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姚文智反批柯:只要讀點書就好了!暗黑林志玲失言 遭日本網友砲轟凱擘大寬頻500M只要$799
大陸

世界萬象/春晚年畫娃娃鄧鳴賀白血病去世 鄉親長隊送行

昨日下午,河北省大名縣,鄧鳴賀的家人抱著妹妹,妹妹抱著鳴賀的照片,戲迷與鄉親排著長隊,一起為小鳴賀送行。網友供圖
昨日下午,河北省大名縣,鄧鳴賀的家人抱著妹妹,妹妹抱著鳴賀的照片,戲迷與鄉親排著長隊,一起為小鳴賀送行。網友供圖

留著『紅孩兒』頭、點著美人痣、帶著妹妹在春晚上『巧手手,剪花花』的『年畫娃娃』鄧鳴賀,因白血病復發,於28日晚搶救無效去世,年僅8歲。29日下午,鄧鳴賀葬於老家河北邯鄲大名縣。

鄧鳴賀曾是河南電視台2010年度《梨園春》節目少兒銀獎擂主。2012年龍年春晚,鄧鳴賀提著小燈籠,以一句『小孩小孩你別饞,過了臘八就是年』的童謠,被大家所熟悉。第二年春晚,鄧鳴賀又帶著妹妹表演了《剪花花》。2013年2月,鄧鳴賀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被確診患病後,小鳴賀一直受到社會各界的關注,多家企業及熱心人士為其捐款超過200萬元人民幣。

去世前一月已不能下床

被確診為急性白血病後,鄧鳴賀在北京兒童醫院接受化療,經過近半年的治療,2013年8月,其病癒出院回到了老家。據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兒童醫院血液腫瘤中心醫生周翾介紹,小鳴賀停止化療後3個月左右就復發了。2014年春天,其到另一家醫院做了造血幹細胞移植,但過了大約半年,病情再次復發。『他得的是惡性程度很高的急性髓細胞白血病,移植後復發,幾乎沒有治癒的機會了。』

周翾稱,病情復發後,鄧鳴賀的身體耐受不了更強烈的治療,北京兒童醫院開始為其介入舒緩治療,也就是平時說的臨終關懷治療,減緩他的痛苦,延緩生命。

周翾表示,在離世前一兩個月,鄧鳴賀已經幾乎不能離開床了,由於肺部並發症很嚴重,他呼吸變得困難,一走路就會缺氧,只能躺在床上吸氧。『我們和家人商量後,沒告訴他病情,他情緒一直很好,這樣至少讓家長覺得臨走那段時間他還是快樂的。』

戲迷與鄉親排長隊送行

小鳴賀去世。由於當地習俗認為小孩離世後需儘快入土,29日下午,鄧鳴賀的葬禮在家鄉大名縣舉行。靈堂很簡單。一張50公分高的四方桌上擺著照片和一些小鳴賀生前愛吃的食物,桌前的地上,放著一個燒紙的鐵盆。

29日下午5時許,小鳴賀的家人抱著妹妹,妹妹抱著鳴賀的照片,戲迷與鄉親排著長隊,一起為小鳴賀送行。小鳴賀在《梨園春》裡的大哥哥韓鵬飛說,小鳴賀是天堂跑出來的淘氣小孩兒,現在他要回去了。

逝者
4歲學戲 被贊『精明奇才』

趙玲至今仍記得鄧鳴賀第一次到學校時委屈的樣子。2010年春天,鄧鳴賀在爺爺鄧慶華的陪同下到趙玲藝術學校求學——這所學校因培養出孔瑩等童星而聞名。

懂事小大人

趙玲藝術學校位於河南省周口市淮陽縣,而鄧鳴賀的老家在河北省邯鄲的大名縣,當時不到4歲的他只能寄宿在學校。怕小鳴賀不捨,趙玲建議鄧慶華偷偷離開。找不到爺爺的鄧鳴賀慌了,不敢大聲哭,只好嚶嚶嗚嗚地抽泣。學校鐵門外,爺爺鄧慶華也在偷偷抹眼淚。

