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入圍金鐘 Gino原地放空入圍金鐘 曾國城:連三年就是肯定被 擊垮?對症下藥找回性福→
娛樂

膝關節影評》樂高蝙蝠俠:從開場笑到散場

文/膝關節2017/02/16 02:51
▲《樂高蝙蝠俠》帶給大家最大的驚喜,就是主角對著觀眾不斷『有意識地調侃』,打破第四道牆。(圖/華納兄弟,2017.02.14)
▲《樂高蝙蝠俠》帶給大家最大的驚喜,就是主角對著觀眾不斷『有意識地調侃』,打破第四道牆。(圖/華納兄弟,2017.02.14)

樂高積木的電影,過去大概都屬於直接發行DVD的家庭影視作品,若非《樂高玩電影》(the Lego movie)在劇本上的顛覆翻轉趣味,可能至今都沒有機會打入全球大銀幕市場。樂高積木這門玩具本身的特質,靠著簡單組裝拆解,就能打造出巨大的遊戲創意。而上一部大銀幕電影版就徹底實踐了拼貼重組的趣味,不光只是遊戲中的積木改造,而且台詞情節嘲諷多部電影文本,讓小朋友可看出積木變形時的組裝樂趣,大朋友則會被劇中處處充滿後設意味的橋段弄得捧腹大笑。

來到《樂高蝙蝠俠》(The Lego Batman movie)更是玩到誇張,從開場片廠標誌就開始讓蝙蝠俠配音員解說影片開場基調,徹底開足片廠/製片公司玩笑,如同《死侍》(The deadpool)一樣,主角對著觀眾不斷『有意識地調侃』,打破第四道牆。使得蝙蝠俠這個角色既要推演劇情,也要跟觀眾保持充滿惡趣味的互動,而且蝙蝠俠還惡搞自己過去在影視界的所有作品,這才是《樂高蝙蝠俠》帶給大家最大的驚喜。

惡搞自己已經是這作品的SOP,但更讓人驚喜的是,這片確實討論出蝙蝠俠另一個內心秘密。對情感的疏離問題,以及對待罪犯的態度。解決蝙蝠俠的情感問題,向來愛錯人以及無法愛人這個詛咒,這作品讓他直接升級當爸爸。透過領養孤兒羅賓成為得力助手,讓這段蝙蝠俠的家庭肥皂劇,其實可愛萬分。

當然,更有意思的,來自蝙蝠俠作品中頭號反派:小丑,甚至用了宛若SM特殊關係比喻正義與邪惡,需要並存才能凸顯彼此價值。少了邪惡,正義有存在的必要嗎?對此蝙蝠俠還始終不承認他的頭號對手是小丑,更直呼是超人。這段嘲諷上部蝙蝠俠與超人對抗的《蝙蝠俠對超人》,而且連《正義聯盟》的成員們也被拿來開玩笑。更別提後半段反派大集合中,連不同台的《哈利波特》反派佛地魔、《魔戒》裡的索隆等角色要與蝙蝠俠成員們大亂鬥。


▲樂高蝙蝠俠。(圖/華納兄弟,2017.02.14)

這些不同台的踢館橋段,大概也只有樂高積木這樣的形式,才能允許這些荒謬合理成立。就連片尾的高潮戲碼,正反人馬誠意和解,也如同前作《樂高玩電影》的創意,他們上演的『和解』戲碼,從形式到內心都『和解』,拆裝拼貼這門功夫,把他們的外觀的『異』,組成為『同』。真正的『用你的大腦想解決辦法』,正港的『心手相連』,有看過片子的人就會看出這分巧思。如同當年《玩具總動員》裡面『use your head』,結果用頭想出另類解決之道,大概就是那樣的幽默指數。

樂高這幾套電影確實玩出了拆解重組的核心價值,從外到內,都展示了『內爆』的華麗逗趣。《樂高蝙蝠俠》遠比你想像的多更多,也是對蝙蝠俠粉絲們的一分最好情書,不但說出了那些在影片正史中鮮少觸及的情感核心,也讓這群反派們齊聚一堂,共創歡樂。最具『後設』意味的當然就是蝙蝠俠在家看《征服情海》,那句湯姆克魯斯說的:『you complete me』,以及芮妮齊薇格說的:『You had me at hello』,都被小丑改編成另一個爆笑版本。當然,如果你記憶夠深,其實《黑暗騎士》中的小丑就對蝙蝠俠說過『you complete me』這句台詞,再度證明正反互依共生的能量,其實並不只是一句玩笑話了。


▼樂高蝙蝠俠。(圖/華納兄弟,2017.02.14)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