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台灣自製福衛五號衛星 明發射升空澳門停車場颱風遭水淹 尋獲兩男屍被 擊垮?對症下藥找回性福→
生活

生命教育》陳武雄/快樂的小童工

文/陳武雄2017/02/09 09:10
▲孩童的快樂就這麼簡單,即使在遊戲中也沒有計較分別;即使幫人做事,也樂不可支。(圖/作者提供)
▲孩童的快樂就這麼簡單,即使在遊戲中也沒有計較分別;即使幫人做事,也樂不可支。(圖/作者提供)

今年我們全家到新竹過年,年初一遊寶山水庫繞走環湖步道,平時走路常會撒嬌要爸媽抱的兩個五歲的小孫女,因為好玩,爭先恐後的要替我們背提袋和背包。她們背約一、兩公斤重,居然來回走了快兩小時,有說有笑,還在路上設陷阱要賺阿公買養樂多。我好幾次問她們會不會累,是否不要再背了,都回說不累,最後我說要回去旅館游泳了,讓我背,你們才跑得快,兩個人聽了就同時丟還背包袋,一面笑一面往前跑了。孩童的快樂就這麼簡單,她們一路都在遊戲,在遊戲中沒有計較分別,即使幫人做事,也樂不可支。

我寫過一首詩〈就這麼簡單〉︰茉莉花出土的願望/一年一次展開純白/沒有其他的色彩/就這樣滿足了/要懷疑嗎?/太陽有什麼要求? /人們只說「日出 日落」/就這麼簡單

茉莉花小小的個頭,純白,就姿色而言,毫不起眼,但它和牡丹、玫瑰、杜鵑一樣,展現著完整的生命力,不去爭奇鬥豔,只是自在的散發著淡淡的幽香,就這樣圓滿了一生。

記得多年以前,有一天和聖嚴法師開完會,他關切的問我在做什麼修行,我回答說在探索當下,他給我的回應讓我非常震驚,他說︰當下是不存在的。

當下不存在,那我們活在哪裡?我們的一輩子是如何存活過來的?後來花了好大功夫才體會到,當下只是我們生命之流中的一點,剎那即過,是抓不到,留不住的。

比如我們問現在是幾點幾分幾秒?我們只能看著秒針一秒一秒的過去,當我們看準了,講出來的當下那個時間點已經過去了。當下是什麼,很難用文字給它正面的詮釋,只能從排除法來給它定義,也就是︰不屬於過去,也不屬於未來的,就是當下。過去的已經過去,未來的還未來,過去未來皆不存在,當下當然無立足之地。

那麼佛家教我們要活在當下,如何活呢?就是在當下做所當做,不活在過去,不被已經過去的事情或經驗羈絆著,也不活在未來,不對還沒有發生的事情,給予太多的期望,否則會患得患失,猶豫不決。

大部分不快樂的人,是活在過去或未來,他們不滿於現狀,沒能活在當下。我們煩惱、不高興的事都不屬於當下。聖嚴法師說︰當下擁有的就是最好的,擁有再多而無法滿足,就等於是窮人。在社會上可以看到好多這樣的例子,不管在政界、企業界或演藝界,太多太多的名人就是貪得無厭,到最後身敗名裂,甚至老死異鄉不得歸根故土。

要活在當下,就須面對、接受當下所有的條件環境,也接受自己的身心狀況。當下是瞬間即過的,哪可能去改變我們所面臨的環境條件,只有接受;如果不接受,是跟自己過不去,一定產生不滿、怨懟、煩惱等負面情緒。本來在每一個當下我們都像茉莉花一樣有自己的百分百的生命力,但因為負面情緒,這可用的生命力就會打折,甚至產生負面的破壞性力量。因此接受當下的條件環境絕不是一般人所謂的認命或是委屈求全,而是積極的讓自己的生命力自然的、沒有折扣百分之百的展現出來,這才是活在當下的意義。

有朋友問我,退休後你怎麼越來越年輕?不當主委了,別人怎麼看你?其實並沒有什麼祕訣,退休後我放下了有給付的專職與兼職的所有工作,接受退休後的所有環境條件,也接受自己的身心狀況;簡單的生活、清淡的飲食、定時的運動,就這麼簡單,就像我那兩個小孫女,在當下享受生命,當個快樂的小童工。


▲人生就是當下,也只有當下,當下才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圖/作者提供)

如果我懷念過去的光環,執著過去的身分,那些都是放不下的記憶而已,只會帶來不自在,帶來困擾,只會綁住自己,走不出門。

人生就是當下,也只有當下,當下才是我們唯一擁有的。如果我們能深入去體會,接受當下,把握當下,就不會浪費時間留戀過去、恐懼未來;只有珍惜當下一切因緣,朝最佳方向持續努力,不徬徨猶豫,不原地踏步,就有可能改變未來的種種因緣,改變未來,明天才會更好。

(陳武雄/前農委會主會,筆名陳填,一位詩情畫意的詩人,將生命的感動表現在詩詞與實踐在行住坐臥之間。近年來有感於生命教育的重要性,便積極投身生命教育的推廣,並至監所、學校等地分享禪修靜心的經驗,現任點亮協會的理事長。)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