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默》(Silence)從開拍就知道這是導演馬丁史柯西斯(Martin Scorsese)的畢生必須完成的夢幻之作,這場歷經28年才問世的故事,風波之多,大概拍攝本片就已經是一部與神對話的反覆辯證過程。不少導演終身都有幾部想挑戰的高山,對於史柯西斯來說,《沈默》戲裡戲外的苦難波折,作為他的宗教三部曲《基督的最後誘惑》、《達賴的一生》完結篇,這座高山代價不算少。

《沈默》改編自著名日本作家遠藤周作的同名小說,導演為了尊重原作書名,堅持用日文漢字當片名,而非中文世界裡的『沉默』,再三顯示史柯西斯對遠藤周作的敬重。影片甚至為了傳達Silence的真意,整個影片從開頭到結尾都刻意先從靜悄悄的黑幕當頭尾,充滿詩意的山林海色景緻畫面,更是安靜地令人深感緊張焦慮,就因為兩位傳教士在禁教年代來到日本傳教,任何一點聲響儼然都可以擴大成滔天巨浪,令觀眾擔心這兩位傳教士的安危。

故事背景就因為當年德川幕府把天主教視為邪教,認為對日本發展不利(背後牽涉太多民間亂象與神道教與佛教間的問題),使得原本迅速擴張的天主教領了斷頭台門票,考驗了信徒與傳教士的信心。

故事中葡萄牙耶穌會兩位教士羅德里葛茲與卡路貝偷渡到日本,為了調查恩師費雷拉神父是否因遭受酷刑而宣誓棄教。沒想到,光是到了日本沿岸就發現寸步難移,受到天主教洗禮過的小村落居民為了力保傳教士生死,不惜捨身成仁。

與其說羅德里葛茲與卡路貝飄洋過海來日本找恩師是否棄教,倒不如說,身為傳教士為何會背離代表自己價值的信仰,甚至,來自歐陸高等知識分子的宗教,到底怎麼被東瀛蠻夷迫害至此?


▼【沈默】劇照。(圖/CatchPlay,2017.02.22)

當政治力迫害信仰力的時候,如果我們口中的造物主有其神力,為何當世人迫害神之子的時候,神選擇了沉默?千年前的惡毒殘酷,怎麼千年多來,神總是沒有表態?就連到了異地,本來應該可以在大和民族櫻花國開出美麗的信仰果實,為何政府掃蕩刑求信徒的時候,神也沒有表態?神父們努力祈禱、做彌撒,給予信眾堅定信心,卻也無法抵抗命運的一刀?

神為何選擇沉默? 《沈默》其實提出的問題,並沒有因為時空隔了500年後而得到答案,相反的,神依舊沒有給出答案。世人反覆用殘酷考驗信仰,逼迫信仰者成了殉道者。在生死面前,信仰真的值那個尊嚴嗎?羅德里葛茲與費雷拉用了另一種方式崇敬主,即便世人已經認為他們棄教背離上帝,但他們寧可讓信眾誤解、唾棄、不解,也要設法保全信眾的命。某種程度不也等同神之子願意承擔世人罪孽?或者是,對於神父來說,在虔誠信仰與背離真理之間,他們心理矛盾拔河始終也沒有得到真正的答案?

《沈默》對於信徒來說,這是一場難堪的試煉之旅,對於非信徒來說,無疑等同淺野忠信拿日本佛教等其他宗教的立場看待天主教,為何只有你們口中的神才是神?難道我們的信仰就不是一回事?《沈默》其實是與神對話,但神似乎很難真的與俗世政治對話。即便如此,史柯西斯終究還是有信仰的人,片中幾場神之音回答了史柯西斯對信仰的態度,世人都是迷途的羔羊,但主的沉默不語令惡魔伺機而入,殉道者真是為了信仰而犧牲?還是抵抗此生的無奈習題?

這是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


▲【沈默】劇照。(圖/CatchPlay,2017.02.22)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