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跑馬燈郭書瑤要金陽送「這個」過情人節全台活力城市網路票選 竹縣盼支持飆速上網+數位電視,每日50元起
政治

政治巷仔內/廣播人的呢喃

文/張雄風2017/04/18 07:11
▲「前」中廣音樂網的主持人萬芳,在音樂網宣告中止的這天(4月15日),她在FB上寫下「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從媒體上看到消息。問電台的同事,得到的回應也都是'不知道'。一直到現在,中廣只有對外的聲明,並沒有對內部的」。(圖/翻攝自萬芳臉書,2017,4,17)
▲「前」中廣音樂網的主持人萬芳,在音樂網宣告中止的這天(4月15日),她在FB上寫下「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從媒體上看到消息。問電台的同事,得到的回應也都是'不知道'。一直到現在,中廣只有對外的聲明,並沒有對內部的」。(圖/翻攝自萬芳臉書,2017,4,17)

知名歌手萬芳,也是「前」中廣音樂網的主持人,在音樂網宣告中止的這天(4月15日),在她的FB上留下了一段文字,寫著「我和大家一樣都是從媒體上看到消息。問電台的同事,得到的回應也都是'不知道'。一直到現在,中廣只有對外的聲明,並沒有對內部的公告。」;「'這件事'已經很多年了,甚至在wave radio時期就有'聽說'了。它其實沒有這麼突然。只是被弄得很突然。」

中廣頻道收回的爭議,是段很長的歷史。可以回溯到民國93年09月16日,當時行政院終止「調頻廣播遏制匪波」政策,這項政策起因是當年為了阻擋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灣」的心戰廣播,因而制定相關政策遏制,而在政策終止後當歸還的波段,也就是「中廣音樂網」與「中廣寶島網」。

同年,中廣對當時的「新聞局」提出訴訟,隨著「廣電事業」的主管機關移交予「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新的機關(NCC)未在預定的95年06月30日收回頻道,而是與中廣達成和解,並同意中廣音樂網執照延長至民國99年06月30日。

趙少康於96年時入主中廣,承諾繳回頻道頻率。但到99年「中國廣播股份有限公司申請分割減資案」聽證會上則表示:「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要求中國廣播公司必須要上櫃、上市,希望把媒體的所有權大眾化。要上櫃、上市,以中廣目前的財務狀況是不可能的。因為中廣有一大堆的資產,幾十億的資產,每年廣播的收益只有那麼一點點」;「交通部要告,這個有爭議的土地占的比例非常高,一旦打輸了,土地要交出去的時候,中廣的財務狀況立刻就會有很大的變動」,為此,拒絕交還兩頻道。

99年、105年,兩次NCC都依93年的換照條款要求中廣繳回頻率頻道,但都未有結果。105年時中廣控告政府,106年敗訴,並執行收回中廣的兩個頻道收回的頻道將作為原民台、客家台使用,也就是日前所看到「一紙公文就勒令停播」的結局。

中廣頻道收回事件歷經改朝換代,從藍到綠,從新聞局到NCC,延宕許久的問題直至今年才正式畫上句點。粗暴與否、迫害與否,對於在內部的廣播人,都不是最主要關心的事項。

試想,誠如萬芳所言「它其實沒有這麼突然。只是被弄得很突然。」,接連幾年的時間都抱著不知何時會是最後一集的提心吊膽,最前線的主持人們又該以什麼樣的心情繼續製作節目、陪伴聽眾?

也因網路的發達,廣播已經算是媒體中的「夕陽產業」。廣播的特性,從當年的即時、快速、陪伴...等,也在直播、智慧型手機的興盛,功能慢慢的被瓜分而勢微。但聲音的魅力仍然有一群死忠的族群,開車的司機、獨立工作的職業或案牘勞形的學生...聽眾們所習慣的是,在每個不同的整點聽見固定聲音的出現,有人能在耳邊呢喃,對這群人而言或許早已與時俱進,改以網路收聽,頻道回收的硬傷,似乎也不若政黨爭吵般如此無限上綱。

從第一線的主持人與聽眾來看,或許這一切的改變早就開始,從廣播轉向網路,從聲音的陪伴轉為影音的分享。戛然而止當然會令人困惑失落,但隨著媒體強弱的此消彼長,這「一紙公文」或許只是加速替換的進行、習慣的轉變罷了。

「唱比說好聽」是音樂網的台呼,用歌來說或許Bon jovi的一曲Never Say Goodbye能代表聽眾與主持人的心聲;也或許原本瓜分廣播功能的網路平台,能成為另一個主持人與聽眾重新互動的媒體,讓交流繼續。至於到底是「白色恐怖」還是「依法行政」,就當做點綴的雜訊,不影響人與人之間優美的旋律。

好喜歡 加點溫暖
Server in 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