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部電影中最容易吸引你的是哪個部分?演員或劇本可能都是大部分人心中的答案,但「音效」更是能為電影加分的重要角色。《擬音》以胡定一配音師的視角,帶你一起親臨神祕音效世界背後隱藏的魔幻力量,讓你看完後不僅會對「擬音」感到不可思議,對胡師傅的職人精神更肅然起敬!

胡定一師傅可能有許多人不曉得,但他參與的電影你一定都聽過,如《翻滾吧!阿信》、《BBS鄉民的正義》以及許瑋甯主演的《目擊者》等,這些繁複的音效都是胡師傅製作的。胡師傅也屢次入圍金馬獎最佳音效,在台灣配音界可是首屈一指的國寶級配音師。


▲胡定一師傅開心地秀出在中影技訓班的結業證書。(圖/牽猴子提供,2017.04.13)

揭開「聲音」與「影像」的衝突組合

《擬音》由擅長拍攝紀錄片的導演王婉柔以獨特的女性觀點,踏入同步音效師胡定一細膩的內心世界。擬音(Foley)涵蓋了所有的音效類別,無論是人聲、物聲都是片場音效的一種。電影的序幕沒有對白,只有斷斷續續的高跟鞋聲,跟著鏡頭循線看到一個白髮蒼蒼的男子穿著巨大的高跟鞋,眼神專注地盯著螢幕,仔細地跟著他眼前每一個細微的動作踏步,他的腳步聲完全吻合螢幕中女孩的步伐,若是沒有看到他腳上的高跟鞋,你不會相信這個腳步聲是男人的;而這就是擬音師的日常與一生。

本片在開始便切入核心,揭開聲音與影像的衝突組合,進入你不曾理解的聲音藝術,最日常的聲音用最不尋常的方式驚奇謀合。由擬音師建構的魔幻世界,既尋常又動人,這是同步音效師胡定一40年來日復一日的生活,更是他至死方休的職人魂。


▲胡定一師傅的「地下擬音世界」,裡頭藏有許多意想不到的聲音。(圖/牽猴子提供,2017.04.13)

地下配音世界 一脈相承的技藝

胡師傅一開始是想進入大學電影相關科系就讀,但兩次落榜後,因緣際會下考入中影。配音彷彿就成了他的生命,這個行業學成沒有捷徑,你必須記住每一個聲音,記住每一個年紀走路應有的步伐,像一個不能以面示人的演員,但他們的的確確是用盡生命在演出。

胡師傅有一個「地下配音世界」,裡頭有許多配音使用的器材,無論是你家有的或是路邊找得到的,應有盡有。這個小房間更像是胡師傅的內心世界,看起來不修邊幅但其中的奧祕卻是讓人處處驚喜的,每一個物品的累積都是胡師傅功夫基底的來源,可能是家裡的枕頭,讓人會心一笑,也可能拿出垃圾場的廢棄鐵絲。俯首即是聲效的功力,讓人對專業的職人精神湧起滿滿的敬畏。

如今配音產業將進入斷層,這個行業是由配音師傅親手傳承,因功夫太過艱深導致不能同時傳授太多人,每位師傅大多只帶一名弟子。在如此專精的情況下,學成後也難再轉職。不少人在艱困的環境下無法堅持,便紛紛放棄,由此更得見胡師傅對於配音產業的熱忱,40年如一日。

導演的仁慈 溫柔職人魂的對望

在胡師傅的故事中,《擬音》也穿插了上海、香港的配音產業故事,似乎想藉著海外配音產業來比較出台灣對於「擬音師」的不重視。導演非常仁慈地未將中影裁員這塊放大處理,從這個角度看出導演是多麼珍惜「擬音師」,才如此盡力的將故事的篇幅都留給胡師傅,以一種非暴力卻溫柔堅定的方式,透過鏡頭完整呈現,讓大家了解「擬音」是多麼可貴。

「紀錄片」本就不是會大賺的片子,胡定一師傅在電影產業這麼久,更深知這個道理,所以當王婉柔導演提起想拍攝《擬音》時,他立刻拒絕,他不想讓王婉柔為了一個不知道會不會有人注意的議題而賠錢。然而導演也有著另一種讓人敬佩的職人精神,不惜代價付出一切也要仔細珍惜、守護的執著。

《擬音》沒有大咖演員、沒有高科技的動畫,在2016金馬影展驚豔眾人之後,如今也只在一間戲院放映。片中傳遞了從一而終的溫柔質地,導演溫暖而堅定的精神,胡定一師傅不善言詞卻守著聲音近半生的質樸。即便時代過去,擬音師凋零,他們仍希望為台灣留下一點什麼,如同胡師傅手把手教著的徒弟。胡定一淺淺的微笑中,是歲月無盡流逝的痕跡與感動。

《擬音》
國賓影城@台北長春廣場
場次:11:00│13:40│20:40

40年過去了,胡師傅至死方休的職人魂還正在燃燒著呢。(圖/牽猴子提供,2017.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