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訊息

熱門新聞

所有新聞

今日廣場》陳朝平/媽祖關公將託夢予我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郭台銘決定出馬參選2020總統大選,牽動媽祖和關公。 學弟長官胡幼偉臉書PO文說,郭台銘和川普熟識,應該無需去白宮面試了,但禮貌上還是應該走一趟白宮,親自解釋,媽祖和關公的立場不會反美,請川普放心。 呼叫幼偉兄: 媽祖林默娘,原籍福建,關公關雲長,原籍山西,二神漂洋過海來台灣,兩岸一家親,信眾滿台灣,估計媽祖和關公都不會贊成台獨的,二位大神應該是親中傾統的,對嗎? 即使二位大神不反美,您覺得川普放心媽祖關公傾向兩岸統一嗎?看來,別跟川普說這些有的沒的,還是跟川普說說財神爺吧!何況,關公本就是武財神。川普肯定興奮,肯定嗨! 2016大選,星雲大師說蔡英文是媽祖婆,蔡英文果然當選了!這回,媽祖繞境,蔡英文扶了鑾轎,為何媽祖不託夢給她?卻託夢給郭台銘?估計,媽祖贊成兩岸統一,樂見兩岸和平,所以不託夢給蔡,更別說託夢給務實的台獨工作者了。(是否如此,待我今晚焚香禱祝問問媽祖便是!) 關公呢?為何關公也只託夢給郭台銘?不託夢給蔡賴,也不託夢給朱王?估計,武財神講義氣,只愛講義氣的企業家,國民黨最艱困時,郭台銘伸手紓困,韓國瑜有貨送不出去,郭台銘立馬送貨到富士康。至於其他人,終日幹的是當面說好話,背後下毒手的活兒,不仗義,再加上平日不燒香,臨選抱佛腳,還有欺騙神明當兒戲的,托夢給你?不拿夢靨嚇死你就是我佛慈悲了! 關二爺在上,善男這樣說不知對不對?祈請關二爺今晚託夢賜示。 NCC別急著開罰,神明託夢給我,猶如手機傳訊,我知神知,NCC不知真與假,要罰我,拿證據來!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蕭新晟/個資外洩與戰爭的距離

蕭新晟/時代力量科技長 網路平台長期蒐集用戶的使用資訊,包括喜好、消費行為、生活作息,甚至是政治傾向或議題立場。   這些巨量的數據,讓企業對使用者暸若指掌,透過長期的觀測分析,甚至可以比你身邊的朋友更了解你。過去這些巨量數據常被以商業價值來看待,但在有心人士的操作下,這些用戶資料,卻可能成為強而有力的政治武器。   去年川普就被爆出在競選期間,委由劍橋分析公司,蒐集了臉書上5000萬筆的用戶數據,意圖在社群操作上影響選民意向。   最近台北大學犯罪學助理教授沈伯洋,更詳細地揭露了俄羅斯如何利用網路資料,作為影響美國政治的武器。(https://bit.ly/2TgnDEc)   例如俄羅斯選定了「黑人議題」來分化群眾,再以數據來分析該社群會喜歡的內容,製作大量的粉專、圖文。凝聚群眾後,待選舉期間大量轉發資訊來削弱對手。   由此可知,只要掌握了龐大的用戶數據,就可以了解群眾的樣貌和行為,輕易地在網路上進行細膩的政治操作。這也就是為什麼,中國政府積極地建置天網系統、社會信用制度、網路管制,全面地監控人民的一舉一動,將科技的便利用來實現政治上的利益。   不僅如此,中國的科技公司受到《網路安全法》的管制,只要是伺服器或儲存設備在中國的企業,即使是國外企業,政府都有權以國家安全或偵查犯罪為由,要求企業交出手中的用戶資料。若是中國藉此取得台灣龐大的用戶資訊,要複製俄羅斯對美國的政治干預簡直易如反掌。   個資外洩從來就不只是單純的隱私問題,甚至是國與國之間的政治武器。但是一般人對於日常中使用的網路平台和應用程式,是否有資訊外洩的風險,知道的太少。隨著越來越多的事實被揭露,不論是個人或政府,都應該對個資的保護有更嚴謹的措施。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陳朝平/四十年如一日,不知進步何物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緊接著一群學生搞了個「抵制假新聞陣線」後,又有號稱全台傳播學系的學生連署發起支持NCC嚴懲假新聞。在「連署挺NCC」的記者會上,發起「抵假陣線」的台大學生會長吳亦柔也出席聲援,彷彿這兩個團體高呼口號,便能釐清台灣假消息氾濫的怪現象。 仔細瞧瞧,「抵假陣線」和「連署挺NCC」的聲明,關於言論自由的、傳媒責任等訴求,頗有些差異。簡單說,「抵假陣線」的訴求,綠油油,單單說要發起校園電視台轉台,就讓人眼看穿了他們的政治傾向和傳播倫理素養之低落。「連署挺NCC」的發起人畢竟是學傳播的,聲明中還能察覺他們關心媒體自律與他律,也關心假新聞與民主發展的問題。無論如何,兩個團體(不知道可不可稱他們為團體?)都提到NCC裁罰中天等媒體時的一個關鍵字眼: 「違背事實查證原則」,不同的是「抵假陣線」認定特定媒體就是違反了事實查證原則,「連署挺NCC」則明示,NCC裁處媒體應該一視同仁、公平公正。 新聞報導的事實查證,當真這麼容易嗎? 試用幾個近期的新聞當作例子,提出問題,和上述兩個團體聊聊。 第一例。重啟東澳燃煤電廠之際,賴清德接任行政院長,在立法院答覆質詢時說,東澳燃煤電廠燒的媒是「乾淨的媒」,請問,這是真新聞還是假新聞? 《賴清德確實說了這話,有立法院影音為證,應該是真新聞,但是,賴所說,實屬錯誤的資訊,連常識都說不上。請問,網路直播的記者當場要如何查證?