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陳冠宇:日本隊很強,我們也不差Eric周興哲亞洲巡迴演唱會24小時全年無休,全家人的健康照護
政治

名家論壇》唐湘龍:「證所稅」,馬政權的「生死門」

文/唐湘龍2012/05/10 09:55
資深媒體人唐湘龍
資深媒體人唐湘龍

先講結論。証券交易所得稅(簡稱「証所稅」)如果不過,下台的豈只是劉憶如?馬英九更該下台。那是對歷史負責,不必留在台上浪費大家時間。

制度上未必辦得到,但馬英九總統要有這樣的自我認知。如果証所稅不過,馬政權已經失去了「公平正義」的主體價值。不管任期剩多久,「雖未蓋棺,已可論定」,這個政權,不會有什麼驕其子孫的歷史評價。馬英九必須要備戰。

這幾個月,最讓人看不懂的是:馬英九「只宣戰,不備戰」。戰,沒什麼可怕。政治改革本來就是沒有炮聲的戰爭。上兵伐謀,沒有「運籌惟握,決勝千里」的勝將之概,敗。不懂的是,馬英九同時開了好幾條「戰線」,看起來,是想要以優勢兵力乘勝追擊,速戰速決,但是,四處宣戰之後,卻看不出有備戰、能戰、敢戰之策,結果,反而自曝其短,自取其辱。

美牛是階段性議題。油價是階段性議題。電價是階段性議題。但「証所稅」不是。「証所稅」是結構性議題,影響深遠。「証所稅」一定是一場艱困、慘烈的戰役。最重要的,這是一場不能敗的戰役。

國民黨立法黨團竟然主動「凍結」証所稅。這是烏龍。雖然烏龍,雖然傷害可以彌補,但烏龍裡,終究曝露了馬英九對不起「總統兼黨主席」這個至高至大的權力位置。責任,當然要算在馬英九身上。中華民國的政治制度極特殊,身為總統,要操作三條「權力槓桿」。一是黨和政;二是府和院;三是行政與國會。這三條「權力槓桿」的共同交集點,就是「總統」。總統的重要,在這裡。因為這樣,總統必須兼黨主席,才有能力同時操作三條槓桿。

民進黨不可能扮演好執政黨,也在這裡,因為民進黨就算當選總統,也沒有能力掌握國會。反過來說,一個藍軍的總統如果做不出成績,那會非常羞恥。

烏龍歸烏龍,但「暫時凍結」証所稅未必是錯。這個會期,戰線太多,太長,而且,都還在惡戰中,勝負未定。馬英九至今未有集兵誓師的動作,「拔劍四顧心茫茫」,搞得大家也「不知為誰而戰,不知為何而戰」。剩下的個把個月會期,勉強處理証所稅,確實不宜。但是,下會期呢?還有,兩個會期中,有3個月的漫長暑假,馬總統、馬主席,要做什麼?是不是該以時間換取空間,好好利用這「最後暑假」,把這三個桿槓好好調校一下,為未來四年的改革誓師。

我是藍軍。我在乎「公平正義」。20多年來,台灣失去了什麼?台灣失去的,就是這4個字。李登輝77年上台,台灣豈只黑金「上樓」?分配面上,台灣從此步上「減稅之路」。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針對資本利得,兩度發動稅改,郭婉容動「証所稅」,大敗;王建煊動「房地產實價課稅」,大敗。「無殼蝸牛」上街也沒用。20多年來,在「租稅合理化」之名下,租稅改革卻是越改越不合理。所有的稅改,最後都以「主流vs非主流」、「本省人vs外省人」的政治論述結案。

李登輝已離開國民黨。但那個時代的挫敗,現在的國民黨要概括承受,也要記取教訓。但更不必期待民進黨,這個黨,很容易理解,執政八年,前後在野20年,不論在朝、在野,何時提過「証所稅」?要不是2012大選,要把自己包裝成「鋤強扶弱」的弱勢族群代言人,蔡英文提出「實價課稅」主張,民進黨這個自表「愛台灣」的政黨,在資本利得議題上,不但長期龜縮,彷彿空氣。2003年,甚至是以「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做為打通連任關節主要武器。

這不是「天寶遺事」。稅改失敗的痛苦,當下正深。「証所稅」不只牽涉到政商「大腕」的最核心的利益,也會讓財團供養的牛鬼蛇神傾巢而出,壓力一定空前。馬英九除了要有非常非常強的政治意志,還要有把政權存亡「梭哈」的準備。除了黨內同志,稅改的最大憑藉,只有「民意」。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這幾年太紅。他的經濟論述重點就是「中產階級的陷落」。二戰之後,曾經代表繁榮、富裕年代的中產階級為何像侏儸紀恐龍一樣瞬間滅絕?減稅,極有方向性,但極不合理的減稅,就是那顆巨大隕石。20多年來,台灣一直以稅改之名,在把中產階級、受薪階級的血輸給財團;再以肉桶式的社會福利政策,把中產階級、受薪階級的血輸給弱勢族群;莫名其妙的減稅和社福,讓台灣的中產階級基礎被徹底淘空。

現在,是改變的時候了。對富人不合理的所得增稅。繼奢侈稅之後,証所稅只是要再一次証明:盲目減稅的時代結束了。

台灣可以成為富人的天堂,但不能成為窮人的地獄。讓大部份的人民快活人間,是我對這個政府的終極期待。讓中產階級回來。讓公平正義回來。國民黨是中產階級的政黨,把中產階級找回來,就是把政權的基礎找回來。找不回來,國民黨就名存實亡。政權的存與廢,生與死,其實都無關宏旨了。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網》名家專欄作者)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