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豐原慈濟宮關懷弱勢童 招待看電影鬼月免驚!飛舞的金紙變藝術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政治

今日論壇》胡文琦/就讓筆者再當烏鴉一下吧

文/胡文琦2017/03/17 07:30
前總統馬英九(右2)16日下午在淡江大學演講,分析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角色,受到學生熱烈歡迎,搶拍照片並爭相握手。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市攝   106年3月16日
前總統馬英九(右2)16日下午在淡江大學演講,分析台灣在國際社會的角色,受到學生熱烈歡迎,搶拍照片並爭相握手。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市攝 106年3月16日

相較洪秀柱主席的包容與含蓄,對筆者而言,「這絕不是難題」。針對日前洪主席日前評價馬前總統的功與過時,基本上洪肯定了馬的兩岸與外交政策,也認為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總是會有些許不夠圓滿、不夠好的地方,馬是一個正人君子,但也因為「很君子」,「溫良恭儉一讓,就把『天下』都讓出去了」,此外,馬想「各方面」都顧全,在這方面「太周延」了,可是沒有辦法做到。

對此,馬日昨在向國父孫中山獻花致意時回應,「我溫良恭儉,但『當仁不讓』」,最後還在上車離去前,站在座車門緣張開雙臂向民眾揮手致意,並高呼「中華民國萬歲」。坦白說,筆者接下來的評論,不是黨工而是以黨員身分發言,首先,筆者肯定馬在華府僑宴的發言,對國民黨過去兩年的敗選,他要負起全部責任,他希望看到國民黨改革、團結、茁壯,然後再執政,也希望主席「沒有當選的人能幫助當選的人」。

憑良心說,馬的兩岸與外政策基本上值得肯定,這可從ECFA的「馬規蔡隨」再到外交免簽證國家的「績效」得到驗證,然而,姑且不論馬自述的九合一敗選是因為食安問題、二零一六年總統敗選則是因為所謂「換柱風波」引起,基本上馬並沒有真正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在哪裡?身為執政八年黨籍最高從政人員的「職責與權力」,在面對諸如課綱微調的「天然獨、人造獨」問題,難道不就是目前「中華民國萬歲」之所以會出現「認同問題」的原因嗎?乃至諸多內政如油電雙漲的時機,或二二八等議題的處理,馬都似乎陷入一種迷思,就是太想做面面俱到、刀切豆腐兩面光的「全民總統」,完全忽視了台灣選民特有的藍綠結構性問題。

換言之,想當政治理論及政治家理念的「全民總統」並沒有錯,但馬至少應做的是「照顧相對多數」的總統,也就是應該是「藍營加中間選民」的總統,遑論他還是國民黨的候選人。其實,政治雖然複雜常常扭曲人性,但有時後其實也簡單無比,馬其實只需檢視那些尖銳問題乃至已故國際法教授丘宏達的夫人謝元元,為何一度認為馬違背了丘的理念,在統獨問題上「立場軟弱」而不願與馬往來即可見一斑,不是嗎?請容許筆者再以黨員提醒馬前總統,如果您真認為「要負起全部責任」,又怎麼會在去年九月四日的全代會「早上缺席」去參加南投日月潭的萬人泳渡呢?難道不應該準時出席向「所有黨員同志」道歉嗎?

老實說,現在再追究馬什麼責任已無大意義,也不是故意要「打馬」而有什麼特定政治目的。因此,必須跳出來「再當烏鴉」一下,把事情給「說清楚、講明白」。雖然,筆者肯定馬確實想打造一個自由公義的社會、一個和平的台海環境和一個友善的國際環境,但事實勝於雄辯,終究國民黨的執政權是在馬的任內「丟掉」,以筆者的角度而言,馬的責任「至少有一半」,其他內政、黨內因素大概也占了一半。然而,過去種種猶如昨日死、未來種種猶如今日生,真心期待現階段六位黨主席候選人都能「當仁不讓」的將國民黨的核心價值與理念,忠誠地訴諸全體黨員同志,而在「揖讓而生、下而飲,其爭也君子」之後,真的應該「沒有當選的人能幫助當選的人」,這樣國民黨方能真正浴火重生、東山再起。

●本文作者為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胡文琦。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