記者只能憑著自己的常識和知識立下判斷,並在報導的文字或影片中,加以說明,同時連繫同僚採訪學者專家,查證專業書籍或網站,找找看世界上究竟有無乾淨的媒。沒錯,新聞出來時,賴遭媒體輿論訕笑,譏為幹話。問題是,媒體該不該報導?為避免傳播錯誤訊息,媒體可不可以不報導?NCC要不要罰?罰誰?媒體?還是講幹話的人?怎麼罰?》 第二例。經濟部說北部缺電,所以主張要重啟東澳燃煤發電廠,不僅如此,經濟部還發布了一張用電統計圖表,言之鑿鑿,細看圖表數據,北部果然缺電。當時,全台沒有一個大眾傳播系所的教授、學生跳出來評論經濟部的這則新聞。那麼,是否表示經濟部所說為真? 《這則新聞後來被台大醫院副院長王明鉅重重打臉。原來,過去,經濟部都將用電量最大的新竹科學園區劃歸到中部電網,於是,中部缺電;後來,經濟部為了要重啟東澳燃煤電廠,於是將竹科劃歸到北部電網,缺電的地區搖身一變就成了北部。這種乾坤大挪移的手法,究竟是真新聞呢?還是假新聞?記者媒體又該如何查證?畢竟這些數據都掌握在政府的手中,別說是尋常百姓難窺真假,就算是被某些人視為文化流氓的記者,又怎能立馬查出真偽?很多大傳系畢業的記者編輯,連經濟學也沒修過更別說能源經濟學、電網、核工等相關專業知識,再加上不用心,經濟部真要矇騙媒體記者,簡直是易如反掌。請問,經濟部散布這樣的假資訊,造成媒體報導假新聞,NCC應該罰經濟部?還是罰媒體違反事實查證原則?》 第三例。根據主計處統計顯示,我國106年全年經濟成長率達2.8%,107年成長率達2.84%。蔡英文也常以經濟成長率向外界說明,民進黨執政以來,經濟成長率較馬英九時代為高,顯示執政成績較佳。真的是這樣嗎? 《單看數字,好像蔡英文掌權後,台灣的經濟成長率表現不錯。事實上,馬英九上台之初全球遭逢次貸風暴,金融產業愁雲慘霧,更別說經濟成長了!此外,政府並沒有告訴你我,過去這兩、三年鄰近國家,如印尼、馬來西亞的經濟成長率比我們要漂亮多了!這就像小學生喜孜孜地回家跟爸媽說他這次月考成績進步了,卻沒告訴他爸媽其他同學進步更多,也沒告訴他爸媽,他的排名退步了!經濟成長其實是很專業的問題,財經專家的報告,譬如央行總裁的報告,其實沒幾個政治人物聽得懂、看得懂,總統大人、行政院長看不懂,恐怕,99%的大眾傳播系教授也是有看沒有懂。因此,政府財經部門的公關人員就想辦法將專業問題,簡化為政治語言,好讓政治領袖們”操弄”媒體,贏得民心。換句話說,在這樣專業的問題上,政府通常只會告訴你它想讓你知道的部分資訊,這就是所謂選擇性政府資訊公開,也是有意的將專業問題「科普化」,「口號化」。這樣的新聞,儘管不是假新聞,它卻能誤導民眾、誤導公眾資源的分配,請問,媒體對於政府發出的似是而非的公關新聞稿,該如何善盡事實查證工作?該不該全文照登照播?NCC管還是不管?》 第四例。4月8日,蔡英文總統與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視訊並接受提問時,指控中國大陸利用經濟手段、信息控制等傷害台灣,但是,這些指控似乎都沒有舉證。事關國安,我們暫且容許總統有不舉證的豁免權,且看另一段談話。蔡英文提到:「台灣也在高科技供應產業扮演關鍵角色,深化台美雙邊貿易能保證5G網路等供應不落入錯誤人之手」請問,這段話有沒有問題? 《稍稍了解現階段5G技術發展的人都知道,台灣在無線通訊產業鏈上的角色,多還停留在”代工層級”,台灣企業在5G技術專利的市占率僅有0.3%,並未掌握5G的核心技術,5G技術的領先者是中國大陸的華為公司,也是川普處心積慮要幹掉的對象。在這種情形下,請問,即使台美雙邊貿易深化了,又怎保證5G網路等供應不落入錯誤人之手?如果,錯誤之人是指中國大陸,是指掌握關鍵技術的華為,那麼,這番話,說得俏皮些,是癩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氣;說得難聽,這有暗示台灣公民電信公司5G採購對象之嫌,以總統之尊,似乎是失了言又失了格。請問,這樣的新聞,又該如何查證事實?如果查證結果顯示,總統的確失言,誰來去函更正?誰來罰?》 第五例。新台灣國策智庫3月18日發表2020年總統大選最新民調。在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裡,賴清德支持度高達50.9%,大勝蔡英文的29.2%。如果賴清德最後代表民進黨參選,也都贏過其他候選人。幾乎所有的媒體都報導了這新聞,但是,只有很少的媒體提出質疑,且這很少的媒體好像就被特定人士打成了「藍莓紅莓」請問,這則新聞該如何進行事實查證? 《有關民意調查的新聞,很難查證。上述這則新聞牽涉到三、四個主詞,一是發表民調的新台灣國策智庫,一是真正進行民調工作的機構(新聞未透露,可能是親賴的團體或個人),一是參選人賴清德和蔡英文。新台灣國策智庫是獨派的團體,政治立場鮮明,和務實的台獨工作者賴清德關係匪淺,再加上這個團體從來不具有民調專業,這樣的團體所做出來的民調,可信度和公信力都得打個大折扣。何況,智庫沒公布實際進行電訪民調的單位是誰,記者無法進行針對抽樣誤差、問卷內容等關係民調可信度的問題,進行再查證、反向查證的工作。這樣的民調,稱之為策略性民調,目的是為候選人造勢,近年來頗為流行。這樣的民調新聞,雖確實有發生,屬於真新聞,但由於新聞裡涉及的主角,立場不中立客觀,民調的可信度值得懷疑。屬於真新聞,卻有置入性廣告公關嫌疑的新聞。