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抗議嚇到代表團 中華:走給他們看張柏芝曝有追求者 發文暗示新戀情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未分類

詩人酒評》葡萄酒的品味談判

文/葉志堅2012/07/17 17:57
酒窖裡塵封的究竟是詩性的靈魂,還是布爾喬亞算計的利益? (圖/翻攝自網路)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提醒您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酒窖裡塵封的究竟是詩性的靈魂,還是布爾喬亞算計的利益? (圖/翻攝自網路)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提醒您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如果說政治是一種理想與現實妥協的藝術,那葡萄酒的結構性論述,便是一場「知覺」與「現象」的品味談判;在符碼化的解構(déconstruction)過程中(亦即在充滿布爾喬亞激情的葡萄酒世界裡),我們必須重估一切的價值,從而尋獲那消失在葡萄酒前景中的敘事隱喻。

「品酒」的過程,是一場關於葡萄酒世界的解構之旅;但在這場解構葡萄酒知覺現象的歷險旅程中,我們卻似乎是漫步在微醺的鋼索上,尋找酒神所應許的歡愉。從古至今,葡萄酒的世界一直都呈現著「詩性」與「布爾喬亞」不同的兩面─ 一方面流盪著品味的優雅和靈魂的崇高,但另一方面卻同時充斥著商業的算計與勢利的醜態。

因此,如何避免落入布爾喬亞集團所佈下的品味陷阱,便是這場品味談判成敗的關鍵所在;在這場解構葡萄酒世界的歷險旅程中,我們必須隨時提醒自己,要保持一個絕對的信念─ 「相信你自己」,因為只有「你」才是這場葡萄酒歷險中唯一真實的「存在」,一切的感知和評價皆由現象主體的存在,而展開微醺品味的解構旅程。

存在的知覺敘事符碼

在品酒的過程中,有很大一部份的焦點,是放置在葡萄酒的「結構敘事」論述上;因此,對於「知覺現象」的描述,便成了葡萄酒品味過程中非常關鍵的第一步。由知覺所觸發的現象,讓我們明確感知到葡萄酒的真實存在;進而在感知到存在的同時,認識葡萄酒在本質結構中所呈現的「符號表徵(signifiant)」。

諸如:酸、澀、濃、淡,乃至於花香、皮革、菌菇、菸草、果蜜…等知覺現象的感受,都是葡萄酒知覺現象中的敘事描述,這些知覺感受的記憶,有助於我們對葡萄酒存在「本質」的記憶和掌握;葡萄酒的「符號(signe)」,便是在這種存在敘事的描述過程中建構而成,並依此而和葡萄酒的「符號意旨(signifié)」聯結成符碼化的葡萄酒現象網絡。

現象還原的結構本身

德國哲學家尼采(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1844—1900)在談論蘇格拉底問題時,曾在《偶像的黃昏》(Götzen-Dämmerung)書中寫道:「關於生命的判斷或者價值的判斷……歸根結柢永遠不可能是真的;它們僅具有作為徵兆的價值,它們僅作為徵兆而受到考察─ 這類判斷就其自身來說,本身即是愚蠢的行為。」

在全球化時代,葡萄酒的布爾喬亞集團呈現著一種「跨國結盟」的現象;他們試圖藉此「制定」一種品味的「標準」,來壟斷葡萄酒市場的利益。這種商業現象最主要以兩種方式呈現:一種是透過建構某些權威性的「專家」來對葡萄酒「評分」,以炒作葡萄酒的「價格」謀利;另一種,則是以品酒教學的「認證」方式,來讓葡萄酒的學習者和愛好者「習慣」並「相信」他們所制定的「品味標準」,進而不動聲色的完成一場意識形態的「品味殖民」,從根本上壟斷葡萄酒市場的結構性利益。

因此,我們必須要對這些布爾喬亞集團所建構出來的「價值判斷」,抱持著懷疑的態度,才能避免在葡萄酒的歷險旅程中,落入尼采筆下所批判的「愚蠢行為」。不過,在這裡有一個關鍵性的重點卻必須要妥切的釐清,對於這些布爾喬亞集團所建構出來的葡萄酒價值判斷,我們並非全然不經考察的予以否定的地位;而是以「懸置」的方式「存而不論」,暫時將其所給予的一切價值判斷先行擱置,待存在的理性直覺重新認識葡萄酒的本質結構後,再來討論、評價其所給予的權威論述是否具有合法性基礎。透過這種「現象還原」的方法,我們便能讓葡萄酒的本質結構重新回歸其事物本身,進而認識其背後所隱喻的葡萄酒敘事符碼。

而關於這種葡萄酒現象的本質還原,主要可以分為兩個部份來進行:首先,是從本體論(ontologie)的角度來對葡萄酒自身的現象進行本質的還原,這部份的重點在於讓葡萄酒的品味敘事重新回到最原初的釀造過程,分析並釐清關於葡萄品種、產區及釀造方式的本質結構,進而聯結我們最先感知到的知覺現象符碼,藉此理解並建構一個結構性的葡萄酒符號;再來,我們必須要從邏各斯(lógos)的方向前進,進一步對那些關於葡萄酒的現象結構和符碼化敘事進行本質的還原,這部份的重點在於以一種「直覺式」的還原方法,直接面對葡萄酒及其現象本身,來對那些關於葡萄酒的權威論述和品味標準,進行合理性與必要性的檢驗,藉此完成葡萄酒結構性的本質還原。

在「反邏各斯中心主義」的品味過程中,葡萄酒的知覺現象就像是一場永恆的談判;而我們則是在微醺的鋼索上,沉思布爾喬亞的未來。

葡萄酒世界裡的布爾喬亞,就如同感情世界裡的男人一樣;不斷編織著美麗的神話,但算計的卻常是自己激情的慾望。

不過,雖然真相往往讓人感傷,但我並不願就此同意尼采的說法─

「所有的激情都有一個時段,那是當它們只是災難性的時候……」;猶如法國電影《Coco avant Chanel》中,香奈兒女士的一段對白:「愛只存在於童話故事裡……愛情之中唯一有趣的事就是做愛,可惜還是需要男人才能做。」

至此,葡萄酒成了一種女人的象徵,在酒神應許的歡愉之地,向男人耳邊呢喃……

「昔日的神話,存在於葡萄酒的符號裡;我們解構的,其實只是一段關於布爾喬亞的記憶。」

(本文作者葉志堅,為《佩彌翁酒窖》葡萄酒文化創意中心創辦人、品酒講師、NOWnews《今日新聞》社會中心主任。)

 

※NOWnews.com【今日新聞網】提醒您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