典與Willy Brandt一起辦雜誌,從事反希特勒運動。1949年,包爾重新入籍西德,開始在司法界擔任主管工作。1956年他受邀擔任Hessen邦檢察總長(Generalstaatsanwalt),工作地點在法蘭克福。就是在他積極運籌帷幄下,法蘭克福緊接著耶路撒冷大審判之後,也於1963年12月20日至 1965年8月20日展開審判奧許維茨(Auschwitz)集中營納粹戰犯的重要工作。 ▲電影《大審判家》主角佛列茲鮑爾為了追緝納粹餘黨,不惜背上叛國罪名。 換言之,讓耶路撒冷與法蘭克福大審可以順利上路,背後真正的靈魂人物是同一人:弗利茨.包爾。然而,1965年,當第二十個終戰週年紀念來臨時,法蘭克福納粹審判尚在進行中,西德聯邦政府對此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前一天(5月7日),總統Heinrich Lübke在慶祝漢堡商會(Handelskammer)成立三百週年的致詞上,也完全不提二戰與納粹大屠殺;取而代之的,卻是抱怨老百姓將祖國之愛與鄉土之情視為無物。 在這樣強烈反差的政治氛圍裡,大學生紛紛上街示威,表達對執政當局以政治威權阻撓轉型正義工程開展的強烈不滿;他們也高度質疑、批判父祖輩在二戰期間的不當作為。映照著政治高層對納粹過往的噤聲不語、甚至懷有相當強烈的防衛心理,大學生的抗議活動最終釀成了激烈且為時超過十年的「六八學運」。 「六八學運」帶來的壓力,終於讓西德政治有了改弦易轍的契機。1970年,溫和左派社民黨(SPD)得到戰後第一次執政的機會,由Willy Brandt出任總理,海涅曼(Gustav Heinemann)出任總統。當年5月6日,海涅曼總統對駐西德的外交使節團發表演講,主動提及德國在納粹時期所犯的罪責;並認為,德國人不應一直只知沉浸在對自己失喪的悼念中,而應學習如何邁向和解。兩天後,西德國會第一次舉行紀念5月8日終戰的官方儀式。 此外,更引起全球注目的是,當年12月7 日總理Willy...

書摘/花亦芬: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上)

讓我們盡最大可能正視歷史的真相究竟是什麼。 —聯邦德國前總統 理查.魏茨克(Richard von Weizäcker)— 在二戰戰史上,台灣對5月8日意義的認知,通常是受英美慶祝「勝利日」(V-Day, "Victory in Europe Day")的影響。但是對德國而言,這一天要成為歷史記憶裡重要的一天,卻是走過相當曲折的歷程。回顧這個歷程,不僅可以讓我們看到,冷戰時期東西德如何交鋒;也可看到,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邁向民主化與轉型正義的崎嶇之路。 1945年5月8日納粹政權向盟軍投降後,德國領土被美、蘇、英、法四國分區占領統管。1949年5月23日,美、英、法三國占領區合併成立「德意志聯邦共和國」,並頒布「德國基本法」(das deutsche Grundgesetz)。蘇聯占領區則在1949年10月7日成立「德意志民主共和國」(DDR)。 霍伊斯(Theordor Heus, 1949年9月12日出任西德第一任總統)是戰後第一位說出德國主流社會對5月8日看法的西德政治高層。1949年 5月8日,他在西德國會參議院(Parlamentarischer Rat)上說:「基本上,5月8日對我們每個人而言,兼具高度悲劇性與值得高度質疑的歷史弔詭性。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既被拯救、同時也被毀滅。」由於當時德意志聯邦共和國還沒有正式成立,而西德社會對這一天充滿許多負面想法,認為5月8日代表戰敗的屈辱、國家被強國控管、很多人失去家園被驅離…等等,因此西德政壇在1949年5月8日這天並沒有發表任何紀念演說,而是延後到當年5月23日以通過德國基本法的方式,建立了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藉由這個具體的國家改造行動,表達他們勇於接受二戰結果,同時也將努力讓這個國家往民主方向邁進。 雖然在當選總統前,霍伊斯誠實說出德國人面對終戰的心情相當糾結複雜,但對於德國基本法的寫就,他貢獻良多。在基本法條文的文字表述上,他主張應該要傳達出「情感的價值」(Gefühlswert);人民基本權利的制訂應以德意志自由主義思想為依歸,而非刻意強調國家威權。 1949年9月霍伊斯當選第一任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統後,政治傾向溫和左派的他立即發起「拒絕遺忘運動」(Feldzüge gegen das Vergessen)。他一再透過演講,提醒當時普遍傾向沉默的德國人,對屠殺猶太人的過往「必須負起歷史記憶的義務」(Pflicht des Erinnerns)。1952年11月30 日他親自造訪位於中北部的勃根—貝爾森(Bergen-Belsen)集中營,為紀念碑揭幕,並發表一篇名為〈以肅穆敬畏之心站在死亡面前〉("Ehrfurcht vor dem Tod")的演講。在演講中他提到,德國人對猶太大屠殺所做的事,是「集體之恥」(Kollektivscham);而且他強調「我們很清楚過去做過這些事」(Wir haben...

