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為打破紀錄而來 郭婞淳舉起台灣作家指控:《小時代》導演對我性騷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政治

名家精選》林濁水:只有在革命時代才有的佔領國會特權

文/林濁水2014/03/28 07:00
▲議場內學生製作的標語,諷刺馬英九。
▲議場內學生製作的標語,諷刺馬英九。

民眾攻入行政院佔領國會卻得到多數民眾的支持,這只有在革命的狀態才會有的事,現在在台灣發生了。人民並無意革命,卻支持學生佔領國會甚至攻入行政院,這是人類歷史上的第一次,竟在台灣爆發了,而且迄今3月24日支持力度還在上升中。 

各種民意調查都一致發現民眾一面倒傾向支持學生佔領國會,依TVBS最近的調查,本來支持的是48%,反對的40%,在進攻行政院後,民眾表示支持學生持續佔領立法院的進一步上升成51%,反對的降低到38%。縱使認為攻入行政院警方驅離行動應予支持否,調查起來民眾態度也是見仁見智,同樣24日TVBS的調查,支持的 56%,不贊成35%;而蘋果則倒過來,支持的 30.60%,不贊成63.74%。這真是難以置信的「民意」。

3月23日佔領國會的學生行動團體提出4大訴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擺在第一項。學生說:「因馬統治正當性的喪失及國家發展方向困局,朝野政黨應協商召開涵蓋社會各階層廣泛參與之公民憲政會議。」

針對學生「公民憲政會議」的訴求,聯合報以社論《學生有沒有從國會光榮撤退的可能?》嚴厲批這主張,認為學生一路由反黑箱服貿,調子升高到憲政改造,是訴求失焦,陳義過高而失去比例原則,無法設定可以達成的目標,卻動輒以占領或攻擊政府機構為樂,以製造騷亂自得,不符合其「捍衛民主」的口號,無法贏得民眾認同,聯合報警告學生已經面臨「遭到強制驅離」的危機。

回顧從去年就形成僵局並引爆了慘烈政爭的服貿爭議,今天聯合報指責公民憲政會議的主張是很突兀的。自從馬王僵持不下後,就不斷有輿論界的名人一再呼籲,我國的憲政體制已經是個政治的亂源,國家已經出現憲政危機,應該進行憲政改造了,特別值得注意的是,這些人士中這樣講的是大有和聯合報關係密切的,如陳長文、馬凱、趙少康等。為什麼今天同一訴求經由學生提出,報社立場就似乎U形逆轉?真是匪夷所思,何況上個階段的憲政危機雖然嚴重,雙方還能勉強在國會之中依議事程序進行角力,都被認為該進行憲政改造;但是今天國會被攻佔,憲法機關中國會完全陷入癱瘓,而行政機關中維持國家公權力的核心機關檢察體系,一路的發展迄今已經是,部長下台,總長判刑,高檢長記警告調職,檢察官記警告,特偵組生死存亡不明,新部長成為社會嘲弄的題材…檢察體系全面崩潰,這時進行憲政改造反而逆轉成不需要甚至於要加以制止的主張?

在上一個階段提出憲改的名人多半是偏藍色彩人士,綠方罕見;在學生訴求之後綠方卻也已有蔡英文、蘇貞昌(包括稍早的謝長廷)全發表支持的態度,意外的藍方不見呼應之外,反而由聯合報以社論發表反對的立場,這樣的涇渭分明如果不是巧合,那就真令人遺憾;如果只是巧合那麼其實意味著藍綠有了形成共識的機會,由於我國目前修憲門檻超高,這機會實在是無比珍貴。

聯合報有三個核心論斷:民眾支持學生主要是支持學生「反黑箱服貿」,但不反服貿;學生和社會不支持服貿,學生示威演至如此激烈,一個重要的關鍵因素是政府官員溝通不足、欠缺誠意,只要改善,大批學生民眾都將轉向而支持服貿協議;在朝野為審議服貿協議相持不下時,學生佔領國會最大價值是逼使朝野形成審議共識,國家亂象將迎刃而解。

坦白講,提出這三個論斷,都顯示其見識格局偏小和對庶民民情的生疏。現在分析如下:

一、民眾固然反黑箱服貿,也強烈反服貿。

依據TVBS3月20、21日調查,審查服貿協議,70%民眾認為應逐條審查,8%認為應包裹表決,可見反黑箱服貿幾乎是全民共識;但是,民眾不支持服務貿易協議的有48%比起支持的21%同樣是壓倒性的優勢。只要這種優勢不被逆轉,很難相信聲望不到10%的馬總統膽敢冒大不諱侵犯國會議長的議會警察權而強制驅離學生。