如果,這樣的假民調,造成了選情翻轉,或是引發了政治暴動,請問,NCC管不管?罰不罰?管誰?罰誰?》 假新聞、類假新聞或者是半真半假的新聞,可以說遍佈各類新聞中。有新聞實戰經驗的記者朋友大概都了解,除了政治新聞處處充滿陷阱外,假新聞或是類假新聞最多的該數影劇新聞和企業新聞了。影劇新聞很假,是因為經紀公司和公關人員得靠造勢來帶動票房、人氣,所以要格外經營一些業配性質的資訊,像是「某偶像明星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傳婚訊,被傳懷孕,炒了一段時間後,偶像終於出面否認」周而復始,屢見成效,這類新聞肯定假,無聊、有趣,能滿足大眾的偷窺名人的慾望,無傷大雅。當然啦,影劇新聞若是假到毀人清白,甚至鬧出人命,那就是刑事問題了,NCC也鞭長莫及。 企業新聞裡的貓膩也很多。尤其是涉及企業的營收、股價走勢成長率、來年的營收預估等與數字有關的新聞,需要,但很難再三查證。企業有很多不能說的秘密,有很多不能說透透的事情,必須要透過公關公司來包裝,發布新聞稿,召開記者會,將媒體導到利己的方向。這些年來,企業除了例行公關外,格外關注「社會責任」和「業配新聞」。企業關注社會責任當然是好事,不過,除少數的企業外,一般企業少有長期計畫來善盡他們的社會責任,多半是捐個少少的錢,搏得大大的版面。 而所謂「業配新聞」,也就是利用企業廣告資源的分配,拉攏媒體,讓媒體為企業撰寫、拍攝有溫度的專題報導,媒體賺錢,企業賺形象,雙方一拍即合。結果,新聞廣告化,廣告新聞化,閱聽大眾被企業和媒體聯手洗腦而不自知,甚至因此還吸收了許多錯誤的常識。 值得注意的倒是,這些年來許多企業假新聞常涉及了買空賣空,監守自盜,詐欺等事件,嚴重影響廣大股東的利益和社會的經濟秩序,可是我們卻遲遲不見NCC或其他有司機構出面監管,也不見傳播學者挺身指責發布假新聞的企業和媒體。 更不幸的是,政府機關這些年來也學會了「業配新聞」這一招,從中央到地方縣市政府,動輒將手中的預算案依照它們對媒體的「愛恨」程度,透過許多專案,分配給特定的公司行號、甚至是政治人物,再轉介給媒體,媒體得到了奶水,政府贏得了媒體的支持,雙贏。像是大家常見的各縣市首長施政滿意度調查,消費者票選百大伴手禮,防止毒品侵入校園,甚至NCC主辦的5G應用說明會等,都不脫「業配新聞」的範疇。至於許多政府首長走到第一線,擔當起廣告明星,那更是標準的業配新聞了!這類的業配新聞,真真假假,真假莫辨,究竟是否違背了新聞倫理呢?NCC該插手嗎?在媒體經營日益困難的今天,這個問題,我沒答案。大眾傳播系所的師生有答案嗎? 至於社會新聞,特別是司法新聞、民刑事案件,多有起訴書、判決書可供參考,錯、假新聞的比例較其他新聞為低。國際新聞,絕大多數仰賴國外通訊社和中央社,關鍵問題不是真假,是編採人員的觀點影響了國際新聞的選擇。當然,國際八卦新聞,諸如凱特王妃和梅根王妃交惡、泰國變性人入伍體檢之類專供如廁消遣的新聞,真也好,假也好,無傷公眾利益,略過不論。 說了半天,結論很簡單。假新聞充斥,存在已久,且最大的假新聞來源,就是政府以及制度化的機構(Institution),如政黨和企業。新聞查證的工作當然很重要,新聞媒體也都知道要查證,但是,從上述新聞報導例證便可知,面對政府和制度化的機構,媒體要進行事實查證的工作,並不容易。 一則,在發稿和播送的時間壓力下,在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很多新聞極難查證。二則,為了日後採訪的便利,記者很少願意質疑政府的新聞稿。久而久之,台灣的新聞記者變得太相信也太依賴政府機關發出的新聞稿。三則,有些媒體和記者,甘願俯首為政府政黨的馬前卒,所以,有聞必綠,有稿照發,自我放棄第四權的角色。四則,新媒體崛起,傳統媒體經營困難,政府利用業配新聞,廣告預算,利誘媒體make up有利於政府的新聞。此外,九合一選舉過後,政府和政治菁英熱衷網紅宣傳,也扭曲了新聞報導的中立性和真實性,事實查證也就「被不需要」了! 從上面的論述,衍生出下面的問題: 既然政府是假消息的最大來源,政府卻成天喊打假消息,豈不荒謬?而「抵假陣線」或是「連署挺NCC」,力挺政府和NCC打假消息,豈不是與虎謀皮?在民主政治的邏輯裡,媒體既是第四權,也是永遠的忠誠反對黨。如今,修習大眾傳播的教授和學生,卻跳出來,力挺民主政治的行政權對第四權出重拳,打擊永遠忠誠的反對黨,豈不是錯亂?當然,就像「連署挺NCC」所說的,這又牽涉媒體的自律和他律,牽涉導媒體是否該公共化的議題,很複雜,也說不清。無論如何,大眾傳播系所師生發起的「連署挺NCC」不去追查錯、假、亂新聞的來源,卻力挺NCC嚴懲假新聞,似乎是倒因為果,找錯對象算錯帳。 相較之下,「抵假陣線」更不可取。這個陣線最可議論的就是他們聲明中的第三點:「警覺新聞背後的「中國因素」,要求政府加緊防堵中國資訊戰的金流和操控,未來將以彙整並提供正確資訊,並串連全國大專院校進行校內轉台、校園周邊商家轉台等運動。」 試問,迄今為止,政府拿出甚麼樣的證據,舉出那些人、事、時、地、物來證明假消息來自中國大陸?來自中國共產黨? 又有何證據證明資訊戰的金流來自對岸?這就讓人不禁納悶:「抵假陣線」若是隨著政府發出的假信息起舞,又舉不出「事實查證」的證據,要不是自甘墮落為政府業配新聞的工作者,便是盲從權威的糊塗蛋。 