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原諒郭宗坤 柯以柔變臉丟台語7字水煮香蕉好吃?阿基師傻眼:沒聽過凱擘大寬頻500M只要$799
大陸

陸媒專訪竹聯幫大佬 張安樂:台灣絕無第三勢力

張安樂
張安樂

11月30日,狂歡一夜的臺北恢復了平靜。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出現在臺北復興北路的黨部,助手遞給他一份資料,他掃了一眼,扔在桌子上:『國民黨慘敗。』

根據鳳凰網報導,就在前一晚,臺灣『九合一』選舉結果出爐,六個『直轄市』中國民黨只有新北以微弱優勢勝出,南部依舊久攻不下,原先執政的臺北與台中卻被對手輕鬆拿下。評論家和名嘴們說,國民黨失去了年輕人的支持,但在張安樂看來,這是年輕人全面『綠化』的結果。『臺灣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中國人了。』在訪談中,張安樂反覆強調著。

1948年,張安樂出生在南京,1949年就隨父母來到臺灣。在那個外省與本省人對立的年代裡,原本是學習成績優異的乖學生張安樂,卻成了叱吒江湖的竹聯幫大佬『白狼』。雖然後來他漸漸淡出了幫派事務,但江湖地位卻無人能撼動。

2004年,臺灣正值陳水扁當政時期。5月9日,張安樂率領二十餘名志士前往廣州祭拜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並在靈前宣誓成立臺灣保護中華大同盟。2005年,臺灣光復60周年,臺灣保護中華大同盟正式改名為中華統一促進黨,張安樂任總裁。2013年,避居大陸17年的張安樂選擇主動返台。他說,這是對未來的憂慮讓他回來,這是時代的使命,否則他上對不起祖宗,下對不起子孫。回到臺灣一年多後,面對藍營『九合一』的慘狀,張安樂感到對未來有些悲觀。

紅色力量

2013年6月29日下午兩點,從上海起飛的國航CA197航班抵達臺北松山機場。被臺灣當局通緝了17年的張安樂主動回到臺灣,這位前竹聯幫大佬選擇在他65歲時,完全投身於促進兩岸統一事業。

當機艙門打開,幾個全副武裝的『霹靂小組』成員立即上前,給張安樂扣上了手銬。張安樂沒有反抗,他微笑著配合,手裡舉著一本他自己寫的書,深藍色的封面,亮黃色的一欄上寫著『和平統一一國兩制』。相機快門聲此起彼伏,閃光燈照花了人眼。張安樂揮舞著小冊子:『拍清楚些哦』。機場外,上千名中華統一促進黨黨員和支持者扛著紅旗迎接,他對人群說:『鄉親們,我回來了。』

後來回憶起這一段,張安樂笑得有些狡黠,『我知道他們對看我被抓感興趣,對看我被帶手銬那一刻更感興趣』,『可以說我回來,就為了那一剎那』。警方和媒體為他舉書的動作打了一次又一次的口水仗。但他自己倒頗為坦蕩:『我回來前跟他們講,我要帶本書。他們問什麼書,我說是我自己寫的書。他們也沒問內容,以為是件小事,就沒對上面通報,也沒對下面人講。』

在回到臺灣這一年多裡,張安樂受邀去參觀拜訪了很多宮廟。從歷史系畢業的張安樂對中華文化有著難以割捨的情懷。『我們中國山川阻隔,交通不方便,各地都有方言,為什麼可以凝聚在一起,就靠這些神明的故事或者是戲劇,大家共同信仰包公、岳飛這些神明,它們把中國人凝聚在一起。』在他的黨部辦公室裡,隨處可見關公的塑像。

強調於兩岸的文化連接,張安樂自己改編了《大中國》這首歌。第一段的歌詞改為了『我們都有一個家,名字叫中國。香火綿延五千年,世界我第一。堯舜禹湯文武周公,開創我文明;儒墨道法大智慧,指導我人生』。原先的歌詞中並沒有出現臺灣,張安樂覺得不妥,於是把第二段中描述大陸幅員遼闊的詞改成了『還有臺灣和海南,是大海兩明珠』。

