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接受「60分鐘」專訪,回應14大熱題。
川普接受「60分鐘」專訪,回應14大熱題。

當地時間11月9日,美國總統選舉初步結果揭曉,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唐納•川普戰勝民主黨候選人、前國務卿希拉蕊•柯林頓贏得總統選舉,將成為美國第四十五任總統。

根據觀察者網報導,至此,長達18個月激烈的、充滿爭議的、戲劇性的,甚至『骯髒的』選舉大戰終於落下帷幕。無論此前受到多少主流媒體打壓、兩黨高層的嫌棄,甚至目前依然在爆發的部分民眾的憤怒,地產商、政治圈『門外漢』川普終將於明(2017)年1月20日,接手管理這個世界上最受人議論的國度。

此時此刻,川普在想什麼?他備受稱讚的子女,曾數次陷入爭議的妻子,又如何看待這最新的挑戰?當地時間11月11日,川普在贏得美國大選後首次接受了媒體採訪。他挑選了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知名時事節目《60分鐘》,這檔開播長達40年的節目也曾專訪過大陸前國家領導人鄧小平、江澤民,知名體育明星李娜等人。

在訪談中,川普先後回應了大選日當晚的感受,與希拉蕊、柯林頓、歐巴馬的短暫交流,是否會兌現參選期間許下的承諾,是否會調查希拉蕊,怎樣看待美國部分民眾的反川普遊行,如何確定內閣人選,是否會繼續使用社交媒體等外界最為關心的問題。妻子梅蘭妮亞、女兒伊凡卡等人也都有專門的回答。

這次採訪在紐約川普大廈進行,同時接受採訪的還有川普的妻子及四個子女。CBS在當地時間11月13日播出了這一專訪。觀察者網全文翻譯如下。

旁白:在一場無比漫長的競選中,分裂的美國用盡各種方式來形容川普,有遠見的商人、自吹自擂的粗人、政壇新手等等。但對所有美國人來說,在11月8日投票之後,川普唯一重要的頭銜變成了:總統當選人。

從他當選的那一刻開始,全美十多個城市爆發了反對他的抗議示威活動,這使他支持者和反對者,同樣惴惴不安。

在川普當選後的首次電視訪談中我們發現,他並不準備按字面意思去兌現競選時許下的部分承諾,甚至有些核心議題也有討論的空間,『第一家庭』將親口告訴你,他們是否會在川普總統任期內扮演任何角色,但我們先從候任總統川普開始。

上週五(11日)他在川普大廈的閣樓裡接受了我們的採訪。

(一)當選當晚的感受

主持人(Lesley Stahl): 恭喜你,川普先生
川普:謝謝。

主持人: 你現在已經當選總統了。
川普: 謝謝。

主持人: 你覺得意外嗎?
川普: 其實我覺得我們做得很好。這段時間我連續演講了21天,有時候一天要講很多場,最後兩天,真是——蠻瘋狂的,一天6場,另一天7場。

主持人: 所有人都以為你會輸。
川普: 我知道,我最後一場演講在密西根州,當時是半夜1點鐘,場內有31000名聽眾,場外還有很多人。我覺得——離開的時候我說:『我們怎麼可能輸掉?』

我們提前一天就做好了準備,所有這些人都支持我們,那還是半夜1點鐘,於是我說:『這不像是第二名的待遇。』所以我們非常高興,因為這些人太棒了。

主持人: 大選當晚,聽說你完全保持沉默。是因為你意識到這件事關係有多巨大嗎?
川普: 是的,這件事關係巨大。我做過許多大事,但這種事還是頭一次,這事太大了,太……非常巨大,簡直令人驚嘆。

主持人: 所以這事讓你難以呼吸,一時失語?
川普: 有一點……就一點,就一點點。而且我意識到,我將迎來嶄新的人生。

(二)希拉蕊和柯林頓的電話

主持人: 希拉蕊給你打了電話,跟我們說說電話的事。
川普: 希拉蕊打電話來,蠻友好的。但我能想像,打這個電話對她來說有多麼艱難。如果換做我打電話祝賀她勝選,我覺得非常非常難。而她打電話給我,其實還更難一些。