其次,言論自由的前提無他,就是要百花齊放,百家齊鳴。這個道理,春秋戰國時期,古人便知。如今,「抵假陣線」居然膽敢大辣辣發表聲明,要求大專院校進行校內轉台,周邊商家轉台?居然沒有一個大傳系所的教授膽敢挺身而出,正告陣線的無知黃毛,你們錯了!?寒蟬效應,已然發生了麼?「抵假陣線」要求媒體收視定於一,請問,這跟戒嚴時期,新聞報導須經警總、國民黨文工會和新聞局審批,有何差別?這和北朝鮮只准黨的喉舌發出原創新聞供其他媒體轉載,只許民眾跟著黨政喉舌歌頌金正恩,又有何差別? 更絕的是,學生會吳會長,居然還說已與校方達成共識,校內11家餐廳,學生有權自由轉台?每個學生都有權自由轉台,是聽你的?還是聽我的?學生有權自由轉台,擁有電視機所有權的商家老闆卻無權決定播放哪一個頻道?這不叫流氓,甚麼叫流氓?何況,如今學生人手一支手機,大夥兒都在手機上看新聞、玩遊戲、撩妹撩哥,幹嘛去干涉商家老闆看啥頻道?再問,人人低頭看手機、滑手機,誰有權力將他人手機轉到你喜歡的內容?校方已答應?能不能出示校方的公文?焉知吳會長說的不是假消息? 先是政府高層言之鑿鑿要打假新聞,接著,「抵假陣線」和「連署挺NCC」,出面挺政府,這一連串的「新聞」,勾起了記憶中的一段故事— 「已故」的國民黨機關報—中央日報很多年前歡慶40周年時,用了一個標語:「四十年如一日」,藉以標榜中央的言論立場,一以貫之。有好事者,不滿中央日報思想保守,不明時勢,便給中央的標語加上一對句:「不知進步何物」。 四十年如一日,不知進步何物。彷彿在形容這四十年來的台灣民主政治和傳媒環境呢!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徐茂瑋/天使學生

徐茂瑋/麗山高中教師 四天的教育旅行圓滿結束,剛回到家,想起上學期與同學討論,我要不要陪伴同學教育旅行一事,心裡的感動依然滿滿。 上學期末,新加坡一位高中教務主任,十年前參訪我的學校,看過我上生命教育課。現在她在成都辦了一所國際學校,與我討論能否設計一個幾天的工作坊,為她的年輕老師們分享教學理念、生命教育等,期盼培養老師成為更有溫度的人師。 寒假太短,成都老師也急於返鄉,我想到開學初的四天教育旅行,如果同學們准我假,是一個可考慮的時段,既不用調課、也不用麻煩他人代課。然而,教育旅行是高中生的大事,我尊重他們的感受與意見,於是,試著與同學們商量。 因腰椎骨刺偶爾會鬧脾氣,我不敢搭長途汽車以免腰疼,上回的教育旅行,我第一天與最後一天都搭高鐵,避開長時間坐在車內,中間兩天車程較短就陪著同學。今年更因服用「妥復克」標靶藥物,有腹瀉的副作用,若長時間處於無廁所的狀況,就穿上紙尿褲,以免出醜。 我將上述狀況告訴同學,如果不陪同學教育旅行,利用這四天去成都,同學們能不能接受?並請同學班會時討論。討論之前,我讀到這麼一段週記: 茂公,對於您要不要去教育旅行的事,我們有一些人是這樣想的,您可以參考看看。我們班大部分的人都希望您能和我們一起去,但考量到您身體不好,和我們跑來跑去不一定好玩,又超累的。還有您能去成都帶領新進老師,一定是一件對您來說別具意義的事。由於兩個原因,我們認為不該要求您一定要去,而是將選擇權交回您手中。您就放心選擇自己所想的吧!我們不想造成您的遺憾,所以我們絕對會尊重您最後的抉擇。 「替人著想」,是我最想教同學的品德,但卻也最難。我尊重同學,而我的天使同學更尊重我。此段佳話可否印證孟子「愛人者,人恆愛之;敬人者,人恆敬之」? 今年七月即將結束我四十年的導師生涯,有這一群「柔軟心」的關門弟子,足矣!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胡文琦/陳明通的書白念了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針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出訪中國大陸港、澳、深、廈,不僅踏入香港中聯辦,還接連和港澳的中聯辦主任會晤,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接受平媒《天下雜誌》專訪時表示,他很肯定韓國瑜「去賣水果」的行為,但中國大陸「不是吃素的」,韓國瑜此行無疑是象徵著一國兩制框架下的政治行動。他說,韓國瑜可能覺得自己是去賣農產品,但就北京的「戰略」角度來看,是要韓去體會一下一國兩制的香港與澳門方案。因此,當韓國瑜步入香港中聯辦時,就象徵著這個極其敏感的政治意義已經完成了云云。 坦白說,陳明通的書確實是「白念了」,完全就是一副「為賦新詞強說愁」的無病呻吟罷了。既然,他都認為韓就只是「去賣水果」,也只是他行前一位對兩岸事務沒有任何置喙權力的「地方首長」而已,那麼,現在再多的「事後諸葛」與「馬後砲」解釋,豈不更加驗證了當初蔡政府治國無能安家無方的窘狀和實情。陳主委全文唯一沒說錯的就只有二件事,其一,習五條的「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確實顯示中共已不在乎台灣的政黨是親中還是反中,其二,即使對岸中國大陸給出高度自治權,中華民國也不可能接受極權統治云云。 然而,很可悲的是,其他的八點論述則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位兩岸事務專家,不用高深學問,先定義一下兩岸競合環境,中共當然不是吃素的企圖統戰台灣也不是這一天兩天的新鮮事了,但中共確有務實的「戰略做法」。