好友王豐曾評價他『有著極強的大中華情結』。在接受媒體採訪時,張安樂公開表示自己是山西人。雖然是在臺灣長大,他卻倔強的保持著外省人的飲食口味。在參加名嘴趙少康主持的《少康戰情室》節目中,他和民進黨議員李慶鋒正面交鋒。當眾人質問他的國籍時,他回答:『我是中國籍啊!』隨後亮出自己的『中華民國』身份證。

張安樂把中華統一促進黨稱為『紅色』,在他的政治光譜中,統派是紅色,認同『一個中國』;其次是深藍,認同『中華民國』包括大陸地區;而光譜的對立一邊是『台獨』,追求臺灣成為一個與大陸完全沒有關係的獨立主權國家。在張安樂看來,深藍陣營是盟友,而深綠的『台獨』是他們要與之對抗的敵人。

『綠化』的青年

11月30日晚,臺北八德里二段的公園裡。張安樂慢慢走著,幾個路過的年輕人好奇地望過來。一個老伯默默走近,伸出手來,低聲道:『白先生。』張安樂看了他一眼,點點頭,與他握了手,拍拍他的肩膀:『加油。』只有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人們才會突然醒悟起來,這位面帶微笑的儒雅老先生曾經是威震江湖的大哥。但如今在公開場合,他更喜歡強調自己的另一重身份。

張安樂名片的左上角,中華統一促進黨黨標的下方,寫著『政治義工』四個字。在回到臺灣後,張安樂接受媒體時說,『政治義工』就是『為政治付出,不想從中得到任何回饋』。一個高級黨工告訴記者,在2005年中華統一促進黨成立時,他們的黨部辦公室非常小,直到張安樂從大陸回台,他們才搬到現在這個辦公室。

『沒有資源。』曾經的江湖大佬在面對如今的政治現即時,也不得不感慨。學校教育的決定權掌握在政府手裡,他們無能為力。更讓張安樂擔憂的是,現在臺灣潛移默化的把臺灣與大陸區分開,甚至是親藍的媒體也不例外。張安樂對統派的未來並不感到樂觀。在採訪的中途,他接了個電話,那是他一個老友打來的。老友在『九合一』選舉中把票投給了民進黨台中市長候選人林佳龍,張安樂笑了笑回答:『我們結果很慘。』

張安樂把此次藍營的失敗歸結於臺灣年輕一代的全面『綠化』,他不認為臺灣有超越藍綠的存在,而是全面『綠化』。張安樂曾經問過一個黨工的兩個大學生子女,『你們是不是中國人』,兩個孩子互相看了看,說自己從來沒想過這個問題。張安樂又問,『你們是不是臺灣人』,他們點頭說是。『經過這一年多的觀察,現在兩岸最大的危機是臺灣已經沒有中國人了。從李登輝開始,陳水扁去中國化教育做的很徹底,馬英九又不敢撥亂反正,現在這些小孩長大了。現在30歲以下的都是從李登輝時代成長起來的。』

『本來有的反中情緒在這幾十年裡發酵了。』讓張安樂感到有些憤懣的是,很多外省二代、三代也漸漸向綠色方向傾斜。『現在完全是綠色的一個氛圍,這些精英必須要有舞台。』『臺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國族認同,不是藍綠。』在被問到柯文哲現象時,張安樂如此回答。

對話許曄 談『九合一』

鳳凰網資訊:您回到臺灣後感受是什麼?
張安樂:這個臺灣就這樣子,像講說這次經過這一年多的觀察,現在兩岸最大的危機臺灣已經沒有中國人了。 

鳳凰網資訊:就是沒有中國人這種認同意識了嗎? 
張安樂:他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大陸來的第三代都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因為從李登輝開始,陳水扁去中國化教育做的很徹底,馬英九又不敢撥亂反正,這些小孩現在成長了,現在30歲以下都是李登輝時代成長的。現在臺灣最大的危機沒有中國人。不要說年輕人不認同,包括很多大陸過來二代的精英『綠化』,現在一連串人天天在罵大陸也好,罵國民黨,罵馬英九,這些精英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外省二代。

這點很奇怪,怎麼突然都一下變成這樣。因為現在完全是綠色的一個氛圍,這些精英必須要有舞台,這是惡性迴圈。你們感覺郝龍斌好像深藍的對不對?