但她簡直不能再友善了,她說:『祝賀你,唐納,幹得漂亮。』我說:『我要感謝你,你是個偉大的對手。』她非常強大,非常聰明。

主持人: 那麼比爾•柯林頓呢?你跟他通話了嗎?
川普: 他第二天也打電話來了

主持人: 真的嗎?他說了什麼?
川普: 其實他是昨天(11月12日)晚上打來的。

主持人: 他說了些什麼?
川普: 他也非常優雅。他說這次競選非常棒,是他經歷過最棒的競選之一。

主持人: 他居然這麼說。
川普: 他非常非常,真的,非常友善。

主持人: 這場競選其實蠻髒的(nasty)。你後悔對她說過那些話嗎?
川普: 嗯,只能說兩邊都很髒吧。

川普: 對手很強硬,我也很強硬,至於我後不後悔,反正現在是我在接受你的採訪,而且我們要向國家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我們要讓美國重新偉大。這是我們的初心,也是我們目前要做的事,有太多……

主持人: 所以你不後悔
川普: 我無法後悔。我也希望當初能更溫和些、更友善些,我甚至希望當初辯論能多談談政策之類的東西,但我這麼說吧,我為我們的表現非常驕傲,這場一場了不起的競選。

(三)和歐巴馬的會面

主持人: 我們能聊聊10日你和歐巴馬總統的會面嗎?
川普: 當然可以。

主持人: 你們聊了90分鐘。最初的排程只有15分鐘吧?
川普: 頂多15分鐘。

歐巴馬:我們談了外交政策,談了國內政策
川普: 本來我們只準備很簡短地聊聊,結果一聊就是一個半小時,而且其實可以一直聊下去,四個小時也沒問題。其實,很難具體講聊了哪些方面,因為聊的事情太多了。他告訴我一些好事情,一些壞事情,現在有很多棘手的事情。

主持人: 比如什麼?
川普: 嗯……

主持人: 給我們爆點料啊。
川普: 我不想洩露太多,但我們談了中東問題,這非常棘手,當地情況很難處理,我想全面聽取歐巴馬的意見,他跟我說了,我瞭解了他大部分想法。

主持人: 嗯。
川普: 我蠻喜歡這樣。因為很快就要接手這些工作。他是個很棒的人,我覺得他非常聰明,人也很好,很有幽默感,在談論棘手問題時還能保持幽默感。我們聊的問題都蠻棘手的。
川普: 我們談到了一些勝利,以及令他感覺良好的一些事。

主持人: 比如?
川普: 我主要想談談中東、北韓和歐巴馬醫保計劃,你知道,我們的醫保情況不容樂觀。

主持人: 我打賭,他肯定叫你不要廢除歐巴馬醫保計劃。
川普: 他沒有提出這個要求,而是把醫保計劃的優點缺點都攤開來告訴我,我們能理解。

主持人: 你在白宮時看上去很清醒,是遇到什麼事讓你清醒過來,還是……
川普: 不,我本來就是個清醒的人。我覺得媒體總是試圖把人塑造得脫離原型。就我而言,媒體給我勾勒出一副狂人形象,但事實上那並不是我,我是個隨時保持清醒的人。媒體這次給我正面形象,還是出於對白宮和總統的尊敬。

回到歐巴馬,我以前沒跟他打過交道,但我們相處得不錯。我覺得,雖然不一定完全同意他的看法,但想不到,跟他對話還真挺有意思的。

歐巴馬:侯任總統先生,我希望強調一點,我們要儘可能幫助你取得成功,因為只有你成功,國家才會成功。

主持人: 你們難道完全不覺得尷尬嗎,畢竟彼此說過那些話?你說他不是在美國境內出生的,他說你不夠格當總統。
川普: 你知道嗎,這很有意思。其實家人也問我,剛見到歐巴馬時氣氛是怎樣的。

