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國家劇院11月12日13日將推出陶身體劇場所演出的《4》及《8》舞碼作品,根據陶身體劇場創辦人同時也導演的陶冶表示,他的每一支作品的舞者人數命名,至今共推出《2》到《8》七部以數字命名的舞作。陶治認為,過多的文字會使人因解讀文字而誤解舞蹈的純粹性,希望觀眾直視肢體本質,以自身感受詮釋舞作、賦予作品更多想像空間。

現代舞的舞者透過肢體的展現各種舞蹈風格,這次在臺中國家劇院演出的陶身體劇場,以其強烈而令人目眩的舞蹈、無人能拷貝的身體語言,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舞蹈語言,創團隔年就成為中國第一個登上紐約林肯中心藝術節、愛丁堡國際藝術節、雪梨歌劇院演出的現代舞團,他們同時也是各時尚場合及雜誌吸睛的焦點,去年日本服裝設計大師山本耀司時裝品牌「Y-3」於巴黎男裝週的服裝秀,邀請陶身體劇場演出。

劇團創辦人陶冶在提到這次演出的舞碼作品時也表示,陶身體劇場簡單純粹,作品反映陶治對身體各部位間的連動關係,以及因之而來的造型在翻轉與流動中,產生令人目不遐給的線條與堆疊變化的空間感。這次演出的舞碼之一《4》,就是透過四位舞者排列菱形矩陣,上身肢體不斷奮力迴旋、外拋,下身卻又不斷將重心拉回,在快速移動中保持隊形的秩序性,舞蹈視覺呈現強烈的衝突感;舞者們臉塗黑墨、身著前後面樣式一致的寬鬆衣褲,再加上非慣性的肢體律動,使舞者宛如雙面人般,在幽藍冷調燈光下,視覺效果詭異奇幻。

另一齣舞碼《8》則是去年的新作,更是突破觀眾習慣的視覺觀看方式,八名舞者全程「躺在地上跳舞」,透過平面的「2D」觀看角度,觀者只能看見舞者脊椎的蠕動,陶冶表示:「《8》減去了頭和腳部,做的非常極致,甚至讓人有點難以接受,但怎麼辦呢?他就是作了一部最任性的作品。」在看似充滿限制的條件下,舞者們卻不斷以各種出人意料的方式突破平面障礙、展現脊梁線條變化,創造如動態丘巒般起伏的流暢舞動。


▲圖說: 文華高學生舞蹈班的學生參與陶身體劇場得彩排記者會。(記者賴淑禎台中攝)

陶身體劇場在10日的彩排記者會中也文華高中舞蹈班高二同學到場,近距離感受陶身體劇場懾人的魅力。學生劉乃馨提問,為何在《4》中舞者一直保持一樣的隊形?陶冶則回應,隊形分解確實是編創過程中一直思考的問題,「但後來發現四個人一直保持隊形才是最難的,因為他們不是整齊劃一的在直線上行進,而是不斷畫圓。」不規則的線條加上無弦律的「音樂」,將舞者的空間意識及身體的慣性協調逼至極限,卻也將視覺張力推向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