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配音演員」,在二次元世界活出第二人生。
「二次元配音演員」,在二次元世界活出第二人生。

張傑,知名配音演員,曾為《甄傳》《大魚海棠》《靈魂擺渡2》等作品配音。

根據中青報報導,深夜11點,北京交通擁堵的潮流已經平息,樓房裡燈光在逐一熄滅,而邊江一天的工作還未結束,位於南六環的一個錄音棚裡,還有需要配音的角色在等他。

他的聲音已經顯得有些疲倦,正常說話時都要時不時清嗓。當天下午,他剛剛完成了電視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演員趙又廷飾演的角色夜華的配音工作,其間在錄音棚內五度流淚。

邊江握緊拳頭放到嘴邊咳了一下,拉開錄音棚的門走進去關上。一分鐘後,收音室的音響裡傳出了一個小男孩興奮活潑、俏皮可愛的聲音。這一晚,他又要為即將上線的動漫《一課一練》中的一個角色賦予聲音的生命。

配音,是對生活的理解

『只要關上錄音棚的那扇門,你就是那個角色,必須全身心地投入。』邊江說。

他的聲音曾經塑造了眾多角色——熱播劇《老九門》中的佛爺張啟山、《何以笙簫默》中的何以琛、《無心法師》中的無心、單機遊戲《仙劍奇俠傳六》中的越今朝、大陸國產3D動漫《畫江湖之不良人》中的李星雲……

2004年,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的邊江開始從事配音工作,結識了配音導演張傑,兩個年輕人一起搭檔,配過很多影視劇、電影角色。2010年,進入二次元(動畫、漫畫、遊戲、小說等作品)領域配音。

邊江首次接觸遊戲配音,便為單機遊戲《古劍奇譚:琴心劍魄今何在》中的陵越、元勿兩個角色配音。同年3月,張傑參與了日本動畫《搞笑漫畫日和》之《世界末日》的中文配音,並擔任主導。

在二人看來,相比影視劇已經有演員演繹為基礎的配音,二次元配音對於配音演員來說,發揮的空間更大,但配音難度也會增加。『你是在演繹一個新的人物,有的時候,甚至是創造。』

邊江說,在很多二次元配音中,由於沒有時間等到動畫或遊戲全部製作完成再錄製,往往要求配音演員看著分鏡頭或線稿進行錄音。『有的時候放在你眼前的甚至可能是一張草圖,你要去揣摩人物的心理,腦補畫面。』

有時,動畫或遊戲導演也會要求配音演員先根據草圖配出全部的音頻,再根據配音演員的面部表情動作進行接下來動態畫面的創作。

2006年,入行不久的倆人搭戲時被導演批評咬字不清晰,被『請出去』練基本功。念繞密碼、讀報紙、小說成為每天必修課。『開始精力都放在對口型上了,純粹的模仿聲音,用配過的角色套用到新的角色,但後來我們才悟出,其實配音就是用聲音還原演員的表演,雖然身體不動,但是感情上一定要有清晰的起伏。』張傑說,入行四五年後,他才真正轉變了對配音的認識。

『配音演員這個行業越來越難了。』這是帶給張傑的感覺,『10多年前,配音要求字正腔圓,如今,聲音要越來越貼近生活,接地氣,是一種對生活的理解。』

在邊江看來,入行不久的年輕配音演員還停留在聲音的模仿階段,但配音的核心是『走心』。他指著心臟的位置說:『從這裡說出來的聲音,才是最打動人的。』

在二三次元間穿越 轉換兩副『面孔』

柴少鴻有兩個身分,『兩副面孔』。

穿上警服,他是黑龍江省大慶市強制隔離戒毒所的獄警,每天對戒毒人員進行改造教育;脫下警服,他成了一名二次元配音演員,戒毒所很多同事的小孩都看過或聽過他配的廣播劇、動畫片、遊戲,甚至有為數不多的戒毒人員,進所之前都在網上聽過他的聲音。

柴少鴻保持這樣的狀態已有7年。他有兩個微信帳號,一個專門添加三次元世界裡(現實世界)的親友和單位同事,關注的微信公眾帳號和朋友圈分享大多是法制教育類、法律法規類的內容,而另一個帳號裡的好友則均為二次元世界裡的配音伙伴,聲音頻道、遊戲動漫和兒童讀物是這個圈子裡的主打。

