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睡醒後遺忘夢境 跟這四原因有關陳菊拜會澳洲台商 爭取回高雄投資辦凱擘大寬頻指定專案,SHARP電視 $0
生活

阮芳賦/中國歷史上的同性戀

2009/12/15 18:25

同性戀(homosexuality)這個詞,是匈亞利醫生本克爾特(Karoly M. Benkert)於1869年才創用的。這並不是說古代無同性戀者,恰恰相反,無論在古代中國還是希臘,都有過一個同性戀的黃金時代, 同性戀不但不認為是不正常,還曾是一種高雅的風尚。

以中國的情況來說,基於衛靈公和彌子瑕,漢哀帝和董賢,魏王和龍陽君的同性美談,同性戀在古代中國得到了「餘桃」、「斷袖」和「龍陽」的美稱:

《韓非子》的「說難」篇說,衛國的國王衛靈公,很喜愛一個美男子彌子瑕。按照衛國的法律,若偷駕國王的車子,應處以斷足的刑罰。有一天,彌子瑕聽說他母親病了,便偷駕國王的車子去看他母親,國王聽說之後,未加處罰,反而稱讚他孝順;又有一次,彌子瑕與國王在果園中遊玩,彌子瑕吃到一個很甜的桃子,便把剩下的一半給國王吃,國王又稱讚他,竟然不顧君臣體統,分吃餘桃,說明多麼相愛!所以後來稱同性戀為「餘桃之癖」。

《漢書》記載,漢哀帝非常愛董賢,出遊時哀帝和他共坐一輛車子,在室內則同床共臥。有一次,白天兩人一起睡覺,哀帝睡醒了要起床,但董賢還在熟睡,而且壓住哀帝的衣袖,哀帝為了不吵醒了他,就叫人把衣袖割斷而起。所以後來又把同性戀稱為「斷袖之癖」,或簡稱「斷袖」,有時也合稱為「餘桃斷袖」。

《戰國策》記載說,魏國的國王和龍陽君是很好的同性伴侶,同床共枕,很為寵愛。有一天,魏王和龍陽君同船釣魚,龍陽君釣到了十幾條魚,突然哭了起來,魏王問他為什麼,他說開始釣到一條魚很高興,後來釣到更大的魚,就想把開始釣到的小魚丟掉,因而想到四海之內,美貌的人很多,生怕王得到別的美人,便會把他拋棄,所以哭了。魏王便保證絕不會,並且下令禁止談美人,犯禁的便要全家抄斬,表明了他是多麼真摯地愛龍陽君。所以同性戀又稱為「龍陽之好」,簡稱「龍陽」。

中國是世界歷史上同性戀文獻最豐富的國家。不但二十四史這樣的正史中有很多記載﹐還在明清之際編出了《斷袖篇》這樣的同性戀專集,編者匿名,記載了約五十個中國歷史上著名的同性戀事例,這本書被收入1909到1911年在上海印行的《香豔業書》中,或許這是中國古代文獻中唯一專門記載同性戀的專書。明清還出版了《宜春香質》,《弁而釵》這樣的完全露骨描寫同性戀的中篇小說集,以及文雅讚美同性戀的小說《品花寶鑒》等。幾年前一位義大利的漢學家(中文名字叫魏濁安,他曾將《斷袖篇》全文譯為義大利文出版),在美國公立大學排名第一的名校柏克萊加州大學,以對《宣春香質》和《弁而釵》的研究,得到博士學位;臺灣也有人同樣以研究《宣春香質》和《弁而釵》兩本書而得到博士學位的;美國也有學者依據《斷袖篇》等,寫出來中國同性愛的專著,頗受注目。

近代中國,1940年代,著名社會學家潘光旦教授。在譯靄理斯的《性心理學》所作的譯注和附錄中,系統地考察了中國同性愛的文獻。香港的唯性史觀齋主在1964年出版了《中國同性愛秘史》上、下兩冊。小明雄在1984年出版了《中國同性愛史錄》。我步潘光旦教授的後塵,用英文寫成《中國歷史文獻中的男性同性戀》長文﹐1987年發表在國際著名的同性戀學術刊物《同性戀雜誌》(Journal of Homosexuality),首次向西方學術界披露了《宜春香質》等書中的同性愛描寫。該文的中文稿,則收在臺北出版的《性的社會觀》一書中(巨流圖書公司﹐1987年),後也收入了我的另一本文集《性情怡人-阮芳賦性學雜論》(海天出版社﹐深圳﹐2000)。

值得注意的是,上面引的三則故事,說的同性戀主角都是國王。其實,西漢的十個皇帝,幾乎每一個皇帝有同性戀物件:

