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合庫新總行啟用 Gogoro搶租竹州廳狂歡夜 媚日情懷羞辱台灣辦凱擘大寬頻指定專案,SHARP電視 $0
大陸

一生只准給特定一人送花! 奇葩花店的另類營銷

rose only花店憑什麼得到眾多關注的目光呢?簡單地說,這與它提出的另類營銷方式有關:你如果在rose only花店買花,那麼,一輩子,你就只能送花給一個人。
rose only花店憑什麼得到眾多關注的目光呢?簡單地說,這與它提出的另類營銷方式有關:你如果在rose only花店買花,那麼,一輩子,你就只能送花給一個人。

大陸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據經濟之聲《天下公司》報導,距離西方情人節還有一周的時間,很多商家現在就開始謀劃促銷方案,打算大賺一筆。2月14日的到來意味著:又到了鮮花銷售的旺季。不過,今年的情人節,與往年有些不同。2月14日,正好是大年初五。春節和情人節重疊, 合家歡壓了情侶意。相當一部分情侶放棄過情人節,或者延期過節,這對7天之後情人節的鮮花銷售來說,可能會產生一定影響。

根據中國廣播網報導,也正因為如此,面對今年的情人節,一些賣花的商家,推出了非常另類的營銷手段,來吸引消費者的眼球,有的堪稱是"奇葩"。比如這家叫做rose only的網上花店,總部設在北京,2月6日才剛剛開始營業,就得到了眾多媒體的關注。

要說網上花店,現在是多如牛毛。那麼,rose only花店憑什麼得到眾多關注的目光呢?簡單地說,這與它提出的另類營銷方式有關:你如果在rose only花店買花,那麼,一輩子,你就只能送花給一個人。上網看了看這家花店的網頁,它們賣的玫瑰,對工薪階層來說,簡直是"天價"。999元(以人民幣計價,以下同),12多玫瑰。現在網路花店競爭這麼激烈,如此高的價格,如此苛刻的銷售限制,rose only花店的生意,能讓市場為它買單麼?我們連線了這位花店的品牌總監尹女士。

主持人:你們這家花店這種特殊的銷售模式,哪部分的人群是你們最關注的?
尹一捷:目前來看訂花的人很多是在海外求學的或者是海外工作的,還有諸多的是在一線城市的男士,我看了一下他們在微博上的ID,有些是加V的。

主持人:是男士居多還是女士居多。
尹一捷:現在是對半的。

主持人:微博應該是在2月5日開博的,現在也只不過才2天,已經有2000多個粉絲了,他們大多是關注你們的這種營銷方式還是說直接實施行動買這999塊錢的玫瑰?
尹一捷:關注這些營銷方式的很多,今天的轉發達到了5000多次,從後台的資料來看,下單的人尤其是從昨(7)天晚上開始有一個猛增,因為我們只有99束,現在都沒有多少了。

 

主持人:現在一共生成的訂單有多少呢?用戶有多少?
尹一捷:現在已經有接近80單了,我剛才看了一下後台。

主持人:大多是哪些城市的,有統計嗎?
尹一捷:我有統計到,像有澳大利亞的。

主持人:國外居多嗎?
尹一捷:是這樣子,國外訂花但是要求送的是國內的愛人。

主持人:人在國外。
尹一捷:對,兩地分居的這種。

主持人:我有兩個疑問,第一個疑問就是你們怎麼來界定這個唯一,因為你們打的就是唯一牌,比如說你一個帳號只准送花給一個用戶,如果說我用其他的方式用其他的帳戶登錄是不是還可以送花給其他的人嗎?你們又沒有相關的檢測系統?
尹一捷:是這樣子的,我們在登錄我們的網站以後需要電話號碼。

主持人:只有電話號碼嗎?
尹一捷:目前是電話號碼,然後還有姓名。

主持人:真實姓名還是匿名也可以。
尹一捷:真實姓名。

主持人:你要想送給別人就要換手機號了是吧?
尹一捷:對,當然還有你送花的這個人,他的真實姓名和他的位址以及他的電話號碼。

主持人:沒有什麼檢驗的措施,現在還沒有嗎?
尹一捷:我們背後有一套演算法,不太好透露,這個就是非常技術的一塊了。

 