柴少鴻說,因喜歡聽廣播劇、有聲讀物,2009年,他在一個名為『天方聽書網』的網站註冊了帳號,用空閒時間接一些簡單的配音工作,『過一把配音的癮。』

柴少鴻還記得,第一次進行配音的作品是一個網路遊戲,他在其中配一些簡單NPC(遊戲中非玩家角色的統稱)的聲音。柴少鴻一直覺得自己與配音工作有緣分,他沒想到當時的一次淺嘗就獲得了網站聲音編輯的認可,交給他更多的作品配音。柴少鴻笑稱:『從此我的配音之路便一發不可收。』

現在,網路配音大多採取眾包模式,每個配音演員獨立完成自己的部分,柴少鴻把自己的書房改造成一個小錄音棚,每天吃完飯就鑽到棚裡,有時配音到凌晨兩三點才去睡覺。他加入了YY語音、微信群、QQ群等網路配音小組,與來自各地的網路配音員一起,用聲音在三次元和二次元的世界裡穿越。

配音到很晚已成常態,第二天一早,他總能精神抖擻地去上班。不久前,他又利用休息時間完成兒童動畫《摩爾莊園》長達100多集的配音工作。

有人曾問過柴少鴻一個問題:『一個是嚴肅的公務員生活,一個是天馬行空的二次元世界,你會覺得分裂嗎?』

柴少鴻一直在兩份職業中找尋共存感。他說,配音工作接觸到的多類型文化,有助於他對吸毒人員開展教育改造時更加包容、循循善誘;獄警的工作也讓他接觸到了更多的群體,在進行配音工作時可更加投入,走進角色內心。

目前,柴少鴻已經成立了自己的配音工作室,與100多個配音演員合作。他說,工作室的團隊成員身份有醫生、教師、鐵路工人……『大多數人純靠愛好聚集在一起,有本職工作作為收入來源,不靠配音養家糊口。』

柴少鴻說,大家都十分樂在其中,『在二次元配音世界裡,可以活出第二人生。』

一天在角色裡經歷一生

慕秋琰和柴少鴻同是二次元愛好者,但與柴少鴻不同,她加入配音行業,是因為熱愛Cosplay(角色扮演)。

五年前,大學畢業的慕秋琰從安徽到來北京參加配音訓練班,希望能離Cosplay這一行更近一些。起初,她只是一個『跑群雜』的配音演員,在錄音棚一句話要錄上20遍才能到位,她會為總進入不了狀態而情緒崩潰,窩在錄音棚裡,一待就是十多個小時。

慕秋琰說,她不覺得苦,『這行的待遇其實並不是特別高,一集動漫配下來基本僅能滿足一天的開銷』。有時,她還需要一個人分飾多角色——聲音明亮的小孩、慢吞吞的老人、成熟穩重的中年人,最多時她要在一個作品中表演五個角色。『把自己很快帶入人物設定,是每個配音演員的必修課。』

在二次元配音世界裡太投入,會給三次元世界帶來一些小插曲。有一段時間,慕秋琰下班後在家裡的廁所裡配某個角色的哭戲,打掃走廊的阿姨以為廁所裡鬧鬼;給網路遊戲配音時,會需要錄製角色不同死法時的聲音,換每個裝備時展現不同狀態的聲音,打鬥時叫喊的聲音……『鄰居常以為我有精神分裂,有時我配各種叫的聲音時,他們還會來敲房門,以為我出了什麼意外。』

薛阿步同樣很喜歡與配音角色同行的感覺。4年前,薛阿步也是為了學習配音來到北京。此前,她是一家公司的法律顧問,她辭去了工作。

薛阿步說,從你進棚開口的那一刻起,你就是那個人,你要陪他哭、陪他笑、陪他去愛、去恨、失戀、獲得、成長、老去,一個人需要用一生完成的事,我們要在一天內經歷。『配音演員就是水,可以倒進任何一種容器。』在她看來,只有不斷讓自己去試、去探索,才能找到聲音最適合和最乾淨的感覺,提升一個配音演員的功力。

曾經,配音圈一直是幕後的一個小圈子,網路遊戲、動漫配音需求的增加,讓配音演員的名字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了大銀幕上。

張傑還記得,2008年,他為泰國動漫電影配音的《小戰象》上映,他特地來影院觀看,當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現時,那一刻,難掩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