趙玲記得,當時她哄了一會,小鳴賀就不再哭了:『他特別懂事,不像是小孩子。』懂事、堅強、像個小大人,是認識的人對小鳴賀最多的評價。

2012年左右,鄧鳴賀前往鄭州求學,和趙玲仍然沒斷了聯繫。每次去鄭州,趙玲總是會去看看這個曾經的學生。見到趙玲,鄧鳴賀特別高興,央求爺爺:『爺爺,你一定要請趙老師吃好吃的,咱們去大飯店。』吃飯時,他還學著大人的模樣,為趙玲擺好碗筷,再用熱水沖洗筷子和食具。

『這孩子是心裡有我。』趙玲說,鄧鳴賀生病後給她打電話,她先忍不住哭了,反倒是小鳴賀安慰她:『老師,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老師,你不要太辛苦了,要注意休息。』

鄧鳴賀總盼望著好起來。因為化療,他剃了頭髮。趙玲要給他買頂帽子,這回小鳴賀沒有答應:『老師,我頭髮肯定會長出來的,馬上病就好了。』

夢想唱大戲

第一次見到鄧鳴賀時,趙玲試了試他的功底,除了台詞記得比較準確外,唱腔、動作等並不好。但很快,趙玲發現鄧鳴賀和別的孩子不太一樣。

學戲一二十分鐘,不少孩子便開始精力分散,有的孩子要喝水,有的嚷著要去廁所,鄧鳴賀不,『老師,時間過得真快,我想再上一節課。』

戲劇已經成為鄧鳴賀生活的一部分。有次他和趙玲一起吃麵條,鄧鳴賀突然想起了《朝陽溝》,於是一邊用筷子敲著桌子,一邊圍著桌子有模有樣地走步,嘴裡含著麵條便唱了起來。

不但勤奮,幸運的是,鄧鳴賀也有唱戲的天賦。趙玲輔導學生學習新唱段,大部分學生學了許多遍還是記不全,但小鳴賀幾節課就記住了,而且動作很到位。《梨園春》2008年年度總冠軍韓鵬飛形容小鳴賀為『精明奇才』,『他模仿能力強,很有靈氣。老師在教戲時,他學一兩遍就會,靈氣,精神頭兒還特好。』

鄧鳴賀曾告訴趙玲,長大要當藝術家:『他理解的藝術家就是能唱大戲。』韓鵬飛也記得,小鳴賀多次提起,長大以後要去中國戲曲學院讀書,『這是他的夢想。』

成名的『煩惱』

趙玲見證了鄧鳴賀的成名,但更讓她欣慰的是孩子仍保持著那份童真。去河南電視台《梨園春》節目參加比賽前,鄧鳴賀一直告訴趙玲,自己要拿第一名,『其實他不知道金獎、銀獎這些獎項的區別,他就是想著要給老師和爺爺爭光。』趙玲說。

成名後的鄧鳴賀開始有了煩惱。每次演出結束,總有人摟著他要求合影,鄧鳴賀有點不大願意,覺得別扭,『其他小朋友在一旁玩,他也想過去。』趙玲說。

和很多孩子一樣,鄧鳴賀也喜歡『臭美』。『老師,這個上衣怎麼樣,好看嗎?配哪條褲子好啊?』小鳴賀總是纏著趙玲問。韓鵬飛也記得,演出結束後,小鳴賀會拿起他的演出鬢花戴在頭上,一邊揚著小臉兒笑嘻嘻地問:『哥哥,是你戴著好看,還是我戴好看?』

寄語

法圖麥的媽媽:早上接到爺爺的簡訊,一直不敢相信……天堂沒有病痛,寶貝,走好!
六小齡童:願他在天堂一切安好,願鄧鳴賀的家人節哀,也願白血病不再成為不治之症。
林妙可:鄧鳴賀,我親愛的小弟弟,一路走好!

鄧鳴賀老師趙玲:小賀寶,你總是打電話讓老師不要太辛苦太累了,注意休息。你也答應老師會快快樂樂健健康康地長大。老師答應你的事情做到了,但為什麼你沒有做到?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