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跨國際醫療 屏醫李昆興救治水腦童亞洲餐旅辦理新生入學 循古禮拜師被 擊垮?對症下藥找回性福→
娛樂

名家論壇》柯志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目眩神馳還虐心

文/柯志遠2017/02/14 00:00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由網路女作家「唐七公子」超高人氣的長篇原著改編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挾排山倒海的「矚目度」於春節期間轟動上檔(台灣觀眾可於「愛奇藝」視頻平台收看),曾以《花千骨》締造「仙俠劇」里程碑的女導演林玉芬,在拍攝「困難度」、「完成度」上都明顯地更上層樓,劇情磅礡纏綿兼俱,製作精雕細琢,拍攝流暢靈動,劇本的字字珠璣戲味豐穎,視覺的恢弘瑰麗天馬行空,方方面面的諸多環節無不璀璨奪目,是金雞年開春電視螢屏上絕對不容錯過的巔峰好戲。

尤為珍貴的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成功示範了一次大IP影像化「精髓互通,卻獨立發展」的神奇案例,唐七公子筆下的「三生三世」不同於其他雷同題材一世完了再來一世的「因果循環」、「姻緣輪迴」,彼此之間其實有著糾葛不清的烘襯關係,不同「故事線」主、客觀視角幾度易位的設定技巧高明不俗,電視劇的改編,卻從戲劇的立場出發,至少完成了以下幾個有著極高參考價值的可觀成就:

深入人心的「世界觀」還原(建構)

在戲劇理論裡頭,一個戲劇從無到有臻於成熟的過程裡,「世界觀」(所謂「故事背景」)、「角色設定」、「人物關係」的設計是三個最基礎卻也最關鍵的元素,打好「地基」,然後才能真正進入情節的發展。「世界觀」貌似不是戲劇結構起承轉合的一部份,卻真正在最開始便決定了一齣戲劇作品的調性、氛圍與主體氣息,例如《功夫熊貓》裡的每個角色恍似都不拿「地心引力」當回事,《阿凡達》裡的大小人物全都不可能有「恐高症」,而進入古龍的世界,便被說服了相信有個以使毒縱橫武林的「蜀中唐門」,進入金庸的世界,「華山論劍,20年一次」那是每個人都該懂的common sense;一個獨特、原創的「世界觀」直接成立了這個作品旗幟鮮明的「辨認度」,也間接主導了人物塑造、情節鋪陳的種種核心特質。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這個故事的「聚焦力」、「後座力」都特別強大,有極大比重的原因來自於「世界觀」的與眾不同。憑心而論,這戲裡的戲感、戲味不乏遍識於「偶像劇」、「宮闈劇」裡的「基本款」套路(階級阻撓真愛、情敵刀刀見骨的追殺、失憶、誤會、陰錯陽差…),然而得力於這個讓人耳目一新的「世界觀」的栩栩如生,這些似曾相識的戲哏,有的更顯得詭譎難測,有得更顯得惆悵糾結,在觀影當下的如癡如醉,在看過戲以後的蕩氣迴腸,都因此而深刻了體會,也拔高了記憶存留的力道。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世界觀」的「還原度」超高,說只是一句話,具體擴大來看,從具象到意涵,從視覺到諸多細節,其用心之投入、講究,其呈現的成績之出類拔萃,著實讓人歎為觀止。所謂「四海八荒」的這個神仙世界在觀眾眼前心裡的真實成立,來自於表相的構圖、特效、造形、佈景,來自於與人物神韻息息相關的肢體設計、禮儀規制,在「空間感」的營造上,天宮、凡間、仙山、魔界、海底各具過目難忘的特色,在抽象的「特徵生態」上,脫離現實想像的時間概念(劇裡人物,動不動就幾萬歲)、虛構的種種神仙階品的飛升、歷劫過程,被刻畫得歷歷清晰,入木三分,強弱各族、上下仙品間的階級統御、利害關係,儼然一個架空於歷史卻自成歷史的無邊社會,乃至這個大幻虛空裡不同族裔的性格特質(狐族的心境澄澈,天族的沉穩端凝,翼族的狠戾直白,都不只是集中在某幾個特定角色做描寫,而是在該族人物身上都投射了足夠強烈的「統一性」),其該有的塑造與強調,一無遺漏。