特偵組存廢議題? 最新民調顯示多數民眾認為應維持

針對近期特偵組存廢議題,最新民調今(29)日指出,有高達43%的民眾認為應繼續維持特偵組,支持廢除者則有37.4%,雖然支持廢除者較多,但顯示台灣民眾對此議題意見相當分歧。 財團法人台灣民意基金會今日,召開「蔡英文總統蜜月期結束了嗎?」民調發表會。 近期特偵組存廢問題引起中國國民黨陣營人士反彈,也成為政治人物間彼此攻訐的重大議題;不過根據這份民調顯示,雖有37.4%民眾認為應盡快廢除,但有43%認為應繼續維持,8.6%的民眾沒意見,11.1%拒答。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指出,這項發現顯示,特偵組存廢具有高度爭議性,雖差距僅有5.6個百分點,台灣人民在此議題上意見極為分歧。 游盈隆分析,當蔡政府決定將「廢特偵組」列入司法改革議程時,未來除將面對來自特偵組及國民黨的強烈反對以外,也必須強力說服社會大眾,才可能爭取到多數民意支持,他直言,此議題肯定是艱鉅、龐大的政治工作。

最新民調 蔡英文聲望持續下滑 執政蜜月期將結束?

最新民調顯示,總統蔡英文執政以來3個月,聲望與剛上任相比,大幅下滑了17.6個百分點,且不贊同其處理處理國政方式的人更是大幅增加了24.4個百分點。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今(29)日直言,「蔡總統的蜜月期即將結束」。 財團法人台灣民意基金會今日,召開「蔡英文總統蜜月期結束了嗎?」民調發表會。 這份民調顯示,蔡總統的聲望,在執政3個月以來,雖仍獲半數民眾肯定,但若和3個月前剛上任時相比,聲望下降了17.6個百分點,且不贊同其處理國政方式的人更是大幅增加了24.4個百分點。 若和7月相比,總統聲望繼續下降了3.6個百分點,對其處理國政不以為然者,也增加了12.1個百分點。游盈隆表示,也就是說在過去3個月以來,蔡總統的聲望急速下滑,超過300萬以上的台灣人民(18%)不再對蔡總統處理國政的方式,特別是重大人事安排與政策,表示認可與支持。 對於蔡政府整體施政表現部分,游盈隆指出,台灣人民給出了61.28分,算是低空掠過、勉強及格;他說明,這樣的民意調查結果民顯得向新政府傳達一個訊息,也就是上台3個月以來的總體施政表現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再不努力,下次就可能被當掉。 游盈隆認為,在這次民調中可看出,中性選民的轉向最為關鍵;這些中性選民對政府重大政策不滿,因此立場漸漸的與國民黨一致,形成了一股新的反對力量,在這樣的情況下,才會造成蔡總統聲望大幅下降的情形。 游盈隆指出,蔡總統聲望下跌的態勢並沒有明顯停止的跡象,因此可以說「蔡總統蜜月期即將結束」。

轟蔡英文花蓮敗選責任 游盈隆也遭檢驗

花蓮市長補選,民進黨落敗,拱手讓出市長寶座,立委段宜康鄙視選民言論惹議,曾多次代表民進黨參選花蓮縣長及立委的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昨(28)日發文指出,蔡英文總統兼黨主席責無旁貸。但網路上也有聲音反批游盈隆當年也輕忽選民,不願蹲點深耕,有什麼立場評論。 游盈隆說,這次花蓮市長補選結果,凸顯了四個意涵:第一,2014、2016兩次重創馬政府的民意海嘯已經遠離,現在是水落石出了;第二,小傅(傅崐萁)仍然有左右花蓮政局的影響力;第三,蔡英文新政府上台三月,民進黨概括承受了選民的責難,也付出了代價;第四,花蓮政情丕變,蕭美琴未來立委連任之路將不輕鬆。一葉知秋,蔡總統兼黨主席責無旁貸。 不過,也有人以游盈隆過去競選花蓮縣長失言的媒體報導,「沒政黨輪替,所以花蓮縣民主素養的程度比其他縣市差」,拿來跟段宜康類比;並質疑游盈隆不肯蹲點深耕,現在竟然說別人「責無旁貸」? 游盈隆今受訪則澄清說,他從來沒有講過花蓮人沒有水準。