定義完後,看看天兵陳主委的錯誤迷思究竟有多無知。其一,就中華民國憲法而言,本來就是「一中原則」,現階段則是「兩區認定」,就實務角度而言,確實隱含「兩制」的現實因素。準此,當韓踏進中聯辦時,並無什麼「極其敏感」的抹紅政治意義存在,遑論,以韓的論文背景,又豈需要透過訪問港澳來理解中共的一國兩制方案。 其二,陳明通該汗顏的是,明明中國大陸在執行「心靈契合的融台策略」,且提供多數台灣青年一個快樂、希望的工作願景,那蔡政府難道一直都在裝睡叫不醒?其三,針對中共近期的軍機艦繞台乃至「越過海峽中線」等行動,台灣人民完全看不出來國安團隊的憂心與專業,乃至蔡總統有把台灣人民的身家性命與財產當作一回事。其四,九二共識當然存在,果若陳主委還是要睜眼說瞎話的強調,那是一個在事實上不存在的東西的話,筆者即必須提醒他,「中華民國台灣」才是真正不存在的「這個國家」。 其五,「回不去了啦」的是,蔡總統欺騙台灣人民的她定會「維持現狀」,但現在已經斷交五國與很多國際組織「進不去」的慘狀。其六,蔡政府的挑釁方式,是任何三歲的小孩子也都知道擦邊球的「暗黑讀書人挑釁」,而不是「從不挑釁」。其七,就一個主委而言,竟然只滿足於美國各單位的「講講話、買天價過期軍火」,與部分「口惠而實不至」的方案,這個主委也未免太過天真到讓人討厭。其八,你嘛幫幫忙,難道陳主委忘了1124滅東廠的背後民意與教訓嗎?實情是蔡政府就是因為根本沒有「在拚經濟」,才會「輸到脫褲」,不是嗎? 準此,陳主委的專訪內容根本就是「巧言令色,鮮矣仁」的「幹話大全」罷了,不值一晒。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王瑞民/Uber與 Airbnb,交通部能趕上時代?

王瑞民/高雄交通局前局長、交大兼任教授 交通部預告修正《汽車運輸業管理規則第103條之1》(又稱「Uber條款」),預計4月26日實施,屆時Uber使用租賃車牌(RXX開頭)之原先規定,增列規定必須超過一小時。表面看起來,的確是把媒合平台的出租車跟小黃的營業對象,做一個市場區隔;但是實際來看,就是原先賀陳旦部長准許的Uber使用租賃車的作法,正式宣告不適用。所以幾萬輛已經從私家車,轉換成靠行設定登記於出租車行的Uber車輛,現在要多花錢贖回或是要重新領牌,小英政府決定捨棄汽車共享經濟之外,原先相信政府的幾萬個Uber家庭將墮入財務經濟的漩渦,也讓台灣的叫車市場更是落後於中國大陸。 Uber最大的錯就是單一壟斷性的經營平台,對司機抽取高達28%的服務費用,但是卻仍然擁有數以萬計的小客車駕駛願意加入,卻不適用舊有的管理法規。先前,交通部要求要納管、納保及納稅,因此Uber Taiwan自認為自己只是個資訊服務業,毋須去遵守運輸的特許行業管理法規之外,對於納保也是轉嫁到那些紙上租賃車行。而講到納稅,Uber也認為自己只是資訊服務業者非運輸業者,對於所收的那些車資,無法提供一個資費發票而只有一個收據。因此,相對於運輸行業的權利義務責任,其也就不在範圍之中,類似媒合但不保證後續運輸責任,千錯萬錯都是司機的錯。 同樣的道理與狀況,網路上超過數十家的媒合平台,類似Airbnb等公開販售媒合酒店旅館房間的,有哪一個老老實實的開立旅行社代收領據,而每一筆都向台灣政府繳稅支付的。政府三申五令禁止日租套房,但是網路平台上面隨便看隨便有。政府有辦法去修改法規限制Uber,但是有沒有辦法去箝制Airbnb等旅遊平台兜售空房呢?難道要台灣的飯店業者上街頭抗議,然後政府才要動起來呢?還是說交通部也要獎勵個幾百萬幾千萬的,補助本土旅館業者拉皮更新飯店硬體,或是補貼設備購置呢? 事實上,台灣這些提供Airbnb的空房來源也都是一般的小民家庭,走的是現在風行的共享經濟,其一旦成為氣候之後,往後政府再採取處罰動作,勢必比Uber的抗爭更是厲害。很不幸的旅館管理也屬於交通部的職權,隸屬於觀光局之下,交通部要不要也要求納管、納保跟納稅呢?台灣是國際的一部分,我們已經不可能鎖國而強迫百姓這不能做,那不能做。縱使Uber或是Airbnb擋不住,那專責的交通部也要有明確的態度跟準則,拿出你的專業態度而持續做下去,而不是閃躲想遊走兩面來騙選票。 無論如何,該專業管理的,偉大的交通部門領導者只想當網紅,深怕做事情沒人知。有些人晚上九點吃飯,也要曬一張盛滿米飯的碗,表示自己為國家挨餓受苦。沒事也要曬張照片說昨天上山,今天下海,自己有多辛苦。難道在仁愛路上面抗爭的小黃與Uber司機都是成天愛鬧事,整天吃飽閒閒沒事來抗爭的嗎?網紅無罪但是要有專業為背景,沒有人是天縱英明神武的,若要搞自己的小團隊就想治國平天下的話,還不如早早洗洗去睡。 想想,每天晚上有多少小黃司機是帶著全身家當睡在高架橋下,有多少Uber司機是打兩份工來兼職扶養家庭的。這些是選票,也是權責單位的責任,政府要有專業與信用,而非朝令夕改。主帥無能,累死三軍,更害死Uber這些數以萬計的家庭,未來更可能害死更多Airbnb出租的房東。有時候真懷疑小英政府是真的最會溝通的政府嗎?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曹新南/關於《愛評網》勞資爭議提出一些看法

