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女星讚霍建華有戲 想嘗試懸疑角色砍光客委會前瞻預算 藍稱重複編列被 擊垮?對症下藥找回性福→
大陸

沒鬧鐘的時代 上班族怎樣克服賴床?

在既沒有手機也沒有鬧鐘的時代,人們是怎麼做到不因貪睡而上班遲到的呢?
在既沒有手機也沒有鬧鐘的時代,人們是怎麼做到不因貪睡而上班遲到的呢?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這兩天,隨著華北地區隨著天氣的回暖呈現出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象。不知你是否感到這句話是至理名言呢?反正昱弟身邊不少人開始抱怨各種睡不夠,稍不留意就睡過把,上班遲到,被扣工資的風險。那麼問題來了在既沒有手機、也沒有鬧鐘的時代,人們是怎麼做到不因貪睡而上班遲到的呢?回答是他們有一種『人肉鬧鐘』—敲窗人。

根據青年公社報導,事實上,18世紀末,上班遲到這碼事還是不存在的。原因是那會兒鐘表還不普及,你老闆也不知道啥時候上工算晚點,另一方面,當時所謂的工廠還只是『工場』,是擴大版的手工作坊,即便工業革命的英國,大多數老闆用的也是計件付薪的方式,工人沒有嚴格的上班時間,幹多少工作給多少錢。上班打卡,這場景今天的上班族們恐怕都要流口水。

然而,工業革命的進程改變了這一切,隨著蒸汽機的廣泛應用,定點上班成為一種必須,因為機器不等人,開動起來就要費錢。另一方面,鐘表機械的進一步普及化,讓至少那些企業主們能買得起鐘表。於是他們開始有能力在工人上班時間少找麻煩。

可這就產生了一個問題,鐘表雖然普及到了高富帥企業主階層,但卻沒飛入尋常百姓家,19世紀初一台鐘表的價格最便宜也要十幾英鎊,相當於一個工人一年多的工資。定點報時的鬧鐘則更是高端產品,直到19世紀20年代才剛被發明。指望工人自掏腰包買一台這種『黑科技』以免上班遲到?這也太考驗工人覺悟了。

十九世紀的自鳴鐘往往被裝飾的很華麗,做為奢侈品出售,因為便宜了老百姓也買不起。

更加火上澆油的是,黑暗的19世紀可沒八小時工作制一說,工人們要幹上12到14個小時的工作,回家吃個飯倒頭就睡,也不能保證睡到自然醒。

於是,上班遲到問題在19世紀初,突然成了勞資雙方互撕的一大熱點。老闆們動輒以遲到為由扣發工人工資,工人們則以罷工回應,英國當時90%的罷工事件,都與資本家藉故扣發工資有關。當時在英國生活的馬克思看到這一幕,得出了資本主義必然滅亡的結論。其實也可能沒那麼複雜—都是睡不醒鬧得。

工人怨恨資本家刁難,資本家認為工人不守時,這是當時英國兩階級之間矛盾頻發的一大原因。

但是,到了十九世紀後半葉,一種『人肉鬧鐘』突然解決了這個問題—『敲窗人』。是的,這些人的職業就是為買不起鬧鐘的工人們提供『叫起』服務,而方法則很粗暴—『直接敲你家窗戶』。在當時的倫敦,每每在清晨時分,當人們睡得正香的時候,這些敲窗人已經穿戴整齊,拿著細長的竹竿出門了。他們之所以拿著竹竿,是因為他們用竹竿去敲打別人家的窗戶,以便叫醒人們。

值得一提的是,想幹這份工作需要你鍥而不捨的死磕精神,因為這種人肉鬧鐘不提供『再睡五分鐘』的貪睡模式,如果用戶不起床,你需要一直敲、一直敲,直到把他吵醒,才能再去敲下一家。所以被叫醒者需要在床邊示意,以免他家玻璃被使了大勁的敲窗人敲碎。

除了竹竿之外,敲窗人的工具還有很多會利用軟錘、搖鈴甚至豆子槍來叫人起床。

不知你是否會有疑問,敲窗人叫別人早起,他們自己怎麼起床呢?回答很有意思,每個城市會有少數幾個『最初敲窗人』,他們是夜貓子,每天白天睡覺,直到太陽西沉才起床,等到下半夜兩三點鐘時,他們會去敲那些同行的窗戶,再由這些陸續起床的同行叫醒全城。

敲窗人的工作持續時間非常久,直到20世紀四五十年代,這一行業才隨著鬧鐘、電力的普及在歐洲徹底消失。

『人肉鬧鐘』敲窗人,這份奇葩的職業為我們揭示了這樣一個事實,在我們歷史的某個階段,科技進步帶來的不平等,曾把不同階級的人分割在兩個世界裡,一個時間以分計算;另一個則需要想盡辦法才能獲知時間。所以在當時出版的紳士守則裡,『守時』成為了修養良好、擁有財富的中產階級的象徵,而這個觀念,其實一直持續至今。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