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比去墾丁還便宜 樂桃6百元大促銷豐原慈濟宮關懷弱勢童 招待看電影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大陸

今日人物/21歲男孩玩遊戲玩出全國冠軍 媽媽超欣慰

廖飛宇和他的隊友捧起全國冠軍獎杯。
廖飛宇和他的隊友捧起全國冠軍獎杯。

一個滑鼠,一台電腦,玩玩遊戲,在一些人眼中是『不務正業』的事,但卻有人靠它月收入過萬元(以人民幣計算,以下同)。在互聯網經濟的推動下,許多『新行當』應運而生。比如,電競職業選手就是一個新興的職業。在一些年輕人看來,『玩遊戲』就可以賺錢,爽;在一些家長看來,孩子靠『玩遊戲』謀生,不務正業。

根據鳳凰網報導,新興事物的出現,引發觀點分歧,這是很自然的事情。仁者見仁智者見智,把玩遊戲當工作,是否能長久,時間自然會給出一個評判。與其為此爭論不休,不如讓年輕人有夢就放手、放心去追,慢慢摸索,在職場中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這不,有人玩遊戲一舉成名成了全國冠軍;有人玩飛鏢,打入世界16強。只要擺正心態,為自己的愛好與夢想而奮鬥,無論從事哪個行當,都能找到自己的價值所在。

愛玩戲的桂林男孩廖飛宇,將電子競技當職業,收入不低

他玩戲玩出了全國冠軍

『我家出了第一個全國冠軍。』近日,一名桂林網友在網路發布了其侄子,獲得電競職業比賽專案全國冠軍的消息,引發本地網友關注。獲獎的桂林男孩叫廖飛宇。小夥子獲得全國冠軍的消息傳回家鄉後,父母的表現不一—媽媽流下開心的淚水,爸爸卻始終無法理解兒子的選擇。記者走近這名男孩,聆聽他的心事。

他玩戲一舉成名

廖飛宇是一名普通的21歲男孩,要不是去年那場賽事,他仍不為大家所知。

2016年12月,騰訊第一5V5英雄公平對戰手遊《王者榮耀》KPL職業聯賽總決賽,暨年終盛典於上海舉行,最終AS仙閣戰隊奪得了KPL賽事賽事,歷史上的首個全國總冠軍。廖飛宇正是奪冠的『黑馬』隊伍的一員。作為新成員,廖飛宇擅長坦克輔助攻擊,發揮非常穩定。

『我們做了很長時間的準備。每天都訓練,周而復始,很枯燥,但很開心。』回想起這場持續了4個月的賽事,廖飛宇很興奮。他所在的戰隊不僅在總決賽奪冠,更創造了最大的黑馬奇跡。

『這和之前玩網遊有些本質的區別。』廖飛宇說,電子競技有專業的賽事,有專業的賽事規則,有專業的比賽場館,有俱樂部,有運動員,通過訓練去爭取勝利;而網路遊戲其實就是一個虛擬的社會,你在虛擬的世界裡扮演跟你現實中不同的這樣的一個角色,沒有終止時間限定,沒有場地限制,沒有絕對的勝負結果。

成為職業選手需要天分,廖飛宇無疑就是這類人。大學期間,廖飛宇兼職做網管。也就是在那段時間裡,他經常和其他業餘愛好者組隊打比賽,引起了上海一家戰隊的注意,從而走上了職業道路。

桂林男孩玩游戲玩出全國冠軍月入5000~50000元
廖飛宇(圖中舉手者)在比賽勝利後歡呼。

父親的不理解讓他很沮喪

因為玩遊戲,廖飛宇找到了自己喜歡的職業。不過,他始終沒能得到父親的理解和支持。

高中的時候,有點叛逆的廖飛宇開始玩遊戲,用他的話來說,是給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宣洩的途徑。因為家庭的緣故,廖飛宇打算高中畢業就找工作,但父母希望他拿到大學文憑。『就算是不理解我為什麼玩遊戲,媽媽仍舊給了我最大的支持和信任。就衝這一點,我也要完成他們的心願。』

廖飛宇大學畢業後提出,想做電子競技選手,爸爸頓時急了。

『這是我想要的職業生活,每天充滿激情,會過得很充實也很快樂。雖然我知道爸爸最討厭我玩遊戲了,但他不懂,那種死氣沉沉、一成不變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兒子的話敲擊著媽媽的心。最後,她支持了兒子的決定,並主動提出做丈夫的思想工作。

奪得全國冠軍之後,廖飛宇第一時間給媽媽打了電話,媽媽在電話那頭都哭了。

職業選手的他收入不低

曾有統計表明,目前全大陸電子競技用戶已經超過一億人,其中包括職業選手和職業玩家。職業選手全國大概有幾千人,他們屬於各個職業俱樂部,薪水普遍較高。

作為職業電子競技選手,廖飛宇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有穩定的收入。『根據實力的不同,月收入會在5000~50000元之間浮動。』他告訴記者,如果贏得了比賽,還會有額外的獎金,金額是10000元起。

『每天8點起床,10點準時訓練,下午6點下班,有時候還需要加班進行講評和總結。』電子競技也是吃青春飯的行業,選手競技狀態的巔峰期非常短,大概只能維持一年左右,職業選手的淘汰率極高。『我已經算是起步較晚的了,不少有天賦的選手從16~17歲就開始了自己的職業生涯,做職業選手的一般不會超過10年。』廖飛宇告訴記者,大部分電競專案都有操作上的要求,其中一項就是APM(Actions Per Minute,即每分鐘操作滑鼠鍵盤的次數,俗稱『手速』)。據了解,像前幾年《星際爭霸》、《魔獸爭霸》這類需要控制多兵種的遊戲一般需要選手超過250,《英雄聯盟》的要求相對較低,一般的職業水準也在120以上。

但隨著年齡的增加,人的反應速度會越來越慢,狀態較差的選手面臨著不得不離開的困境。『可以取代你的人多了去了,危機感時刻都要有,為了保證自己的實力,我能做的只有不斷地練習,才能不被取代。』廖飛宇說。

此外,電競職業選手每天對著電腦的時間很長,有時候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長此以往,不僅眼睛受不了,身體也會吃不消。喜歡運動的廖飛宇暗自給自己做了計劃,每天必須抽出一定時間鍛煉。

《中國遊戲產業報告》顯示,2016年,大陸電子競技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504.6億元,巨大的市場規模對電競相關人才的需求不斷增大。目前緊缺管理和運營人才,『比如教練、裁判、俱樂部運營人員,和職業選手比起來,這些才是目前缺口最大的。因為職業選手看重天分,而管理和運營人才可以通過培養獲得。』莫崇卉覺得,能夠在學校專業學習,可以避免少走一些彎路。

去年教育部職業教育與成人教育司公布了13個增補專業,其中包括『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屬於教育與體育大類下的體育類。之後,內蒙古、貴州、湖南等地的一些職業學院陸續開辦電競專業。今年中國傳媒大學藝術類開設的一本新專業—數字媒體藝術(數字娛樂和電子競技方向),就是志在培養『遊戲策劃和電子競技運營與節目製作人才』。據說今年共有近900名考生報考該專業,但只計劃錄取20人,報錄比約為45:1,競爭很激烈。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