這些有關「世界觀」諸多層面擲地有聲的「到位」,背後透露的其實是這齣戲主創團隊在美學、戲劇的「品位」,在製作質量標準管控的極高端水平,創作能量驚人,鉅細靡遺的「企圖心」也令人折服。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浩瀚巨大的改編工程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原著膾炙人口,小說的「影像化」幾年來始終都是詢問度、關切度最高的人氣大IP之一,這次電視劇的成就斐然有目共睹,說他是一項「浩瀚巨大」的改編工程,說的不是原著小說的格局或篇幅(唐七公子的小說22萬多字,其實並不算特別磅礡龐大),而說的是電視劇除了成功掌握到原著的況味、精神以及原著讓人目眩神馳的非凡想像力之外,針對「由文字,到具象」過程裡的「同」與「異」更做了一次全面、精準的,從戲劇角度出發的「再創作」。保存了神髓,純粹了精神,明確了結構,豐潤了細節,是這一波波大IP搬上影視屏幕的熱潮中一次罕見而珍貴的示範,非常具備參考價值。

扼要來說,《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改編,一則沒有被原著盛名壓得喘不氣的,僵硬死板的「照本宣科」,二則沒有「為了顛覆而顛覆」的「譁眾取寵」,所有的調整、增補、濃縮都是看得出理由的,都有具體加分效果的(例如:楊冪、趙又廷俊疾山相識相戀的過程,趙又廷隱瞞身分天上、凡間兩邊跑的一大段戲,在書裡出現在「番外」章節,有不少內容甚至只以「暗場」交代,但其實是整齣戲前半段相當迷人的段落;這段過程裡的細膩敘述,在電視劇裡被補足了)。原著以「第一人稱」行文的書寫筆觸,行雲流水寫意瀟灑到幾近「詼諧」,連描述生離死別、椎心劫難甚至筆鋒都還帶著「幽默」,這個特色被局部保留在某些人物身上,但全局的情感氛圍、戲劇調性被做了更吻合戲劇鋪陳節奏的調整,立竿見影地放大了場景中的感情(戲味)濃度,和角色心靈的轉折刻劃,這些都是一個干冒廣大「原著黨」覺得「不順眼」大不諱的冒險抉擇,然而就戲論戲,眼見為憑,這個「調整」本身是明智而必要的。

原著,給了個別開生面,驚世駭俗,曲折離奇的情節架構,然而比較類似「說書」的第一人稱敘事法,固然流暢,固然牽引得人欲罷不能,但一旦拍成影像戲劇,就戲劇的角度來說,戲骨精奇,戲肉卻委實單薄了,這次的改編在不違背原著的題旨、情韻、風格的前提下,以更澎湃的想像力和更厚實綿密的內在情感,扎實徹底完整地補齊了故事發展的無數細節,不論是角色的心理幽微,或者情節跌宕的添加與啣接,原著的龐大人氣做為「保護傘」,難得他不曾因此取巧偷懶,大IP的天馬行空珠玉在前,可喜他猶能自在揮灑,在情感書寫、描繪上更上層樓,參照小說,才知「瑤光出戰」、「令羽陣亡」這些都是原著沒有的,短短幾場戲加了進去,卻畫龍點睛得讓人看著更加動容;二皇子跟小巴蛇鬧出的一番公案,書裡也只是一筆帶過,然而鏡頭下竟被演繹、呈現得轟轟烈烈。(夜華元神,以類似「意識流」的手法,幾度穿插陪伴在司音身畔,舉重若輕,意領神會,以頂級技巧烘襯情境題點主題,深化「三生三世」的意涵於結構上的重疊,更是凌駕於原著筆觸的極其「文學化」的手筆,品味與「電影感」皆不同凡響),至於將小說自由得有些紊亂的「時間軸」依據戲劇發展的著眼,極大幅度地重新排列,又不損原著引人入勝的懸念與張力,說來容易,越看卻越覺得這個「翻拍」過程之浩大,用心之深刻,在在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諸如開場第一幕「玉青崑崙扇」替墨淵選了司音做為關門弟子,暗伏了兩人幾世盤根錯節的因緣糾葛,其實別有深意,這已經是一種獨立的創作思考,不只是「翻拍」那麼簡單了。或許可以這樣說,緊密、繁複、華麗、千錘百鍊如金庸,後人搬上屏幕,至多做到其精彩處的六七成(多半還更低),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林玉芬這位導演手上,卻顯然由八分成熟、飽和、提昇到了十二分,真乃巨匠也!!!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出人意表的「趙又廷神話」

五湖四海的金庸迷心中自有一個根深蒂固的「小龍女」,這個世代的眾多讀者想像裡必然也有個顛撲不破的「夜華」,很多時候一位專業演員對某個家喻戶曉角色的詮識成功與否評價如何,最大的競爭對手不是有形的哪個其他演員,而是觀眾看戲以前便已「先入為主」的這個角色形像。而當看小說的人不約而同都把這個icon指向楊洋、霍建華這種傾國傾城的「盛世美顏」的大趨勢氛圍中,當初卡斯人選公佈,趙又廷這個男一號,毋寧是最受排斥與質疑的。孰料成果一出來,「夜華」這個人物卻奇蹟似地因為趙又廷的演繹而有了骨肉靈魂,有了真實到具有體溫跟呼吸的感情,有了讓所有人真正刻骨銘心的,無法抹滅跟取代的地位了。