主持人: 對啊。
川普: 我們完全沒有提那些互相攻擊的言論。我對他說了些惡毒的話,他對我說了些惡毒的話,但我們完全沒有提這回事。

主持人: 你們不尷尬嗎?
川普: 老實說,就我個人而言,完全不覺得尷尬。很奇怪吧?我這麼對你說,自己也覺得有點奇怪。
川普: 謝謝你,先生

主持人: 你有沒有這種感覺,你的競選,是對他總統任期的一種否定?
川普: 不,我認為他代表了一個時刻,但其實長期以來,政客們一直讓人民感到失望。在就業方面,人民很失望;在戰爭前線,政客也讓人民失望。這場戰爭我們打了15年……

主持人: 這是你的競選口號。
川普: 我們在中東花了6萬億美元,6萬億,這筆錢足夠大陸重建兩遍。可你看看我們的道路、橋梁和隧道,還有機場,都過時了。如果說我代表著某種否定,那就是對長期以來美國政治狀況的否定。

(四)擔任總統後,是否會兌現參選期間許下的承諾?

主持人: 你在初選中獲勝,讓所有人感到意外,你戰勝了十六七位共和黨競選人,你最終贏得選舉,大家都很驚訝。你擔任總統後的表現,是否還會讓人們驚訝?

川普: 我會好好表現的,但要視情況而定,有時候你得更強硬些。每當我看到世界上,許多國家占我們的便宜,我就會驕傲地說,我們要把美國擺到第一位。

我們現在的做法是不行的,我們正在失去這個國家,國將不國,這是我取得勝利的原因,輕易取勝的原因。我贏得很輕鬆,這很能說明問題。

主持人: 你未來會延續競選演說時那種言辭嗎?還是會有所克制?
川普: 有時候你得用點話術,才能把人動員起來。我不想成為千篇一律的機器人,但今後恐怕有很多那樣的場合。

主持人: 你能做到嗎?
川普: 當然能,這要簡單得多。老實說,那樣真的簡單得多。

主持人: 我們快速回顧一下你許下的承諾,然後你告訴我們,你會信守諾言,還是會做出些改變。你真的會修一堵牆嗎?
川普: 是的。

主持人: 共和黨在大會上討論修柵欄。你接受柵欄的建議嗎?
川普: 在某些地區,我接受;但某些地區還是修牆更合適,畢竟建築是我的長項。

主持人: 所以,一部分高牆,一部分柵欄咯?
川普: 可能吧,可能有的地方會修柵欄。

主持人: 那麼你承諾的遣返數百萬無證移民呢?
川普: 我們要找出罪犯和有前科的人,幫會成員、販毒者,這樣的人很多,大概有兩三百萬。我們要是不把他們趕出去,就得把他們關起來。但他們是非法移民,所以我們得把他們趕出去。當邊境穩固,所有情況都恢復正常之後,我們再來決定該怎麼處理無證移民。我們是好人,他們也是好人,但我們要決定如何處理,在那之前更重要的是保護邊境安全。

(五)與共和黨高層的會面

保羅•里安:我們進行了美好而卓有成效的會晤
主持人: 你和保羅•里安一起,你見了共和黨領袖。哪件事是所有人一致通過,你立刻就要付諸行動的?
川普: 事實上不止一件事。有三件事,醫療保健、移民政策,以及重大的減稅法案。我們要大幅簡化稅務政策,並降低稅率。

主持人: 兩院都支持你嗎?
川普: 除了兩院,共和黨還有總統,所以我們能有所作為。

主持人: 你們可以說做就做。
川普: 美國已經很久沒有這樣。

川普: 他們認為這很大程度上應該歸功於我。別忘了,四五個星期前,他們是怎麼說我的,他們說共和黨將輸掉總統、參議院和眾議院。我們主要就聊了這三件事。

(六)如何處理遊說團體

主持人: 你說過,遊說組織擁有政客,因為他們給了錢。
川普: 對,我說過。

主持人: 你承認自己也曾經那樣做過,你的過渡團隊……
川普: 當你說遊說組織,遊說組織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你想從政治中剔除這些因素?
川普: 我不喜歡它們。