在日本統治臺灣的時候建造一個北投公園,給日本人立了一個碑,後來臺灣光復以後,那個碑除掉了,放的孫中山先生的碑,可是郝龍斌在日本始政119周年,重新替日本立碑,請的神風特攻隊的後人來,把觀光局局長女打扮成日本藝妓來招呼。悲哀的三個都是外省人,父親都是打過日本人的,外省二代應該中國情懷很深的,現在他們的日本情懷可能還超過中國情懷,這是危機。臺灣現在這次不是國民黨敗,是國民黨敗沒有錯,但是不是什麼超越藍綠,不是柯文哲超越藍綠,而是選民結構已經變了。

鳳凰網資訊:您認為國民黨『九合一』大敗是因為選民結構改變了?
張安樂:這種反中或者是去中國化,這幾十年已經發酵了,這是最重要的。第二是馬英九要負很大的責任,馬英九為什麼要負責任?他很低能。因為民進黨是一個有理念的政黨,他們就是要臺灣永遠脫離大陸,國民黨以前是有理念,兩蔣時代有,現在國民黨是沒有理念的政黨。國民黨只是這幾十年來利益感情共生的一個政黨,只有共同利益沒有共同的信仰。

國民黨的基層就靠地方的村里長,鄉鎮民代表,鄉鎮長。很多民進黨的縣市,縣市長是民進黨,可是鄉鎮長,鄉鎮民代表不是國民黨籍的就是無黨籍的,無黨籍是親國民黨的,因為他的對手是民進黨,大家都是這樣。結果李登輝想廢鄉鎮,陳水扁想廢鄉鎮,我那時候寫文章批評他,你廢鄉鎮就是挖國民黨牆角,結果都沒廢掉,馬英九一口氣廢掉了五個縣的鄉鎮,高雄縣、臺南縣、台中縣、桃園縣、臺北縣。這莫名其妙。

當時我到南部去,人家跟我講報仇的機會來了,2012年選舉應該教訓他(馬英九)一下損失200萬票。當時人家有到,他要改所謂的六都,沒有道理,改得莫名其妙。第二當然是砍公教福利,公教的福利陳水扁想砍不敢砍,馬英九還很得意講一句話,你們都說我沒有魄力,公教的福利誰都不敢動,我動了。 

談兩岸政策

張安樂:今天其實大陸也有很嚴重的馬英九心態。
鳳凰網資訊:這是什麼意思?
張安樂:我在大陸講過很多次,不要認為深藍的或者北部的一定是支持你的。現在我想這次選完以後要反省了,南部越來越綠,北部也綠化了。我舉個例子。馬英九大選勝利後跑到雲林講過一句話,他說自從我當政以後兩岸關係都和緩了,我們雲林的農產品可以登陸大陸了,結果當時的縣長蘇治芬當著馬英九面講,馬英九你不要往臉上貼金,是我賣到大陸的。 

我一個理論就是奶嘴理論,我的孫子他的保姆都是我請的,奶粉我供應的,可是每天誰餵他的奶?保姆。保姆抱著他,我說來爺爺抱抱,但是不行,我一抱就哭,他離不開保姆。牛奶我供應的,奶嘴是保姆的。今天大陸對臺灣是善意的,牛奶工廠是紅色的,奶嘴是綠色的。人家怎麼知道這工廠,就認這個綠色奶嘴。 

臺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沒有中國人,一個是教育,李登輝時代的學校教育跟社會教育。媒體現在一片綠色的風貌,這些媒體都是國民黨當年培養出來的精英,但是因為沒有平台,必須在綠色的平台台面混,綠色話講久了,自己也綠了。

