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news Logo
weiboIGFB
即時跑馬燈好康在這 公有市場年終促銷摸大獎蔡英文:慶富案明顯是馬政府的錯24小時全年無休,全家人的健康照護
政治

名家論壇》黃創夏/英國女皇緊抓不放的男人

文/黃創夏2017/06/09 08:00
▲台灣的父母有相當部分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擠進名校。(圖/NOWnews)
▲台灣的父母有相當部分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擠進名校。(圖/NOWnews)

「名校」就等於菁英嗎?學測、指考、統測、推甄...正讓許多學子和父母傷神,百方設法就是想擠名校。

但是,當年的英國女皇可不是這樣看的!偉大的頭腦,要有偉大的環境,還要有偉大的眼光,這就是當年英國女皇維多利亞最偉大的祕密:人才,就是要竭力挽留!

她更啟示著:名校菁英未必是真正的人才,只拿學歷和學位任用人,只聽蛋頭的夸夸而談,往往是大錯特錯!

維多利亞有很多秘密,其中一個祕密是一個她處心積慮、緊抓不放的男人。

這個男人,是個其貌不揚的老頭子,他的名字叫做法拉第(Michael Faraday)。

一八五八年六月二十日,屆齡退休的法拉第提著破舊的老皮箱,穿著縫縫補補好幾十年的破外套,幾乎是身無積蓄,告別了他從打雜工就開始棲身四十二年的小閣樓,退休後沒有收入,法拉第恐怕就要露宿倫敦街頭了。

沒想到走出大門,莊嚴萬千的英國皇家樂儀隊列隊恭迎,一位雍容華貴的女士走上前來,她是當時的英國女皇維多利亞(Queen Victoria),她恭謹地向法拉第鞠了一個躬,開口就對這個貧窮的老男人說:「請不要離開,請你不要離開倫敦,我絕對不能讓你離開倫敦。」

法拉第為難地說:「我沒有錢,沒有房子,退休後沒有薪水,我沒有能力住在倫敦,租房子我都沒有辦法。」

女皇很明快地說:「不要擔心,我就是來請你搬到漢普頓院旁邊的皇家別墅住,我已經整理好了。」

法拉第更為難地說:「我沒有錢,付不出租金。」

「不用租金。」女皇笑著回答,法拉第仍婉拒,他說:「房子太大了,我付不出修繕費,也沒辦法打掃和整理。」

這時,一隊管家和僕傭從女皇身後列隊走出來,女皇笑著說:「您不要擔心,這些都由英國皇家來負責,只要您不離開倫敦就好。」

這個法拉第,不簡單,他是「電磁學之父」,沒有法拉第,人類沒有發電機,走不進電力時代;沒有法拉第,人類沒有馬達,無法進入動力時代;沒有法拉第,人類不知電解和電鍍的原理,無法產生現代這麼多精美的工藝;沒有法拉第,人類也還找不到電力和磁力彼此之間神秘的互動和應用,也不會有如今之 3C 時代。

法拉第卻只是一個只受過小學教育的貧窮鐵匠之子,十幾歲就必須當學徒養家,每天在印刷廠當裝訂工,如果沒有當時英國的偉大環境,也不會產生對後世有巨大貢獻的法拉第。

讓法拉第生命轉變的是鐵頓先生(Mr. Tatum),這是一位退休的教員,他認為知識不該是家境良好的孩子,或是所謂菁英名校與學院所獨佔,他在倫敦的貧民區開了一個「都市哲學會」教室,每周三晚上八點上課,分享他所學過的化學、力學、光學、物理學‧‧‧來者不拒,入會費只要一先令(十二分錢)。

已經十九歲的法拉第,拿著已經當鐵匠的哥哥羅伯特籌出來的一先令進入了鐵頓教室,在鐵頓先生的啟蒙下,加上法拉第因此苦讀在印刷廠內裝訂的各類論文,竟然開發了他的大腦。

於是,法拉第對科學有了興趣,他又在印刷店老闆雷伯的幫助下,去聽了當時被稱為是「化學界的第一美男子」,皇家學院的戴維(Humphry Davy)四次演講,自己練習做實驗與筆記,最後,他自己把筆記和實驗記錄寄給戴維,應徵到當時的英國皇家學院當實驗室管理員,說是研究助理,其實也就是工友,漸漸地幫忙做一些實驗,不知不覺,法拉第開創了科學新頁。

在皇家學院,法拉第從助理升為講師,漸漸開始指導學生做實驗到上課授業,發表了一堆論文,受到了重視。但法拉第也開此受到一些欺侮,他的成果常被皇家學院裡那些菁英名校出身的教授掠奪,還有「電磁轉動」論文出來後,更受到許多攻擊,他們以為沒有人會知道這些成果竟是一個小學畢業的工友所發現。

當時英國的偉大就在此,皇家學院有學者看不下去,皇家學院許多有良知的學者,也不會偏袒名校菁英,鬧開了,在王夫Prince Consort 關注下,竟一度驚動了維多利亞女皇。

後來,皇家學院專程開專案審查,深入研討與對談後,確認真正的發現者都是法拉第,剽竊的學者受到懲罰,法拉第還一路成為皇家學院的教員,變成是講座教授。

過程中,法拉第還曾經協助過一個走投無路的年輕科學家,他的名字叫做馬克斯威爾(James Clark Maxwell),就是後來所有理工科系學子要學的「Maxwell 方程式」的那一位電磁學大師。

不但如此,法拉第還把他的收入除了讀書研究之外,還主動替礦工研究出不再危險的「電器燈」取代危險的「煤氣燈」、從是雞蛋與肉品的檢驗工作,保障英國國民之安全...。

當然,法拉第也因此不擅理財,身無長物。

法拉第老了,英國女皇維多利亞還是看中他的價值,想盡辦法,就算讓出皇家別墅,也要留下法拉第這一個偉大的頭腦。這個頭腦也因此留下來,協助了英國在初等中學就加入了物理和化學等合適之教材,讓英國國力從此在科學扎根之助下,更躍升高飛。

偉大的頭腦,要有偉大的環境,還要有偉大的眼光,這就是當年英國女皇維多利亞最偉大的秘密:人才,就是要竭力挽留!

她更啟示著:名校菁英未必是真正的人才,只拿學歷和學位任用人,只聽蛋頭的夸夸而談,往往是大錯特錯!

「名校」就等於菁英嗎?

真正的菁英,是靠自己的格局與使命感,是自己對知識與責任的自我承擔,絕不是靠身上制服是什麼名校,更不是靠自己是得天獨厚,享盡最好公共資源所打造的光芒。

●本文作者為資深媒體人黃創夏。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來稿或參與討論,文章歡迎寄至public@nownews.com

Server in Taiwan