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6人得分上雙 加拿大痛宰日本伊能靜護兒有術 小哈利用手打招呼高速上網+數位電視每天只要50元起
政治

名家論壇》黃創夏:「馬」屁無敵! 林益世啟示錄

文/黃創夏2012/07/10 12:34
資深媒體人黃創夏(記者林思慧攝)
資深媒體人黃創夏(記者林思慧攝)

「沒有人是諸葛亮,事前就知道他有沒有收賄。」這是和林益世同樣在這四年仕途「坐直升機」的江宜樺,花了一小時對媒體解說的林益世貪腐事件之反省!

「江宜樺大爆林益世辭職內幕,馬英九開第一槍!」各媒體斗大的標題,江宜樺力圖翻轉馬英九「識人不明」之譏,還嘗試塑造馬英九「當機立斷」的「領袖魄力」!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許多人都愛這一個調調。

難怪!對於林益世貪腐案,職司風憲的監察院長王建煊不是啟動調查,而是「積極效忠」,他肯定馬英九「處理得很好」,「用人不當是現在看出來不當啊!」當初用人時「很當啊!」王建煊更指林益世當時「年輕、有為、做事很有幹勁啊!」

上有所好,下必從焉。

所以,「廉政會」大張旗鼓聚會就是不談林益世;「廉政署」雖然沒有成積單,可是知道可以辦慢跑,既可以呼應時局,又迎合了馬英九最喜愛的運動項目。

「馬」屁無敵,別小看年輕人,政壇老手個個精通,新世代後來居上。

《中央通訊社》報導,國民黨發言人馬瑋國上火線質問蘇貞昌,民進黨黨內人士長期涉貪,其中有多少人在蘇貞昌當行政院長時任職?蘇貞昌可曾站出來代表民進黨公開道歉?民進黨有何積極防貪作為?在批評馬總統「出一張嘴」之前,或許蘇貞昌應先反躬自省,以符社會期待。

想要拉起藍綠對立轉移焦點,馬瑋國的「呼群保馬」功力,不愧是出身「金馬指揮部」。

從「王聖人」到江宜樺,如今馬瑋國再進場,一切的一切,都走向了一個趨勢:「馬英九不但沒有錯,而且都是別人的錯!」馬英九政權的「妄想症」又加深了好幾分。

心理學家佛洛依德在著作《少女杜拉的故事》,透視了人類「妄想」的源頭:深度焦慮將會刺激一種「罵我的人都跟我一樣壞」的心理逃避機制。

佛洛依德原文如下:

「‧‧‧一連串攻擊別人的指責,令人懷疑到一連串類似的自我譴責之存在。我們所要做的,祇需將每一項指責反過來指向他自己。」

「在這種以指責別人來轉移自責的自我防禦方法中,有一種不可否認的自動因素。這種方法的一個典型例子,可以在小孩子『你也是』的爭論中發現,如果有一個小孩子被指責為說謊者,他會毫不猶豫地回說:『你也是』。」

「成年人如果要以牙還牙的話,會尋找對手真正暴露的弱點,而不是重複別人咬過的,在妄想病﹝Paranoid﹞中,自責之對別人外射,其內容沒有任何的改變,而其真實性一點都不考慮真實,這在妄想的形成過程中變得很明顯。」

佛洛依德指出了人類一種常見的自我防禦心理行為﹝不論是自覺或不自覺﹞,如果一個人做了道德意識壓力的「錯事」,他會轉而攻擊指責他的別人,以替自己脫責脫罪。

這就是一般所說的「惱羞成怒」,儘管「錯事」是他做的,他卻將做錯事的壓力,轉嫁發洩在指出他犯錯之人的身上,視他為寇讎。

佛洛依德特別指出這是一種「不成熟」的兒童心理,小孩子爭執時常發生這種狀況,甲說乙「作弊!」乙的自然反應正常的有兩種,一是「我沒有!」另一種是「你亂講!」可是還有一種卻是:「說別人說自己,你才作弊!」

佛洛依德指出,成年人理應對人的行為有一定的認識與理解,絕不可能天真地以為,「我做錯了什麼事,講我的人也會做同樣的錯事。」會這樣倒過來講別人的人,心理中勢必要有一種,已經脫離正常理性,也脫離現實與真實的「妄想」。

這樣的「妄想」者,他必須在相當程度上,自我創造假象,這樣才能說服自己相信:「罵我的人都跟我一樣的壞!」只有這樣,他才能化解自我內在的道德壓力,為自己找到自我痲痺的防衛方法。

這樣的「妄想」者,是那一種「長不大的杜拉」,所以總想拉他人墊背,老是以為「所有的人都跟我一樣壞」,這樣子,他才可能自我陶醉地安心入睡。

林益世就是如此抓到馬英九的毛病,所以,他以「取代王金平的黑馬」自居,馬英九也樂的養鷹犬。如今,還是「馬」屁無敵,所以,請記得這些護短之嘴臉,他們,一定還會在馬英九任內,飛黃騰達!

(本文作者黃創夏,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網》名家專欄作者)

關鍵字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