曹新南/勞資專家 關於愛評網,是否各說各話?就目前雙方公開的資訊,持平看待。 大概的狀況是這樣,2006年成立的愛評網,之前是紅谷,三位創辦人+員工,在2018年時已經由中國的美團點評收購,三位創辦人股份出清,變成員工身分,後來美團再委託給客誠科技負責營運。 今年3月27日,愛評網已經由街口公司百分之百出資收購,並指派胡亦嘉登記成為客誠公司負責人。接著幾日溝通,4/1即出MAIL解僱所有員工,除了無資遣費,並表示不付三月份薪資。 勞工部分: 三位創辦人薪資過高,吃掉獲利,就當事人的說法,所謂的年薪350萬,其中有1/3是綁其繼續留在愛評工作的費用。 這樣的薪資是否合理,可不可以拿來做被攻擊的點?個人以為,這是在2018年美團收購時談的勞動條件,從當事人角度,自己創辦的公司交出去,自己變勞工,當然要努力談比較高的薪資報酬。這條件談定了,就是雙方協商同意事項。 年資該認多少,紅谷時期,身分可能未必是勞工,而是實際從事勞務之雇主,也可能是委任經理人,或是具股東身分的勞工,也可能三位各自不同。這同時也要看客誠公司與三位的勞動契約中如何規範,法院如何判定。 創辦人算不算勞工,美團接手之後,就一定是勞工身分了。 資方請人離開,問資遣是不是貪得無厭? 我只能說,這是最基本的勞動權益,不問才奇怪。 雇主部分: 8名員工,直接說「過份曠職,立刻開除,3月不給薪」。 -->若是曠職,應該具體指出曠職日期,而非以這樣含糊的說法一次解僱。 而如果是之前都沒打卡,但有上班事實,這時未備置出勤紀錄的責任是在雇主身上(勞基法第30條)。 不管勞基法11條的資遣,或是12條的解僱,都必須有明確的法定事由,否則即為違法解僱。 不給付薪資也違反勞基法第22條第2項:工資應全額直接給付勞工之規定。 其餘8位被要求短期內要完成原本非其職務工作,未完成以違反勞動契約一律解職。 -->職務調動是否合理? 有無工作規則?有無違反解雇最後手段性原則? 是依勞基法第12條的哪一款? 事假一律不准。 -->勞工請假規則第七條規定,勞工因有事故必須親自處理者,得請事假。一般而言,公司內會有請假流程,未照流程申請是可以不准假,但是直接拒絕請假,這也是不OK的。 私人物品一律不准帶,否則視為公司財產 -->這雖然比較是管理,而非法律問題,但,這是集中營還是軍隊還是監獄? 因此,若是一開始就不打算留用員工,依勞基法第20條,應該是由前雇主予以資遣,就完全合法。而非接手後,才全部不給資遣予以解僱。 若是嫌三位員工薪資過高,這是接手前就該評估的。這麼說好了,買一家公司前,營運狀況、財報資料、資產負債等一定會看吧,支出情形、人事成本會不看不知情嗎? 就算真的不用功,不做功課,真的不知道三位員工的薪資,那也是公司與員工間的勞動契約。 要變更,當然需要雙方同意,若是協商不成,資方仍要請勞工離開,除了依勞基法第11條、第12條有具體法定事由處理外,還有一途,就是以高於資遣+失業給付等加總更高的金額,雙方合意解除勞動契約,就是花錢買斷。 因此,接手之後,才做的這些事情,從勞動法的角度,確實是不妥的。 最後,雇主要面對的,還有購買的動機是否是純粹取得店鋪資料,這些資料會被如何使用? 還有據傳以較低的收購價取得,卻立刻將帳戶資金轉移走,甚至造成破產以規避資遣費等。 最後是街口連帶遭抵制的商譽損失,這些都是經營者應慎思的問題。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胡文琦/中監不要再傷害蔡政府威信了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媒體報導,針對高雄市長韓國瑜日前率團出訪中國大陸深澳港廈及會見中聯辦、中央國台辦主任等「一國兩制、統戰行程」,日前,時常在臉書「新勇哥物語」批評時政的前總統陳水扁痛批韓國瑜,還撂下狠話說,如果明年韓國瑜當選總統,等於全台灣人去跟著一起死云云。面對貪污犯陳水扁目前仍在「保外就醫」的尷尬狀態,台中監獄副典獄長戴明瑋則對此表示,每個月都會派員去查訪陳水扁的病情,並以9字簡短回應:「蒐集資料、密集了解中」。 坦白說,想必中監的長官們一定沒有看過港星周星馳所主演「九品芝麻官」的那部黑色幽默喜劇吧?劇中的周星馳雖然是個小官,但靠著「依法行政」與「過人的勇氣、堅持與辯才」,最終仍讓殺人犯法的「皇親國戚」伏法。其中,劇中經典的一幕是,面對那封山西布政司所寫的賄賂信,三位狼狽為奸、官官相護的公僕,或者是不敢唸或又是放屁,再不就是一直撿拾自己所刻意不斷丟到地上的公文,回頭檢視中監此番的「九字幹話」,說實話,有沒有那麼點異曲同工之妙? 講白了,阿扁前總統生龍活虎、判斷精準的政治言行,不止違背當初保外就醫的規定,還重重「打臉」了中監唾面自乾的四不規定,一席對韓國瑜的政治批判,明明就是「現行犯」且留下「影音記錄」,這樣的罪證確鑿,難道還需要繼續「蒐集資料、密集了解中」?阿扁都已大剌剌地「侵門踏戶」,甚至還「刷存在感」的聲言他有可能「被自殺」,試問,這樣的中監難道還不夠「矯情」?真的要提醒中監,一定要好好保護阿扁,因為,除了證明民主自由時代下的「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外,台灣老百姓也真的「不容青史盡成灰、不信公義喚不回」。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陳朝平/和平、奮鬥、救台灣!