趙又廷詮釋「夜華」的演法,全然不若表面看來那樣簡單:那分「淡定」的底層是凝聚著無數微妙訊息的,堆疊著這個人物迥異於任何人的成長歷程所孕育的特殊性格特質,面上波瀾不驚,內裡卻波濤洶湧,那不只是貴為「天孫」身份上的矜貴、內斂,更不是小龍女幽居在古墓裡長大「與世隔絕」的冷漠、寂清、不食人間煙火,也不是「哀莫大於心死」的槁木死灰,生無可戀,倒像是一種「專注」。
因為認真「等候」著什麼的,心無旁鶩的,專注。這讓人關心起他的「等」,等什麼呢?一個人?什麼人?一分宿命?怎樣的宿命?

趙又廷的「夜華」讓人看出了一門「學問」。罕見這樣的演技,幾乎沒有任何特別「做足做滿」的眉目、肢體的表情,沒有特別加重語氣、情緒的口條,然而,那角色的「存在感」,以及情感的「穿透力」、「感染力」,卻鏗鏘至極,高得嚇人。

看趙又廷演「夜華」、演「墨淵」,對於老戲迷來說,絕對是一個印象的「解構」與「重建」,絕對是一個絕無僅有的新體驗。這,已經不是帥不帥像不像的問題,而是:之前華語影視的屏幕形象「記憶庫」裡,何曾有過這樣的「男子icon」?造型,相貌,氣息,都是嶄新的,都是跟以前的誰都不撞號的,而,但凡這些「嶄新」貼合了「人設」的心理特質,抽像的東西被「立體」化了,這個角色,便是他的了,天上地下,任何人都奪不走了。一個角色,但凡有了靈魂和溫度,但凡深入人心,別的人再來演,也都「山寨」了。

登峰造極的拍攝質量

2017年才開始一個多月,繼《孤芳不自賞》、《射鵰英雄傳》之後,連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已然登場了三齣製作、創作、拍攝質量都耀眼驚人的「良心劇」,《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全方位的用心與能量都非凡卓越,整體水平,尤在各劇之上。「仙俠劇」不是「武俠劇」,有更大的空間允許特效創意上的發揮(也有戲劇內容上的必要性),然而,卻也必須輔以更精準的「特效運用VS.整體結構」在比重上的核實,「仙俠劇」、「魔幻劇」拍得多了,「特效」之於一齣戲的加分扣分,卻不是「肯花大錢」就能決定的,某些戲的「大排場大而無當,小細節因陋草率」,過或不及,都很糟糕(這樣的特效場面越多,觀眾「出戲」的風險反倒越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視覺效果,以豐沛的「想像力」出發,以細膩的「電影感」和強大的「實踐力」做實,成立了一個極具震撼的虛擬時空,也奠定了整齣戲卓爾不群的頂級質感。

由於藍(綠)幕拍攝的海量運用(用來把後製的電腦構圖CG「疊」上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難能可貴地沒有因此而影響了鏡位調度上的靈動與精確,他以人身等高的鏡位(類同「劇場」的觀賞視角與距離),來呈現畫面的「寬度」,以及整場戲在情感凝聚上的「濃度」,他以俯瞰的鏡位來放大畫面的「深度」、「高度」,以及特定場域情境的氣勢與氣場。而「藍幕CG」的運用,也在此劇中有了更進階的「戲感」發揮,在許多段戲裡,他不圄限在「畫面以人為核心」的常規思考,縮小了人物的位置份量,卻以異常的比例凸顯了場面背景的挑高,例如「崑崙虛」那座拔地而起巍峨高聳的山門,主角們在那個視覺對比下對戲,並不會模糊了情節內容的焦點,卻具體營造出了可觀的悠遠與氣派,類似這樣劍走偏鋒的構圖手法,處處可見,流露出的是自成一格的美學底蘊,雋永,深厚,格外值得一提。

由大師張叔平主導的人物造型讓人眼前一亮,當表一功。他捨棄了多數古裝戲服以「修身」版型拉長演員身長比例的迷思,刻意放寬的下擺,慎選的布料材質,不但沒有因此讓演員在外在形象上變得笨重,反而在呼應角色氣質(氣派)的前提下,讓人物的舉手投足更見「律動感」,延伸了肢體線條,美化了動作神韻,再如素素躍下「誅仙台」那驚心動魄的一場戲,長得有點特殊的衣袖有效「延長」了這段戲在情緒上的震懾程度,仔細去看才發現那袖子的設計融合了「水袖」與「綵帶」的特點(長袖從肘部以下才開始放寬),微細的調整,卻立竿見影地看到了奇大的成效,可以這樣說,這戲的服裝設計不單在靜態視覺上講究,更多是把戲劇的呈現效果「立體化」地考慮了進去,甚是難得。


