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4月14日,白曉燕命案爆發,在當年引發全社會的關注。4月28日,白曉燕的屍體在中港大排被發現,警方之後宣佈對嫌犯展開大規模的追緝,陳進興、高天民、林春生這3名極惡之徒,隨即展開了逃亡,但這並非單純的逃亡,陳進興等人所到之處,隨之而來的是多起強暴性侵、擄人勒贖的案件。

五常街槍戰爆發 警員曹立民中彈身亡

1997年8月19日上午10點多,白案爆發4個月後,有民眾向警方檢舉,表示在台北市五常街一處興建中的警察國宅附近,目擊到2名可疑人士不斷進出,形跡可疑,當下遂向中山分局建國路派出所報案。警方接獲報案後,隨即派遣曹立民、黃慶財2名巡邏勤務員警到場查看。警方一到現場,便遭林春生、高天民察覺,2人從6樓藏匿地點沿著窗戶外管線往下爬逃逸,員警發現後,尾隨2人至民族東路410巷,只見他們攔劫一騎乘機車的路過民眾,林春生當下拿出手槍,搶奪該輛機車,2人將手中一只內有330萬元現金的包包放在機車後行李箱,準備逃走。

曹、黃2名員警見狀立即以無線電請求支援,隨後上前圍捕,不料此時高天民竟持小型烏茲衝鋒槍開槍掃射,當下擊中曹立民的頭部導致死亡,黃慶財則是被擊中手臂,負傷繼續槍戰,雙方瞬間就開了10多槍,場面非常危急。


▲警方出動了有史以來最多的警力,支援五常街槍戰現場,期間也造成了有警員受傷、喪命。(圖/翻攝自Youtube)

高天民兔脫成功 林春生飲彈自盡

隨後警方的支援來到現場,將準備騎乘機車逃逸的林春生、高天民給包圍,2人無處可逃,趕緊棄車躲至路邊車旁找掩護,與警方爆發下一波激烈槍戰。

上午11點多,林春生在槍戰中腳部中彈流血,朝龍江路318巷逃去,此時高天民則另又攔劫一輛機車朝建國北路方向逃逸無蹤。當時圓山所警網與中山分局警備隊警網包圍龍江路318巷及328巷。林春生負傷逃進巷內一家麵條店內,趁機喘息、更換彈匣,待休息了20分鐘後,繼續往五常街53巷方向逃逸,但此時卻與層層包圍的警網在巷中相遇,當下短兵相接,林春生與警方再度爆發一波槍戰,隨後又再掉頭往反方向跑去,窮途末路之下,被逼近了一條死巷內,飲彈自盡。

林春生已死,警方懷疑逃亡的高天民還沒跑遠,再度調動大批警力,針對五常街53巷內多棟公寓進行地毯式的封鎖搜捕。


▲五常街槍戰的現場擠滿了圍捕警力、新聞媒體,甚至還有看熱鬧的民眾。(圖/翻攝自網路)

馬拉松式的僵持 沒有終點的圍捕行動

時間來到下午3點多,警方完全掌握了五常街53巷、龍江街318巷內多棟公寓,把每一棟公寓的電梯都控制在一樓,每個門口也都派荷槍實彈的員警監視,就怕一個不注意的時刻,持槍惡徒高天民就會出現。

此時328巷內突然傳出有一名中山分局的員警王文斌受傷,現場緊張氣氛急速上升,大家都認為找到嫌犯了,瞬間現場大批的媒體與民眾一擁而上,想要一探究竟。只見有4、5名警員將受傷的王文斌抬出來,火速送醫急救。不過後來經過證實,王文斌並非被槍擊中,而是在執行搜索時,不小心踩破了屋瓦跌落受傷。

現場狀況一度膠著,警方、媒體、民眾都彷彿困在這場永不會結束的搜索中,精神緊繃到了極點。終於在下午5點多,現場的員警開始分批撤離,這場漫長的槍戰與圍捕行動暫時告一段落。五常街槍戰為台灣創下了許多第一次的紀錄,警方第一次出動維安小組,出動最多警力,也是台灣的電視台第一次現場直播槍戰畫面,現場聚集了許多圍觀民眾,而在槍戰中死亡的林春生,也成了第一個斃命的白案凶嫌。

北投槍戰 高天民舉槍自盡

五常街槍戰後,在10月23日又發生了方保芳外科整形診所命案,醫師方保芳、妻子張昌碧,以及21歲護士鄭文喻等3人遭到殺害。11月17日,高天民獨自到台北市石牌路一段一間公寓內的色情按摩店尋歡,警方接獲線報後抵達現場,與高天民在屋內爆發槍戰。現場一名警員林正弘負傷後送醫,所幸並無大礙。而高天民企圖再度逃離現場,可惜這次他的運氣到了盡頭,員警用強大火力壓制住了現場,高天民無路可逃,警方接著集結特勤人員,準備實施攻堅,眼見大勢已去,高天民在屋內最後一間臥室裡,舉槍自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