陳朝平/資深媒體人 昨天上午,共軍殲11戰機一度飛越澎湖西南方海峽中線,與我空軍對峙10分鐘。 針對共軍軍機越界一事,總統府痛批:「公然破換海峽兩岸現狀」;陸委會譴責中共此舉「高度挑釁,破壞兩岸關係」,民進黨主席卓榮泰則說,「民進黨決心抗中護台」。還有學者分析,中共對自己太有信心,中共軍機一旦再深入些便進入我防空飛彈的射程,很難逃過我方飛彈的追擊。 容許升斗小民提幾個問題: (一) 軍機不飛越海峽中線是兩岸行之多年的默契(也可視為某種共識,不是嗎?),即使在96年國民黨李登輝當家、爆發飛彈危機,以及民進黨陳水扁執政、兩岸交流中斷時,中共都沒有打破這樣的默契,為何現在要打破默契?孰令致之? (二) 2008年到2016年,馬英九執政期間,中共軍機既沒有繞飛,也沒有飛越中線,中共軍艦也沒有遶島巡航,為什麼等到蔡英文執政,解放軍的機艦都來"訪問"了? (三) 痛批中共公然破壞海峽兩岸現狀,問題是,究竟是誰先破壞兩岸現狀?不承認九二共識,算不算破壞海峽兩岸現狀? 蔡英文執政迄今,一方面"公然宣稱"不承認九二共識,一方面有公然宣稱"維持現狀",相互矛盾的說詞,北京真會相信台灣真心要維持海峽兩岸現狀嗎? (四) 中共飛機飛越海峽中線,是"公然挑釁",那麼,在海峽中線以西、接鄰大陸福建省的金門、馬祖上空,中共軍機難道不巡邏嗎?中共軍機飛越金馬上空,算不算對台灣的挑釁?如果算,我們要不要抗議?空軍健兒要不要起飛警戒?如果不算,那麼,蔡英文所謂的"中華民國台灣"是不是不包括金馬地區? (五) 近期以來,美國的航空母艦頻頻穿越台灣海峽,期間,航空母艦上的軍機,應該也會起飛演練、護航。美軍艦軍機穿越台灣海峽,因為美國主張他們有權"自由航行國際水域航道";既然如此,為什麼美軍可以,共軍不可以? (六) 卓榮泰說"民進黨決心抗中護台"。這話很絕,但令人佩服。沒錯,誰闖的禍,誰想法子解決。既然是民進黨闖的禍,那就讓民進黨去善後吧!我既不是民進黨員,也從來不贊成民進黨的兩岸和外交政策,因此,抗中,就交給民進黨吧!拜託,千萬別拖咱們老百姓下水!不幸的是,戰火無情,飛彈不長眼睛,民進黨胡亂反中、抗中,跟在美國屁股後頭瞎起鬨,肯定招禍。民進黨抗中,護不了台不說,最後,卻把台灣千萬無辜百姓給葬送了! (七) 這年頭,教授不作學問也就罷了,心,還特別壞,特別狠毒。說甚麼,中共軍機在深入些就進入我防空飛彈的射程內云云。蘇教授,您是在鼓動風潮?還是暴露自個兒的無知? 中共軍機進入射程?您太不了解中共了!中共軍紀肯定比您想的要嚴肅,軍機駕駛員哪能隨隨便便進入你家飛彈射程?就算進到你家飛彈射程,您真覺得台灣可以、或者膽敢發射防空飛彈嗎?不需要兵棋推演、評估後果嗎?您真認為這是軍事問題,還是政治問題?您這樣評論,不怕激起一些比您更無知民眾盲動嗎?海峽兩岸真要因為您的胡亂評論爆發戰火,黎民百姓又何辜啊? (八) 鄧小平79年搞改革開放時,對中共的國際和外交策略,立下了"韜光養晦"的最高指導原則。韜光養晦,這四個字很值得民進黨參考。李登輝當家時,大國尚未崛起,李登輝到處嚷嚷,但還懂得"草螟不可弄公雞",蔡英文上台時,中國早已崛起,別說軍事實力,科技與經濟實力都遠勝台灣,蔡英文卻急著帶領台灣這隻草螟強出頭,忙著去鬥公雞?這不是自取其辱,而是自取其禍! 與其自取其禍,何不韜光養晦? (九) 話說回來,如今想要韜光養晦怕是很難了!特別是,新聞都已經曝光了,又是要花3600億新台幣向美國買軍備,又是要自製潛艦,又是要加入甚麼美國印太戰略防線,豈不是讓人看光光?問題是,我們能買到的武器裝備,盡是過期、停產的軍機,問題是,我們連掃雷艇都自製不了,還吹牛訇訇的要自製潛艦?交艦的時間還是在2024年以後。這些張揚,會不會引來一些"震撼教育"呢? (十) 戰爭無贏家,和平無輸家。執政者最重要的任務,就是維繫和平。只有和平,中華民國的主權才得以保障,只有和平,台灣2300萬人民的生命與幸福,才得以延續。戰爭,只會帶來毀滅,無論戰爭是何種形式。試想,兩岸不幸爆發戰爭,台灣可能會戰勝嗎?如果,台灣打不贏,可以撐幾天?美國真的會馳援台灣?會不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不知道您的答案是甚麼?當過兵的我,不樂觀,非常、非常地不樂觀! 如果,民進黨和執政當局還承認中華民國,那麼,何妨想想中華民國國父臨終前的遺言: 和平、奮鬥、救中國! 在國家未能統一前,就算你心中還在幻想著當一個務實的台獨政治工作者,作為中華民國的最高執政者,心心念念的應該就是----和平、奮鬥、救台灣! 唯有和平,奮鬥才有意義! 唯有和平,才能救台灣!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林于凱/謝汀嵩因抖腳被降三級?適才適任?

