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牛棚、守備問題多 富邦止敗靠力猛壽山動物園生態夜宿營高速上網+數位電視每天只要50元起
未分類

阿非亂飛/不靠酒精不惹「麻」煩  泰北PAI狂熱從何來?

圖、文/阿非2012/10/02 01:30
日落將PAI染成溫暖的金黃色。(圖/阿非提供)
日落將PAI染成溫暖的金黃色。(圖/阿非提供)

在抵達泰北前,路上的旅人常神情曖昧地提醒著要小心,邊境呀,有太多管不著的人和事:從哪來的、做些什麼、要去哪呢?偶遇的荷蘭旅客Max也說,深夜裡不外乎是酒精大麻流竄,大夥千辛萬苦的來到荒郊野外,總有些人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過更多的人是在聽到我要來泰北的PAI時,豎起大拇指真心地說:「PAI真是個好地方!」為什麼好?他們說這裡人文薈萃、氣質獨特、自由清幽,雖然風景稱不上大山大水般的深刻,但卻隨性淳樸至極,眼前大片是小河、夕陽、木屋、草原、山谷、平價美食、自由創作的作品,在這裡心情能得到全然的釋放。

▲位於1095國道上的Love Coffee。(圖/阿非提供)

各地來的旅人一日作息常是早上慵懶醒來後隨意覓一下食,也許跟店家或路人打打招呼,親切地像一家人般;或是坐在河邊寫生漫步,接著睡個慵懶的午覺,躲開炎炎熱帶陽光;傍晚,小鎮必然被夕霞染成一片溫暖的紅,如點燈儀式,人又三三兩兩出來尋找同伴與感動,可能在小酒館裡彈著吉他、捧著酒瓶,圍著營火高歌跳舞,然後,想睡到幾點就幾點罷,這裡的步調跟世界沒什麼關連。

▲Pai River景色。(圖/阿非提供)

▲矗立在PAI村落口的招牌。(圖/阿非提供)

▲街頭有許多小型文創與紀念品店。(圖/阿非提供)

PAI近乎是自傲著,因為它吸引了無數的遊客和文化人來到這裡,每個人都有來PAI的目的,期望得到被實現。特別的是,這一切跟風景沒有絕對關係,而是因為這些聚集在此地的人吧,一群同好總會讓人覺得無所不能,進一步得到自由和創作的靈感,改變了原本平凡無奇的小鎮風氣,讓它從此不像泰國,不屬於哪個國籍,像一個大型露天廣場,誰都能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像大型音樂酒吧,誰都能來,調自己想喝的酒。

▲Pai River兩岸有許多高腳屋民宿。(圖/阿非提供)

▲許多遊客常會點杯咖啡,看書、寫寫字過一天。(圖/阿非提供)

黃昏時分的PAI很美,在1095國道上騎著租來的機車時,兩側是夾道的樹林與延伸視野底盡的僻靜溪谷,農人趕著水牛,緩步隱入一場完美的暮色,鄉村原本緩慢的節奏更加地緩慢,有一種叫作「回家」的幸福情緒正被醞釀著:小姊妹陪著媽媽在河邊洗完了衣服,牽著手踏著水愉悅地回家了;老牛,耕完一天的田疲憊地回家了;農人放下手邊的工具,鬆了一口氣地回家了;大貨車上載著滿滿的茅草,搭便車的小孩們掛滿了欄杆,大笑大笑、匆匆地呼嘯過我身邊,熱情地揮揮手,漸行漸遠成了個點,也回家去了。

▲狗兒也感染這股慵懶的氣氛。(圖/阿非提供)

▲1095國道上還留有昔日二次大戰的鐵橋。(圖/阿非提供)

不知不覺,日落也開始變成一個令人期待的儀式,祈禱著幸福降臨,而屢次成真。(完)

阿非是誰?

本應好好當一位網頁工程師,不過在因緣際會之下走了岔路,反在旅遊這條路上展開了人生最奇妙的冒險,從此離開了電腦殖民的日子。雖說「流浪」或「壯遊」儼然成為當今顯學,但其實環遊世界是種旅行、奢華是一種、苦行是一種,走到自家巷口也是一種,只要敞開心胸去感受都會讓人覺得有驚喜。

阿非的足跡

中國—內蒙古、香港、廈門、北京、西寧、玉樹、上海、武漢、襄陽、武當山;俄羅斯—西伯利亞鐵路(北京-莫斯科)、莫斯科、貝加爾湖、伊爾庫次克、聖彼得堡;泰國—曼谷、清邁、PAI;聖文森(加勒比海海外志工一年);古巴—哈瓦那;祕魯—庫斯科、馬丘比丘、利馬、PUNO、Arequipa;紐西蘭—Auckland、Rotorua、Queenstown、Fox Glacier、Milford sound、Wanaka lake;日本—東京、北海道、和歌山、奈良;馬來西亞—沙巴;緬甸—仰光、曼德勒、茵萊湖、蒲甘

阿非album

阿非blog

▲小姊妹攜著手走過河床回家。(圖/阿非提供)

關鍵字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