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者行動》導演彼得伯格(Peter Berg)可能是這幾年最適合接下德裔導演羅蘭艾默里奇的『大美國主義』棒子。(圖/甲上,2017.03.01)
▲《愛國者行動》導演彼得伯格(Peter Berg)可能是這幾年最適合接下德裔導演羅蘭艾默里奇的『大美國主義』棒子。(圖/甲上,2017.03.01)

《愛國者行動》(Patriots Day)導演彼得伯格(Peter Berg)可能是這幾年最適合接下德裔導演羅蘭艾默里奇的『大美國主義』棒子(說來真奇怪,拍美帝國主義居然是給個德國人拍,因為他成名作《ID4星際終結者》堪稱美帝電影代表作)。

從《反恐戰場》(The kingdom)開始,讓人對這位過去拍略帶黑色幽默電影的青年導演引頸期待。沒想到《全民超人》讓他摔了一跤,接下來的《超級戰艦》(Battleship)更是重跌到萬丈深淵,還好接下來的《紅翼行動》(Lone survivor)幫他扳回一城。

沒料到《怒火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雖然評價不惡,但票房卻不如預期,來到《愛國者行動》這部改編自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電影,延續了彼得伯格的美帝主義風格,對於恐怖分子的犯罪動機並沒有深入描寫,只有用幾場戲輕輕帶過。

對於波士頓警方與FBI之間的合作辦案倒是有著詳實描寫,從案發一小時後國家單位就來到現場為該事件定調,要確定為恐怖攻擊或是意外事件。而FBI定調恐攻之後,就是展現美國國力的時刻,從各類資訊通訊軟體到監視器畫面對照臉孔比照系統,在在強調美國國力基礎。

但《愛國者行動》其實也拍出了即便是美國擁有全世界第一流的辦案設備與人力資源,都未必能夠精準找出恐怖分子,這是後911時代對於恐怖攻擊再三防範,卻也不得不面臨毫無精準線索可言的無力感。拍出當警方與檢調都束手無策時,FBI與飽受高壓的政府之間該如何依循微薄線索緝兇。

更可以說,後半段的『非線性』故事的走向,似乎有點杜琪峰導演風格,可能都在於某些偶然與巧合之間,警方才能抓到那一絲絲破案空間。但畢竟這就是真實世界會發生的事情,真實世界中,很多最後的關鍵破案契機,根本是無法預測的古怪隨機運氣。


▼愛國者行動劇照。(圖/甲上,2017.03.01)


特別是前面拍了幾位看似與主線毫無關係的角色,觀眾可能不明白為何要拍一個中國人的角色(他甚至是最後破案的關鍵角色),以及麻省理工學院的亞洲女生與校警之間的互動。這一切都在後段故事全連了起來。

《愛》片最出色的地方在於把後段非線性故事發展能夠順利串結,避免這些臨時登場的角色會太像路人甲一樣現身,這對觀眾來說,情感投射程度就不會那麼強烈。如另一個城鎮的警長(J.K.西蒙斯飾演)在關鍵時刻的巷弄槍戰,而這場暗夜火拼的場面調度拍得真是好極了。一場突如其來的槍戰對峙,觀眾也忍不住對這群隔壁小鎮的員警們擔心不已。更有趣的是,這場包抄槍戰還適度拍出了些幽默感,為整場嚴肅氣氛中注入些許和緩氣氛。

《愛》片最後根本是專屬波士頓人們的一封城市勇氣勵志書,還透過幾場真實世界中的紀實影像,成功帶動觀眾的腎上腺素與淚水決提可能性,拍得夠煽情,特別是片尾紀錄當年那對因為爆炸案失去雙腿的夫妻,丈夫憑藉著意志力重新在馬拉松中完賽,更在終點線擁抱愛妻的那刻,真是動人萬分。但就整個敘事來說,缺乏了反派動機的深入輪廓,不過對於普羅觀眾而言,這就是一劑最佳的美帝除暴藥。


▲《愛國者行動》導演彼得伯格(Peter Berg)可能是這幾年最適合接下德裔導演羅蘭艾默里奇的『大美國主義』棒子。(圖/甲上,2017.03.01)

本文作者《膝關節》白天是電影服務業,晚上是評論出版業。曾任電影公司行銷公關、藝文線、電影線記者、金馬獎、高雄電影節等評審。部落格「愛護你的膝關節」曾獲資策會部落格百傑「動漫影音」類首獎。著有《這不是一部愛情電影》、《大人的戀愛》。文章散見各報章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