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中華女足教練柳樂 神似風雲雄霸世大運開幕 賽事場館周邊竟傳停電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財經

名家論壇》唐湘龍:油價「城鄉有別」比較正義

文/唐湘龍2012/08/23 09:44
資深媒體人唐湘龍
資深媒體人唐湘龍

油價創新高了。至少98無鉛是。

是不是新高也沒那麼大差別。95、92或是柴油,都一樣,接近歷史高點。只要國際油價再往上走一波,通通會破頂。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政府的能源政策必須有長線,很長線的調整起動。不然,人心就會浮動的很厲害。

我的工作,每天都會盯著國際原物料行情走。這些價格走勢、歷史趨勢,都在腦子裡。我很擔心。政府如果只是漲到大家快受不了,或是選舉快到了,就凍漲,這種操作,不只粗糙,後遺症也太多。我同意油價是政治問題,但政治是更可以更「精打細算」的。比如說,差別油價。城鄉有別。大眾運輸越發達的地區,油價高就越高。

目前的國際油價還沒達到今年的高點。以紐油9月期油來講,目前在96美元左右,比上半年高點的112美元,還有一點距離。但國內油品價格已經創高,這是因為之前凍漲,減半漲,減半跌,政治操作所造成的價格扭曲虛像。現在,這個虛像被調整回來了,大家就得面對現實:如果國際油價再上高樓,甚至再爬上歷史高檔的145美元,那麼,國內油品的真實價格,每公升通通會破50元。

如果現在大家就叫苦連天,這個很可能會出現的價格一旦出現,怎麼辦?

台灣油電水價格的長期調漲是很難避免的事。生活在台灣,政府和人民,都得學著面對一、台灣能源高度匱乏,99%依賴進口;二、國際油價波動劇烈;三、長線趨勢向上的事實。但是,除了隨「波」逐流、自生自滅之外,還是得想想其他的法子,讓油品價格能產生更好的政策引導效果。

現在,台灣的油品價格是均一價。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從城到鄉,從本島到外島,都一樣。只要調漲,大家都漲。只要調降,大家都降。對用油人來說,在台澎金馬,除了個別連鎖系統的價惠促銷差別之外,同一天加油,價格都一樣。但這是不合理的。

如果從經濟的角度,其實,成本不一樣。理論上,越都會,加油站的土地成本越高,回收期短;但越偏鄉,油品的運輸成本高,回收期慢。如果要就經濟論經濟,政府在談油品自由化,如果真的自由化,那麼,在城市裡加油和在偏鄉加油,價格不應該是一樣的。這個差異,在台灣的加油體系裡完全不反映。這只是在告訴大家,國內油品市場的壟斷性,讓油品經營還沒有效率化。

經濟角度是油品公司的問題。我覺得,政府只要手勢再擺高一點,讓油品市場更自由一點,隱藏性的成本和隱藏性的利潤才會被擠出來,屬於加油站的經營效率會更跳出來。但我要說講的是:油品是戰略物資,它終究有很高的政治性。這個政治性,隨著油價長線看漲,也會越來越高。政府在「尊重價格」的前提下,還是要有政治思維。所以,如何把台灣各地大眾運輸系統發展水平的差異性納入政策考量,在鼓勵發展、搭乘大眾運輸工具的思維下,讓油價呈現反向的差異化。

簡單講,就是每個區域,甚至每個縣市的油品價格不同。政策基準點不同。再更簡單講,大眾運輸系統越發達的,油品價格越高。相反的,很多連公共汽車都不走,除了開車,只能走路的地方,政策基準點就應該降低。這中間的差異越大,政策引導的效果越好。

再更更簡單講,政付投入非常驚人的公共資源發展大眾運輸系統和基礎交通建設,不管是捷運、客運,就是鼓勵大家搭乘,除了方便,就是節能。在捷運、客運越發達的地區,訂出越高的油品價格,是對放著方便公共運輸系統而不使用的用油者,一種「政策懲罰」。也是對大眾運輸弱勢地區的一種平衡。

在這種「政策思維」之下,台北市、新北市,大眾運輸建置最完整,最嚴密,油價應該最高。高很多。而地方大,不要說捷運,連公車都幾乎沒有的偏鄉,油價就該降低。這樣的差別油價裡頭就包含了「平衡城鄉發展差異」與「鼓勵使用大眾運輸系統」的雙重政策用意。

這是政治。不是經濟。如果是經濟,大部份的商品都是越偏鄉越貴。但油品不旦一般商品,差別油價,以大眾運輸發達程度訂定差別油價,不但不會比「凍漲」更政治,也比凍漲更合理。政府要做的,只是建立一個大眾運輸發展程度差異的評量標準,讓不同縣市,甚至不同鄉鎮(比如除了台北市以外的「四都」,都內的行政區發展落差頗大)都有不同的色塊標示。不同色塊,油品價格的政策基準就不同。

目前的油價調整方式幾乎沒有政策思維在裡頭。凍漲、一次調足,都是政治。

這是野人獻曝。我不是好野人。但我願意接受更理性、更聰明的高油價。這是做一個公民,給自己的文明功課。

(本文作者唐湘龍,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家,NOWnews《今日新聞》名家專欄作者)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