主持人: 你不喜歡它們,但你的過渡團隊內部卻插入了許多說客。
川普: 能用的人就這麼多。

主持人: 你有來自Verizon的說客,有來自油氣產業的說客,有食品行業的說客。
川普: 是的,所有人都是說客。

主持人: 稍等。
川普: 這就是他們的本來面目,說客和特殊利益……

主持人: 他們在你的過渡團隊裡。
川普: 我們在試圖清理華盛頓,你看……

主持人: 那你怎麼能宣稱……
川普: 我團隊裡的所有人……都有公職經歷,這是體制問題,體制(that」s the problem with the system, the system)。現在,我們要清理這個體制。我們要限制外國金錢流入政治;我們要引入任期制,這讓很多人不高興,但我們會引入任期制。

要清理體制,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去做,我的團隊裡都是前政府官員,後來辭去公職,成為說客。其實,這整個團隊就是個巨大的遊說組織。

主持人: 所以你是說,你依靠他們,卻又想除掉他們?
川普: 我是說,他們最懂現在這個體制,但未來我們要逐步淘汰這個體制。必須淘汰它。

(七)內閣人選,將任命反對墮胎權利的法官

主持人: 談談你的內閣吧。
川普: 好。

主持人: 你是否已經決定好了人選?
川普: 是的。

主持人: 跟我們說說。
川普: 我不能告訴你,但我……

主持人: 說說吧……
川普: 你應該見證大陸令人驚訝的一面。首先,世界主要領導人,甚至不那麼重要的領導人,都打電話給我,我跟很多人通過話,還會打電話給其他人。我是這麼說的,『老兄,這事說明我們的國家是多麼強大。』法國、英國,還有亞洲等國的所有領導人,都向我道賀,這顯示出我們的國家有多麼強大。

主持人: 有件事你一定有機會做,那就是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我想你應該會很快做出決定吧?
川普: 是的,這件事非常重要。

主持人: 在競選中,你說你將任命反對墮胎權利的法官。你是否會任命有意推翻羅訴韋德案(賦予美國婦女墮胎權的法案)的法官?
川普: 這麼說吧,我是反墮胎的。法官也將是反墮胎的,他們將非常……

主持人: 那你們會推翻這條法案嗎?
川普: 有這麼幾個方面。我任命的法官將反墮胎,至於持槍權,我們尊重憲法第二修正案。許多人都在談論第二修正案,並試圖肢解它、改變它,我任命的法官將大力支持第二修正案。一旦推翻對人工流產這件事的判決,裁定權將回到各州。

主持人: 也就是說部分女性將無法進行人流手術?
川普: 這取決於各州的情況。

主持人: 不是所有州都同意……
川普: 對,就是這個意思
川普: 她們可能得去另外的州做手術。

主持人: 這樣做合適嗎?
川普: 我們會看看效果如何,你得明白這是個很長的過程,有個很長很長的過程。

(八)回應反川普示威遊行

主持人: 這個巨大的包袱是否讓你感到惶恐?這事關係如此重大。
川普: 不。

主持人: 完全沒有嗎?
川普: 我尊重這件事,但它嚇不倒我。

主持人: 它嚇不倒你,但許多美國人感到恐慌,有人在抗議你,反對你的那套話語。
川普: 這是因為他們不瞭解我,我真的覺得,這是因為……

主持人: 競選過程中,他們聽過你的發言……
川普: 我認為還是因為他們不瞭解我。

主持人: 你認為他們在抗議些什麼?
川普: 其實他們當中某些人是專業抗議示威者,真有這麼回事,維基解密裡提到過……

主持人: 你覺得街上的那些人……
川普: 萊斯利,聽我說……

主持人: 都是專業抗議者?
川普: 我是說他們中有些人是專業的。

主持人: 可是每個城市都有示威者,當他們抗議你的時候,你看到那些標語。你會不會對自己說,我想你可能不會,會不會問自己,我應該擔心嗎?應該出去緩和一下局面嗎?應該告訴他們不用害怕嗎?人們很害怕。
川普: 我會告訴他們,完全不用害怕。