林于凱/高雄市議員 我十分好奇,到底是什麼原因,可以讓一位副局長連降三級。 這次被降職的謝汀嵩副局長,過去在研考會 1999 服務,後任殯葬管理處的處長,去年被調任環保局副局長,在工作期間同仁也給予不錯評價。 環保局副局長謝汀嵩被調為運動發展局專門委員,其實是降三級(專門委員 – 簡任技正 – 主任秘書 – 副局長),不知道有什麼特殊的原因,可以把一位常任文官做這樣的調動?如果僅是因為韓市長出國前在市政會議上的行為,就遭到這樣的懲處,完全不合理。對於高雄市政府文官的士氣打擊,可想而知。 不管民進黨也好,國民黨也好,在任期間都有許多安插的人事,這在政府部門或國營事業工作的大家都心知肚明,先不談政府要進步,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破除這樣的酬庸任命,現在一位有為有守的常任文官,因為坐姿不正就遭到這樣的對待,這不是劣幣驅良幣是什麼?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胡文琦/卓主席究竟有無得了便宜還賣乖?

胡文琦/前中國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文史工作者 看來,四席立委的「補選結果」,還是沒讓民進黨學到丁點教訓,原本日前秘書長羅文嘉還低調表示,「保二」的結果仍不敢輕言民進黨現在「已經止血」,沒想到,「高興了一天」以後的黨主席卓榮泰,日前卻再度冒出一句「人民用選票審判韓國瑜效應」,坦白說,不管是從新北三重再到台南二選區的「得票數」,在對比過往二區藍綠的得票數後,蔡政府流失票源之多及下滑趨勢已是昭然若揭,殊不知,卓主席怎麼還好意思、打蛇隨棍上似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持平來說,韓國瑜所代表的「可能蝴蝶效應」,雖仍需經過後續民意持續不斷的檢驗,唯此次新北與台南的「個人特質」與「特定在地」因素,其實才是影響投票的「最大關鍵」,檢視鄭世維的起步較晚、資源弱勢與相對知名度,乃至他原系出蘆洲區議員與三重的「淵源不深」,輔以對手余天以「人倫親情」作為主要攻擊標的,在傳統台灣講究人情義理與世故樸實的要求下,嚴格來說,這些才是鄭員此次會以「些微票數」失利的幕後真正原因。 其次,再檢視台南第二選區,以過往實證經驗而言,一個確屬近乎「派出西瓜都會贏」的傳統情勢下,但在1124韓國瑜翻轉深綠地盤高雄之後,一股「政治零分、經濟一百分」的民生經濟「顧巴肚」要求,原本確實打綠營的郭國文有點招架不住,但就在民進黨傾府、院、黨的大量行政資源,乃至用了「近乎假新聞性質」的「恐中牌」後,包含「柚子大戰」,補選投票率的提升在傳統農漁業特定結構地區上,確實激起了部分深綠民意讓郭國文「撿到槍」地的占了便宜。 換言之,若從之前台北三成初、台中二成五補選的「低投票率」來看,我們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特定選民結構的地區,乃至相對資訊取得較為不易的「天時、地利」條件下,「主權牌」確實還是仍有一定的影響力,可以用來召喚深綠選票回歸。唯在台灣基本民智大開及網路訊息日漸普及下,光從台南二選區的民進黨「得票數」,只贏被抹紅、抹黑為「傾中賣台」對手三千餘票的結果,即可知民進黨過去那種大打「愛台灣、顧台灣」的邊際效益已日漸失效。 準此,「韓國瑜效應」在上述兩區充其量仍都是「配角與助攻者」的角色,與其代表著「拚經濟、顧大局」的角色與代表性仍有一段差距,因此,若斷言此番補選是「人民用選票『審判』韓國瑜效應」,那真的只是民進黨不願正視自己「執政失敗」的「林右昌諸多諍言」,只不過,仍必須誠實烏鴉點出的是,誠如韓國瑜事後直播所言,如果此番補選可以「衝到七成多或以上」,上述選情即有可能有所不同的深層原因,為何不能將選民的熱情給激發出來?中國國民黨究竟有無革新應對的真正、真心改變?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

今日廣場》彭盛韶/一個門牌看盡新北市府的不尊重專業

彭盛韶/時代力量智庫副執行長 新北市府的新門牌上場,配色讓大家傻眼,先不說淺藍底跟紅字的選擇用意為何,有UI專家拿這些配色去評測,結果發現配色模擬「完全沒通過」。   代表著,這新門牌上路,真的會有許多人看不清楚,包括色盲或色弱朋友。然而,新北市侯友宜市長面對這件事情的說法是什麼呢?   一、「先推給朱市長再說」:他對媒體說「既成事實只能接受」,明明他從去年11月底當選到現在已經四個月,但侯友宜說門牌是他上任前就發包了,他無法改變。那真相到底是什麼,侯友宜自己要去跟朱前市長說清楚,或者也能問問看前民政局長江俊霆的說法。   二、「新門牌是去年經過網路票選以及專家的評核而定的案子」:侯友宜又說,這門牌的配色都是經過網路票選跟專家評核的啊~問題是昨天就有網友分享,學生原本的設計根本不是這個底色,數字也不是紅色,就不懂中間到底是誰做的主意改的。不僅不尊重本來學生的創意,改色也不夠專業。   另外,門牌這件事情其實還有案外案,今年市政會議的時候,吳明機副市長還曾經一度說以後門牌要加QRCode,第二代要納入IoT(物聯網技術)。問號?   我是覺得,真的先不用搞那麼複雜,門牌就讓它回歸單純,基本辨識先做好,好嗎?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opinion@now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