誤射後雄三反艦飛彈暴紅 傳美國有意購買

媒體報導,雄三反艦飛彈誤射事件讓世人見證其優異性能,有美國民間廠商探詢購買雄三反艦飛彈的可能性。不過,軍方決定不外銷,也暫不增產。目前只打算生產雄三發射車,讓雄三飛彈可在地面機動部署。 根據《中國時報》報導,軍方將領透露,有美國民間廠商探詢購買雄三反艦飛彈的可能性。不過,軍方決定不外銷,也暫時不會增產,日前蔡英文總統拍板定案生產雄三發射車,讓雄三飛彈可在地面機動部署。 軍方人士認為,美國廠商要買雄三飛彈動機可能為美國海軍現階段沒有超音速反艦飛彈,可能想進一步了解雄三技術;也有可能是美國情報單位假借民間廠商名義購買;更可能是測試美軍軍艦遭反艦飛彈攻擊時的防衛能力,因此買雄三飛彈當作靶彈。 不過,軍方目前不打算外銷雄三飛彈,也暫時不會增產。另外,日前蔡英文總統拍板定案生產雄三發射車,讓雄三飛彈可在地面機動部署。 2015年巴黎航空展與今年巴林航空展,中科院都曾展出雄三飛彈模型,由於雄三飛彈是全球少數現役超音速反艦飛彈,曾有多個國家表達高度興趣,但是礙於政治因素,台灣無法外銷雄三飛彈。  

華旅董座任命 蔡正元謝欣霓隔空交鋒!

華航董事長何煖軒上任後,25名高階主管異動引發議論,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蔡正元昨日爆料,華旅網際旅行社董事長何煖軒將由民進黨前立委謝欣霓出任,砲轟蔡英文政權,「真敢吃,但吃相真難看!」謝欣霓說,這就讓她想到佛印與蘇東坡的故事,「當你自己是大便時,眼中只會看到大便」。蔡正元不服,29日再批說,「大花納稅人的錢,在人民眼中,是佛還是糞便,早有定論」! 蔡正元在臉書指出,「華旅」是華航旗下的旅行社,非但不賺錢且財務不佳,也無法獨立生存的企業;「華旅」董事長歷來都由華航副總級人士兼任,是無給職的工作,因為「華旅」業務很單純,「董事長」只是「看家」而已,配合華航賣賣票而已。 蔡正元表示,「華旅」現任董事長曹志芬是華航客運行銷處副總,現任總經理叫劉雅苓也是華航員工,兩人都不領「華旅」薪水;但何煖軒執意派任謝欣霓當「華旅」董事長,不但要給高薪,還要給座車、給司機,謝欣霓不當立委後曾當演藝人員,現在要進華航集團了。 蔡正元批評,何煖軒剛花了一大筆錢,擺平華航員工問題,現在又開始花大錢,「擺平民進黨的牛鬼蛇神,讓她們雞犬升天」! 謝欣霓晚間在臉書說,「人生另一個轉彎,新的挑戰即將開始!」9月1日她將到華旅公司上班,這是華航的子公司中最需要調整業務方向的公司,她到華旅,就是要與公司所有同仁一起因應市場旅遊型態改變而努力。 謝欣霓表強調,「或許過去國民黨對於國公營事業單位負責人的任用,都以酬佣不用做事為目的,也因此有些難聽的批判出來」;這就讓她想到佛印與蘇東坡的故事,「當你自己是大便時,眼中只會看到大便。當你心中有佛的時候,你所看到的都是佛」。 蔡正再轟,謝欣霓自以為是佛,何煖軒派她去領高薪,「她認為是佛,別人瞧不起,這種拿公款酬庸,謝欣霓覺得,別人是糞便」;其實蔡英文政權,包括何煖軒、謝欣霓大花納稅人的錢,在人民眼中是佛、還是糞便,早有定論;「全天下最不要臉的人,才會把糞便事,當成佛事」! 何煖軒受訪則表示,華航旗下旅行社部分是最弱的,而謝欣霓活潑、人脈廣,可成為他的助力,非常適合從事旅行業。 「成敗責任是我要負責,而不是蔡正元要負責。」何煖軒強調,公司要生存、增加競爭力,必須做適當調整;。 至於現任董事長曹志芬職務會如何調整?何煖軒表示,其他還有再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