主持人: 可這話不是你說出口的,是我說的。
川普: 哦,我是這麼想的,我現在這樣說,以前也這樣說過。

主持人: 好吧。
川普: 別害怕,我們將把美國還到大家手上。可以確定的是,無需害怕。大選剛剛結束,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人們在抗議,但如果換成希拉蕊贏得大選,我的支持者上街遊行,大家都會說:『看吶,多麼惡劣。』人們整個態度都將大不一樣,這種態度差異,體現著雙重標準。

旁白:大選和反川普遊行已經過去5天了,起因是希拉蕊的大眾選票多於川普,在11日下午的採訪中,川普說從未聽說抗議活動中出現過暴力行為,不管施暴者是他的支持者還是反對者,他表示未聽聞針對少數族裔和性少數派的種族與人身攻擊言行。
川普: 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很驚訝,我討厭這樣的事,我真的討厭聽到這樣的事。

主持人: 但你是否有所耳聞?
川普: 我沒聽到此類報導,但我見到了一兩次。

主持人: 在社交媒體上?
川普: 但我認為這種人畢竟是少數,我認為……

主持人: 你想對這些人說些什麼嗎?
川普: 我要說的是,別做這種事,那很糟糕。我要團結這個國家。

主持人: 他們在騷擾拉丁裔和穆斯林……
川普: 聽到這樣的事我非常傷心,我要說的是,住手。如果我這麼說有用,我將對著鏡頭說:住手。

旁白:在競選中,川普說他將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希拉蕊的『郵件門』,我們詢問他是否準備那樣做,這段訪談,以及與未來第一夫人梅蘭妮亞•川普的對話,稍後播出。

11日,川普宣布過渡團隊負責人臨時換將,克里斯•克利斯蒂州長被侯任副總統邁克•彭斯取代,川普還讓三名子女加入了過渡團隊。

在就職日到來之前,該團隊將填補4000個政府職位空缺,這意味著9個星期他們得招募4000人,在與川普的交談中,新職位的艱巨性在他身上一覽無遺,我們好奇,就任總統後,他是否會在言辭上變得低調。

(九)是否會繼續使用社交媒體

主持人: 我想問問你那條推文的事,是你10日晚或9日晚上發的,關於這些示威者。
川普: 有這回事。

主持人: 你說他們是職業抗議者,你說這樣很不公平。
川普: 我是說他們中有部分人是職業的,一部分人……

主持人: 你今後還會發推特嗎?所有糟心的事都發推特吐槽,今後當總統也這樣嗎?
川普: 這是當代的溝通形式,在臉書、推特以及Instagram上,我有2800萬粉絲。2800萬……

主持人: 所以你今後還會繼續這麼做?
川普: 這是非常好的溝通形式,我有說我會放棄它嗎?這麼棒的溝通形式。我還在漲粉,昨天漲了10萬,倒不是說我有多喜歡這個,但它確實是很好的傳播途徑。

你們寫我的負面報導,或不準確地報導我,或者另外某些媒體,諸如此類吧。當然,你們CBS才不會幹那種事,對吧?每當這種時候,我得找辦法回擊,這很難。

主持人: 你擔任總統後還會繼續這樣做嗎?
川普: 如果有必要這樣做的話,我會保持極大的克制,我會非常克制。但這是個好東西,非常現代的溝通形式,這沒什麼好丟人的,就這麼回事。

我相信,我真的相信,我在臉書、推特、Instagram上擁有龐大粉絲量的事實,幫助我在選舉中一步步走向勝利。對手們花的錢比我多得多,當然我也花了很多錢,但我贏了。社交媒體比他們花的錢更有力量,在某種程度上,我的例子很能說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