▲由趙又廷和楊冪主演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圖/愛奇藝)

無懈可擊的選角手筆(casting strategy)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卡斯陣容堪稱「完美」,說的不是他大牌雲集身價非凡,而是不論角色戲份多寡人物大小,不論「形似」或「神似」,他選用的詮釋者無不貼切傳神,無不呼之欲出,入眼也入心,讓人過目而難忘。

除了楊冪和趙又廷,舉凡迪麗熱巴、高偉光、張彬彬、張智堯、于朦朧…,一列排開,無一不是顏質高得嚇人,而比「顏值」的吸睛更讓人絕倒的還是選角之於角色特質的零瑕疵貼合。以《太子妃升職記》被群眾注意的于朦朧,資歷不深,沒有太具市場身價的代表作,這次被拔擢來演「青丘白真」(書裡楊冪的白淺是公認的「四海八荒第一絕色」,卻自認比起這個「四哥」,還要往後靠兩步),真的是戲都還沒演人物的造型一上身但凡對原著了然於心的觀眾已然無不心服口服,這選角策略之敏銳之得人心,由此可見一斑。

楊冪,原是一位內在表演能量極其龐大的優秀演員(請回想她在《紅樓夢》裡演「晴雯」那縱橫全場的飽和生命力),後來不知什麼緣故卻「擱淺」在眾多略嫌「符號化」的戲路裡(戲劇人物若只被做了淺層雕琢,再好的演員也難免綁手綁腳,久而久之,偷懶了或退化了,當初原始的那種本質光芒是會模糊掉的),慶幸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重新又見到了那個毫無套路、框架的,演技特別真誠的楊冪。司音、素素、白淺,從頭到尾是一個人,卻因為際遇、心境的跌宕劇烈,在外顯的表相上必須有差別十分巨大的「區隔」,楊冪對於這個「不同」拿捏得毫不突兀,卻更難得地在深層的內在氣息上掌握住了那個不會輕易改變的「同」,那個青丘狐族迥異於天族、人類的真摯與純粹,這種緣自動物的「自然本能」讓她在活潑時真情流露,在抑鬱時也呈現出的是單純的固執與強韌,這個一以貫之的「統一性」,楊冪沒有藉助任何刻意設計的肢體、口條,而是一種高度「內化」於角色的反射直覺,司音的莽撞(以及遭遇初戀時的直率與坦誠),素素前段的恬淡後段的毅然放下,白淺的笑看浮生睥睨蒼穹,其實一本同源,於外是懸殊的不同面相,於內卻是脈絡同質的靈魂,這個挑戰,楊冪的演技實力燦爛回歸,徹地地做到了。素素被帶上天宮的那幾集戲,楊冪大眼睛裡的「震驚」和「無懼」同時並存,被突然帶進一個那樣陌生而危峻的環境,那個恐慌、忐忑與茫然,是合理的,但那「手足無措」的同時她態度上無聲的「頑強」,則是她對於愛情的信任,以及唯一能夠做到的「挺身捍衛」,看似悶著演的一段戲,卻演出了直指人心的繁複、澎湃又細緻的情感層次,十分感動,非常精彩。

另外,原著裡沒太多「存在感」的大師兄、九師兄,在戲裡卻暖心,亮眼,熠熠生輝。不在於因為用了多大的明星,或添加了多少戲分,在於給予了這個角色足夠的空間,足以成立一個角色該有的內在性格特質。而一個有潛質的好演員,但凡能讓這份「角色特質」有了溫度與人味兒,就肯定會被看到被記住,會順理成章地承接了這個角色的分量與光芒,這,跟他的演藝資歷並沒有關係。這也是《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意外映證的一個美好的道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每周日~周五凌晨0點更新兩集、每周六凌晨0點更新一集。播出連結請點這或連此網址http://tw.iqiyi.com/v_19rrakat2o.html


▲趙又廷與楊冪主演的虐心好戲《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愛奇藝台灣站同步跟播。(圖/愛奇藝,2017.02.13)

本文作者《柯志遠》作家,資深媒體人,知名娛樂評論家。紐約科技大學「傳播藝術」碩士。涉足娛樂產業二十餘年:電影行銷、頻道經營、新聞採訪、唱片企畫、時尚發行,專業經歷遍及PEOPLE雜誌、春暉電影、滾石唱片、MOD、VOGUE、GQ等公司要職。出版《惡女阿楚》、《一個台客在紐約》等15本著作。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