皇帝
在位年代  
同性戀物件
文獻出處
高帝
西元前二O六~一九五年
籍孺
《史記》卷一二五、《漢書》卷九三
 
惠帝
西元前一九四~一八八年
閎孺
同上
文帝
西元前一七九~一五七年
鄧通、趙談、北宮伯子
同上
景帝
西元前一五六~一四一年
周仁
同上
武帝
西元前一四O~八七年
韓嫣、韓說、李延年
《漢書》卷九三
昭帝
西元前八六~七四年 
金賞
同上
宣帝 
西元前七三~四九年
張彭祖
同上
元帝
西元前四八~三三年
弘恭、石顯   
同上
成帝
西元前三二~七年
張放、淳於長
同上
哀帝
西元前六~西元一年
董賢
同上

這就表明,至少在春秋戰國和秦漢時代,同性戀不但不犯禁,而且很可能是一種「雅癖」。魏晉南北朝時代,男性同性戀也是上流社會的一種風尚。例如,魏晉七位著名的文人,號稱「竹林七賢」,據著名的中國古代性生活的研究專家高羅佩(Van Gulik)博士的論證,至少其中的嵇康與阮籍是有同性戀行為的。因為在《世說新語》「賢媛」中記載了山濤的妻子,在晚間窺視客居她家的嵇康和阮籍,同床共睡有同性性行為。其他一些著名的例子,見兩晉南北朝正史中有關同性戀的記載:

同性戀者
身份
同性戀物件
文獻出處
苻堅
秦王
慕容沖
《晉書》卷一一四
王僧達
大臣
朱靈寶、王確
《宋書》卷七三、《南史》卷二一
庚信
著名詩人
蕭韶(長沙王)
《南史》卷五一
陳文帝
皇帝
韓子高
《陳書》卷二O、《南史》卷六八
元悅
崔延複
《北史》卷一九
辛德源
大臣
裴讓之
《北史》卷五O

自唐至宋元,有關同性戀的記載較少。明清兩代,關於男性同性戀的記載又多起來。Eric Zhou用英文寫的《龍和鳳》一書中,講到清朝同性戀的盛行,一節題為「滿族人嗜好同性戀」,寫到咸豐皇帝、同治皇帝以及一些達官顯貴的同性戀;另一節題為「『兔子』作了宰相」,寫到乾隆皇帝所寵愛的同性戀對象和坤作宰相的經過。「兔子」是對男性同性戀物件的俗稱之一。下面是兩個清代突出而可靠的同性戀事例。

第一個是清朝初年男性同性戀者熱中的蘇州人王郎。王郎名紫稼,妖豔絕世,舉國趨之若狂;年三十,游長安,許多豪門貴族,爭相寵愛;為了得到與王郎的同性愛戀,雖死不辭。許多著名學者和詩人,例如吳梅村、錢謙益等都曾爭相歌頌。

第二個例子是清代傑出的學者和大臣華沅(字秋帆)與李郎的同性戀。1760年華沅中狀元時,李郎被稱為狀元夫人;華沅的官做得相當大,他的幕僚也跟著有同性戀的癖習。據錢泳在《嚴園業話》中的記載:「華秋帆先生為陝西巡撫,幕中賓客,大半有斷袖之癖;入其室者,美麗盈前,笙歌既協,歡情亦暢。一日先生忽語雲,快傳中軍參將,要鳥槍兵弓箭手各五百名,進署侍候。或問:為何?曰:“將署中所有兔子,俱打出去”。滿座有笑者,有不敢笑者。後先生移置河南,幕客之好如故,先生又作此語,時餘適在座中,正色謂先生曰:不可打也。問:何故?曰:此處本是梁孝王兔園!先生複大笑。要一千名士兵才能把「兔子」都打出去,雖為笑語,也足見在座同性戀者數量之多,華秋帆的官署簡直是同性戀者的俱樂部了。

值得特別提出來的是,清朝乾隆、嘉慶年代,盛行「相公業」。相公的本義是上層社會中的年輕男子,但在清朝也用它來稱扮演女人的男演員,後來則成為男伶而同時是同性戀對象的一種稱呼。「相公業」一詞中的相公,指的就是供男性同性戀者作為性愛對象的男人。後來有人覺得這樣使用「相公」一詞不妥,便改稱「相姑」或「像姑」。在北平「相公業」一度很盛,他們營業的地方稱為「相公堂子」或「相姑堂子」。「相公」是演戲中女性角色的男演員,他們平日打扮也女性味十足,說話嗲聲嗲氣,身上灑滿香水,走起路來扭扭捏捏,很能使一些同性戀者著迷。相公堂子(相姑堂子)直到清末民初才廢止,小旦才專心一意的以唱戲為業,不再出賣肉體,作同性戀的對象了。清代還有一種處所提供男性同性戀的物件,那就是某些道觀。南京曾有一個「朝天宮」,據說是一個有名的「供應小道士」的男妓窟,多數用以招待有同性戀癖好的達官豪客,索價極高。(引自《世界日報》一九八五年十月二十一日,一九八四年一月十日)。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色區為了服務讀者,與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合作開闢了「性愛Q&A」專欄,只要對於「性愛」有問題的人都可以寄信到erotic@nownews.com,我們將會請樹德性研所的專家替您解答。

→樹德性學區更多知性文章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