談未來發展

張安樂:社會教育我們還可以做,因為只要有資源你就可以了,學校教育你是沒辦法,教科書這個事情是沒辦法。

第二做紅色的公益,為什麼呢?因為你做社會公益民眾會被感動,比方來講我到南部,沒想到在臺灣鄉下發送白米,一包20公斤的白米,人家排隊來領,你才知道南部貧富懸殊這麼大。這種社會公益馬上可以打動人,幫助弱勢。我們送這東西其實可以打上五星標籤,剛開始民進黨都會罵,不要怕他罵,因為對受災戶來講,我今天需要米下鍋,什麼顏色的米都不重要,我要米下鍋,你一定要做這一步。

第三,大陸一切善意透過紅色奶嘴,比方來講,還有這麼不到10%的人還想為統一做貢獻的,可以透過他們來在臺灣採購,為什麼呢?第一,他可以凝聚他的力量,第二在採購過程中一定有利潤可以留下來,好好發展他的組織。

第四就是信仰的交流,為什麼?因為臺灣宮廟信仰的神都是華夏諸神,主廟都在大陸,促進交流,把主廟神請過來或者請這邊人去那邊這種做交流,這很重要。

第五當然是民間的交流,還有村里長的交流、基層的交流,但是交流都希望透過紅色交流,比方我們要組個團請里長去大陸,去那邊後被大陸招待,我說不是我招待是人家大陸要招待,但這是我組織的,這樣就可以壯大臺灣統派的力量。這五個方式可以壯大臺灣的紅色力量。

談太陽花學運

鳳凰網資訊:太陽花學運期間,您也組織了很多人就是去立法院門口要反反服貿嗎?當時為什麼要這樣做? 
張安樂:看不下去了。蔡英文陰狠、王金平權謀、馬英九軟弱、郝龍斌投機,他們不做,我們來做,那已經是看不下去,太過分。學生把立法院變成他們的王國,他們把入口封住,警察要幫他們檢查身份證,你要進需經他們同意,變成他們的地盤了,這太過分了。 

我們其實本來是準備進攻的,直接從後門攻,我說不要,先開記者會,我們格局不一樣。我們開記者會說要去,去了以後,我們特別在4月1號愚人節去,意思是說反服貿是個騙局,假借反服貿,其實是反中。我們回來以後準備再開記者招待會說,如果學生禮拜五再不撤,禮拜六我們就進攻,如果因此發生動亂,不是我們責任,是學生跟警察的責任。結果禮拜天警政署得到了消息,一個高級警官跟我講,如果你們開記者招待會的話,我們警政署就完了,因為我們禮拜一只要一進攻,學生就兩難了,撤還是不撤,那警察必須要驅離他們了。他說,學生反正要撤的,可不可以再給他幾天時間。我說好,因為我們也不想作秀,我們只想說讓學生離開,就沒想到禮拜天就完了。禮拜一他們就把王金平叫去,給他個台階下,學生就宣布撤。本來如果我們禮拜一的記者招待會一開,警察局就很沒面子,王金平也沒面子。

鳳凰網資訊:但媒體上是把太陽花世代視作一種新的力量,因為最近臺灣也有很多人在討論公民社會的覺醒,您會認為有這種第三種力量嗎?
張安樂:他們藐視法律,為什麼?因為臺灣的法律、臺灣的警察碰上綠色的就轉彎,民進黨這點厲害,警察你怎麼樣,就是暴力執法什麼都來了。學生他們真的是英雄?英雄不敢出來?你違法了,躲在樓上開一個窗戶來看,被人家拍下來。那天為什麼要警察來保護?他們自己不出來面對,事後還怪警察沒保護他,那警察還跟他們吵架,你現在講我那天不是我保護你們,你們呢?

臺灣絕對沒有第三勢力,基本上就是現在一大一小,大就是綠,沒有什麼第三勢力,理念都一樣,只是『台獨』是新世代的。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