二、民眾並不是「誤會」服貿協議內容多麼清楚地有多大壞處所以反服貿,民眾表示自己清楚服貿協議內容只有 31%,不清楚的高達69%。這等於是說多數民眾根本認為自己不需要清楚內容便可以有充分信心地反對這件大家都認為影響「天大地大」的服貿協議。這當然也表示,政府再多麼改善溝通的技巧都難以改變民眾約定見。

三、根據TVBS調查,經過政府大力宣傳,民眾自認瞭解的是有增加,比去年10月多了15%,問題是,這反而使支持的人降了11%,反對的增加了5%。

這表示的是民眾對政府信賴的崩潰,聯合報期待信賴崩潰的馬政府去說服民眾改變想法無非是緣木求魚。

民眾對整個代議體制的不信任是全層次的:不信任體制、不信任體制中的首長議員公職人員、不信任這些公職人員的能力和提出的政策。

先談民眾對政策的不信任。

馬總統一上台,確立經濟一切靠中國的政策,向民眾保證只要支持他打破舊政府的鎖國,儘速三通和中國進行經濟整合,台灣便可以充分享受633的榮景,蕭萬長說根本不必在乎美國的金融風暴。不料緊接下來卻是戰後台灣最嚴重的經濟衰退。接著馬總統在同一個一切靠中國的邏緝之下,再保證只要有ECFA台灣的榮景將是成長率達8%----也就是超過633了。

且看在ECFA簽成前後一年多的時間中總統和他的重要閣員的保證(metta整理):


 

由於很久很久以前,國民黨被肯定曾領導台灣創造了4條小龍之首的經濟奇蹟,因此多數民眾對這兩次國民黨的承諾都深信不疑。要特別注意的是,民眾是在持續了10的經濟處境惡化之中聆聽馬總統承諾的福音的。

於是長期強烈的痛苦便和強烈的一再期盼加乘出對馬團隊更猛烈的絕望。可以這樣說:三通帶來633被當成馬總統第一次喊狼了;ECFA是第二次喊狼了;現在服貿協議便成為馬總統的第三次喊狼了,多數人認為根本不必問內容便得理所當然地應該反對。

憑心而論,支票會跳票,馬總統並不是像社會上流行的說法,開支票只是存心欺騙;相反的,我認為他開支票是基於自己對經濟情勢的評估和對自己政策的確信而不是說謊。但這就更慘了,因為這表示國民黨整個財經團隊已經失去瞭解當經濟情勢的能力,更不用說規劃領導以及在經貿協議上和北京折衝的才情了。

冷戰結束後,全球化猛迅地深化,在自由貿易機制主導下,全球經濟快速增長、財富集中、貧富不均。台灣無所倖免。

同時,因為戰後嬰兒潮世代透過財富的集中化,資本的流動外移而累積人類歷史上最集中的財富也享受最豐足而絕不肯退讓的福利保障時(看看台灣的18%吧),下一個世代為貧窮、失業危機而空前茫然。

在這全球化的痛苦中台灣又因為和大陸地理相鄰,加上文化、血緣、歷史的接近的特殊機緣,所有全球化產生的正面、負面影響在台灣發生得更加劇烈,出現了「全球化共相中的兩岸特殊現象」。

經典的表現是當鴻海在短短期間內由中型企業猛爆成全球額用員工最多,超過了百萬的同時,台灣不只成長率敬陪末座,掉出4小龍行列,失業率也是4小龍中最惡化的。《崩世代》與肉粽伯的故事(林濁水)這是兩年前舊文了。於是年青人的反服貿便只是對這一個被嬰兒潮世代安排的自身處境的憤怒出口。從這樣的脈絡看來,認為學生應該退出國會讓朝野好好地妥協下來審服貿協議的主張,不是充分流露出嬰兒潮世代對他們的下一代和下下一代的處境的冷感毫無「同理心」嗎?