主持人:好,我的第二個問題就是之所以送鮮花是寓意著愛情常鮮,鮮花的保鮮問題其實也是大家很關注的,比如有些人下了單,可能這個城市距離很遠,你們這家店又在北京,保鮮問題你們能保證嗎?
尹一捷:首先是這樣子的,花的盒子是採用了國外進口的材質,將這個花的盒子做了特別的設計,是一個可以呼吸的盒子。

主持人:呼吸是什麼意思?
尹一捷:一般的你看到有些玫瑰花的花盒是封閉型的。

主持人:是透氣的。
尹一捷:但是我們是在上面立於花的這個受氧的這些部分做了鏤空以及專門的設計。

主持人:能維持保鮮多長時間呢?
尹一捷:我們做了一個實驗,我們是能夠維持到一周的。

主持人:一直開放很好的?
尹一捷:從半開放式的到全開的過程。另外一方面是在北京地區我們自己是有國外進口的車,然後開始去送花,是有一個外國的非常非常帥的男士去開車送花,這是北京城區我們派專人送到手上,二線城市用的聯邦快遞,可以保證在第二天能到。

主持人:最後問一個問題,這種營銷方式的點子是怎麼點出來的?是借鑒其他人還是自己?
尹一捷:其實是這樣的,我們整個團隊有人做金融行業的,有人在設計界的,也有懂花藝的,一年前我們大家聚在一起,有人問你你相不相信愛情這個話題,當時大家還是很觸動了,因為都是在大城市裡工作,差不多一年裡,大家各自到世界上很多的玫瑰園探訪,完了以後大家回到北京的坐下來聊,能不能做一個事情把永恆愛的概念傳遞出來,我們覺得玫瑰花是最好的方式。

 

主持人:你們這個網站應該是推出了三、四款售價都是999塊錢,而玫瑰只有12支,雖然上面寫的是保加利亞的玫瑰,但是這樣一個定價還是挺高的。
尹一捷:有用戶在私信裡面也一直在說這個問題。

主持人:你們怎麼看呢?
尹一捷:以前的消費模式覺得玫瑰應該是那個價位,不是很貴,一大束,但是首先剛才你說保加利亞,這次是從厄瓜多爾的玫瑰鎮直運過來的,特別特別的少,很珍貴。另外一方面從裡盒到裡面的包裝,全部是通過專門的設計師設計的,然後我們的LOGO是在開花店之前在北京市已經經過了註冊的,這個LOGO是不能有任何人COPY的。

主持人:我們了解到在澳大利亞有一家類似的網站,就是『roses only』,多了一個S而已,好像那個盒子也差不多。
尹一捷:『roses only』是澳洲的一家,然後韓國也有一家『roses only』,其實我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我們覺得每一個國家應該有自己的一個,都可以有一個自己的rose only,而且我們了解到澳大利亞這邊的玫瑰花應該就是他們本地的玫瑰花,沒有說是從幾大產區裡面過來的。另外一點就是賣玫瑰花嘛。

主持人:我們在直播間裡還有嘉賓主持春蔚。
張春蔚:80多單生意,總體來看其實這還不是一個特別大的生意,現在你也許能夠應付的過來,但是如果真正的因為你要把它作為一個案例來解讀,作為一個商業模式來解讀的話必須要有很大量的定單,一旦量大了以後服務質量能不能得到保證?
尹一捷:這個問題無論你是做玫瑰花還是賣其他的產品都是一個特別核心的問題,也是我們非常看中的,因為後端的服務嘛。

主持人:您對你們這個rose only的模式有沒有擔心,能不能做長,能不能做大?
尹一捷:打高端市場就意味這是一個小眾市場。也就是說它不像傳統的電子商務走量的,以前傳統電子商務可能都是殺低價走量,以這樣的方式來實現盈利。對於rose only來說,我們希望打造自己的高端品牌,品牌的溢價才是最高的,品牌的溢價給你帶來的利潤率才是更高的。我們信心未來的電子商務就必須是要走自己的品牌你才能夠真正的活得下去的。

主持人:好的謝謝尹女士的連線,再見。

主持人點評:做品牌不一定要把價格標上去,有了一個好的設計師,有了一個註冊的LOGO,還需要一個故事,需要經營。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