全球化共相下的台灣特殊相所帶來的階級和世代痛苦不可能有特效藥,但絕對不應沿襲馬總統舊的途徑而不變。

事實上正由於過度相信「一切靠中國」的途徑,甚至對中國產生莫名其所以然的輕信更惡化了台灣的經濟處境,例如,三通把兩岸航線談成國內缐使海空運中心成為幻影《林濁水:張榮發病重的秘密》;ECFA早收清單幾乎把自己有國際競爭力的產業放棄殆盡,使清單成為舉世所沒有的「逆向淘汰清單」《林濁水:ECFA和王文淵的眼淚》。

台灣除了主權受損,產業發展更受到重大傷害。

這樣的政府居然還相信自己有本事說服民眾,若非自欺欺人必屬愚頑至極。

就大環境來說處境已經這樣艱難,政策的形成就隨著不容易,偏偏在這關節上,遇到憲政體制的災難。

本來,為了牽就大中華意識形態,憲法規範明明已經不能符合台灣主權現實,必須大刀闊斧修正,但是為了符合「這部憲法必須完整地帶回南京」的要求只好遇到了完全窒礙難行時才做最小幅度的局部性修改,以致於完全失去配套性的關連,歷經7次修憲,修得支離破碎。一旦社會價值出現重大的爭端時,這部憲法不只沒有能力加以處理,反而成為亂源,終於演變到人民只好支持學生佔領國會的荒謬情境。

人民支持佔領國會的多於進攻行政院的,一點也不表示,民眾更尊重行政院,他們較不支持進攻行政院,是因為害怕行政權一旦完全崩潰社會秩序將沒辦法維持;否則,將不能解釋,行政、立法兩權惡鬥迄今為什麼議長聲望遙遙領先總統和閣揆。

民眾對整個代議憲政體制信任崩盤並不是始於學生佔領國會,早在去年白衫事件,柯文哲現象都是對代議憲政體制信任崩盤的猛爆性發作,然而就正在民眾透過白衫軍強烈表達對代議憲政體制強烈不滿時,總統領導檢察總長運用被修了7次以致於支離破碎、權責不明的憲法縫隙,對國會議長發動了憲政體系自毀性的權力惡鬥。

總統議長的惡鬥再引爆了檢察體系的內鬥,最後,檢察體系對立的雙方玉石俱焚,部長下台、總長判刑、高檢長記警告調職、檢察官記警告,特偵組生死存亡不明,新部長成為社會嘲笑對象,檢察體系全面崩潰,但是發動,捲入政爭的政界人士卻個個仍然在寶座坐得穩穩的,於是民眾整個代議體制的信任更加完全瓦解。於是佔領國會竟被多數民眾支持。此後面對僵局無論朝野協商,總統主持院際會議等憲法規範、憲政慣例全不可行,最後怪誕,全世界沒有的國會委員會雙召委制甚至被運用來製造「審查結論雙胞胎」現象,使僵局更加鎖死。

無論如何,到了只有在流血革命出現時候,才會被民眾支的佔領國會現象都已經發生,卻還斤斤於把審查服貿當天下第一大事而不藉機進行憲政改造真是器識不見弘大。由於上次修憲把修憲門檻修改得太高了,於是要修憲不容易,但是一方面不修大家僵在這邊,縱使服貿協議終解決了,但比起未來要面對的年金、貨品貿易協議、核四,以及推動全球經貿自由化可能衍生的爭議,其實服貿並不見得是特別巨大而難處理的,那時要怎麼辦?

針對這些議題,六大工商團體的建議是要「召開國是會議」處理,問題是:1,勞師動眾的體制外會議國是會議只有在代議體制失去功能時才召開,假如依六大工商團體建議上述爭論全賴國是會議,那豈不是體制外的會議將全盤取代體制,那要體制做什麼?

2,事事靠國是會議那麼必造成整個社會365天都處在動員的狀態,社會豈能不疲於奔命國家豈能不亂。因此,於今之計,修憲再困難,我們都無從迴避。幸好如今不只有學生登高一呼,藍綠雙方或先或後,迴響已由此起彼落發展到愈來愈多了。

理應迅速讓這些聲音和力量匯集成長。

無論如何,學生佔領國會這千戴難遇強大的力量,怎可以只是被運用來替當前角力不休,聲名早已狼藉的政界要角促成暫時休兵審查服貿的結論,為他們鋪陳一個「姿態稍微優雅」的下台階而已,當然要讓這力量啟動起來成為創造國家長治久安大典的動能。

人民支持學生只有在革命時代才有的佔領國會的特權,當然是期待台灣會有一個革命性的未來!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本文作者林濁水,前立委、美麗島專論壇專欄作家。本文由美麗島電子報授權刊登)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